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 逃亡2天是想看除夕烟花(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张扣扣图据网络

原标题:对话张扣扣:逃亡两天,是想看除夕烟花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除夕,发生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的三人被杀害案引发广泛关注。

据南郑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南郑宣传通报,当天,该村居民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2月17日,张扣扣投案自首。



张扣扣指认现场图据网络

此后,22年前的一份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揭开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当年,死者王正军正是此案的被告人。于是,围绕张扣扣作案动机争议持续刷爆网络。

2月23日,张扣扣的辩护律师殷清利在看守所会见了张扣扣。封面新闻记者委托殷清利律师,对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向张扣扣本人予以了提问。



南郑县看守所

首次会见律师

张扣扣数次掩面大哭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这是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封面新闻记者从殷清利律师处获得了22年前的那份判决书,该判决书由南郑县人民法院出具,编号为“(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



据判决书显示:1996年8月27日晚7时许,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路过被告人王正军家门前时给王的二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后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秀萍争吵并撕打。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倒地后于当晚10时许汪秀萍死亡。

法院认为,因王正军未满18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行为,应当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



南郑县公安局

22年前记忆?

这个事情不可能忘

封面新闻:1996年发生的事,是否还有印象?

张扣扣:终身难忘,这个事情是不可能忘记的。

封面新闻:当时你才13岁,距今已过去22年。为什么“终身难忘”?

张扣扣:我当年确实只有13岁,但当时发生的事情对我刺激太大。我记得我妈被打倒后,我跪在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我和姐姐都叫妈妈,后来我们拼命地叫,妈妈想说话又不能说,突然她想用劲时,她鼻子里、嘴里喷流出血来,我明显感觉到她喉咙处有血经过的声音,妈妈流着泪,就断气了。

封面新闻:你的记忆中,当年事情起因是什么?

张扣扣:当时是还有一周要开学了,准备上铁峪中学初一(后来是五班),那天下午,我和妈妈、姐姐去村边的西干渠去洗脚,爸爸在家里喂猪,母猪刚下了小猪。我妈先下来,我和姐姐隔着十几分钟的样子,当我俩回到王自新家附近路上时,我亲眼看到,我妈已经躺在地上,王家老二(王富军,外号团长)和老三(王正军)两人用膝盖压在我妈胸口上,我和姐姐一看都吓哭了,我俩马上回家找我爸,我爸正在喂猪。我说“爸,人家快把我妈打死了,你还在家喂猪,你赶紧出去看看。”我爸就出去了,拉开还对躺在地上妈妈进行殴打的老二、老三。我爸就对他俩说“算了,算了”。因为我们和王家原来关系很好,我和他俩都互相称对方的父亲叫“干爹”,我印象我们两家做过杀猪的买卖,后来我也不知道关系就不太好了。我爸接着拉我妈回到我家门口,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在场的人都能听到。老三一听这话,就又来火了,又从他们墙边柴堆里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妈。对于老二,我记得老二是一开始动的手,后来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妈。后来妈妈就晕倒了,躺在地上。我爸又把我妈抱到王自新家门口,躺在地上,意思是让他们看伤(当时没预料到伤的严重)。我妈清醒了,又爬回我家门口。我爸让我和姐姐搬凳子出来,后把妈妈扶在凳子上,一扶就倒,出现了两次。我爸一看比较严重,又找来稻草、被子,让我妈躺在我家门口,我爸让我俩赶快叫舅舅来。等舅舅来了,天已黑了,这时妈妈已经不行了。

封面新闻:行凶前,你曾给你父亲4万元,这是为什么?

张扣扣:腊月二十八,村电工因换电卡与爸爸产生了一点小纠纷,我和电工说听我的,别听我爸的,然后又劝我爸不要难为电工。因为这事,我爸还发牢骚,说我花了他的钱,又不结婚。我说两次修房子,我都把打工的钱拿出来了。后来我一赌气,取出4万元现金,在第二天,给了我爸。

封面新闻:据你父亲讲,案发当天,你曾提醒他关于煮鸡和第二天早上吃面的事,怎么突然就去做这件事了?

张扣扣:这是我姐姐回来过年拿的鸡,在腊月二十九下午,我爸问我“明天除夕,咱煮这只鸡够吗?”,我当时说“你煮不煮跟我没关系”。我当时心里想,可能我也没机会吃了,但没跟爸爸讲出来。当时爸爸没有发现我说话有没有问题。我和爸爸很少沟通,也很少谈心。我有我的主观能动性,我有自己的思考方式。



南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

两天后自首?

就想看看除夕烟花

封面新闻:案发后,你隔了两天才自首,这两天你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

张扣扣:刚开始想直接自首的,但当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就想看看烟花,走小路绕了一圈,走到河滩上,把刀扔在镇上河水坑里,在新集镇河边草丛中睡了一晚上。这一晚我心里很平静,但没睡着。大年初一天刚亮,我走田间小道到大河坎江边上,一直走到下午1点,走了很远,腿都走痛了。中间我想回家看我爸一眼,走到邻居家隔墙听有人说话,感觉有很多人过来,我就翻墙跑了。后来我走坟地、河沟,又回到新集镇河滩上。初一晚上天太冷,我又到镇上邮储银行的自动取款机旁待着,这个地方离新集镇派出所很近。初二7点45分,我就去派出所自首了。

拒绝找媳妇?

条件给不了幸福

封面新闻:时至今年,你已经35岁。据媒体报道,说你“拒绝找媳妇”?

张扣扣:我妈妈死后,我经常会想起她死的时候的画面,放不下,然后还有一些世俗的因素,毕竟现在人比较现实,以我目前条件也给不了别人幸福,就这样一个人过吧!至于女朋友,处过一个,2004年去广东打工后,2005年开始认识江西的一个女孩,她比我大几岁,我当保安,她当普工,处了两年,她让我结婚,我说这辈子可能不会和女的结婚了。但我没把我妈妈的事告诉过她。2007年我们分手了。分手后,我们就不再联系了。

如今后悔吗?

后悔也已经没用了

封面新闻:据你的邻居透露,你曾说过王家在躲你,是否有过这个事?他们有没有主动找过你和解?

张扣扣:这22年来,王家从未找人或直接向我们沟通过,没有说一句道歉话,也没有任何赔偿。可能原来他们没这个条件,但是他们现在过得很好。城里买了房,老大是南湖区管委会主任,老二也有正式单位,老三在西安有稳定收入。而且我感觉他们就是故意躲着我,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我对他们的意见越积越大。另外,在这22年里,老三基本没有回来过,即使回来也是大年三十回来,转身就跑了。

封面新闻:你现在后悔吗?

张扣扣:后悔也已经没用了。



张扣扣家门前拉起了警戒线。图据法制日报

难为 发表评论于
几个打一个是“打群架”?还是几个壮男打一个妇女,往死里打。要怎样护短,怎样冷血才能讲出这是“打群架”?!如果张扣扣的爸爸不那么窝囊,张家也有三四个壮男,王家敢不敢这么嚣张的欺负人?!还在胡说八道的人歇歇吧,凡事做绝有报应,兔子逼急了会咬人!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这件事从共产党的长远利益看,他们会这么处理:
1. 通过律师说服张扣扣悔过,互相合作最后以事出有因且有重大悔过表现判死缓。
2. 一口咬定当年真凶为王正军,和谐全国舆论,村民和张家亲属被约谈加言论监控,谁乱说对一切后果负责。
3. 当年办案人员包括法医有失职行为,追究行政责任,适当处罚。
4. 张扣扣4万元没收,再动员张父交出适当抚恤金,作为赔款。
5. 无毛水军继续吆喝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以突显人民政府的最后裁决合理合法。
6. 王家基本不动。
7. 判决之日全国媒体简要刊登消息,从此不许采访相关人员。
kvm 发表评论于
就算当时王自新是这么喊过,也不能判定是谋杀,打群架的时候会这么喊的很多。
事前有周密策划是判定谋杀的要件。
======
凤姐 发表评论于 2018-02-24 15:24:28 "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

这就是谋杀
Maude 发表评论于
下面有人说被害人一家也想看烟花,对,想看烟花20多年前别杀人那,这样不都看烟花了。


同情张扣扣。
tiiannayuama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谋杀邻里的道德伦理逻辑和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今天日本和日本人的仇恨的道德伦理逻辑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在中国有这么多为这个现代武松喝彩的。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连误杀和谋杀都分不清楚,来这里讨论有何意义?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

这就是谋杀
白云蓝天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就是个凶残的杀人犯!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王人渣一家逃脱应有的法律制裁是由你去疏通的吗?王老大没有参与吗?王老大真的是无辜吗?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justiceinny

张扣扣一家说王家老大参与斗殴了吗?张扣扣凭啥杀无辜的人?有本事杀量刑的法官去,那才是有本事。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这种连真名都不敢公开的垃圾文如何相信?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justiceinny

对于这类报道,一定要多看看其他人不是利益相关者的叙述。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14岁以下的杀人犯与17岁的杀人犯量刑能一致吗?不懂不要瞎掰。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我爸接着拉我妈回到我家门口,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在场的人都能听到。老三一听这话,就又来火了,又从他们墙边柴堆里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妈。对于老二,我记得老二是一开始动的手,后来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妈。后来妈妈就晕倒了,躺在地上。”

张扣扣自己也是这么说的,怎么成了他姐姐的一面之词了?!
kvm 发表评论于
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的叫谋杀。起于口角一时性起的斗殴失手叫误杀。本质不同。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的行为是一级谋杀。 当年王家也是一级谋杀。
8421 发表评论于
支持媚眼凤姐,同意你的评论,请继续。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首长交给你的任务要完成啊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那是理解的问题。张家有这个印象,我们应该尊重
方家胡同 发表评论于
媚眼凤姐,这已经是第23帖了。累不累呀!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他不是无辜的人
方家胡同 发表评论于
媚眼凤姐,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看到你还在坚守岗位。你那么激动,整天在这里守着,所为何来?看到中国有人犯了法就那么高兴?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不杀老大,可能就杀不了王父。他是个训练有素的士兵,知道如何完成任务。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他大哥(指王校军,死者之一)当时是我们两合乡的乡长,如果母亲当年没去世,不会有今天的结果。"

根据他姐姐的讲述,老大应该是利用职权和影响,在老三减刑假释上起了积极的作用,起了包庇的作用。
楼下应该知道这叫渎职罪或包庇罪。并且牵涉到受害者的切身利益,可以附加一条合谋罪。

杀得正确。
kvm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的行为是一级谋杀。 当年王家只是是误杀。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不让他干,国家又干了什么来避免? 3年监狱加1500元? 中国公民的命就这个价钱?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就算是往脸上突口水,也不是要往死里打的理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对这个细节那么关心。你在街上踩了人家一脚也是必死的理由吗?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他姐姐没描述清楚。王父有教唆罪,老二有伤害罪,他们都必须同时入狱。法制是怎么判的?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是对是错已经不重要了。人家张扣扣就是干了,解决了一件困扰了20年的心事。你怎么样? 毙了他? 那就毙呗,他又不怕死。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不怕死就上。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你得问问王家老二有没这个胆量才行。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平时成天叫喊中国需要法制的人,在张扣扣这件事情上竟然大肆鼓吹抛弃法制报私仇。请问,是否王家老二也应该把张扣扣父亲和姐姐也都杀了以报私仇?
luguoren 发表评论于
公平的话就按当年的判法, 一条命等于三年加1500元,那么三条命等于九年加4500元。外加通货膨胀,就45000元吧。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这是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干得不错,遗憾的就是漏掉了老二。
wumiao 发表评论于
他不说扁铁的事,他不想把自己姐姐牵扯进来的,也挺真实的,他说自己家条件不行结不了婚也是真实的。王家应该对张家表示歉意或者年节去邻居家看望送点东西,毕竟把人家妈妈打死了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自己都说13岁之前不知两家有何矛盾,可见网上仅仅因为别人家儿子多就说别人是村霸,欺负张扣扣家也不实。否则,他自己挨了多少王家儿子的打骂自己也会记得清楚,张扣扣的爹也不知道两家有大矛盾。估计原本是农村的泼妇泼男打架失控,演变成了死人的悲剧。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老三一听这话,就又来火了,又从他们墙边柴堆里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妈。"张扣扣在监狱里,没有和姐姐串供,我一直就说,张姐不诚实,打死人的是老三,她却一直撒谎说是老二,目的想要引起民众对司法不公的怀疑,煽动闹事。她弟弟和父亲都说是老三,当年她自己14岁时也是证人之一,当年也没说打死人的是老二。结果这次却改口,背后才是有高人指点。

网上很多人,故意利用张扣扣姐姐的说法为准,完全不理当年的判决词的说法,指责中国司法造假,才是别有用心。他一个乡里的人,想要至少县城级的法官、法医一起造假,他王家还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老大王校军,打人时都不在场,张扣扣难道不是杀害无辜?

这个案子若是不判死刑,才是真正的舆论左右司法,没有任何法律的公信度。



cindy2006 发表评论于
这个案子真正符合500年前海瑞的观察,500年,中国的社会风气基本没变。
“即使在模范官员海瑞的笔下,这些乡民也似乎只是一群动物,既浑浑噩噩,又狠毒狡诈,易于冲动。日常生活中为小事而发生口角已属司空见惯,打架斗殴以致死伤也时有发生。纠纷的一方有时还愤而自杀以倾陷仇家;即或由于病死,家属也总要千方百计归之于被殴打致死。海瑞在做县令的时候,有一次下乡验尸,发现村民竟以颜料涂在死者的身上来冒充血迹。这些残酷的做法,除了泄愤以外,还因为诉讼一旦获胜,死者的家属就可以取得一部分仇家的产业。”这段话基于海瑞自己的文章而做出的结论。转自黄仁宇“万历十五年”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这件事情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张只有13岁公安局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他和全村人解剖他母亲的尸体,张的精神肯定大受刺激变态是不可避免的。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中国司法系统的腐败有目共睹,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法院认为,因王正军未满18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行为,应当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

二师兄,看清楚了,是七年。不是八年。
三木匠 发表评论于
王家是未成年的小儿子顶罪,以获轻判...十分严重的欺骗!
无边无际 发表评论于
带枪的民主,保证的大多数时候的公平(如果你妄想绝对的公平,请移民火星),保障了我们不受无底线的欺凌,因为我们有鱼死网破的工具。
当然,跟任何药物一样,有副作用,偶尔几个疯子发疯滥杀,但那是亿万之一的可能性。用你的脑子想想,是否要为了亿万之一的可能性就要放弃我们得到公平的保障。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三个男人打一个女的 还往死里打 南霸天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估计上级首长已经下达维稳的指示
无边无际 发表评论于
好好想想吧,没枪的民主就是假民主。我们拿什么保卫我们的权利。将来,我们都有可能是张扣扣,都有可能被欺凌,和面对司法不公。
八戒. 发表评论于
王家小子被判刑,而且已经刑满释放,是已经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了,张没有任何理由去为已经结案的陈案“报仇”的,如果他认为当年判决不公平,只能通过法律途径申诉,当年也应该通过上诉来推翻判决。不通过法律途径,滥杀无辜,此人才是真正的杀人魔鬼。
八戒. 发表评论于
当年的案件已经很清楚了,是张母首先挑起的口角,王家并没有预谋要杀谁,后来是口角升级导致动手,张母是否打了王家小子是事件升级的关键因素,无论如何,升级的结果导致死亡,都是个悲剧。这种情况导致死亡确实就是故意伤害罪,加上凶手未满18岁,判刑八年很公正。

张在22年后是故意杀人罪,这也没有任何疑问,有些人居然还为杀人犯辩护,说他是英雄?英雄在哪里?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不做亏心事,何惧张扣扣。张扣扣连他们家的妇孺都放过了。

人_天涯 发表评论于 2018-02-24 07:35:07
凤羽 发表评论于 2018-02-24 06:15
这种对于孝的认同,血性,恰恰是很多忘祖的移民所缺乏和不能理解的。
_________________

喊口号意淫谁都会,梦里做几回张扣扣许多人都会有,只是话别说太绝免得不小心把自己也圈进去,呵呵。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这是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这是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方家胡同 发表评论于
azkaban
忘了吗?他老爸可是姓张的,他的姐姐也姓张。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发表评论于
你们有人仔细看那两个数字了吗?

法院判王家出9639.30。首先这个数字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什么639块三毛钱?天啦农村法院的法官数学好好,竟然精算到几块几毛钱。

其次,下葬和请吃白酒用掉8139·30。这王家他妈的花钱也那么牛B。竟然不多不少花了8139.30。我问你你哪个人本事那么大、凑发票就凑到了8139.30?还是根本就是个手写的白条。

最后两个一减。华丽丽的1500给了张家。

当别人都是白chi吗?

肯定是倒推。当初就是和法官打通关系讲好只出1500。然后再弄个白条葬礼花了8139.30。得出要陪9639.30。

你也照顾照顾我们网民的情绪好不好?随便咋弄两个数都行干吗凑整。

不行了老niang的工作就是夭天算数。我一眼就看出这个数字是作弊。其他判词再说什么都是假的了

就从这个可以看到王家权势倾人。当时连法院都买通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我相信王家没有那个种。
为什么?
20年不敢更新房子,明明就是在等死,想着哪天被人都杀了。
人_天涯 发表评论于
这么多人这里一边倒的喊好,我只是想知道,这事如果摊在自己头上,你也会怎样做么?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有,就认了。没有,就靠边站着。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这姓王的孙子得有那个胆量和本事才行啊。
凤羽 发表评论于
这种对于孝的认同,血性,恰恰是很多忘祖的移民所缺乏和不能理解的。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潜伏很深。佩服! 干得漂亮! 感谢中国人民解放军培养了一位勇敢的战士! 我军为你骄傲!
jzl106 发表评论于
张家这种赖子在中国农村很多,自己一吃亏就动力动枪的。这事的教训就是:除恶须除尽,斩草要除根!
needtime 发表评论于
屁汉子。你鼓励滥杀无辜,和文章里面杀参与者的男性(1个男性算是代替不在家的兄弟吧)能一样?

方家胡同 发表评论于 2018-02-24 05:07:45
王家的人似乎没有死绝,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是不是也应该是个“血性汉子”,以牙还牙,找机会把张家的人杀尽啊?
frederickj 发表评论于
这个泼妇妈害死了这么多人。
嘟嘟囔囔大总裁 发表评论于
算是个西北汉子,不然忍气吞声地愁苦一辈子?
归来的骏马 发表评论于
为母报仇好男儿,替天行道真英雄!
方家胡同 发表评论于
王家的人似乎没有死绝,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是不是也应该是个“血性汉子”,以牙还牙,找机会把张家的人杀尽啊?
abalawo 发表评论于
死缓,就这样了吧。然后你们大家继续争论吧。
getstarted 发表评论于
当年判决不够公允,政府应该分担一些责任,所以应该免于死刑。
nihaowohao 发表评论于
习大大不也是大孝子吗。张扣扣从哪张照片上看,都穿着打扮很干净整洁,不像农村人,而且脸,头发,胡子都收拾得挺好,一个没妈没媳妇的人,也不邋遢,令人叹息。挺好一个小伙子。
hotpinklady 发表评论于
开始给杀人犯洗地了?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会想方设法免除他的罪行,并且把他招来做自己的贴身侍卫,一个忠孝义都全的人在当今中国真的很难找到,为母报仇是孝,坚持22年不放弃是忠,不杀女人孩子和无辜是义,所以这样的人做自己的侍卫应该可以放心
人_天涯 发表评论于
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
- 这是故意杀人的证据,而非过失杀人; 所以当时明显轻判了。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是条汉子。
黑夜道士 发表评论于
说她妈吐口水的理由我都不信,杀了人只做了三年牢,陪了1500块就出来了的人,编一个对方吐口水的理由也就容易了。13岁孩子亲眼见着自己母亲断气,这种深仇大恨肯定要报。说什么都没用
小小咪闯江湖 发表评论于
此人忠,孝,义,勇,是真壮士!!!
建议习主席特赦免死金牌,戴罪战场立功。
小小咪闯江湖 发表评论于
此人忠,孝,义,勇,是真壮士!!!
建议习主席特赦免死金牌,戴罪战场立功。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牛人。受了这么大的心理创伤,没有报复社会滥杀无辜,只是替母亲报了仇。太坚强了。
咋啥名都被使用 发表评论于
也许他有些值得同情的方面,但应该死刑。故意杀人,三条人命。
波波大 发表评论于
这里有一重要细节:扣扣爸扶着他妈正在离开,老三拿着柴棒追上去给了致命一击;这是在打斗完全终止的情况下杀人,法律上对王家很不利。另外,王家老二成年人,也是主犯之一,王父也参与了。就从这两点看,王家判得太轻了,显然是运作过来。
leslieking 发表评论于
很有血性。法院不应判死刑的,三十年吧。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被害人一家也想看除夕烟花
那丛野菊花 发表评论于
母亲被打死了!不报仇不是汉子! 赞一个!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是个汉子!但是从法律角度来看,赔了性命, 悲剧!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以前国民党还有一种审讯方法,用煤油灯烤蛋蛋,很有效。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起因不会是悬念。老二还活着。灌辣椒水,上老虎板凳,马上就有结果。
醉在四方 发表评论于
洗地的就不要来再狡辩了。有人说22年前张扣扣母亲被王家三大男人打死后,政府已经公正地判决了。那张扣扣13岁时就失去母亲的创伤和永远没有了母爱谁来抚慰?一个还是13岁的孩子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眼前,那是多么惨绝人寰啊。原本张家是非常和睦的一家四口,张扣扣可以健康地成才,长大后即使不为社会做贡献也能娶妻生子过着平常的生活,绝对不可能沦落到今天怒杀三人。但这一切随着张母被王家三大男人打死了,再也不可能了。张扣扣自他的母亲被打死后到长大,这么多年了,谁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痛苦的磨难?靠张家赔偿的1500元?如果是这样,我花钱150万找人打死你们这些母亲或者老婆,看你们这些洗地的人和孩子怎么过?扪心自问一下吧。
东四刘石匠 发表评论于
13岁的少年看着母亲在自己怀里死去,刻骨铭心的仇恨是无法抹去的。
arrowla 发表评论于
这个仇不报才会后悔吧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我爸接着拉我妈回到我家门口,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

如果这点真实,那么,起因绝对不是吐口水那么简单。王自新从心里憎恨张母。并且长期引导了几个小孩。
没落贵族 发表评论于
混得差,想不开,正好有个仇家
席办 发表评论于
俄罗斯竟无一男儿
lalagua 发表评论于
即便是死刑,大家也敬重他的作为,张扣扣自己无儿无女,了无牵挂,血刃仇家三人,为母报仇!人总有一死,能死的像条汉子,死的被人敬重也是种奢侈!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说的全部内容,要等一二十年后内部的人透露出来。现在因为维稳的需要不会让发表。从仅有的信息来看,张家姐弟俩也没有看到开始的争吵,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张母吐人家一口,直到今天没人说起。后来就是俩男人把张母打倒了,但还没过瘾,等到张母被拉回去,王父下令,老三(律师通过封面新闻说的,是否真实还不知道)追上去补一棍送命。这个细节应该有别的邻居看到,但是被王家请全村人喝酒马虎过去了。这场酒是王家请的,但算在张家的账上。

这些细节,全部被法院的写手捏得面目全非。谁说小地方没有人才?这种黑暗,是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人重伤了不赶快救人但摆放人家家门口....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关键是他干成了他想干的事。让别人说去吧。事实胜于雄辩。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得,又一个新版本,这次扁铁不见了,那可是判决书中的涉案工具和致命一击的前提啊。反华的赶快起哄政府草菅人命。。。我继续吃瓜去。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干得对! 没有什么好讨论的。讨论的人也不是真心想帮你。只是耍耍小聪明而已。
Louis168 发表评论于
冇什么好后悔的。为母报仇,以一抵三够本,是条汉子,母亲没有白生他!
小矛 发表评论于
我是觉得当年的判决是公正的,人家也不是什么权贵,人家也是最底层的普通人,人家也是受害者。这个家伙恶意杀人,严惩不贷。
最爱卤煮 发表评论于
建议设二个捐款项目,一个给张家,一个给王家,毕竟二家都出了命案,留下来的人应该得到一些抚恤。顺便也可以根据捐款额的大小显示一下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