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的"果粉"众叛亲离,苹果公司门前自杀讨说法(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家住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的吴国栋(化名)一时兴起,在苹果手机上搜索到一款被标明为某彩票发行中心开发运营的“天天中彩票”APP,7天时间里购买了高达12万元的彩票,并血本无归。当得知自己被骗后,这位曾经的苹果“死忠粉”开始了与苹果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苹果公司)的“死磕”历程。

这期间,吴国栋在苹果上海公司门前挥刀叉自残、喝农药自杀过,被警方传唤、拘留过,甚至经历了妻子离婚,众叛亲离。

近日,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他说:只因为我以前太相信“苹果”了。

在2011年前,吴国栋一直玩国产手机,自从迷上了苹果手机,他在短短7年的时间内,在苹果手机上“败掉了”近30万元(不包括买“彩票”的12万元),他也被身边人贴上“手机败家男”的标签。之所以要跟苹果公司“死磕”,自称有强迫症的吴国栋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不仅因为他是苹果的“死忠粉”,还因苹果承诺过它的APP会严格审核,他正是相信它才使用了这款骗人的APP,苹果公司必须就此承担责任,他要的就是苹果公司给像他一样被骗的中国消费者一个说法。

卖房偶然获赞,他用苹果手机买彩票被骗12万

曾经当过兵,现在做装修的吴国栋,爱玩手机外,有点爱认死理。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其实他也想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更好的生活,并一直在努力。今年3月份,吴国栋想换房子,于是将自己于1990年购买的老房交给中介出售。

“房子有点老,不能贷款,只能全款购买。中介跟我说,恐怕不太好卖,要做好等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吴国栋说,房子总价并不高,也就30来万,但令他意外的是,当晚中介登记并挂到网上的房子,马上就有人打电话来预约看房,第二天上午9点多来人看了后就定了,下午就决定交易。这多少有点出乎中介和吴国栋的意料,中介的工作人员笑着对吴国栋说,你运气真好,买彩票吧,肯定能中。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吴国栋在配合办卖房手续的空隙,也给自己放了个假,就在这闲下来的时段,他想起了中介的话,也想到了彩票。2018年4月11日,闲来无事的吴国栋通过苹果官方APP Store搜索“彩票”,一次性下载了十多款有关彩票的APP,最终在其中选择了两款,一款是名为“推荐”的APP,开发者标明为“重庆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二款是介绍中写明“官方出品”名为“快三网投”的APP。

(image)


【苹果APP Store里有很多有关彩票的APP】


吴国栋从小买到大买,手机里的钱买完了就向朋友借钱买,借不到钱就用手机APP贷款买,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吴国栋买了12万多元的彩票。“它一分钟一开,根本就追不上,选中的号码买不到,等买到了它开出来了,已经迟了,中不了,这么多钱就打水漂了。”吴国栋愤愤地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钱花光了后,他经朋友提醒,跟重庆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电话联系,对方告诉他,他们没有上线过任何彩票APP,且目前国家也禁止网上售彩,这些都是非法的。此时,吴国栋才意识到被骗了。于是他去报警,民警说苹果公司随便通过这样违法的APP,它也有责任啊。吴国栋恍然大悟,是的啊,得找苹果公司!

“死磕”苹果中国上海公司,多次采取过激手段

“我是从苹果上下载的APP,怎么可能是骗人的呢?我真的不相信。”吴国栋说,因为苹果公司承诺过用户有完善的审核机制,但连最基本的重庆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的名字是假冒的APP,居然也能通过审核?吴国栋说,自己是如此地信任苹果及其公司,为什么苹果公司如此草率马虎地审核?

(image)

今年4月27日,想不通的吴国栋从山东淄博市桓台县启程来到上海苹果公司的门口,要对方给个说法,并赔偿自己的损失。吴国栋对紫牛新闻记者说,他连苹果公司的大门都没有被允许进入,由保安叫来了一名工作人员敷衍了几句。没有等到回复的吴国栋于5月2日再次来到上海苹果公司门外,工作人员叫他到法院起诉,找到当地法院又被告知不予立案,让他报警,但当地辖区派出所却叫他回原住地报警。

5月9日,吴国栋再次赶到上海苹果公司门外,他拿了两把水果刀,当时的想法是进去拿一把插在大腿上不拔出来,另一把顶在胸口上,让苹果公司出来一个能说话算话的人。结果,他同样连大门都没进去。保安报警后,吴国栋被当地派出所拘留,关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拘留所,并于5月16日解除拘留。吴国栋说,虽然民警对他进行了劝导,但他前脚离开拘留所,后脚就又赶到了苹果公司门口。

(image)

这一次,吴国栋采取了更为过激的维权方式,直接喝下半瓶杀虫剂。“当时就感到头晕、呕吐,被保安夺下又报了警。”吴国栋回忆称,当时民警要送他去医院洗胃,但被他拒绝。忍着难受,吴国栋伤心回到小旅馆,头痛了好几天。此后,吴国栋天天来到苹果公司门口,不管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炙烤,一直持续至5月28日,才短暂回到桓台县的家中。

此后,吴国栋成了苹果位于上海的公司门口的常客。他说,自己被警察带走过4次,拿刀自残过,他展示给紫牛新闻记者身上近30厘米长的划痕。在他的共享单车篓子里,一瓶杀虫气雾剂和两保鲜盒装的花生米,这也是他曾经用过的“工具”。

7月5日下午,站在上海浦东新区苹果公司门口处,吴国栋对紫牛新闻记者说,他正身穿自己手写的“苹果欺骗用户”白汗衫,他还要这样站下去。7月6日,吴国栋大脚上插了一个吃饭用的叉子,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没有人管我,他们都熟视无睹。”

“他们已不管我了,我也不跟他们发生冲突。”吴国栋对紫牛新闻记者说,他用于维权的交通费、住宿费就超过2万元。对紫牛新闻记者苦口婆心的劝说置若罔闻,吴国栋固执地说,他相信紫牛新闻记者,但就是不会放弃。

8年败掉30万元,他被人称为“手机败家男”

“2011年以前,我都是玩国产手机的,这一年我算一算,自己都吓了一跳,花在国产手机上有2万多元。”吴国栋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国产手机拆了装,装了拆,他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一个无师自通的手机修理师。那时,甚至朋友都找到他修手机。吴国栋感觉玩国产手机已没有挑战性了,2011年苹果手机开始被国人追捧,他的目光也转向了苹果手机。从此后,他成为了苹果手机的“死忠粉”,被其妻子怒称为“爱手机超过了爱我和孩子。”

吴国栋向紫牛新闻记者坦承,自己有点强迫症,他说“不能容忍自己的苹果手机有一点点瑕疵,一点点磕碰和擦痕,会让我心里不舒服,不换就会坐卧不安。”只要有一款新苹果手机上市,吴国栋就马不停蹄地到桓台县坐车赶到淄博市购买,单程2个小时。“我平均一个月要去淄博市一到两次,就是换手机、买手机,淄博市多个手机店的老板都成了我的朋友。”吴国栋说,自己对苹果手机的痴迷到了“脑残”的程度,但就是没办法回头。吴国栋说,他相信苹果公司宣传的独立封闭的安全系统,有时为了追求一个高性能,听说其中一个部件必须是台湾某公司生产的,他甚至忍痛拆了三部苹果手机,证实有一款的部件是这家公司提供的,他立马又去买了一部。

吴国栋说,最多的一年,他在苹果手机、IPAD上花费了超过6万元,而7年的时间,他花费接近30万元。

“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玩手机,只要有闲钱全都花在手机上,对手机比对我和孩子还好。”吴国栋的前妻这样抱怨说。“他对手机有种别人说不上来的态度,太痴迷,我给他起过外号叫‘手机败家男’,手上手机正常情况下都是苹果的最新款。”吴国栋前妻的表妹这样描述他。

曾经一起玩泥巴的发小,如今也渐渐远离了吴国栋。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吴国栋的至少3名发小提供的资料证明,他对苹果的痴迷导致他迷恋其APP上的彩票,并因此“博”了个爱赌博的名声。“他喜欢玩手机,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去年年底(2017年)我给我闺女买学习机,他还一个劲地让我买苹果IPAD……我没买,这事他叨叨了我很久,比销售员还烦人。”吴国栋的发小说。他另一个发小向紫牛新闻记者说,吴国栋是“永安桥(吴的居住地)最时髦苹果男”,自认为是一种情怀。但这位发小为吴国栋不值,认为他拿着苹果手机是一种虚荣。“以前万儿八千的还是可以帮忙的……拿钱去赌博还是做什么……所以没法借给他。”该发小说。

淄博市一手机店的老板证实,吴国栋一年到他店里拿三五个苹果手机很正常。而离此不远的另一家手机店老板也称,吴国栋拿手机的频率比对面店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维权众叛亲离,他说只为讨一个说法

“苹果公司对中国用户直接无视,我写邮件投诉,但回复的都是一个模版,说他们没有责任。苹果公司出了那么多问题,也被媒体曝光过,但他们就是不改,对我们用户太不负责任了。”吴国栋说,他如此信任苹果公司,因为苹果公司承诺过有完善的审核机制,但连这个假借“重庆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名义发布诈骗程序的APP,都能审核通过,苹果公司的审核原则在哪里,责任在哪里,承诺又在哪里?

因为被这个所谓的“彩票”APP骗了12万后,吴国栋在桓台县老家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不知怎么他们都知道了,甚至借钱都借不到,连几个发小也不借了,以前买手机时,随借随给。”吴国栋对紫牛新闻记者说,熟识的人都会悄悄问他,为什么赌博输了这么多?吴国栋无奈地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发小们可能是“妻管严”,不借钱也没什么,但他受不了的是到处投来异样的眼光。

(image)


【吴国栋在应用商店评论后,苹果公司的回复】


见不到面那就用邮件吧,他也收到了回复邮件,吴国栋说,“苹果公司让我跟开发者联系,没他们什么事。我就想问你苹果公司当初的承诺呢,用了这么多年苹果,我可以算得上死忠粉了,这么欺负用户,这么多年没人管,这合理吗?”在吴国栋看来,在苹果公司系统里随便上架一个游戏,上架后把内容换了,但开发者的名字没法换吧,这绕不过审核吧!诈骗者上架时玩个小手段,骗过审核再更新程序实施诈骗,苹果公司居然不知道,却仍一味宣传严格审核、安全,也没有给用户提醒,且这个审核漏洞存在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点都没意识到,也没有反应,默认诈骗APP的存在,这不是失职吗?

吴国栋激动地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是不是他写个开发者是某银行,做个APP让苹果审核通过,然后等别人用银行卡信息登陆,他就可以随便提取别人的钱呢?如此一来,那苹果公司自吹自擂的系统封闭性的意义何在?难道只是单纯的圈钱圈粉?

不仅曾经的朋友离他而去,父母也责怪他,家庭的争吵,岳父母的指责,相伴多年的妻子也不堪压力,跟他离婚了。“我感到很孤独,但我必须抗争,苹果公司你有错,你就必须承认,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给中国的用户一个说法。”吴国栋说,此时他正站在上海苹果公司的门口,愤怒而又无奈。

律师说法,苹果公司存在审核失职

紫牛新闻记者在苹果手机APP STORE上搜索“赌博”,竟然弹出来一长串赌博的游戏,点击进去,一些诸如“真人炸金花”“三国老虎机”等APP界面弹出来。一位被骗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些表面看似游戏,其实里面暗藏着赌博玄机。

随后,记者致电苹果官方客服,一位服务专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APP审核是由其它部门负责,她会将记者的诉求转到相关技术部门,并称如果记者觉得这款APP有问题,可以到下面评分,苹果公司的技术部门发现后会采取相应的处理措施。记者发现,整个询问过程中,苹果官方客服并没有给记者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

(image)


【苹果手机APP STORE上搜索“赌博”,有一长串赌博的游戏】


对此,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陈令霞律师分析认为,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决定》中的第七条显示: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要依法开展活动,发现互联网上出现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时,要采取措施,停止传输有害信息,并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

陈律师称,苹果公司首先是作一个设备提供商,为客户供应手机。其次才是网络供应商,其独立开发的苹果系统,审核并支撑接入APP运行,其行为应该遵照《决定》中的规定执行。在此案例中,当事人作为有独立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未能辨识网络APP的真伪,应承担主要责任;但苹果公司作为某APP网络平台服务的审核方,应该在审核之时及运行之后,及时发现其违规行为,并对该APP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但苹果公司未能尽职,根据《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苹果公司至少存在管理失察的责任。

陈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目前被多种违法APP诈骗的案例非常之多,数额大到吓人,但到底是应该由平台主动去发现问题,还是要等待举报投诉后再来处理,还有平台是否要追责,如何定责,这都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记者采访得知,早在2015年1月15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彩票中心对擅自进行互联网销售彩票进行自查自纠,并对民政部、财政部汇报。而中国相关的彩票管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从未授权任何一家网站或机构通过互联网售卖彩票,任何APP售卖彩票都属于违规行为,建议用户不要轻信,同时应将平台行为反映给当地工商和公安部门。今年6月4日,财政部联合民政部和体育总局表示,对彩票行业进行检查,严查擅自利用互联网违规销售彩票。同时,对于世界杯期间违规博彩等,明令禁止互联网彩票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