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缉14年华人命案:华裔嫌犯朱佑相无罪(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原文链接>>



朱佑相辩护律师费恩(Peter Fayne)表示,检方证据无法说服陪审团,很高兴为代理人打胜这一仗。(特派员许惠敏/摄影)



高云锦、黄小玲(右一、二)和亲人在法庭外等待宣判。(特派员许惠敏/摄影)

因15年前马州绿带的一起华人凶杀案被以一级谋杀罪、持有危险武器意图伤害等共五项罪名起诉的朱佑相(You Xiang Zhu )在逃逸14年后,去年10月被逮捕并正式提控。本周一开始连续三天庭审,12人陪审团于今天判定所有罪名都不成立。现年35岁的朱佑相听到无罪宣判,微笑、反应平静地与律师费恩(Peter Fayne)握手、拥抱,感谢他们协助重获自由。

陪审团只花费不到一小时就做成判决。费恩在法庭外接受本报专访时首先表示,这是个恐怖悲惨的命案,他向受害家属致哀,对这惨案的发生感到很难过,但朱佑相从头到尾都表示自己是被冤枉,而根据陪审团几天听审与检方所提供的证据、人证,并无法让陪审团信服,因此五项罪名都做出无罪判决。

一级谋杀案成立必须是陪审团全体无异议认定,费恩说,显然陪审团并无此共识。

命案死者杨玉英之子高云锦(Eugene Gao)和高的女友黄小玲都是证人,宣判前原本对犯嫌接受法律制裁感到乐观,在聆听判决后错愕且失望。高云锦为了替父母讨公道,过去15年锲而不舍,去年联络上绿带警局缉捕逃犯小组的韩裔警官李颂(Seung Lee),缉捕火力全开并与纽约市警局合作而将朱逮捕归案。

高云锦的母亲杨玉英于15年前在马州绿带(Greenbelt)Mathew St.上的高宅被人闯入刺杀身亡,高父高光松也被刺伤。透过华人翻译员,黄小玲本周一做为唯一人证出庭作证指出,2003年7月27日下午案发当时她正在二楼房间看电视,听到楼下声响而出房门探看,看到高父正与朱佑相纠缠格斗,而高母摀住胸口喊疼,身上有到像珍珠一样的血。黄小玲说,当时朱佑相一看到她,绕过楼梯中间的高母,上楼对她追过来,她赶紧回房关门并拿重物堵门,一、两分钟后,朱嫌破门不果转身逃逸。

杨玉英送医后,因其中一刀刺中心脏宣告不治,高光松伤势不重。黄小玲报警后,留下笔录,但因不谙英语,当时黄小玲对案发现场的陈述透过翻译而有出入,造成此案辩护律师最有力反击点,朱佑相律师费恩(Peter Fayne)称,黄小玲案发时其实并不确定持刀行凶的是朱佑相,之后推翻说法乃是高云锦的洗脑。

审判两天的攻防战,出庭人证除了受害家属,还包括当初侦案、拘捕的三名警官,2003年命案后第一时间到现场的警官荷兰德(Edward Holland)说,凶手逃出门后,有三名邻居宣称曾看到凶手,但后来并未拿高云锦所提供的朱佑相照片询问此三人。

检察官桑却斯(Amy Douze Sanchez)称,凶手行凶显然有预谋,自带凶刀,并且未留下任何指纹。根据检方找来的多位证人证词显示,当初侦案过程的确出现不少漏洞,而最有利的证据是T-Mobile提供的朱佑相在案发当天的手机通联记录,当天下午3时以前,朱的数通电话收发地点都是马州乔郡,而下午3时至11:36间则无任何通联记录,但从晚间11:36以后,收发地点地点已变成纽约市。当时负责取得通联记录的警官卡尔森(Michael Carson)作证时说,朱佑相原以(917)开始的手机也在29日后取消,换了另一支以(626)开始的手机号。

此案发生后,朱佑相一直是警检调查的唯一嫌犯,在2004年11月13日的“全美通缉犯”(Americas Most Wanted)电视节目曾以此案为焦点,希望全民提供线索,协助警方逮捕朱归案,该节目称,朱嫌行凶动机应是被老板辞工而怀恨在心,愤而行凶。

16岁来自福州长乐的朱佑相,2003年时年20岁时透过纽约工作仲介所而到高家开设的中式自助餐厅New York Buffett担任厨师助手,高云锦作证时表示,朱佑相和其他餐馆多名员工一样,都住在他家,但工作三星期后,朱因为工作态度不佳又很懒惰,被高父炒了鱿鱼。



朱佑相被控一级谋杀案今天在马州乔郡巡回法院结案。(特派员许惠敏/摄影)



绿带华妇命案唯一嫌犯朱佑相今天获判无罪。(取自Americas Most Wanted节目)

老格 发表评论于
Gingerflower 发表评论于 2018-06-13 16:36:55
嫌疑人在受害者家的餐馆打工,受害者肯定不会认错人。如果是陌生人闯入,短短时间有可能记错凶手面容,但是不会搞错熟人的面容。这么多有利证据,凶手还能无罪释放,陪审团制度太不靠谱了,估计冤枉过不少人,也放走不少坏人。
-----------------------------------------

上街游行,白宫请愿。强烈要求废除陪审团制度
八戒大婶,国色大妈,怒击霉国的时候到了。起来吧,大婶大妈们
凡夫俗子零零壹 发表评论于
如果不是他干的,怎么会逃逸十四年?
Gingerflower 发表评论于
嫌疑人在受害者家的餐馆打工,受害者肯定不会认错人。如果是陌生人闯入,短短时间有可能记错凶手面容,但是不会搞错熟人的面容。这么多有利证据,凶手还能无罪释放,陪审团制度太不靠谱了,估计冤枉过不少人,也放走不少坏人。
老格 发表评论于
华人们,起来!为高家鸣冤!!!
华人的血不能白流。不能让霉国放走罪犯。
上街游行,白宫请请愿。
八戒大婶,国色大妈,怒击霉国的时候到了
爱琴海岸 发表评论于
本案最奇怪的地方是雇主高父只是受伤并与嫌犯打斗, 他完全可以是证人。 难道14年后已故?
optionguy 发表评论于
人是他炒的, 还跟人搏斗过 怎么现在连个证人都不算 甚至连提都不提 有意思 。。
闲聊几句 发表评论于
根据本文描述,感觉应该是这家伙干的,可惜证据因语言问题被弱化了。
GoldenTimes 发表评论于
美国这法律,无语了
xingyi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自由的美国!无语!还是那句话: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wxabc 发表评论于
海外华人都知道,西方国家的法律主要是保护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