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赶走"外婆!上海教委的"政治正确"挨批(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原文链接>>


新版语文课本中《打碗碗花》,“外婆”变成了“姥姥”。(取材自微博)


旧版语文课本中《打碗碗花》,用的是“外婆”。(取材自微博)

近日,上海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课本中,出版社将“外婆”词汇改为“姥姥”引发争议。网传此项更改源于上海教委认为“姥姥”是普通话词汇,而“外婆”则属方言,消息引起中国各地批评,反驳称“‘姥姥’才是方言,不是主流用词”、“政治中心在北方、南方只能顺从”。对此,上海市教育出版社21日晚紧急发声明否认。

新京报报导,事件源于20日一名网友爆料称,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课本中第24课,将《打碗碗花》原著中的外婆一词改为姥姥,第5课《马鸣加的新书包》一文中也做了更改。

经检索发现,《打碗碗花》一文为作家李天芳所写,原文表述为“外婆”。不少家长、网友对出版社更改表述表示不解。

有网友找出了去年上海市教委疑针对这一问题的答复。上海教委认为,“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而“外婆”属于方言。

不过这项说法21日晚间遭上海市教育出版社否认,该社在声明中称,在沪教版小学阶段的语文教材中,既有“外婆”的称谓,也有“姥姥”的称谓,“外婆”的称谓出现了八处,“姥姥”出现了四处。沪教版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教材把“外婆”改成“姥姥”是为了落实该学段识字教学任务的需要。

声明指出,“外”“婆”“姥”三个字都是小学二年级识字教学的基本任务,“外”字安排在二年级第一学期第4课中,“婆”字安排在二年级第二学期第18课中,“姥”字安排在二年级第二学期第24课中,即在认读“姥”字前,学生已经认读了“外”“婆”两字。

声明并称,关于称谓,尽管“外婆”“姥姥”没有绝对的地域区分,但透过此事,出版社认识到,语文教材编写除了要考虑学生识字规律和增强学生对文化多样性了解外,还要充分考虑地域文化和语言习惯。在今后的教材编写和修订过程中将予以高度关注,并防止再次出现类似情况。后续出版社将协助教研部门共同做好小学二年级语文教学过程的指导,以准确把握并充分考虑上海地域文化和用语习惯。

声明还说,有关网络媒体引用的对“姥姥”一词使用的答复,与沪教版小学二年级语文教材无关,是2017年对读者来信反映该社《寒假生活》中一道英文翻译题翻译方式的回复。

事件勾起对语言的讨论,新京报刊登署名评论认为,“编改教材不必这么刻意”方言和普通话的关系并非彼此对立。汉语言一直是双轨的,民族共同语在演化过程中,不断吸收方言以丰富自己。更重要的是,语言文字的学习应该首先坚持尊重文本的原则,不尊重文本,对文本的任意删改,不仅是文字问题,更是态度问题。


《马鸣加的新书包》,外婆也被姥姥“赶走”了。(取材自微博)

改教材:“外婆”与“姥姥”的南北之争



叫“外婆”还是“姥姥”已经成为社交媒体上“南北之争”的最新话题。

妈妈的妈妈应该怎么称呼?近日,上海教育出版社将一篇教材中的课文“外婆”全部改成“姥姥”引发争议,叫“外婆”还是“姥姥”成为社交媒体上"南北之争"的最新话题。专家对BBC中文表示,“外婆”和“姥姥”都属于普通话,不是方言,出版社应当尊重原文作者,没必要修改教材。

语文教材改动

周四(6月21日),有网友爆料,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学二年级语文课文第24课《打碗碗花》中,“外婆”一词全部改成了“姥姥”。《打碗碗花》是陕西作家李天芳的一篇散文。



随后,又有网友晒出据称是去年上海市教委对此问题的回复。上海市教委认为,“姥姥”是普通话词汇,口语中使用较多,而“外婆”属于方言。这则回复引发轩然大波,许多网友不满上海市教委将“外婆”称作方言。在上海,“外婆”的使用率本身就比“姥姥”更高。有网友说:“我反而一直以为外婆外公都是普通话,姥姥才是方言。”“北方叫姥姥,南方叫外婆,怎么南方叫法就是方言了?”上海本地的网友也注意到保护本地方言:“上海没有姥姥,只有外婆!”一些搞笑段子也随之产生,网友们调侃以外婆为主题的歌曲,“以后只能唱《姥姥的澎湖湾》了”,“欢迎收听周杰伦新歌——姥姥,姥姥她的期待,慢慢变成无奈,大人们始终不明白”。上海教育出版社周四晚间回应,此次修改是为了落实该学段识字教学任务。出版社说,“外”、“婆”、“姥”三个字都是小学二年级识字教学的基本任务。被修改的课文是第24课,将“外婆”改成“姥姥”是因为前面的课文中已经有了“外”和“婆”字。出版社表示,网友晒出的上海市教委回复是针对其社出版的《寒假生活》的一道英文翻译题,与语文教材此次修改无关。

南北之争

中国北方和南方存在的饮食、语言等文化差异一直是网上的争论热点,比如元宵节应该吃“元宵”还是“汤圆”,豆腐脑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即使出版社否认因认定“外婆”是方言而修改课文,但说“外婆”还是说“姥姥”现在已经成为社交媒体上“南北之争”的最热门话题。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讨论起了对外祖母的称谓,“我作为北方人一直都是喊‘姥姥’的”,“‘姥姥’这个词对我这个重庆人来说是很陌生的,它跟我生长的那片土地没有关联,它只是字典里的词语,是北方人用的词语。连我家小朋友都叫我妈‘外婆’,即便他生长在北京”。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项梦冰对BBC中文表示,虽然“外婆”和“姥姥”确有不同的通行范围,“姥姥”主要通行于北京、河北及其周边的一些方言,“外婆”主要通行于南方的许多方言,不过这两个词早已进入国语(现在叫普通话)。“以我这个客家背景的人的通语语感来说,我倒是觉得‘外婆’是很通用的词,相反‘姥姥’倒有很明显的北京方言色彩,”他说。


上海市教委回复


专家认为,“外婆”和“姥姥”确有不同的通行范围,“姥姥”主要通行于北京、河北及其周边的一些方言。

在项梦冰看来,将“外婆”定性为方言背离了许多人的语感,把一个在许多人的通语语感里都认可的一个词定性为方言,自然会引起反弹。还有观点认为,文学作品中的每个字都蕴含了作者的思量,包含了特定的背景。该事件中,出版社任意修改原文,会破坏原文的语言风格。

“这不是应该作者写什么就是什么吗?人家叫外婆,你非让人家叫姥姥?”网友称。项梦冰也表示同意:“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改,应当尊重原文作者。用‘外婆’用‘姥姥’都是普通话,只是色彩不同。前者有南方色彩,后者有北京话色彩。”

UKking 发表评论于
上海教委你姥姥的!
GeorgeinSF 发表评论于
姥姥是北方土话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姥姥才是方言,而且有不同的意思,安徽有些地方,姥姥是姑姑的意思。作者是陕西人,也写外婆。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楼下,不要动不动南蛮南蛮的,这些地区大多数人的祖先是中原名门望族,因战乱避祸南迁,他们的话曾经是国语。
大力水手popeye 发表评论于
倩女幽魂里的姥姥还是只妖怪。
onebullcity 发表评论于
知識產權啊知識產權,你這樣改問過作者了嗎?
zgzflm 发表评论于
姥姥的,在一个外婆的区域非要把外婆叫成姥姥,这就是管理教师的衙门?赶紧下台吧。
zfyg 发表评论于
你可能误会了,大多数人上网就是图个乐,有些人捧共/反共的立场比较鲜明,大概是利益所致吧,这个无可厚非,人性嘛
楼下也骂了你,别忘心理去,热闹一下嘛,洗个澡一身轻松正好睡觉

何所思 发表评论于
不是南方北方的问题,是领导没文化自己还不知道。古代外族征服中原之后都是被中原文化同化的,因为外族也知道中原文化好,但是现在可悲了。无知不可怕,不知无知才可怕。
基多山人 发表评论于
当年郭沫若之流推行简体字,其结果使中华大字典里多了上万个异体字;今天上海的没有文化的文化官员,不问青红皂白把姥姥定性为国语,把外婆驱逐出门。。。文字要改革,方言要规范,国语要推广。。。都没有错,不请专家,靠领导指示,其结果没有好的!
zfyg 发表评论于
“占谁的便宜呢?外婆”不通,不正说明南方话不够传统吗?
-----------------

这都什么玩意儿,胡说八道了吧
我们南方人是这样说的,“占谁的便宜呢?瘪三!”

外婆在我们优秀传统的南方话里是不会用来骂人的,只有你们8旗子第的优秀基因才产生拿亲属骂人的优秀语言啊


zfyg 发表评论于
好吧,北京人,您赢了
还是你们混合了8旗子弟的基因更聪明哈哈

zfyg 发表评论于
就您个大撒币也敢起个“父亲”的网名,占谁的便宜呢?外婆!
这个似乎就不通顺了是吧?

所以说人家南方的发音比较传统嘛

纯学术讨论,请版主勿删,谢谢
zfyg 发表评论于
就您个大撒币也敢起个“父亲”的网名,占谁的便宜呢?姥姥!
这个也得算是骂人吧?

纯学术讨论,请版主勿删,谢谢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姥姥外婆,和政治有关系吗?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姥姥和奶奶,听上去更加平等。基于女方家的外公和外婆,听上去更加见外和旁系。在男女平等的社会潮流下,外,应该抛弃。或者称婆婆,公公就可以。
zfyg 发表评论于
当然是南方的发音更传统了
北方的发音应该是满清入关的时候带来的

将来俄罗斯统一中国的时候
可能就变成了“八不是卡”

vincentsjtu 发表评论于
中国哪里有“政治正确”,对弱势群体各种打压
I751 发表评论于
不管是姥姥还是外婆,把人家原文擅自更改,这种事还真是共党干得出来。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背影 作者: 朱自清

  我与大大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大大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大大奔丧回家。。。。。。。。
BlueMountainAU 发表评论于
陕西关中地区称呼祖母为婆,祖父为爷,外祖母为舅婆,外祖父为舅爷
WXCPopcorn 发表评论于
外祖母才是普通话吧。姥姥是方言。上海教育局真没文化。上海都这样,怎么办!
547788 发表评论于
外婆应该是书面语,姥姥过去是方言,现在能升到书面语了。语言都是在变化的
挺没劲 发表评论于
文革就是这种不学无术却又喜欢兴风作浪的蠢材搞得不可收拾的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地域语言种类太多了,谁分得清哪个是正统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中国政府就是要搞统一化,消灭地方方言
没头没脑 发表评论于
实际就是独裁政权要求的全面统一。统一思想,统一做梦,统一言辞,统一行动,统一科研规划,搞会战。文革时期还统一着装,蓝色白色一片。建筑上封建特征代表的庙堂,城楼,古式院庄都被摧毁的七七八八,统一的火柴盒建筑形式。即使现在重要的标致型建筑还是要谋求海外的设计事务所,你只要看上海北京等地的自我设计的高层建筑式样,不是拷贝就是土。缺乏了这个世界多姿多彩的文化思维的多样性就知道中国人思维多样性被独裁政权禁锢的多么严重。这个独裁政权还要大喊创新,简直时精神分裂。就如自己拽着自己的头发要把自己滕空起来飞跃超越他人。还有一个就是独裁政权对爱国主义情有独钟,它不希望你有其他情感和思维,即使家庭父母的亲情也要为之放弃。在内政治理上如果一个政权要把爱国主义作为治国的口号,不是掩盖其滔天罪恶,就是不思悔改,继续为非作歹。
Melbournerose 发表评论于
上海教委的領導是個北方人,還是個沒有文化的北方人。

上海是個移民城市,但有自己的鮮明的特色、文化和習慣。沒有上海特色的上海,不再是我心裡永遠故鄉。
蓝蓝馨 发表评论于
姥姥是北方土话
无聊冒个泡 发表评论于
红楼梦里面也有这样的描述:林黛玉投奔外祖家,王夫人的外侄儿:薛蟠。中国部分地区,称呼爷爷奶奶为“家公家婆”也是为跟外公外婆区分,所以其实外公外婆使用真的很广泛,不算某地方言。可以和姥姥并存。谁规定称呼只能有一种,爸爸可以叫父亲,阿爸,老爷子,老汗儿,阿达
远山黛 发表评论于
姥姥才政治不正确吧~一个女,一个老,谁说外婆一定就要老???
反之,为什么爷爷不是一个男,一个老,这不是歧视女性??
磨不开 发表评论于
真是闲了没事。
静安寺的和尚 发表评论于
应该叫外婆。外婆的澎湖湾,没有说,姥姥的澎湖湾。姥姥是北方的方言。
静静的静 发表评论于
上海学校里和现在的上海小朋友都不会说上海话了。如何保护当地语言文化?教委改检讨检讨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如此僵化的教育,孩子们真不幸
sevenfish 发表评论于
姥字应是会意字而非形声字,正确读音应是MU或者Mo。康熙字典也不收录lao音。不少地方称年纪比父母大的女性为mumu,姥姥的本意大致就是年长女性的意思。姥姥一词可查最早出现在元代。明清小说姥姥基本上是指老年妇女的意思。比如:【幾句說的潘姥姥嗚嗚咽咽哭起來了。春梅道:“娘今日怎的,只顧說起姥姥來了。”一面安撫老人家,在裡邊炕上坐的,連忙點了盞茶與他吃。潘姥姥氣的在炕上睡了一覺,只見後邊請吃飯,才起來往後邊去了。】~金瓶梅

由此可以大致推断姥姥一词可能源于老姥,此处姥字应当为mu音,意思是老妇人。而到元明清,老姥变为姥姥,意思仍以老妇为主。而河北方言出现以姥姥称呼外祖母的俚语。以讹传讹姥姥连读为laolao。到了今日,姥姥剩下外祖母意义为主,是流传于京冀一带的方言称呼,而非现代汉语或北方通用的外祖母称谓。


--------------------
清源正本 发表评论于 2018-06-22 14:35:35查看完整评论
腊肉蛋炒饭 发表评论于
你推广普通话把习大大给禁了,我还敬你是条汉子。
5840 发表评论于
楼下阿拉丙,伯伯改成大爷显然不正确,正确的是大大。以后全国统一取消伯伯大爷的称呼,统一为大大。
血刀老祖 发表评论于
傻博一北方人占领了大上海
清源正本 发表评论于
“外”婆显然是相对于“内”婆而言,有歧视娘家人的感觉。

姥姥和奶奶显然比较对等。这一点,你们南方人显然out了。
tangmu 发表评论于
既然原文用的是外婆,就应该尊重作者。
清如许1 发表评论于
江青她姥姥的,非把智取威虎山中的一撮毛改成野狼嚎。不改还好,一改大家都知道一撮毛原来就是毛主席,最多加上一小撮毛左。
江湖行走 发表评论于
姥姥的
zharry 发表评论于
北方教委住上海,
dancingyao 发表评论于
极度自卑的姥姥
泰傻 发表评论于
这种问题好解决,完全可以采用国内目前最为流行的弯道超车思维,或是外交部老王所说的搁置争议,运用智慧另辟蹊径的做法,避开外婆、姥姥,外祖母,外公、姥爷、外祖父等称谓,一律改用,妈的妈,妈的爸,爸的妈,爸的爸等词汇来取代。因为爸妈这些词还没有太大的争议。
elli123 发表评论于
武汉人称呼外祖母为家家。。。。。既然学习的是普通话口语就按普通话口语姥姥来,如果全国学习的是江浙方言,就按外婆来,如果全国学习的是武汉方言,就按家家来。哈哈哈哈。。。。。支持云南方言占领全国,全国人民叫外祖母为阿姆
阿拉丙 发表评论于
以后叔叔伯伯一律改称“大爷”,注意爷是轻音,不是二声!例句:他大爷的!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经典老歌:姥姥的彭湖湾,奶奶的。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这个连"政治正确"都算不上,你这个叫脑袋进水了,或者脑袋被八戒踢了!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这是文化侵略!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能改我,我也要改他,以后改称:刘外婆
Rosemarylike 发表评论于
狼姥姥来了
BBmiles 发表评论于
有病
青花 发表评论于
姥姥,好土
阿拉丙 发表评论于
以后给熊孩子讲狼姥姥的故事,哈哈
muhan 发表评论于
Ta姥姥的~~~~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澎湖湾啊,澎湖湾,姥姥的澎湖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