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太太说好丁克一辈子 却在60岁和别人生了娃(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老来得子原本值得庆祝,但尔冬升的孩子曝光,今天却没有得到广大网友齐声的祝福。

港媒爆出61岁的尔冬升老来得女,女儿已经2岁多,样子和尔冬升儿时“饼印”一样。



61岁的尔冬升和妻子罗晓文结婚10年,一直膝下无子,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一个两岁大的女儿,也是让人无法理解。



我们再来看今天这则新闻报道,仿佛get到了什么。

划重点:尔冬升在2017年和原配罗晓文离婚,但在两年前(2016年)与其交往两年的神秘女友生下女儿。



网友看到后也纷纷吐槽:“尔冬升年轻时丁克把妻子拖到老,然后又找个年轻的生孩子,太恶心了。”



还有人说,尔冬升属于婚内出轨,不顾糟糠之妻的感受,找小三帮他生孩子。



说到这里,有必要回归一下尔冬升的情史,毕竟这位曾经帅到掉渣的导演,年轻时也算风靡万千少女。



1957年出生的尔冬升,上面还有秦沛、姜大卫两个亲哥哥。出生在演艺世家,有两个哥哥照顾,尔冬升很快就在娱乐圈里创出一片天地。



尔冬升年轻时颜值高,但也比较花心。他的第一任女友是邵氏女星余安安,两人在加入邵氏前相识。余安安也曾是周润发的前妻。





1973年,16岁的尔冬升与只有14岁的余安安相恋,之后两人合作过多部等电影,戏里戏外都是情侣,两人相恋八年后分手。



80年代,尔冬升又交往了一位女制片人,到了1987年,尔冬升与张曼玉相恋。



这段感情维持了三年,据悉因为张曼玉无法忍受尔东升的大男子主义性格,二人在1990年分手。



1995年尔冬升又与台湾的王瑞霞结婚,但半年不到以离婚告终,后来还闹得要打离婚官司。



离婚后,1999年,尔冬升认识了幼儿园老师罗晓文。

两人经过9年的爱情长跑,终于在2008年注册结婚,当时的罗晓文已经38岁。



尔冬升是香港影坛的风云人物,但他在1995年执导电影《烈火战车》时,因为前作《新不了情》叫好又叫座给他带来极大压力,情绪非常低落,还曾经一度想自杀。主动求医后,却发现患上了抑郁症。





从抑郁症里走出来后,尔冬升看透人生,决定只结婚不生子。

尔冬升一直以来都是丁克一族,遇到老婆罗晓文,夫妻双方也达成默契,约定好丁克一辈子。



然而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2015年,尔冬升在拍摄《我是路人甲》与演员王婷传出恋情,当时尔冬升老婆还出来辟谣,说两人感情很好。

今天尔冬升没有透露谁是孩子的妈妈,但是按照新闻的说法,尔冬升在2016年当爸爸,而妈妈是和尔冬升交往两年才生的孩子,可以推论出两人在2014年认识,大家觉得王婷符合这个时间表吗?



值得一说的是,2015年7月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上映,拍摄期也应该是2014-2015年左右。



王婷当年对插足尔冬升婚姻的回答也特别微妙,她说:“我不回答。”

之后王婷突然主动联络记者,重新回应跟尔冬升的关系:“我跟尔导没交往,拍完《我是路人甲》每次见到导演都是和一班人一起,没单独约会,他和老婆关系有没有出状况,我就不清楚”。



王婷在2015年跟尔冬升传绯闻时,他们双方也都否认了这个的消息。



记者后来再联络罗晓文,将王婷的回答告诉她后,罗晓文表示:“我和老公真的没有事啊!关系好开心呀!”



罗晓文的笃定回答,却最终没能逃过婚姻失败这一劫。



就在孩子的生母身份还不知道是谁时,王婷的微博下方也已经沦陷,不少网友跑过去对她进行指责。



今天香港媒体还跑去采访尔冬升,他就承认是奉女当爹:“自己一直未有打算生育,但有些事就是穷一生精力去避,到头来原来都避不到,好似电视剧情节。”按照尔冬升的说法,他其实还是想当丁克的,但还是中了头奖。

尔冬升摘掉丁克帽子,生动地说明了丁克一族的潜在风险:夫妻原本约定一辈子丁克,但是到了风烛残年,男方跑去和别的女人生孩子(不管是故意还是意外),留下早就没有生育能力的丁克原配,这真是有点让人措手不及,说好的共同信仰哪儿去了?婚姻的狗血剧莫过于此啊。兽兽觉得,丁克不是不能反悔,人人都有反悔的权利,但是在婚姻里搭上那么多年,对方最后却临阵脱逃,还在婚内就和别人生了娃,这实在说不过去吧!

cheng 发表评论于
女人可以冷冻卵。 就不担心没孩子了。可以找代理孕母。 那个小三以后的苦日子长着呢。要照顾孩子以后还要照顾一个老头。免费保姆。 傻死了。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另外这个生孩子的,猜测也就三十几岁,他都60了。不看好这种婚姻。如果那女生还只有二十几岁,更加不看好。没什么人愿意给一个比自己爸爸还年长的人繁殖后代,想没想过自己父母是什么心情?这是穷人家的孩子,为挣钱当代孕母亲的吧。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没必要把女人想成受害者。也许是他老婆不喜欢孩子。婚姻关系里边,妻子占强势的不在少数。他如果后来想生,就找别人生去吧。
pollyli 发表评论于
怎么不会想到是女人要做丁克?作为丁克的女人下一段婚姻比拖油瓶的女人要容易的多
看客678 发表评论于
港女好丑啊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很大程度是为了将来继承遗产
永远是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自己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为什么要别人负责?

女人啊, 就是不愿意对自己负责, 总是赖别人, 怪别人.

自己选择丁克, 是自己不愿意要孩子, 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样? 就比如自己要自杀, 为什么一定要拉上别人? 别人是否愿意自杀, 不是自己是否要自杀的条件.

同样, 自己是否要丁克, 不能取决与别人是否丁克. 就这么简单.

海会枯, 石会烂, 夫妻会分手. 人都会死的, 没什么永恒的.
Waterinn 发表评论于
論女人的“价值”

上帝首先造了男人,再從這個男人的脅下取下一根肋骨造了女人。這一男一女相結合,就繁衍了一地球的人。

如果這段文字可信,則女人存在的歷史應該与男人相當,至少短不了多少。

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女人的“价值”卻成了一個廣受爭議的問題,豈非咄咄怪事?

首先,對於人類整體而言,女人是人類的母親,所有人都是女人生養哺育的,沒有女人也就沒有人類,這是女人對於全人類的最大“价值”,而且這個生物价值不可替代,無法計算,不能購買,在法律和道德上也不允許出賣。從這個意義上說,女人的生殖功能對人類社會具有超越一切普通商品价值之無上价值。

其次,對於人類兩性中的男性而言,女人又是男人的妻子,需要撐起半個家,相夫教子,奉侍公婆,鋪床疊被,溫腳暖身。隨著科技進步,社會發展,家庭逐漸解體,女性的這一功能正在被高科技產品和社會化服務...  查看完整评论
Waterinn 发表评论于
論女人的“价值”

上帝首先造了男人,再從這個男人的脅下取下一根肋骨造了女人。這一男一女相結合,就繁衍了一地球的人。

如果這段文字可信,則女人存在的歷史應該与男人相當,至少短不了多少。

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女人的“价值”卻成了一個廣受爭議的問題,豈非咄咄怪事?

首先,對於人類整體而言,女人是人類的母親,所有人都是女人生養哺育的,沒有女人也就沒有人類,這是女人對於全人類的最大“价值”,而且這個生物价值不可替代,無法計算,不能購買,在法律和道德上也不允許出賣。從這個意義上說,女人的生殖功能對人類社會具有超越一切普通商品价值之無上价值。

其次,對於人類兩性中的男性而言,女人又是男人的妻子,需要撐起半個家,相夫教子,奉侍公婆,鋪床疊被,溫腳暖身。隨著科技進步,社會發展,家庭逐漸解體,女性的這一功能正在被高科技產品和社會化服務...  查看完整评论
Waterinn 发表评论于
論女人的“价值”

上帝首先造了男人,再從這個男人的脅下取下一根肋骨造了女人。這一男一女相結合,就繁衍了一地球的人。

如果這段文字可信,則女人存在的歷史應該与男人相當,至少短不了多少。

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女人的“价值”卻成了一個廣受爭議的問題,豈非咄咄怪事?

首先,對於人類整體而言,女人是人類的母親,所有人都是女人生養哺育的,沒有女人也就沒有人類,這是女人對於全人類的最大“价值”,而且這個生物价值不可替代,無法計算,不能購買,在法律和道德上也不允許出賣。從這個意義上說,女人的生殖功能對人類社會具有超越一切普通商品价值之無上价值。

其次,對於人類兩性中的男性而言,女人又是男人的妻子,需要撐起半個家,相夫教子,奉侍公婆,鋪床疊被,溫腳暖身。隨著科技進步,社會發展,家庭逐漸解體,女性的這一功能正在被高科技產品和社會化服務...  查看完整评论
JAN2009 发表评论于
看文章, 貌似挺烂的一个人.
Bslrim 发表评论于
没明白这些人骂什么,丁克就是一个生活态度,你不喜欢了当然可以改啊,就好像你信了基督,哪天一样可以转信真主,佛祖,或者干脆无神,这怎么变耽误太太了?他太太不想要小孩好吧。尔导唯一的错事是婚内出轨还搞出来宝宝。
KM2016 发表评论于
丁克?
蓝嘟嘟 发表评论于
什麼意思?沒有孩子難道女方就不能分一半身家了?
Heiyaya 发表评论于
结扎了还可以再打开的 呵呵
DaddyMouse 发表评论于
呵呵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男人都是....哦徐若瑄已经来了。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很无知的文章。人都在不断变化,哪里有一成不变的?还有孩子出生可能只是一个意外?
lcxml 发表评论于
人生是自己的选择。 唉,算了, 反正也60多了, 想开点。
从这件事我们知道, 人, 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决定了就不后悔无论如何。 千万不要自以为做什么事是为他人付出, 人家并不一定领情。
Bounty 发表评论于
男的不结扎不丁克。就这么简单。
yukimama 发表评论于
每个人都要学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本来如此,怨天尤人也无法改变现状
徐若瑄 发表评论于
男人都是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