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大学毕业生流浪街头16年:天桥下住10年(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近日,一则“男子称不满大学毕业分配,流浪16年”的消息引发关注,主人公陈颖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后,进入黄冈师专(今黄冈师范学院)图书馆工作,随后流落到东莞街头。

在公益组织“让爱回家”的帮助下,陈颖的弟弟陈江(化名)从武汉赶来与其团聚,但他仍然拒绝回家,并称要等到7月12号再回,到时黄冈师范学院会派人来请他回去。

“让爱回家”负责人张世伟告诉红星新闻,陈颖可能有轻微的精神分裂,对他进行综合性帮助之后,有可能会回归社会。

在东莞市东城区莞太路一座圆形天桥下,记者见到了陈颖。他仍然不忘英语知识,用削尖的木棍在纸壳上拼写单词。每天有热心人士送来饭菜,他慷慨地分给周围的流浪汉吃。



每天都有热心人士给陈颖送来吃的。

目前,陈江已经回了武汉,按照约定,他准备7月12号再来东莞,接哥哥回家。

会说英语,主动打扫街道卫生的流浪汉

陈颖住在天桥下马路边,背靠着配电箱。六月的东莞天气炎热,太阳照射下来,他把纸壳铺开盖在身上,挡住阳光。



陈颖用纸板挡住阳光。

他每天都要温习英语知识,用一支削尖的小木棍在纸壳上拼写,嘴里念念有词。纸壳板上看不到任何字迹,但他会来回寻找写过的单词。



陈颖用木棍在纸壳上拼写单词,他称只有自己看得见。

6月5日上午,陈颖告诉记者,他每天会列几个关键字,想出带这个字的词语或句子,再翻译成英文。比如当天他想到的是“告”:宣告破产、宣告不治、真情告白等等。

“让我轻轻地告诉你,这是杨钰莹唱的一首歌。”他一连想出十来个,又转过头问:“你手机安装了词霸没有?英语过六级了吗?”

之后他又列出“瓜”,并联想到瓜分豆剖、滚瓜烂熟等成语。“滚是rolling,瓜是melon,烂是rotten,熟是ripe。”随后他又觉得这样直译不对,改成proficient(熟练的)。



陈颖翻译的词语

记者询问为何要用木棍写,他摆摆手:“你看不见,只有我才看得见。”他还表示,每当他写错了,脑子就会痒,写不下去,写对了肚子就会有反应,想上厕所。

“你现在这样是妨碍我,是要把我困住,让我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他让记者离他远点。

聊起图书馆方面的专业人士,陈颖如数家珍:“武汉大学的图书馆专业全国第一,有彭斐章、黄忠宗、皮高品;南开大学有来新夏,是著名历史学家,来我们学校开过讲座。”

复习完英语,陈颖会在周围活动,夜里他会打扫天桥和街道的卫生。

有人带孙女来跟他学英语

陈颖常年睡在天桥下,周围的居民已经习惯他的存在。

6月2日,一位女士路过桥下,与陈颖聊起了天。“他在这里差不多十年了,我们很熟。”这位女士告诉红星新闻,陈颖刚来时,她的孙女才刚刚出生,今年都上小学三年级了。她发现陈颖会英语,有时就会带孙女过来,让他教上两句。



附近的居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有些人还和他成为了朋友。

她回忆,陈颖刚来时穿得很干净,背个包,看上去斯斯文文,后来慢慢变成了流浪汉的样子。她觉得陈颖人很好,把周围打扫得很干净,不像一般的流浪汉什么都不干。

“他比义工还义工啊!”她称赞说。

附近一位环卫工人告诉红星新闻,陈颖没有钱拿,但是会主动打扫卫生,“扫得倒是挺干净,我们轻松很多。”



陈颖每天都会主动打扫周围的卫生。

每天早晨六点多,陈颖会起来买吃的,买早餐的钱主要是周围热心人士给他的。6月3日早上,他把记者带到附近一家早餐店,并建议:“你买两块钱千层饼,挺好吃的。”店主告诉红星新闻,当天早上陈颖买了一份一块五的粥,付了钱。

“去年我爸在店里的时候,他经常来赊账,我爸也不在意,说他有文采,很欣赏他。”不过在店主自己看来,陈颖还是有些不务正业,应该在年轻的时候去做点事情,搞得现在浑浑噩噩。

每天会有热心人士给陈颖送来饭菜,他吃不完,就分给周围的流浪汉吃,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固定聚餐点。



周围人送来吃的。

6月3日晚,一名流浪汉赶来吃饭。“我2016年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了,听他一说话,就知道他是有文化的人。”他表示,陈颖对大家比较友善,经常把好吃的给别人吃,最多的时候有近二十个人过来,现在还有四五人。

阔别十六载兄弟相见,他却拒绝回家

“每个流浪汉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公益组织“让爱回家”负责人张世伟告诉红星新闻,陈颖身世的发现有些偶然。

5月27日,张世伟及团队帮助另外一个流浪汉回家,经过陈颖所在的天桥,志愿者告诉他,桥下有一个流浪汉,脾气比较暴躁,有时胡言乱语。

张世伟来到陈颖身边,见陈颖用木棍在纸板上写字,就说:“大哥你写的字很漂亮,肯定有很高的学问。”陈颖告诉他:“当然了,我以前是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张世伟一听很震惊,拿来纸和笔,让陈颖写下了姓名和家庭地址,辗转联系上了陈颖的三弟陈江(化名)。



露宿天桥下的陈颖。

陈颖今年已经51岁,老家在黄冈市黄梅县黄梅镇张湖村,家中母亲尚在,二弟陈宏(化名)在老家打工,三弟陈江在武汉做生意。5月30日上午,陈江赶来东莞见到陈颖,忍不住失声痛哭,陈颖却笑着反问:“你来干嘛?”

  原来,1988年,陈颖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黄冈师专(今黄冈师范学院)图书馆工作,2002年,他离家出走,流浪到东莞,至今已经十六年。

陈江随即带哥哥在附近洗澡、理发,张世伟以为能将陈颖顺利接回家,便和志愿者离开了,没想到晚上才听说,陈颖又拒绝回去。原来,陈颖告诉弟弟,他要等到7月12号再回,到时黄冈师范学院会派人来接他。陈颖无奈,只得先回了武汉。

自称在图书馆工作不顺利

对于以前的经历,陈颖还记得很清楚。他称自己1984年第一次参加高考,上了专科,没去读,“如果去了,毕业后分到县里银行,现在至少可以当个副行长。”

1985年,他考了490分,被华中师范大学图书情报专业录取。他表示那一年这个专业是专科招生,第二年改为本科。



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官方网站显示,图书情报学专业1984年开始专科招生,1986年开始本科招生,与陈颖叙述的情况相符。

“老师说我可以上复旦的!”回想起来,陈颖还有些遗憾。

1988年毕业之后,陈颖被分配到黄冈师专(今黄冈师范学院)图书馆工作。

“我在那里不顺利,待了十年,学了八年英语。”他表示,在图书馆时听了很多原声磁带,请了两个学生教他口语。后来听NBA球赛,乔丹得了多少分,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表示,自己在图书馆主要负责学生资料室,没报过账,没出过差,而他认为后两者才是核心岗位。他介绍,1998年,他不想干了,跑到深圳,待了一个多月,很不顺利,又回到黄冈师范,被调去化学系工作。

他自称,去了化学系之后又有人事矛盾,待不下去,就打报告,申请停薪留职。2002年来了东莞,辗转厚街镇、虎门镇等地,之后来到东城区这座天桥下,已经“定居”十年。  



陈颖已经在这座天桥下“定居”了十年。

陈江也向记者讲述了陈颖以前的经历,与其自述基本吻合。

当年考上大学在村里很轰动

陈江表示,陈颖以前挺聪明,当时考上大学在村里很轰动,后来偶尔听他说起工作上不顺心的事。2000年之后,陈颖就经常离开家,隔段时间又回,2002年,陈颖向母亲要了100块钱,再次离开,到2003年春节也没回来,家人才意识到他真的走了,从此基本就断了联系。

“2008年,我哥用一张IC卡,打到我大舅子张东(化名)的座机上。”张东在东莞,陈颖在电话里称自己在虎门,张东马上把座机和手机同时开免提,再拨给陈江,但是一句话没说完就断线了。陈江估计,当时大哥是捡来的电话卡,没钱了,回拨过去是个公用电话,没人接。

陈江马上托人去虎门找陈颖,但是没找到。2015年,陈颖的二弟陈宏专门来到东莞,一边打工一边找陈颖,苦寻两年还是杳无音讯。

张湖村村委书记熊留芳告诉红星新闻,以前陈颖的户籍关系在老家,考上大学后转到了华中师大,之后没有再转回去。老牌大学生失联十几年,村里人都很诧异。

陈颖被找到的消息迅速传开。6月4日下午,同村的老乡刘正军赶来看陈颖,不胜唏嘘,“他妈妈经常跟我们说,如果在外边看到陈颖,一定要叫他回去。”

黄冈师范学院已对其作出辞退处理

5月31日,微博认证账号“华中师大信管学院”发布消息称:“……流落东莞街头的男子,经学院核查确系我院88届校友。”



5月31日,华中师大信管学院发布微博,证实陈颖的身份,华中师范大学官方微博转发了此条消息。微博截图

6月4日,黄冈师范学院人事处有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经过查询档案得知,陈颖是华中师范大学图书情报专业专科毕业生,1988年7月分配到黄冈师范专科学校(今黄冈师范学院)图书馆工作,1999年内部调动,调到了化学系办公室工作,2000年没有办理人事手续就自动离职了。

该负责人介绍,之前有很多人像陈颖这样,已经很久不在学校工作,但是档案却没领走,人也联系不上。2015年7月14日,学校在湖北日报上第一次刊登公告,要求旷工一个月以上的18人回学校办理手续,随后有一人回来领走了档案。2016年3月23日,学校再次刊登公告,对包括陈颖在内的17人作出了辞退处理。



2016年3月23日,黄冈师范学院第二次在《湖北日报》上发布公告,对包括陈颖在内的17人作出辞退处理。网页截图

该负责人表示,陈颖留下的最后一份材料是1999年的年度考核表,填写时间为2000年3月。她表示自己2002年到人事处工作,那时陈颖已经走了,对其情况并不了解,那个年代下海的很多。

“这是他个人的选择,不好说是什么原因。”该负责人表示。

母亲讲起他激动得又哭又笑

对于现状,陈颖有自己的认识。“那天我弟弟来了,抱着我哭,我说你别哭。”他表示,自己之所以这么多年没联系家人,是有难言之隐,但他并未明说是何原因。

记者问,有人觉得他精神失常,对此怎么看。他说:“他们是这么评价我,你觉得我精神失常吗?其实不是,我是因为脑子里有负荷,有精神负担。”



陈颖在打扫附近的卫生。

“我不应该在这儿,但是情况比较特殊。”他表示,现在回去很突兀,要七月份黄冈师范放假了才回,在这里还可以写字。

张世伟表示,估计以前陈颖比较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他推测陈颖可能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现在已经走入死胡同,需要有人把他拉出来。通过心理辅导、药物控制、人文关怀等方式,可能会让他回归社会。

“那天接他回去时,不应该在附近逗留,应该赶紧离开。”他表示,流浪汉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了会有感情,潜意识里有依靠,下次要做好方案,带他走上一段距离,他就会回家。

陈宏告诉记者,6月3日晚他回到家,母亲激动地告诉他,哥哥还在!

“她跟我讲的时候,又是哭又是笑。”

CH-SF1 发表评论于
治疗一下,治好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