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女生江玥被杀案落幕 家属:我们一无所获(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6月15日宣判当天,江勇没有出庭,他独自待在酒店。当徐翔通过电话告诉他判决结果时,“他一下子就哭了。”徐翔后来回忆说,她过去两年都很少看到江勇哭,不知道江勇承受了多少痛苦与哀伤。


江玥追思会现场,大家敬献的悼念标语。受访者供图

“在这场‘正义之战’中,我们做了所能做的一切。但很遗憾,我们一无所获。”这是“江玥案”一锤定音后,江玥表姐徐翔在法庭外说的话。

2016年1月16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二年级就读的江玥驾车在坦佩市一个路口等红灯时被后车追尾。肇事车辆女司机、时年32岁的霍利·戴维斯从车窗外向江玥连开数枪并驾车逃逸。19岁的江玥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亚利桑那州检方以“一级谋杀罪”起诉凶手戴维斯。

今年4月,通过媒体,江玥家人获悉亚利桑那州检方已与戴维斯达成“辩诉交易”——用“认罪”换“减刑”,以“二级谋杀罪'”起诉戴维斯,而不是此前的“一级谋杀罪”。


当地时间6月15日,江玥案宣判后,江玥表姐徐翔在接受媒体群访。受访者供图

据了解,一级谋杀罪将会面临终身监禁甚至死刑,二级谋杀罪只会面临10至25年的监禁。

江玥的父亲江勇说,检方给他的理由是,本案在一个存在严重种族歧视倾向的地区(亚利桑那州)审理,如果以一级谋杀罪起诉,可能会更加难以令陪审团同意给被告定罪。

5月24日前后,江勇、徐翔等人飞抵美国,踏上了为江玥案“讨公道”的征途。他们说自己要弄清两个问题:为什么没有征求家属的意见,检方就与嫌疑人就达成“认罪协议”?又凭什么不先将案件先交由法官裁定,检方就选择“降级指控”?

6月15日,该案开庭审判,凶手戴维斯被判二级谋杀罪名成立,以最高量刑,获刑25年,且不得假释。


杀害江玥的凶手戴维斯出庭受审。图片来自网络

事发:警方将案子定性为“谋杀”

江玥生前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金融系的大二学生。照片里的她,笑靥如花。黑黑的眼睛,亮得像一对棋子。

在徐翔的记忆中,江玥是一个“长得漂亮、学习好、懂事”的人。

江玥的父亲江勇说,江玥10岁时,母亲因车祸离世。他把更多的时间和心思用在照顾江玥。作为国际服务机构狮子会成员,他带江玥做公益,教她关爱社会。

他觉得,江玥可以成为一个“对人生有承担,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然而,2016年1月16日,江玥的生命戛然而止,也终结了这所有的希冀与美好。

据江玥男友陈某此前回忆,当天下午,江玥在与陈某回家途中,打算去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寄快递。车开到十字路口等红灯时,被后车追尾,下车查看的陈某发现,后车女司机手里握有枪,透过玻璃对着他。

陈某催促江玥开车快走。他们曾两次尝试逃走,但没有成功。

第一次,江玥向右打方向盘,却遭遇前方货车阻挡去路;第二次,她又因为惊慌错将行车挡换成空挡。后车女司机这时已走过来,站在驾驶座一侧的玻璃窗边,对着江玥连开了数枪。江玥的车失控,撞上了一辆汽车,造成了包括一名孕妇和三名儿童在内的五人受伤。江玥最后在救护车上经抢救无效死亡,陈某受轻伤。

警方很快宣告破案,他们在戴维斯家中搜到一张证明其有暴力倾向的字条,查实她滥用药物,并有曾因抗拒警察执法获三年有期徒刑前科。警方否定了当时流传的“路怒”性质,将案子定性为“谋杀”。

“絮叨”的父亲:一直在等那个判决

如今回看,若不是今年4月意外得知美国检方的“降级指控”,江勇或许还在重庆家中安静等待裁决结果。

两年前女儿遇害后,江勇第一时间赶赴美国,在与探长和检方的见面会上,江勇坚决提出要寻求“死刑”判决,他无法接受女儿遭遇横祸,坚持要凶手戴维斯“杀人偿命”。

但事实上,在一个倡导“修复式正义”的美国司法系统中,要判死刑是相当不容易的,而亚利桑那州的法律中也早已取消“死刑”了。据美国当地媒体报道,考虑到江玥案确实是“重大恶性事件”,检方决定以“一级谋杀罪”在内的14项罪行起诉凶手戴维斯。探长和检察官当时都觉得,他们对“一级谋杀”起诉更有信心。

江勇甚至没有为女儿的案子请律师,他选择相信检方,“公道自在人心”。

有律师建议他申请“民事索偿”,他回绝了。“这个钱放你家,你怎么面对?”徐翔记得江勇这样说,他当时一心追求重罪判决,他没有想过钱的事。


追思会现场纪念江玥的标语。受访者供图

时任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中国留学生学生会主席的朱博威记得,江勇那时总是“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朱博威曾代表中国留学生群体关注江玥案,他去重庆拜访过江勇一次,“他挺硬朗”,但很多人都知道,江勇一直在等那个判决。

徐翔说,两年里,江勇由一个从前说话利落的人,变得“絮叨”起来。因为他某个朋友的子女成绩很好,他会想到江玥,总是反反复复提江玥,“甚至一个动作、五官、发型.....反正都是江玥。”

2016年,江玥遇难后一个月,江勇在朋友圈发了一段对女儿的祝福——“愿那边鲜花常开,四季如春;愿那边,人们都真诚、善良、快乐、没有暴力、凶杀、瑞康安吉。”

角逐:肯定要讨个说法

2018年4月,在得知检方没有通知自己,就与凶手戴维斯达成了“辩诉交易”后,江勇形容自己“非常非常的气愤,肯定要去讨个说法。”

徐翔也加入行动,曾在英国留学的她,拥有英美法系背景。整个过程里,徐翔代表受害者家属与法院、检方沟通、协调,展开一场又一场的漫长角逐。

在距离判决还有25天的时候,针对案件争议部分,徐翔与检方、被害人办公室联络员有过一次交锋。

徐翔首先质问检方:“两年来,你们做出这个决定,第一,没有通知家人,我们完全不知情”;其次,“‘二级谋杀’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已经改变了她(戴维斯)惨无人道的罪行的定义了”,“我们完全不能接受”。


江玥案开庭前,江玥家属与律师就江玥案商量对策。受访者供图

根据亚利桑那州法律,“一级谋杀”和“二级谋杀”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指“有计划杀人”,后者则是“有意图杀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法学博士游天龙对剥洋葱说,根据该州“一级谋杀”的法律定义,检方必须在“非法杀人”、“蓄意杀人”、“事先策划”、“带有恶意”四项要点上,用充分证据说服所有陪审员,举证责任极高。

而警方当年在戴维斯家中搜查到“你会在电视上看到我”的字条,徐翔据此认为嫌疑人“有计划杀人”的动机。

检方回应她,“认罪协议”是考虑到亚利桑那州有严重种族歧视而定的(根据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发布的全美50个州平等性排名,亚利桑那州位于37名,白人占总人口比例超80%),陪审团中12人对案件持有定罪权,倘若有其中1人觉得被告无罪,都无法令被告入罪。

徐翔说,当时检方称,他们也不希望凶手被轻判,如果陪审团定为“二级谋杀”,法官就可在该罪名的10至25年刑期内有自由裁量权。“如果定罪为10年,我们也接受不了。”徐翔记得检方当时这样说。

而检方确实于2016年2月、4月、9月给家属发过邀请他们参加听证会的邮件。但当家属要求检方提供那份最重要的“认罪协议”告知邮件时,他们无法提供。

最后,徐翔坚持检方应以“一级谋杀”起诉。“一级谋杀是必要的,是对犯罪的定义“,江玥一家无法接受犯罪性质被更改。

最终,徐翔没有争取到检方撤销降级指控。

开庭一周前,徐翔在美国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出一封请愿书,强调家属请求法官撤销检方的“二级谋杀”指控的诉求。两三天内,有超过10000人联署声援。

6月7日,当地知名华人律师邓洪也介入江玥案。他呼吁社会各界给检察官发陈情信,通过宣示民意向法院施压。几乎是一夜之间,律师、媒体、华人华侨们都纷纷站了出来,帮江玥案呼吁、调查、发声、抗议.....

6月11日上午10点,当地20多位华人为江玥举办了一场追思会。大家在青草绿地上摆上江玥的遗像,堆起鲜花、糖果、巧克力,还有“愿江玥安息”“为江玥伸张正义”的缅怀和抗争标语......


当地时间6月11日,20多位华人华侨在江玥遇害地举办江玥追思会。受访者供图

作为中国留学生代表,朱博威用英文发表演说,为江玥案作最后呼吁:

“江玥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一位优秀的海外留学生。她的表现完美彰显了她以及大部分海外留学生对海外学习的向往和热情。如果不是那场车祸,今年夏天她就可以毕业了。对于朋友来说,她是一个心地好的女孩。对于老师,她是聪明勤奋的学生。对于她的父亲,她更是这个世上最甜美的女孩。

在过去的877天里,我们一直期待法庭给出一个公平、合理、适当的裁决。这不仅是为江玥,更为亚利桑那州,为全美的居民,还有我们自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感觉到这个国家司法体制的平等。我想,所有来美国的海外学生,原因都很简单,就是学知识,体验多样的文化。我们曾经相信,在美国民主而平等的司法体系中,每一个人都可以被公正地对待,相信它不分种族、国籍、肤色、宗教。

但现在我们开始怀疑了,不得不怀疑它究竟能不能够保障我们的权利和安全,保护我们华人学生的安全……"

判决:“他一下子就哭了”

美国当地时间6月12日,在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召开了“江玥案”听证会。


6月12日,江玥案听证会于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举行,江玥父亲江勇(左)与驻洛杉矶总领馆教育组领事曹乾(右)在法庭外握手。受访者供图

穿橙色囚衣的被告戴维斯身出现在法庭上。江勇在翻译的陪同下,声泪俱下,面向法官陈情。

江勇强烈表示自己无法接受江玥案“认罪协议”后的降级指控。“美国的陪审团也好,法官大人也好,所有的美国人也好,就没有一些正义感?就允许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在这里发生?”他请法官“听听全球所有的华人、有正义感的人的声音”。他几度哽咽,许多话无法说下去。

突然,江勇情绪一度失控,指着被告戴维斯质问:“你为什么要下那样的毒手?.....你这个恶魔,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女儿!”

最后,法官格林威表示——不接受律师和江玥家属撤销认罪协议的请求,将按原定时间15日开庭审判。

格林威解释,目前的“认罪协议”可以确认被告以“二级谋杀”入罪,被判25年监禁。而如果陪审团将被告定重罪,被告还需让州政府的律师为她继续上诉,他认为,这会浪费州政府的资源。


6月12日,江玥父亲(前排右三)与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工作人员出席江玥案听证会。受访者供图

辩护律师邓洪认为,法官的说辞很牵强,在“一级谋杀”案件上,检察官和法官是不能以“经济利益”考虑对嫌犯的量刑。他认为,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事先没有就“认罪协议”与被害人家属沟通,有严重的失职行为。

6月15日,在马里科帕郡法院,江玥案宣判——戴维斯以“二级谋杀罪”被定罪,判25年监禁,期间不得假释。

6月15日宣判当天,江勇没有出庭,他独自待在酒店。当徐翔通过电话告诉他判决结果时,“他一下子就哭了。”徐翔后来回忆说,她过去两年都很少看到江勇哭,不知道江勇承受了多少痛苦与哀伤。

在漫长的877天后,江玥一家还是没有要到他们希望的结果。宣判结束,全场退庭,徐翔手捧江玥的遗像缓缓离开。在徐翔前往江玥遇难地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这或许是属于半干旱气候的亚利桑那州终年都难有的几场雨。
贪农大狼 发表评论于
杀人偿命,不仅是对死者和其家属的安慰,更是对其他潜在可能犯罪者的一种震慑,所谓杀一可以儆百,重典才能治乱。严厉快速地打击犯罪才能有效保护守法良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霹雳手段才显菩萨心肠。西方国家所谓的死刑不能降低犯罪率之说是扯蛋,他们的死刑适用范围太窄,执行时间太长。拖上十几二十多年再执行死刑可以降低误判率,但是死刑的威慑力也大大降低了,结果是平民的死伤数目大大上升。美国表面上看每年被执行死刑的人数很少,与之相应的代价是每年被罪犯和警察打死打伤的人数之和有十万之众。财产特别是人身安全是最基本的人权,在司法理念中抛开守法良民特别是受害者的人权反而过分强调罪犯的权力是走火入魔。保护守法良民的不受犯罪侵害应该是司法的第一优先。
NSRW304 发表评论于
没有死刑的国家,25年已经算赢了。前阵子墨尔本山东的小留,因为女友被别人看上,被堵在唐人街里打,最后死了。结果4个有份打死人的,最重的判了7年, 最轻的被判5000澳币罚金遣送出境。7年而已,和笑话一样。山东小伙长的还很精神,父母几乎崩溃
左右三十年 发表评论于
我相信,如果厉害了的国的习主席向川普能够支一声,美帝肯定认怂。
hercules007 发表评论于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一向不主张本科及之前到美国这样的地方留学。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美国不是完美典范吧。为啥那么相信美国?讽刺美国吧。
fengrmi 发表评论于
问题出在不雇律师。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这个杀人犯是个穷光蛋,一分钱赔偿都不会得到
Christine1023 发表评论于
哎-杀害江歌的凶手才20年-比这个还要轻-遇到神经病人你怎么办?倒霉啊……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什么叫“伸张正义”各个人有不同的理解。但25年无假释其实是个不错的结果。如果硬坚持一级谋杀,卡在陪审团,那才是真正的“一无所获”。

好酒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人眼里,杀个中国人,就象。。。
MMMMM06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比较清楚。反正那里没有死刑,那么25年无假释就算重了。法官在二级里面取了最重的判刑,避免了因为个别陪审员的问题而让罪犯脱罪或者继续拖着此案,也有合理性。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人已经死了。其实,最好的赔偿就是钱。但是,杀人犯是个吸毒的人,被杀的只能认倒霉了。。在美国真的不能惹坏蛋,最好的办法是躲。
spectre007 发表评论于
多啰嗦一句:这个案子刚出来的时候就有某些人渣脑补,说肯定是受害者下车骂人了,炫富了,还扯什么‘你以为这是国内’。每次新闻里出现有人无辜受害,都会有人指责死者并绘声绘色地编造出他们如果咎由自取的故事。Victim-blaming是娘炮思想的典型体现。

这帮脑补的都应该拉到天安门广场现场直播凌迟。
spectre007 发表评论于
"江玥男友在法律上没有责任,但是道义上说不过去,他下车是不是拍人家车窗了? 说了什么? 激怒吸毒暴力女,引发后面一连串悲剧。。。"

我看过报道几次,根本没有所谓拍人家车窗或者对话的记录。你这是纯脑补的吧?脑补是一个有良知有担当的人干的事吗?
novtim2 发表评论于
判断这是否公平一定要从程序正义的基础上来看,不能和那些没有基本程序正义的体制比较,在那些体制下有许多看似很解恨的判决,但是许多情况下会冤枉不少好人,也包庇不少坏人。

维持程序正义远远比一两个案例的最终结果重要。更不应该为了一两个案例修改程序的公正性。
瑞得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美国现状。枪支泛滥,毒品泛滥。自保吧。
A_T 发表评论于
感觉差不多啊,按1st degree谋杀的确有判不了的可能(陪审团不一致同意是1st)那时家属不是更失望?很高兴法官判了不能假释的25年!
tina0 发表评论于
做父母的失去了孩子,心情悲愤可以理解。但用自己的情感,做为衡量法律是否公正的标准,就不对了。如果还要借题发挥,以此来抨击和质疑自己并不了解的它国整个法律制度,上纲上线,就更过分了。有被洗脑和充当政治工具的意味。试问,这事如果发生在国内,他会怎么说?
DonOreo 发表评论于
这个在国内可能也是死缓。
变法维新 发表评论于
如果是有血性的汉子,就亲自为女儿讨个公道!
秦始皇 发表评论于
在种族歧视严重的地区,为原无故枪杀其他种族的女孩。这是纳粹,种族仇恨。杀人者没被判一级谋杀,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也是有同伴的。
I751 发表评论于
连政府检察官都承认红州有种族歧视啊。我还以为红州是天堂呢。其实作为检方,他们已经在现有条件下做到最好了。如果想报复这个系统的话,就好好找个顶级的找政府麻烦的律师吧。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LiveForToday:

哈,有点偏执,但是你的用意还是不错的。
1. 江玥非常不幸,不幸在失去无辜生命。但不能叫输得很惨,法官给予了很大同情,取了上限,这是鼓舞人的。再往上已经没有多少差别,成败是非被美国社会吸收了。
2.3. 律师的评论赞同。现在民事诉讼还没有开始,看家属的运作了。
4. 如果赢钱,没有捐献的道理。付律师费,付运作费(食宿、交通、通讯、其他人工),剩下的当然要让受害人家属留着。
Jimmyneutron 发表评论于
最有用的就是买枪然后练枪然后考可以随身持枪的执照,打回去就好了。否则人都死了任何赔偿判刑都是Shxt..
爱吃肉的胖子 发表评论于
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江玥男友在法律上没有责任,但是道义上说不过去,他下车是不是拍人家车窗了? 说了什么? 激怒吸毒暴力女,引发后面一连串悲剧。。。
八戒.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会有“认罪协议”这种法律规定?很简单,这就是美国,美国的法律是为了保护罪犯而设立的,不是保护被害人的。美国法律严格规定了大量可以让罪犯脱离罪责或者轻判的条款,却没有任何从重处罚,加快审判的法律。
胡連勝 发表评论于
樓下 LiveForToday 說得很到位!
七月的老蛇 发表评论于
协议认罪没有错误,二级谋杀的起诉是正确的。
这是美国的法律,没有错误。
sevenfish 发表评论于
如果心不甘,就好好活个25年
LiveForToday 发表评论于
很多人看见拿白B被判25年,以为就赢了。
事实上,这官司是受害人全盘输了。
这种恶意杀人,怎么会变成二级杀人?

所有的这一切,就是因为受害人没有一个有力的律师做参谋。那些华人“名律师”,扯蛋吧,就知道办移民,跟领馆搞关系,投资出租房。

受害人输的很惨。

你问,啥结果才算赢了?

1. 白B终身监禁,重罪监狱。
2. 白B民事赔偿
3. 政府民事赔偿 (有力的律师,会告政府明明知道这白B有各种犯罪倾向但是没有抓她,造成恶果。。。白人律师都知道怎么搅这个浑水。。。)

这些钱赢了,如果受害人家长不忍心拿这钱,全数捐给女孩读的大学,命她名奖学金

fengfengloup 发表评论于
美国总是在拿种族说事。欧洲就好的多。
军刺 发表评论于
写文章的应该不懂车
c63 是自动档 换毛空档在红灯时候
fengfengloup 发表评论于
律师很重要。其实这个官司 算是打输了。不是道理上,而是结果上。
WOLF2014 发表评论于
@空城之主 同感。力争找个好律师,获取最大赔偿。
Morphin 发表评论于
华人有出息的子弟应该考虑当大律师
blush? 发表评论于
希望接下去的Civil proceeding可以多赔点钱。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判了25年还叫一无所获又不是无罪释放。路怒杀人本来就够不上一级谋杀。不要以为能一命还一命,现在在国内都不是这样了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怎么说一无所获?25年刑期不能假释,应该是重刑了。一命换一命的概念在美国不存在。检方做得是有道理的。
Fifi2014 发表评论于
Although it is true that not every expensive white lawyers are good, if you choose carefully (just like you select restaurants or doctors or other services), you can find a good lawyer to represent you. He/she does not have to be white - black lawyer can be good too. Just have to select carefully - read their education background and experiences. Don't listen to others.

This article baffles me. I feel odd why the victim was chased... what happened? She also injured a pregnant woman and three children. What happened?

It also mentioned that a deal was made for the prosecuted. What kind of deal?

Chinese articles are always not clear - it's hearsay from one's neighbor.



-----------------------------
LiveFo...  查看完整评论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请名律师意思就是:法律是一分钱一分货,法官检察官是不会自动为你做主的,资本主义社会就是一切以金钱为中心。
yuanbaomm 发表评论于
@血刀老祖 你发表的错误言论有失中国人的体面。自己收回吧。
自由之身 发表评论于
如果流审,岂不更冤?25年不得保释也可以接受。
lanxf126 发表评论于
出来年龄太小,而且美国枪支多不太安全。
LiveForToday 发表评论于
刑事犯罪,在美国起诉人是政府, 楼下说的没错。
但是,有个名律师指点,在程序上找出政府的失误,政府为了避免被告,就会跟受害人家属妥协,答应受害人家属的一些要求。看看那些美国受害人有钱人家,请的著名律师陪同。

这件事,政府似乎在程序上有漏洞。受害人可以请名律师告政府程序有误,要求金钱赔偿。那个杀人犯一看就是穷B,不会有钱。告政府才能拿大钱。不要说这个不道德,美国人就是这样干的。身在美国,受美国一些不公法律的压制,也要学会痛击美国法律漏洞
poweron 发表评论于
这个结果已近不错了,杀害陈果仁的父子俩一天牢也没坐。
dr_yin 发表评论于
黑人和老墨是二等公民,华人排在后面。要做二等公民还早着呢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去美国政府部门办事,那些白人工作人员,见到白人客户,有说有笑的,可看到了华人或西裔,立马没有了笑容。
日人民报 发表评论于
楼下有没有一点法律常识。杀人是公诉案,原告是政府,跟受害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华人在美国其实还是二等公民,想得到一等公民的待遇,不可能。
wangd103 发表评论于
太冤了!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6.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一个有点担当的,别找一个出了事撒丫子就跑的。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我个人认为检方的做法是正确的,这起码让这个凶手25年都呆在监狱里,看她那个吸毒的样子,估计在监狱里能活到二十年就不错了,等于是死刑。如果是一级谋杀起诉,很可能在陪审团里无法获得一致通过,因为倒是律师会争辩说她当时吸毒了,意识不清了,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LiveForToday 发表评论于
1. 读完了,泪奔。想打人!
2. 美国这种大事,千万不要用华人律师。华人律师办移民比较合适。
3. 这种行事案件,中国领馆没用
4. 美国法律系统就是这样的,很多弊病
5. 这个案件的失败,主要在于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律师!美国白人律师!应该在全美华人当中号召捐款,重金请美国白人大律师。结果会不一样
血刀老祖 发表评论于
回国也过失杀几个美国人呗!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25年无假释是美国偏重的惩罚,从刑法上来说,只能这样了。家属还可以做的是在美国找律师做民事诉讼。好的律师会找到正确的诉讼对象拿到高的赔偿。但是找了邓洪就没戏了。家属也许会通过友人帮助换一个律师,但是现在这种不帮倒忙的人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