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王岐山的神秘"九号院" 习近平新政延续毛泽东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2007年12月15日 , 北京市创业项目展上民间艺人 展示的王岐山(左一)、毛泽东葫芦烫画艺术作品 (图源:VCG)

“九号院的灵魂是杜润生,九号院的色彩是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这句话代表了八十年代中共改革的氛围。“精简机构是一场革命”,前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曾如此评价。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十八大上任以来至今,机构改革的脚步也一直未停,一些部委几度沉浮,一些部委彻底“消失”。回顾那些“消失”的身影,它们曾走出一大批智囊精英,甚至是国家领导人,他们也为国家改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为社会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而前中共纪委书记王岐山便是其中的一位。

文革后智囊机构重获新生

中国自1978年实行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以来,总共进行了至少六次大刀阔斧的政府机构改革。当然这些目标,都是围绕着“精简”进行的,但比精简更重要的是部门本身对于国家、社会所起的作用,能否公平地提供优质服务,这就是一些智囊机构存在的价值所在。

智囊机构对于一个国家政策的正确制定、及时修正和灵活执行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越来越重视智囊机构的作用,然而目前中国智囊机构发展现状远远不能满足急剧变革的中国社会发展的需求。

其实,早在中共建政初期就有了中国政策研究机构的萌芽阶段。1949年设立的参事室,由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甚是以个人身份提供意见的专家学者形成的个体政策研究者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之后还出现了像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等机构。但由于当时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破坏,这一阶段的政策研究机构作用不大。

直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文革中被打倒、遭受冲击发展不前的政策研究机构重获新生。包括当时的国务院研究室(不同于现在的国务院研究室),两年后“中央书记处研究室”,是现有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最早的前身之一,承担重大理论和意识形态问题的研究,与现在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作用有相似之处,负责人是邓力群。

在进入中央书记处之前,已是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主任的邓力群同时还在担任社科院的副院长。1980年秋,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的王耕今、陈一谘等,发起筹设“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农发组)”,得到邓力群的支持。他不仅给农发组拨款,而且还允许发展组以书记处研究室的名义到全国各地调查。

当时,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直属智囊机构和社科院等研究机构的人员多有交叉,职能也有重叠,已是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主任的邓力群同时还在担任社科院的副院长。1980年秋,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的王耕今、陈一谘等,发起筹设“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简称农发组)”,得到邓力群的支持。作为一个自发民间组织,农发组因其得到的高层支持,可以“通天”。



王岐山(右)早前生活照(图源:我爱着蓝色的海洋微信公众号)



1999年5月25日,时任广东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王岐山(图源:AFP)

神秘“九号院”的出现与消失

就在这段与中国改革紧密相关的特殊历史时期,同上述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并行的另一个独立的直属中央的智囊机构——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简称农研室)成立。由杜润生领导这个机构,由于办公地点在西皇城根九号,一般被称为“九号院”,王岐山和他的同事们在这里所形成的开放、包容、平等的风格留下印记,在特定历史关头,为中国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农研室最为人所知的成果就是5个中央一号文件。在1980年代,这里的年轻一代引领了如火如荼的农村改革,年轻学者的思想和热情能够有效转化为建设性的政策。“那时的青年有伤感的、哀叹的、悲愤的、抗争的,也有批判的,杜老引导着一帮批判的年轻人走向建设,他破格培养,委以重任。”多年沉浮后,曾轰动一时的“最年轻副部长”翁永曦表示。

1980年在翁永曦的引见下,王岐山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接见。此后翁永曦、王岐山、朱嘉明、黄江南常一起写文章向中央建言,人称“四君子”。杜润生赏识王岐山,将他调到国家农委。

另一方面,1980年陈一谘调研14个县后,决定成立研究农村问题的组织。1981年,他们利用国家农委拨的经费,到安徽省滁县调研,随后起草了杜润生主持的第一个中央一号文件。1982年1月1日,中央一号文件宣布: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从而结束了持续30年的争论。1982年中共领导层人事调整后,决定精简机构,撤销农委。由于农村发生大变动,许多问题需要解决调查,杜润生因此请示中央领导成立一个精简的农村政策研究室,得到批准。

此后,在杜润生等人的主导下,1982年4月9日,中央决定撤销国家农委撤销后成立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1988年改称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1982年5月7日成立中国农村发展研究中心,1985年4月改称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在此期间,王岐山曾任(战略研究)暨联络室副主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所长职务。

1989年,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与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合并为中央政策研究室,正式在中国的历史舞台“消失”。农研室所在的这段历史,能够不拘一格用人才,给有思想有能力的年轻人创造了展示的舞台,通过实地调查和真实信息的反应,让他们在政策形成中具有成就感。比如,王岐山曾经所在的办公室就是年轻人的聚集地,他们对新资料、新情况、新观点、新思维、新理念特别的敏感,“就怕自己跟不上”。

中共重塑“九号院”风格

时至今日,已发展成熟的中央政策研究室被公认为中共高层智囊机构之一,负责分析国家情况,制定政策,起草中共中央的主要文件、草案、报告及理论等。不久前,曾被三任中共领导人重用的“中南海首席智囊”王沪宁在十九大后晋升政治局常委,《多维新闻》曾分析指出,中央政研室渐受倚重,宏观层面上,或多或少反映中共执政思路的转变。

当然,这些也取决于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与农研室的“情结”。资料显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每年中央一号文件起草前,农村政策研究室都邀来习近平、刘源等在基层任职的高干子弟讲述基层情况,习、刘等人同时被聘为研究室的特约研究员。这段经历也许加深中共核心对政策咨询及理论研究重要性的思考。

其实,在中共现今的执政风格中已经出现了农研室的“影子”。十九大后,中共政治局首次全体会议就对全党改进调查研究进行部署;2017年毛泽东诞辰124周年之际,中国各地在学习的一个习近平批示中也有印证。其中,习近平对福建的批示是,“大力弘扬才溪乡调查精神,深入一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这也源于毛泽东1933年所做的调查。如今,习近平重提调查研究精神,意味深长。

此外,中共执政进入新时代,对理论体系建设的需要,已经前所未见地突显出来。中共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背后,是庞大的理论缺口。面对这样的问题,中共应继续汲取历史的经验,培养官员阅读、思考、实地考察收集最真实的细节,就像杜润生总是重复毛泽东那句著名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重塑“九号院”风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这文章是黑色幽默?有了“理论自信”,背后竟然是庞大的理论缺口!!!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背后,是庞大的理论缺口。”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葫芦蒂
所想即所得 发表评论于
要是修宪恢复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不随便网上删贴),那我就信习近平是在延续毛泽东。但他敢吗?
Waterinn 发表评论于
新君即位与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据(衛皇后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与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殺人立威,賞人立信,幾乎...  查看完整评论
Waterinn 发表评论于
新君即位与殺人立威
新君即位与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据(衛皇后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与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  查看完整评论
Waterinn 发表评论于
新君即位与殺人立威
新君即位与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据(衛皇后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与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  查看完整评论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下一个该是恢复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了吧, 然后人民公社重新建立起来, 粮票布票油票(N+1)等会不会再次发放?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中国最重视的还是政权
弟兄 发表评论于
文化大革命是大势所趋了
manhan 发表评论于
73兄玩弄女名星,转移贪污国民资产到境外,手握官员生杀大权,想必内心不可一世吧。如果有公正的神,73兄可否想过上天难欺,死后必受审判下地狱?
jjj666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本来就没救
jjj666 发表评论于
自欺欺人!还四个自信?连自己的人民都要严格控制的有啥资格谈自信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早已经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现在的共产党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浮尸,是行尸走肉。习近平如何挽救这具日渐发臭的浮尸?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对文革有兴趣的?他能让自己万寿无疆吗?如果走朝鲜的道路,他有儿子吗?红色血统也不是他一个人,即使走文革的道路,最后只要他一死必然发生夺权政变,没有党内普遍支持的新“四人帮”必然不堪一击。如果再出现“四人帮”一幕,就不可能有邓小平式的人物了,国际上也没有美苏相争的冷战了,唯一的结局就是彻底崩溃,也就是沙皇尼古拉二世或者齐奥在斯库的结局。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见识过部委合并,说是简政,其实官员一个不少,公务员也只多不少。
习近平上任,组建那么多新组织,自任组长。队伍扩大了多少?或者每个人都像他是兼任多职?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改革开放,中国的私有经济重生。在私企工作的工资高出国营企业很多。于是国企,事业单位,公务员的工资也跟上脚步。现在可算是同步增长。中国是社会主义,公家人是不会吃亏的。
按道理,国企的高级管理层,其工资最高不能超过平均工资的两倍。公务员也一样。事实却高出几十倍。所以,简政在中国很难实行。要简也只能简低端。官员犯事也只是平级换个部门。肥缺是不能简的。中国的官民比例世界第一,特色,很自豪。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必须延续毛泽东,就是赵紫阳活着并且从新掌权,他也只好延续毛泽东,如果再像胡锦涛那样延续邓小平,共产党还有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