指控法官性侵 女教授承认不记得关键细节 可能认错人(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克里斯汀·布莱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高中时期性侵。福特的同学萨曼莎·盖里(Samantha Guerry)表示,她的朋友错误地认定他的身份是“不可能的” 。

“坦率地说,我觉得这让我很生气,”盖里在ABC新闻节目《简报室》(The Briefing Room)中说。

“这实际上是一种无视她的方式,表明她的记忆不清楚,”盖里说。

(image)

卡瓦诺。(图源:路透社)

共和党参议员哈奇(Orrin Hatch)週一对CNN表示,他认爲福特肯定是“搞错了”。卡瓦诺告诉这位参议员,自己并不在那场派对上。哈奇是加州的一名研究心理学家。

哈奇的发言人马特·怀特洛克(Matt Whitlock)在一份声明中说:“哈奇参议员早些时候与卡瓦诺有过对话,卡瓦诺法官继续断然否认福特的指控。他告诉参议员哈奇,自己没有出现在她形容的派对上。福特博士在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采访时承认,她不记得一些事件的关键细节,可能认错人。”

盖里最近没有和福特说过话,但已经和福特关係密切的人取得了联繫。盖里形容福特“很坚强”。

她说福特性格开朗,容易相处,但也聪明勤奋——“这些品质是她在成年后的生活中一直保持的。”

本週,盖里和900多名来自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私立女子学校Holton-Arms School的校友一起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表达了他们对福特的支持。

福特的律师丽莎班克斯(Lisa Banks)週二晚上说,福特愿意向议员作证,但在联邦调查局(FBI)调查此事之前不会。民主党人也呼吁联邦调查局在听证会开始前调查此事。

nianfi 发表评论于
我認爲比起當年Anita Hill控告Thomas,此案不值一提或乃有人先发制人兴风作浪
woguoke 发表评论于
女教授而是在说谎,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说的是事实,她所提出的证人,也全部否定了她。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36年前细节肯定清楚啊,怎么不去报案呢?是不是说明那时候即便是报案了,也会不了了之呢?那时候的女教授没有碰瓷必胜的把握?女教授是民主党活动家,主动跳出来担当搅黄大法官任命,所以更能理解民主党需要一大堆一大堆的女性人才,分分钟拿出几十年前的米兔回忆,算是一种战略战术,就是太下三滥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觉得这类手段太可耻了。
RanoP 发表评论于
可能认错人? 是川总干的吧。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半老徐娘一大把年纪的老女人,一般都是不知羞耻地自曝,年轻时被谁谁性侵过什么什么的。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跟川总讲性骚扰,呵呵!
非否 发表评论于
/Braunschweig
/Justice Thomas
非否 发表评论于
我在此承认错误,正式收回不管知识道德教育素养,华人参政就是好的主张。
如果你的盲点很大,完全可能正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十足干劲,百折不挠。试想,你的脑瘤你会坚持自己开刀吗?
非否 发表评论于
楼下 @Brauschweig

说实话,当年我并不全信Hill,一个原因是当时也有多名妇女提供证言,赞扬Thomas如何尊重妇女。但其实,一个男的可以尊重周围所有女的除了那一个。而对那一个的行为可以完全服从于另一套道德观念准则。
人很复杂。对于最高法院终身法官那样重要的职位,必须尽可能的全方位评估,慎之又慎。否则才是把我们和后代的未来当儿戏。
非否 发表评论于
楼下,Anita Hill的性骚扰指控在当时并不能对Thomas控罪。她站出来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她的经历感受,知道Thomas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另一面(信不信是另一个问题)。她做到了,也付出了代价。
她的陈述,没有扳倒Thomas,但不乏深远影响。共和党议员在听证会上的表现激起了广泛的社会反弹。之后多名民主党女性参政,在议会和各级政府当选。性骚扰法律的制定,和公司企业里的mandatory training,都可以从那时的反弹中看到端倪。
Hill本人也没有销声匿迹,只不过是你自己孤陋寡闻而已。找PBS的深度报道去看。
而Judge Thomas在最高院鲜少发言,整一个右派投票机,arguably最差的在职高院法官。
Braunschweig 发表评论于
给楼下上个历史课,1991年布什提名Thomas做大法官,也是投票前某大学女法律教授Hill控告Thomas性骚扰,那次举行了听证,最后Thomas还是当选,而且—-当时参议院是民主党掌控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Hill真的是要一个说法,为什么投票表决通过了就销声匿迹?毫无疑问的是,Ford教授肯定也会在投票后消失!
居家凡人 发表评论于
看了那么多评论,我就想说骗人可恨,骗自己可悲。怎么对待这种最后一刻有目的地蹦出来指控三十多年前的“性侵”, 放映一个人的理智和常识,站队吧。
Gingerflower 发表评论于
虽然是高中时发生的,但是强奸未遂,证明他潜意识里有罪恶,不是个正直的人,不能担当联邦最高法院终生制的大法官。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这让大家看清楚了民主党有多无耻。
郁二光 发表评论于
民主党的阴谋!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36 年前。。。。早点儿不行吗?
佐罗 发表评论于
Roy Moore肯定是做过那些卑鄙的事的,她们的目的达到了,还要什么下文?
佐罗 发表评论于
你以为美国人的言论自由是让你信口开河、无中生有的吗?如果证明她如你们所想的,她的所有朋友都会离她而去,甚至她的子女也会对她的看法不一样。你以为美国也是一个没有信誉的国家?
猛男特粗 发表评论于

还记得阿拉巴马的Roy Moore吗?选举过后,那些“性骚扰”指控就没有下文了。

民主党就一群卑鄙的道德婊。
佐罗 发表评论于
相信这里很多人没有被人bully过,一次经历就会改变人的一生。那种感觉不公、无助、耻辱、叫天天不应的经历会伴随人今后的生活,也预埋了只要有机会就会强烈报复的种子。当然很多狗苟蝇营的人不会明白。
ak3 发表评论于
楼下脑子慢还是装傻啊,这事没法查证也没法查出作假只要她不说具体的人和地点,她要的就是拖时间
佐罗 发表评论于
这里很多人慷慨激昂,却从来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事实:
如果女教授无中生有,她一定会受到法律上的惩罚的,她今后的一生也就毁了。这会是她的选择吗?
Heiyaya 发表评论于
当时有几个人在场都说得前后不一致
ak3 发表评论于
她到时说我又没宣誓作证,是你们FBI要查的啊,怪我干嘛?
ak3 发表评论于
她当然要FBI 先查啦,一查就三个月到中期选举之后了,她任务完成钞票到手,到时她说一声记不清就得了,多好啊
ak3 发表评论于
她当然要FBI 先查啦,一查就三个月到中期选举之后了,她任务完成钞票到手,到时她说一声记不清就得了,多好啊
VATraveler 发表评论于
楼下west shore一来就穷人富人的。成见很大嘛!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整个事情太丑恶了。
hotpinklady 发表评论于
编故事,放口风,搅混水。。。民主党左棍毁人的下作本事可大了!
月亮_66 发表评论于
这几个当事人孩子时生活在华盛顿郊区最富有的社区,上的都是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 女教授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撒谎。这段经历一直影响她的生活,多年前还去为此看过心理医生都是有记录的. 她可以记错当年的好多细节, 但不可能记错人,那个人给了她刻骨铭心的伤痛,怎么可能忘记? 我相信她。如果法官候选人否认, 倒是有可能因为醉酒blackout 没有记忆。作为一个心理学家女教授当然知道他有多种借口否认以及自己将面临的伤害,但还是勇敢的站出来,我佩服她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人们有不同的观点,何必说人家下作?再说也不能证明自己就高尚。
语言和思维才是反映人品的标志。
再说,看不出共和党如何能赢得国会。保住参院有可能,因为换届的主要是民主党。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如果出席听证会,judge在宣誓后撒谎的可能性比较小,但Kavanaugh撒谎的可能仍然比较大,他有过往撒谎的历史。
如果确实另有6个人愿意出面作证,将会冲击Kavanaugh抵抗心理,没准这货周一前就发表声明退出接受提名。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2018-09-20 13:58:20
目前这个叫judge的证人不愿意作证,但他写的书如今是旁证,证明当时这种爬梯是很多的。如果FBI介入,他就不能回避,因为这不是犯罪调查,而是背景调查,他不能拒绝说出事实,否则无法解释。
而且也不敢撒谎,那么就可能不得不说出当时的情形。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家世很好的子弟更有可能参加这种聚会,而不是一定会参加这种聚会。
对于那个年龄段的人来讲,fit in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是个prep school,没有穷人,别人在干什么你不参加,你就会成为outcast,没人愿意。
从退一步的角度讲,穷人家的孩子即使想参加这种聚会也可能没机会,因为这是私人爬梯,可以让你进也可以不许你进,如果举办爬梯的人认为你不fit in。
再者,穷人的孩子可能需要集中时间学习、甚至打工。
我理解这里老中恐怕没有美国本科的经历,但孩子是会遇上frat party这种事,也是一定会参加的,不论男女。frat house都是男孩,举办这种爬梯就是想吸引女孩。这就是为什么男生参加需要花钱,而女生不需要。
而什么人会进frat house?当然不是穷人,否则连基本的平时给你做一日三餐的厨子都雇不起。
而你的house周末办frat party,你不参加?你花那么多钱进去干什么啊?进去就是为了这些事情。
闲聊几句 发表评论于
楼下不知道和未成年女性发生关系就是强奸?不管女性是不是自愿的,你没见好多个女中学教师因为这个被判刑了吗?不要谈什么雏妓,就是在内华达州也不行。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因此这件事上目前福特的行为都是可以解释的,但卡瓦纳久不具备这个特点了。
@@@
大法官当然啥都不记得了,人家没干过的事情叫人家如何有这个特点?!

归根结底,福特在这件事上没有得,只有伤害,比如不喜欢她的舆论的伤害,而卡瓦纳会失去一切,事天上地下的区别,那么谁的stake更大?
@@@@@@@@@
福特没有得?你多大年纪?知不知道METOO运动?知不知道多少人想乘着METOO东风捞一把,包括大名鼎鼎的奥普拉!奥普拉可是差点乘着METOO东风差点成了民主党下次总统候选人!还有你知不知道在美国伪造被强奸的历史是大大有好处的。当年奥普拉就是一烂女,为了出名也是伪造自己被强奸的历史,后来被揭发她就是一雏妓!可是,就算大家都知道她是撒谎又如何?她已经红了啊!钱已经赚到了啊!没好处?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几十年前的事,不记得细节很正常,但不等于会记错。好比你和女朋友的第一次那啥,过了几十年你记得那天下没下雨?几度?晚饭哪儿吃的?点心点的什么?穿的啥衣服?。。。但忘掉了这些细节,不等于会记错人。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楼下有人说参与解救的人都不愿意承认有这件事发生,是连基本的事实都没弄清。根本久不存在有人解救的概念,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是帮凶,但福特能逃出来的原因是这个家伙也加入强奸,但因为喝醉了,反倒将当时床上的两人挤到了地下,客观上使得福特可以摆脱卡瓦纳。
这事情的过程在各大媒体反复解释了,怎么就会有人觉得一个强奸帮凶是在救人?
目前这个叫judge的证人不愿意作证,但他写的书如今是旁证,证明当时这种爬梯是很多的。如果FBI介入,他就不能回避,因为这不是犯罪调查,而是背景调查,他不能拒绝说出事实,否则无法解释。
而且也不敢撒谎,那么就可能不得不说出当时的情形。
闲聊几句 发表评论于
从提名人挑选助理对女性特定长相有偏爱就可以看出他不君子,这是天生的。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再有就是已经有当时的同学作证,福特当年是学校很出色的运动员,比较popular,也是各类爬梯上的引人注意的人物。
但突然withdraw了,不再参加爬梯。那么这个现象符合出过什么事情的特点。
楼下有指责福特为什么在20年后才看心理医生说出,为什么不早说?
而这正是PTSD的特点,一般不会在事情刚发生后就出现,而是很多年后,尤其是事情对你的影响越大,这个滞后就越大,因为你潜意识里是想忘掉或者压抑这件事,直到做不到。
因此这件事上目前福特的行为都是可以解释的,但卡瓦纳久不具备这个特点了。
归根结底,福特在这件事上没有得,只有伤害,比如不喜欢她的舆论的伤害,而卡瓦纳会失去一切,事天上地下的区别,那么谁的stake更大?
不难得出结论谁撒谎的动机更强。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楼下提到卡瓦纳家世很好,因此不会参加这种聚会的说法,显然与不论哪个国家的常识都不符,有资源也就有机会放荡,富家子强奸女同学没什么成本,家里出钱摆平就是了。
更何况如今挖出了卡瓦纳在2015年在哥伦比亚的公开讲话,谈论校园强奸文化问题,客观上自己承认了经常参加这类聚会。这段内容不少电视节目昨天播放了。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2012 年她还在找医生治疗(以前不需要治疗?),岂不是当年的事对她影响深刻,一件影响如此深刻的事情,她在2012年从没有找医生看过?至今也不记得任何细节?她确定不是在梦中幻想过太多次以至于自己都信以为真了?记得的四个证人,减到两个(怕索罗斯掏不起封口费)?索罗斯啊,赶紧拿出大支票买下那两个证人,争取下周能用上!
worley 发表评论于
看看左棍的嘴脸,无语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其实从此人私下与川普的律师见面,并且谈论穆勒的调查,在听证中不愿意承认,直到提问的参议员警告他小心自己的回答(可以看出她掌握证据)才不敢否认,支支吾吾很慌乱的情形中可以看出他最初想撒谎。
这件事发生在最近,在川普提名他之前。他是DC法官,因此可能有关于穆勒调查的信息。那么这个看上去没有由头的见面就有私下联系川普律师传递情报的嫌疑,客观上是投名状的概念,引起川普注意。
而川普后来提名他不排除与这件事有关。这件事未必违法,但显然不合适。
也就是显示他是个投机心理很重的人,为了目的不惜一切(当年他作为调查克林顿导致弹劾的一员,他这个特点就被注意到,以至于后来Star不愿意使用他起草的对克林顿的提问,因为明显是刻意设计圈套让克林顿撒谎的模式),那么如今他在听证会上撒谎就是可能的。
而这是现在新出来的6个人愿意证明的。
挥汗如雨 发表评论于
把对自己伤害得20多年后还需要看心理医生的人和事,能忘了发生时间和地点和围观者?开玩笑呢?怎么可能?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本週,盖里和900多名来自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私立女子学校Holton-Arms School的校友一起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表达了他们对福特的支持。
@@@@@@@@@@@@@@
这种表达的支持,跟支持METOO运动一样,不必承担诬告或者弄错的责任,是一种所谓校友援助,根本不能证明女叫兽没有撒谎和诬控。
大法官当时的家庭教育好,完全有可能不去参加这种充斥了性毒品酒的PARTY。俺这里有个父亲就绝对不允许他女儿参加任何不允许家长在场的PARTY。
但这个女教授当时的家庭环境?她要不要审视一下自己当时参加这种烂聚会时的想法?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我猜想,是梦景,无论恨一个男的或喜欢他,会入梦,即便白天自已都没意识到,青春期是这样。FBI可以接受怀疑调查,议会只要宣誓事实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性侵这种事情对于受害者一方来讲不存在记不清施害者的问题,这是心理学上的常识。哪怕是之前不认识对方,也不会记不住此人长得什么样。不仅是性侵,任何对你伤害或产生刺激的事件都有这个特点,不相信的话可以想想自己过去的经历,比如小时候被bully过,工作中被人占有成果,谈个女友长时间后被蹬了....
如今这个心理现象叫PTSD,与战场上见到什么产生刺激是一回事。
这东西多数是一辈子也无法愈合忘记的,取决于对你影响的程度。一般是类似场景下的不同输出才会缓解(这是治疗的一种方式,但显然不是任何场景都可能还原的)。
那么可知福特的指控有伪造的可能,但绝不会有认错人的可能。而既然这件事在2012年就被福特提出过,那么不可能伪造。
今天看到的是又有6个人愿意作证,已经通知了国会,但希望不公开因为都是卡瓦纳的手下工作的。是证明卡瓦纳在听证会宣誓下撒谎,掩盖性丑闻(不是他自己的),并有电邮等文字证明自己
天山峪 发表评论于
肮脏的政治
soullessbody 发表评论于
大法官是六十多认识他的女的写信证明他的为人和正派。女教授是有二百多校友签名支持她控告,那些校友很多三十六年前还没出生呢。媒体故意误导搅浑水。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ShalakoW,民主党不给共和党看原信只给看修定版,我今天在狐狸台看见的,不是文学域。我不理解,看了本文黑体字,猜想原信中有同样内容:不能确定ID
Microsystem 发表评论于
这一招叫做含沙射影,以“莫须有”的罪名来构陷一个人。
ShalakoW 发表评论于
‘These are the stories of our lives’: Prep school alumni hear echoes in assault claim
Bettina Lanyi remembers. It was 1986, and she was in eighth grade. She and a friend went to a house in Washington’s Tenleytown neighborhood packed with high school kids, including a throng of boys from Gonzaga College High School and Georgetown Preparatory School. 。。。
****The Washington Post, 09/19/2018
Microsystem 发表评论于
教育部门一般特别反对共和党的人选,因为共和党限制对大学的支出,认为不是每个公民都应当上大学,切断了民主党教师的工资来源。她此时跳出来也是有政治目的的。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ShalakoW, 这文中说的呀,黑体字。民主党那女议员不给共和党看起诉信原文,只给看改编版,可能因为女教授写了这个
哈喜子 发表评论于
女教授只说了一个地点, 是一个县,但没说具体地点,谁家的房子;她说的时间也是36年前,没说是几月几号。她开始是说4个人(2012年的笔记里),现在说就两个,候选法官和他朋友,结果两人都否认。至于你说Ms.Hill ,她当时是联邦雇员,在Dept. Education 教育局做事. 她告她上司法官性骚扰,阻扰候选人成大法官,结果没成。这次是民主党用同样的伎俩。
xyz18 发表评论于
真无耻
Deepspace_01 发表评论于
美国现在需要一个保守派大法官。否则异性同厕, 大麻合法这类奇芭事会越来越多。如果此女不来作证, 没理由推迟投票。
右边 发表评论于
提醒有心志的人,每一步都要洁身自好,小心未来阴沟里翻船
worley 发表评论于
看看左棍的嘴脸,无语
beaglegirl 发表评论于
女选民对这样的渣滓不会同情。因为狼来了太多了,真的case反而会被怀疑。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对待这些越来越下作的民主党和左左,只能用选票来教训他们……十一月见。
小小叶蝉 发表评论于
也不知道谁苯。委员会主席规定作证的只能两人,候选人,女教授,不许别人参加。第二,人家很清楚的说了时间地点人物,而且有别人,虽然这个人是个酒鬼,参加爬梯的人更多,问题是共和党参议员不想拿时间调查。人家找FBI是有先例的,Ms Hill的时候FBI就调查了,而且人家就怕你共和党在听证会上偏心才找FBI,你以为人家怕你啊。我对两边都没多大兴趣,只是就事论事,对拉偏架抱不平。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文中黑体字:福特博士在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采访时承认,她不记得一些事件的关键细节,可能认错人。”
烈猎 发表评论于
题目是共和党参议员哈奇的发言人马特·怀特洛克(Matt Whitlock)在一份声明中说的一部分,而女教授福特的律师丽莎班克斯(Lisa Banks)週二晚上说,福特愿意向议员作证,但在联邦调查局(FBI)调查此事之前不会。

看明白了再发言。
哈喜子 发表评论于
下周一,如果这女教授不敢出庭作证的话,说明她是诬告。她知道,诬告者可能面临5年监禁。
哈喜子 发表评论于
楼下搞错了,女选民没那么傻。倒是民主党的下作引人反感,失去民心。女教授诬告36年的事情,说不出在哪里,什么时间,谁是她的同伴?警察怎样调查?更何况,这和FBI 联邦调查局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要调查也是当地警察局。这明显是民主党收买了她去诬告拖时间。这点智商都没有,也是白活了。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她找不到一个证人,能在听证会上宣誓的
Littlememe 发表评论于
我现在怀疑这里的逢川必反的小号们连最近都不是,就是拿厉害国外宣钱的水军。希望金主付你吖的是美元。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参加趴体的还有什么人?都找出来,都仔细问一遍,应该能搞清楚法官有没有真出席过。
commonsense2 发表评论于
本来有点当心他以后会像肯尼迪一样做大法官里面的骑墙派,现在被左左这么摆了一道,以后肯定是坚定的保守派了。
南岭老三 发表评论于
她可以毫无证据就指控,人家怀疑都不行?现在的女人简直成村霸了。
小小叶蝉 发表评论于
此女教授勇气可嘉。她即使面临信箱被盗,家庭威胁,死亡威胁,不得不搬家等困境(床粉如此对付一个女人是不是有点下作?),仍然没有退缩,坚持希望FBI介入做不偏不倚的调查,而且说要继续与貌似公正的参议员合作,找出最好的解决办法。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共和党这次是把女性选民狠狠的得罪了。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她什么都记不清了,怎么能这么肯定她没记错人,不是同校的。自己都不肯定,同学怎么能肯定。谁说没目的,与听证会门外示威的人目的一样。文中有不肯定的话,题目没错
concode 发表评论于
我想,她年轻时遇上这个人,也许是喜欢也许是恨,做了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梦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女教授明显是想诬陷,结果自己吓尿了。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这里有一篇最近的文章,可以Google一阅。

“Christine Blasey Ford Has No Reason To Lie. Brett Kavanaugh Has Many”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侨报出错不是一次两次了。 上次连刘强东性侵案时间表也说得语无伦次,
对小骗登这类文章,没有link原文的都要打上问号。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9-20 11:05:30

看来一下英文有关文章,没有“女教授承认不记得关键细节 可能认错人”这种说法。。
Huiren 发表评论于
这个心理学教授指控什么人,指控什么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民意,只要有足够多人的支持,不管这些支持者是否了解事情的经过,反正就是支持,然后通过游行抗议,再经过民主投票就决定那件事确实发生过了,即使没有发生也发生了。

难道这就是当下美国要建立的社会秩序吗?说不定哪一天哪个人从梦中醒来说她被某某人性侵了,并要求FBI做调查,咋办?
cui2b8 发表评论于
女教授高中毕业yearbook已经被从学校官网删除。看过的人说:一群没有父母和老师监管的学生肆无忌惮喝酒、派对、群魔乱舞、各种男女亲密肢体纠缠...毒-酒-性大概率。女性被性侵必须严肃对待,但此女此法被如此政治利益绑架,女性权益得到推进还是嘲弄?
john_圣迭戈01 发表评论于
如果你只读标题,不读文章内容,你就被误导了,从而不知不觉地否认性侵,无条件支持这位大法官提名人了吧?
文学城用意何在?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看来一下英文有关文章,没有“女教授承认不记得关键细节 可能认错人”这种说法。。。

哈喜子 发表评论于
不敢出席听证会,就证明这女的是诬告!她怕坐牢。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Kavanaugh 完全有潜力成为骑墙党,甚至反水成民主党,作为天主教徒他除了反堕胎以外和右派一致以外其他理念都和民主党靠近。批倒斗臭这么搞非要给他逼成铁杆共和党。民主党搞公关的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30多年的事情拿出来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旁证,扔个炸药包炸自己啊。
实话100 发表评论于
哈奇怎么这么肯定她认错人
easycolor 发表评论于
川棍们赶紧来洗地。
秦城典狱长 发表评论于
认错人? 这个福特叫兽被几个人性侵过啊? 还能认错人?

Braunschweig 发表评论于
让这女教授从10张照片里找出17岁的卡瓦诺,如果能找对,还有点谱,不然就是胡诌!时间地点人物如果都对不上,搞什么
wd01702 发表评论于
皇帝都说自己可能认错,太监还在说皇上不可能错。注意,卡瓦纳不仅断然否认指控,还说自己高中时从未去过这种(十几岁青少年违法喝酒)的派对。这种派对人很多,假如有一个现在出站来,证明卡瓦纳曾经去过这种parties,他的可信度就会大减。现在没有,那可信度大减的就是女教授。按照此女的说法,强奸根本没发生,她连衣服都没有被脱。就是隔着衣服被毛手毛脚而已。如果是宋朝,或是穆斯林烈女,这可能会造成心灵创伤,名节玷污。但对于一个十五岁就敢参加青少年续酗酒派对的80年代的美国少女,那根本不是个事。2012年的那次治疗记录本来就有可能是胡诌出来的。就算确有其事,因为记录没名字,她现在愿意说谁都行,反正又不用作供。小布什是川普的批评者之一,但他同样在这个事件上相信卡瓦纳。
60MPH 发表评论于
坚强个P啊,
性侵了么?
就是福特本人也是说别人想要性侵她
教心理学的,别是自己先神经了,花痴幻觉了吧?
月亮啊你可知道 发表评论于
政治真是丑恶
blanchill 发表评论于
估计13万到账了。
淮北 发表评论于
这位高知的思路还没有那位封口费女星清楚,还教授心理学,别误人子弟就谢天谢地了
秦城典狱长 发表评论于
Lock her up!!!

BTW, Soros is asking for a refund!

一点小看法 发表评论于
此女十分可疑,不想出席听证会,连时间地点人物都记不清楚了,证据证人更没有,却要FBI调查,凭什么啊?FBI又不是她家的。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呵呵,现在已经养成习惯先看评论再读文章了。
自由之身 发表评论于
标题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