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员指控被性侵:害怕被封杀保持性关系两年(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Sand Van Roy(资料图)

   北京时间7月11日消息,导演吕克·贝松在5月被匿名女演员报警指控强奸,而如今她自曝身份为荷兰/比利时演员Sand Van Roy(《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演过3部贝松执导或制作的电影。近日她向警方递交新指控,称她与贝松长期保持饱受操控和暴力的性关系,“像他的芭比娃娃”,还曾见血,最终一次被他强奸。另有多名女性最新指控贝松对她们有过强行亲吻、抓胸、性提议等骚扰行为。

  法国调研媒体Mediapart近日发表报道,详述多人对贝松的指控。Van Roy也接受了美媒《综艺》采访。

  贝松此前明确否认Van Roy第一次指控,称两人认识但否认性侵;如今他拒绝回应新指控,他的律师表示贝松将把回应留给当局,希望还他清白。

  

  吕克-贝松(资料图)

  5月18日,Van Roy首次在巴黎报警,外媒Europe 1当时报道称:匿名女演员表示,今年5月10日,香榭丽大街附近的布里斯托酒店,她与贝松会面,喝了一杯茶后失去知觉,醒来发现被贝松强奸。

</>

  不过一份毒理学报告显示,没有发现她的身体吸收了药物。

  Mediapart称:Van Roy此后已与警方谈话两次,在7月6日提交了新的正式指控,涉及此前她对警方提到的另一些贝松的行为。

  Van Roy称与贝松结识是因后者导演的《星际特工》,这是她第一次演电影,两人开始有调情行为,她没推开贝松是因为“我看到他与剧组别的很多年轻女子调情,我不想表现得对他和别的女性的行为挑挑拣拣。而且我不想被开除。”

  

  贝松和Sand Van Roy

  在她为该片试装几天后,贝松邀她进行一次非正式见面,讨论她的表演和编剧技巧。这次在Fouquet‘s酒店贝松的套房。Van Roy自己有一个电影项目《Olga》,贝松提供了帮助,邀她去自己的大师班,也为她联系了一些他的电影学校的学生。

  Van Roy称贝松利用她的电影项目与她多次会面,建立信任和友谊,“随后他的行为开始有强迫性…他会谈到别的女孩子,类似‘她做了什么(伤害了我),所以我对她做了什么’。我强烈感觉到:如果我走出去,我会被封杀,会失业,他对别的女孩这样做过。而且每次我拒绝他,他都会直接或间接惩罚我,让我有罪恶感…”

  她表示贝松外表人畜无害,“喝茶、不吸毒、常谈论妻子和小孩、喜欢拥抱依偎、衣着得体”。“当你拒绝和他上床,他会让你感到很糟糕,好像你是什么肤浅的烂人,你拒绝他只是因为他长得不像布拉德-皮特”。

  她和贝松保持性关系达两年,而温和外表下,“他喜欢让你痛苦,控制和伤害你让他快乐”。他的暴力“曾经见血”。

  Van Roy表示自己只能说他爱听的话,害怕不然会被报复——她曾跟贝松说要报警,去年11月29日,贝松给她发来一个视频:他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一个她的头的血淋淋的模型,将用在她参演的他的一部电影里。这可能是个玩笑,但有人称,Van Roy相信这是贝松对她“报警”言论的威胁。

  Van Roy说:“我就像他可以控制、穿衣、弄坏的私人芭比娃娃。”

  她表示,过去几个月他们的接触越来越暴力,因为哈维·韦恩斯坦丑闻爆发了,她“会挖苦、嘲讽他”。

  5月17日,Van Roy在布里斯托酒店与贝松见面。她称这次贝松强奸了她,她被他从身后重重击打,失去意识。她表示警方正在调查虐待痕迹。

  在5月17日这次会面前几小时,Van Roy给朋友语音留言:“我要是不去,他会对我发疯,我会付出代价,会后悔…他已经限制我以一种特定的方式行动。”在WhatsApp上她用英语写:“要是不先喝酒喝到感觉不到疼,我不知道怎么能跟他上床。”

  几个小时后,她给贝松发去了一个“爱心”表情。

  除了Van Roy,Mediapart称他们对贝松的电影片场和公司EuropaCorp进行了一个月调查,多人称他有骚扰行为。其中一名女性前选角导演已提交巴黎市检察院方,称经历和见证过贝松行为不当,对象包括“非常年轻的女孩子”。

  该选角导演2000-2005年为贝松工作,称他曾在她教导演员时贴到她背后,亲吻她的脖子,曾强迫她坐在他的膝盖上。并逐渐升级,让她非常不适。有一次贝松当着大家的面抓住她的胸部,她大力推开。

  她表示贝松多次要求她为自己口交,有一次按住她的头并朝他胯下示意;每次两人一起搭车,他都会强行亲吻她并伸舌头,被她推开也不放弃;2004年她曾被贝松推到墙上,对她进行摩擦和亲吻。为了脱身,她告诉他有个模特正在前台等着。

  巴黎检方将决定是否跟该女子谈话。

  另一EuropaCorp的匿名员工也指贝松曾亲吻她的嘴,把手放在她的臀部,并提出性提议,“你说‘不’他会听,但持续不了,他会重新开始做,每次都变本加厉。”另一匿名男员工称曾目击贝松此类行为,表示公司的家庭氛围愚弄了员工,而“最终我们有一个会让员工坐他膝盖上的老板。”

  Mediapart报道还提到住在洛杉矶、化名Mona的女演员。她也对《综艺》称曾被贝松骚扰。在Van Roy第一次报警曝出后,她称感到解脱,终于有另外的人指控贝松。表示十几年前她经人介绍在洛杉矶与贝松见面,讨论一个角色,那次聊得不错。但之后她在贝松的巴黎办公室又见到他,他就“像一只熊一样跳到她身上”,为了逃脱,她不得不倒在地上,爬出了房间。此后贝松再也没有联系她,这次经历让她感到痛苦和罪恶。

  Mediapart报道曝光后,EuropaCorp股价已下跌6.97%。

XCUPCAKE 发表评论于
楼下说这话的估计和这个老男人是一类人
何所思 发表评论于
害怕被封杀保持性关系两年?不就是为了上戏,陪睡2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