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模女教母曝曾志伟下药性侵细节:有我学生(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原文链接>>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2016里约奥运专题”专题页面


“金牌模女教母”韩颖华指控曾志伟不止一次性侵女艺人。(取材自中新网)



曾志伟。(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女星蓝洁瑛多年前自曝被两位影坛大哥性侵的采访影片昨再度疯传,影片点名已故邓光荣和曾志伟,曾志伟透过公司发声明,直斥这是“不实信息”,并会追究法律责任。然而事件如滚雪球般,今天又有内地“金牌模女教母”称号的韩颖华跳出来指控曾志伟不只一次性侵女艺人。

中新网报导,韩颖华担任过美国Ford Models模特经纪公司亚太区总裁,旗下有超模“黑珍珠”Naomi Cambell,第一男模赵磊也是这家公司的。她还曾发掘杜鹃、吕燕,李艾、李冰等名模,在内地模特界有着“金牌模女教母”的美誉。

认证为金牌模女教母的韩颖华“韩姨在此”今天发文爆料,曾志伟“不止一次性侵女艺人”,并且变相“扯皮条”,文章称曾志伟和其他男子曾迷晕7名女模特,并把她们拽上车,其中一名侥幸逃脱。

苹果日报报导,韩颖华在微博上爆料,“模特去香港演出,他就做好人带模特去KTV,其实是变相‘扯皮条’,老婆子教过学生什么,到什么陌生地方要是有头有脸的人晚上请你出去玩,别跟!这贱人过来搭讪,学生没搭理,结果贱人说了一个天王巨星也会去,一帮孩子就动心了”;“老婆子有一枚学生也去了……孩子上完厕所出来拿起来喝了才记得老师说过的,立马去厕所挖喉咙吐出来。出来的时候其他六枚模特个个都倒下来。在场的男的,一个拥抱一个走了。剩下老婆子学生”;“这时候曾志伟与另一枚贱男用广东话说:‘怎么还没见效?’孩子听到立马躺下来,被拽上车,后来学生用老婆子教的那套脱身(不能在网上教,不然色狼们学到了)学生第二天早班航班一个人回北京。其他六枚模特没露脸”。

文章最后,她语重心长要孩子们要学会保护自己,“万一被性侵,别害羞,是侵害你的贱人该觉得羞耻!立马报警”;韩颖华爆料后,目前曾志伟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曾志伟与曾宝仪父女感情极好。图/摘自脸书

资深男星曾志伟被中国模特儿教母韩颖华指控“不止一次性侵女艺人”、“变相扯皮条”,日前又在影片中被指是当年强奸蓝洁瑛两位大哥之一。香港媒体试图联络曾志伟与儿子曾国祥,不过两人电话都转接语音信箱。

曾志伟的女儿、女星曾宝仪目前人在北京,她并未受父亲传闻影响,仍然正常工作。曾宝仪透过经纪人回应,表示“我相信他”,“这件事还是让我爸爸自己来说”。

Termagant 发表评论于
怎么现在才爆出来?这个曾武大郎我最讨厌,根本不会耍嘴皮,靠的是一惊一乍式的阴阳怪气的台风混饭吃。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日月之行 发表评论于 2018-01-11 14:39:00
曾志伟应该不需要下药侵犯,以他名望和财力愿者上钩的多。
——
所以它可以肆无忌惮地干,因为没人会相信受害者
rty 发表评论于
His kids must know that since this is not the first time he was involved with this. Ask Jackie Chan, if he said he never heard of it, he is lying. Hate to see this rapist.
humimm 发表评论于
他自己也有女儿,怎么能下得去手。他要是爱自己的女儿,压根就干不出这种事儿
verfechten 发表评论于
让曾宝仪去做免费鸡?父债女还,以谢天怒!
GeorgeinSF 发表评论于
曾志伟 is fake and trash.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打听打听曾志伟他爹是谁。
日月之行 发表评论于
曾志伟应该不需要下药侵犯,以他名望和财力愿者上钩的多。
zhichi 发表评论于
楼下:中国社会的廉耻观你也知道。面子大过一切。不要指责这些年轻人。该鞭挞的是这个所谓名人小丑。
蒙哥 发表评论于
这也怪不得蛤蟆们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很正常
问题是这些天鹅被癞蛤蟆舔了,也都没见做什么
这么多年也就是这个半疯的蓝洁英半遮半掩的说过几句语焉不详
其它天鹅是习以为常还是半推半就,各有企图?
四季如冬 发表评论于
孩子听到立马躺下来,被拽上车....


???
徐若瑄 发表评论于
畜生中的畜生!
sevenfish 发表评论于
曾宝仪透过经纪人回应,表示“我相信他” (干过)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起诉这个矮子吧
最爱卤煮 发表评论于
楼下说的有道理,再引深一下:好像越帅也会越有问题,像当年台湾的巨星刘文正,那长相是亿人迷,可惜据传是个同志。看来上帝是公平的,人类的后代不能长的太帅,也不能太丑。
hushuilan 发表评论于
我同意楼下的观点
柯利 发表评论于
越是丑鬼,越是要吃天鹅,因为心里深深自卑,巳经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