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不怕外国对手太强 就怕华人导师插刀(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去年底,西安某高校博士自杀身亡,其女友称,男友因长期被博士导师周某批评产生巨大的心理创伤,从而导致悲剧发生。此类事件并不是个案,一起来看看在美留学生面对导师时的困扰。

最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罗茜茜在微博上实名举报该校教授陈小武,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消息一出,在网上引发热议。目前,陈小武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最近几年,中国的高校老师频频被爆出丑闻,性骚扰只是其一。在《中国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近68.7%的受访者称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除此之外,学术造假、滥用科研经费的消息也是时有听闻。不过,今天这篇文章不想炮轰国内的高校老师,而是转移阵地,瞄准在国外的华人高校老师。

在国外任职的华人老师身,在海外、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在很多人看来,他们有着优秀的学历背景、世界名校工作的经历、工作环境单纯、收入不菲、住着大别墅、假期去海边度假,可谓人生赢家。而且有些华人教授还有这光鲜亮丽的头衔,比如XX荣誉教授、XX主席,的确风光无限。


但讽刺的是,在中国留学生尤其是读博士的学生里流传着一句话:三种导师不能跟,华人(特指来自中国大陆的男性导师)、AP(Associate Professor,相当于国内的副教授)和女导(女性导师)

当然,并非所有的华人教授都不好,肯定也有受学生爱戴的,只是从概率上来说糟糕的华人老师大了一些。中国学生出国读博都会想方设法避开华人导师,他们是黑洞、是巨坑、是贼船。

华人教授=黑心商人

我在美国第一年的室友是一个女生,叫贤。她本科就读于北大生物专业,毕业后申请到现在的高校读博,导师是华人男教授T。贤在博士第8年后终于导师允许她毕业了,毕业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庆祝,贤嚎啕大哭,说自己终于刑满释放了。这8年里,她从月经不调到严重脱发,最后得了甲亢,各种健康问题都是拜导师T所赐。

因为我们是室友,所以我听闻了不少T的奇葩行为。与其说T是教授、导师、科研工作者,不如说他是商人,还是那种压榨最狠的商人。

很多华人教授会一边在高校任职一边开公司,T也不例外。用自己的实验室搞研发、然后用公司卖产品,同时还可以用创业公司、科技公司的名义向政府申请经费补贴自己的钱包。公司的CEO是自己的老婆,公司的CTO(首席技术官)当然就是T自己了。员工嘛,有自己免费劳动力的学生啊。大家拿着一份工资,却既要听命于T,还得伺候好公司的CEO老婆,否则枕边风一吹,日子不好过的还是自己。


T的压榨是出了名的,他是整个学院唯一一位要求自己学生每天打卡出勤的教授,但只针对组里的中国学生,组内外国的学生可以不遵守这项规定。贤说,组里曾有中国学生质疑导师这么做的合理性。毕竟大家都是学生,又不是职员,而且组里每个中国学生都非常努力,早八晚十是常事,确实没必要打卡。T板着脸说:“你们不要把自己当学生,不要把我当导师,我就是你们的老板,你们执行我的命令就好。难道以后你们工作了也要随便质疑老板的决定么?而且我这还不是为你们好,提早培养你们的职场适应能力。”

即便学生们已经早八晚十泡在实验室了,T还觉得不够,鼓励大家周六、周日最好也能来,这样他会更开心。

一个很经典的事件是,圣诞节是美国最大的节日,全美都会放假,高校更是有近两星期的假期,T每年都会说“咱们是中国人,就不要过美国人的节日了,大家来实验室干活吧。

然后到了春节,T又说,“美国不流行过春节,大家也不要过了,来实验室干活吧。

贤说,这些大家也就忍了,毕竟出国读博士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多做点能早点毕业也挺好。可毕业需要导师和学生两个人配合啊,学生再玩命,导师从来不指导,一天到晚办公室见不到人,学生怎么能达到毕业要求?


T每周只有在开组会时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听取大家一周的实验进度,如果没有进展或者进度不顺利,他就会当场发飙“Shame on you!(你真丢人!)说说吧,什么时候能把数据做出来?”他这句话就好比在问“说说吧,什么时候你能让老婆怀孕?”做实验又不是搬砖,变数和意外有许多,T曾经这么问过贤,贤当时在讲台上尴尬地想死过去。

博士前两三年是要上专业课的,而T公开对自己的学生说,你们选课就选那种最简单好过的,能不去就不要去了,把时间腾出来做实验。贤说组里的中国学生专业基础都很薄弱,没有老师指导,课又不让好好上,科研完全做不深。T自己也有教学任务,他上课的形式是让学生来讲,然后大家讨论给出意见,结束。自己完全不备课、不指导,反正对后所有人他都会给A。有个我认识的硕士生选了T的课,听了一节太水就退掉了,他说我可不想把学费浪费在这种老师身上。

其实贤可以像大部分博士一样在第5年就毕业的,她达到了T说的发够5篇论文就毕业的要求。但第5年时T出尔反尔,要求贤再发两篇论文并且要带出新人能接替她的位置才能毕业。贤和国内的男友异地了5年,最终男友等不住了,在家人的催促下和别的女生结了婚。

对很多出国读博的中国学生来说,能否毕业完全取决于导师的人品,他们手握“生杀大权”,所以即便遇到了像T这种没有学术指导、纯粹商人作风、只会压榨学生的导师,很多人也只能一忍再忍。


一些华人教授喜欢营造假象

讽刺的是,很多中国学生对自己华人导师是由内而外真心的厌恶,导师们也心知肚明,但却偏要营造出一种和睦的氛围。

数学博士小陈的导师就是这样。

小陈说他老板不想来学校上班的时候就会把学生(反正也不多,2、3个,家里的大别墅容得下)叫到自己家里去办公,因为怕自己不在时学生们不好好干活,家里好监督啊。干活干到中午要吃饭了,导师说,咱们来下饺子吧。饺子还是几个月前他们被导师叫来家里聚会时自己动手包的,一次包一堆,一堆可以吃小半年。小陈说,“简直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啊。”

每次被导师叫来家里聚会时,大家的心情就像是在上坟的路上出了车祸。要和自己讨厌的人强颜欢笑几小时,为他包饺子、做饭,最后还要留下欢乐的笑容让他拍照片放在实验室官网上当鱼饵使,让那些尚未上钩的学生看到这个组多么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你们快登上我这艘贼船吧。


奇葩华人教授是如何形成的?

其实极品、奇葩的华人教授并非天生如此,不少原因促使他们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首先,自身经历使然。

能出国读博士、并留在美国高校工作的华人老师,说他们是人中龙凤一点不过分,学生时代的他们必定也是超级学霸,否则难以取得今天这般成就。学霸自我要求都比较高,优秀成习惯,他们自己做到100分,就希望所有人都能达到100分。而且现在在美国成为中坚力量的华人老师自己十几、二十年前出国时环境远不如现在。华人更少、歧视更多、科研资源也不多,出国后必须付出很大努力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他们自己吃得很多苦会投射到自己学生身上,难免让人觉得苛刻。

其次,科研界形式严峻。

高校教职的位置本来就很紧缺,通常要投上百份简历才有可能拿到4-5个面试,面试环节也是非常累心。视频面试完对方觉得不错会安排on-site(现场面试)面试,一些不错的高校on-site会安排整整两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好不容易熬完了面试还要等面试委员会做出评价、推荐、投票,最后决定是否录取你。

被录取后一般从Assistant Professor(类似于中国的讲师)做起,通常一个系会有四五个讲师去竞争一个副教授(即文中开头提到的AP)名额,从讲师到副教授通常要花2-7年的时间。在大多数学校,当你成为副教授后也就是tenure(终身教授)了,只要不犯学术造假、刑事案件等大错误可以确保做到退休。


如果你没能升任成为副教授结果将是非常残酷的,你将被大学辞退。此时你很难再去申请其他高校的教职了,转投入工业界年龄上也失去了优势。中国老师更惨,在工作期间拿到绿卡还好,就算被辞退至少身份允许能找工作,如果没拿到绿卡又失业,只能立即动身回国了。从这点来看,当地的白人和黑人都比华人教授有优势。

我老公的高中同学三年前在美国一所排名100名的高校拿到了教职名额,这三年他每周工作80小时以上,没时间交际、没时间谈女朋友,这样的日子至少还得再熬两三年,而且如此拼命未必就能有一个好结果。

鉴于这样的竞争和压力,华人作为外来者必须付出比本国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取得同样的成就,所以一些华人教授如此奇葩也“顺理成章”了。

最后,华人自身的弊端。

身为教授,很大的一项工作就是拉项目、搞经费,这离不开合作、人脉和文化。虽然华人很聪明,但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培养竞争意识,所以在合作和情商方面偏弱。而且如果不是在美国出生、成长,无论你在美国待了多久,人脉和文化上很难完全融入和理解,这些都对华人教授拉项目、搞经费带来困难。他们会把这些压力不自觉地转到学生身上。

但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该成为华人教授压榨学生的借口。同为中国人,都在海外打拼,即便不愿出手相助也至少做到不要脚底使绊子。

毕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本文作者:思小妞)

新邯郸人 发表评论于
主要是华人"太聪明",不互相残杀,全世界都受不了。

想想,光是教授如此吗?华人坑华人遍及几乎所有行当。

这是文化,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命。

NiuRen1 发表评论于
不知好歹,人家请你到家吃饭包饺子,反倒被认为是没安好心。
youknow 发表评论于
世界华人周刊?拜托专业一点好不好。AP是指Assistant Professor(根本不是文中的Associate Professor),因为有升tenure的压力,所以拼命压迫手下的学生干活出成果。
zizifan 发表评论于
这种留学生估计也找不到华人以外的人做导师, 然后跑到这儿抱怨导师。 有人踞了你的腿吗? 你不会走啊?
yysean55 发表评论于
北大有位高调教授宣称周末不要求手下工作。可是他没有说其WIU姓老婆在美国的实验室是年终无休的,而且是9 AM至 11 PM。他也没说他老婆的实验室在2005年就装了7个摄像头。屏幕上的4 个区域可以预览实验室的各个区域。机器当然是一直开着的以利于掌控每个工作人员的动态。MBA 没读过,但管理能力远超MBA毕业的。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尽量别找开公司的教授当导师,这个规矩,国内国外都一样。
lao.u168 发表评论于
写这事儿一定要点名道姓,让这类人招不到博士生。
周老大 发表评论于
如某些网友所說,各族裔教授都有很恶劣的,华人教授坏是蛮普遍的一种说法,但是你可以事先打听,了解。我的教授是白人,全实验室的中国人只有我和他关系还算正常。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从评论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本质。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这说明你不帮自己人。你不团结别人,喜欢相互拆台。
wzis1 发表评论于
虽然我自己也是华人,但华人就是有一个缺点:不帮自己人。
华人虽然个体都很优秀,但就是不团结,喜欢相互拆台。
青柏 发表评论于
博導沒幾個不剝削學生的,不剝削她們他們怎麼活?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导师不好,换一个不就行了。
JackSF96 发表评论于
人肉一下那个T BS
zizifan 发表评论于
那你为啥要跪着,喊着,求着华人导师收你呢? 还不是你自己太差。
亮油 发表评论于
华人教授=黑心商人?明知学术界是贼船还要留学,回国当农民最干净,也剩爹妈的血汗钱。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数学博士小陈的导师就是这样。

小陈说他老板不想来学校上班的时候就会把学生(反正也不多,2、3个,家里的大别墅容得下)叫到自己家里去办公,因为怕自己不在时学生们不好好干活,家里好监督啊。干活干到中午要吃饭了,导师说,咱们来下饺子吧。饺子还是几个月前他们被导师叫来家里聚会时自己动手包的,一次包一堆,一堆可以吃小半年。小陈说,“简直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啊。”
------------------------------------------------------------------------

数学博士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科研成果。但至少学会了做事要对自己负责任。自己包的饺子自己不想吃是不行的!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华人非华人一样,国内国外一样。遇见多了才能有统计结论。
以前在国内教授们留着一些斯文。来到美加就露峥嵘。反正相互陌生,为利益不需要客气。现在国内也不管斯文不斯文了,一切为了名利。
这里的教授知道中国学生要价低,就多从中国收硕士博士生。一个月才不到1200刀。看别的教授收的别国学生,2000刀左右。
80年李政道收的学生也有抱怨什么都学不到,只是做实验工。说是帮中国培养人才。
十具 发表评论于
我相信,所有在北美念博士的中国学生都知道,当学生就自己的成果是否够格毕业上,与导师发生争执时,学校有专门的仲裁机制和程序。教授为多剥削学生几年,成果达标后仍故意不让他/她毕业的事,是很难想象的。

liliu98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念学位拿了PhD, 这种现象见到还真不少, 看来是普遍现象。别的族裔教授也有对学生很恶劣的,但只有华裔教授会有选择的只对华人学生很苛刻, 但却对其他族裔学生很宽容。其实在职场也有类似现象。不知道中华文化中哪一部分使得我们会变这样?
十具 发表评论于
作者说的T教授,如是真的,也是极个别,随机,孤立的案例。我认识的华人教授3位数,没听说过一例。

她字里行间流露出太多幼稚甚至自私的误解。例如

“中坚力量的华人老师自己十几、二十年前出国时环境远不如现在。华人更少、歧视更多、科研资源也不多,出国后必须付出很大努力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他们自己吃得很多苦会投射到自己学生身上,难免让人觉得苛刻。”

以我们糟粕文化中“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狭隘来度量这些老师们,实在可笑又可悲。对他们而言,你认为的“苦”恰恰是他们引以为傲的人生快乐所在。It never occurred to you 他们的“苛刻”是恨铁不成钢,巴心巴肝期望你们努力超越他们?也许在“华人教授压榨学生“,”相煎何太急!“的牢骚之后,请认真问问自己,什么是学术精神,为何要念博士。如只是想要一个舒服的日子,你们的路宽得很,离开“插刀”的华人导师就好。这不是讽刺,真心的,教授确实...  查看完整评论
混在江湖 发表评论于
除了找对象和交朋友,其他事情都远离华人。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黑完了留学生又来黑教授,华人都没有好人了!自己就互相抹黑吧。
冬河 发表评论于
我知道的亲戚同学当教授的好几个,都是很好的人,不会如这篇说的这么自私。

我上学时导师是个白教授,人很好。系里还有个大陆来的教授,待学生也很好。

本族裔的容易关系too close. too close容易产生错误期待或八卦看法或小事矛盾之类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比较好些。
sunnyvale123 发表评论于
以后说清楚是大陆华人教授,台湾华人教授,东南亚华人教授,免得冤枉大陆好教授
sunnyvale123 发表评论于
以后说清楚是大陆华人教授,台湾华人教授,东南亚华人教授,免得冤枉大陆好教授
符洪 发表评论于
留学生应该经历不同教育背景,思维方式的人的熏陶
圆老扁 发表评论于
以偏概全吧?同学的孩子正在美国读博。说他的导师大陆去的华人,招的博士几乎清一色的华人孩子,对他们很好的。给工资比别的教授多加20%, 还经常请孩子们吃饭。
sevenfish 发表评论于
什么人都有。我记得上次那个自杀学生是印度老师。只是华人学生自认为华人导师应该照顾自己族裔,所以对导师期望太高。
jw2009 发表评论于
在IT行业做过的都知道,去中国人为老板的项目中干事就是给自己过不去。。
glaciersnow 发表评论于
城里的川粉也一样,自己占了移民政策宽松是拿到绿卡,却恨不得门马上关上谁都不要再进来,自己当年绿卡排了几年,恨不得所以人比他多排几倍时间。
我要骂人 发表评论于
我国内老师的儿子在UTexas Austin读CS博士,印度导师千方百计的不让他毕业,好像读了7年,最后终于在系里的干预下才让他毕业。
jamesband007 发表评论于
我的台湾华人教授对我非常好。坑我的是印度教授。
history789 发表评论于
想多活几年就请远离华人叫兽。UCLA的EE系那个80年代从S大学毕业的那个W姓更是渣中之王。
2544 发表评论于
First, trash China, now trash Chinese
niu9898 发表评论于
当你认识印裔教授就知道啥子叫生不如死。
我要骂人 发表评论于
我认识的华人数学教授不论是大陆或台湾的都很好。
2544 发表评论于
I don't believe it
MediBoston 发表评论于
华人导师也是从他们自己的老板处学来的,犹太老板不是一样吗?
笑薇. 发表评论于
别拿个例当普遍。如果另一个人告诉你他的华人导师如何公证优秀,你信哪个?
老酒喝多了 发表评论于
兄弟姐妹都有不同个性和人生观。华人教授有好有坏,在选择博导时候,要咨询师兄师姐,同一系的中国同学
chishui 发表评论于
最好还是别选移民来的导师。自己压力就很大,以前的印度导师美国学生也是度日如年。不过超过五篇论文才让毕业也太狠了。
polar_bear 发表评论于
为啥选华人导师呢?我从来不选的。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不能一概而论。我的导师华人,对我非常之好
这一世 发表评论于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自己吃过的苦头,等有机会时多会希望弱于自己的人也承受一下。教师,父母很多都有同类病。父母的话还有借口说是因为爱,是为了子女好。教师就真的爱不能成圆,终归会被人质疑。可其实都是一回事,心理阴影总是要有暴露的一天,才会让自己的内心感觉好些吧。丑恶仅限于自身,终归是苦痛极了,发泄给他人才能解了自己的恶气。只是根本忘记了痛苦的造成不是因为被发泄者,而是始作俑者。然而他们当时那么强大是无法抵御的,因此多年媳妇熬成了恶婆。
littlememe 发表评论于
某些华人明星叫兽总有一天诺贝尔奖没拿到,反而被人剥皮。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过去是美国的台湾教授。听说了多少TMD台湾黑心教授,专挑大陆学生,压着六七年白干项目当苦劳力。连数学奇才张益唐都被黑心的华人教授差点搞死,端了20年盘子。


台湾华人爱占便宜的黑心教授居多。比犹太人狠得多。希望大陆华人教授增加个人心胸修养,缺德事少干一次是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