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受降仪式上的诡异一幕:为何如此厚待日本!(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很难想象,受日本侵略之害最深的中国,何以宽厚至此,不索要战争赔款,和平遣返日本侨民。显然,这不是一句轻飘飘的“以德报怨”就能搪塞的。毫无疑问,在受降问题上的糟糕表现,是国民政府的一次重大失职,远远早于其后续的劫收问题、金融问题,但在当时,却被掩埋在胜利的欢乐之下。

  来源: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ID:keluoliaofucn,作者:李鑫涛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9月9日,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庄严举行。对于仪式的安排,最初中国方面为避免威胁感,拟采取酒桌方式。由于美军方面的干预,才改为长方桌对立方式,用加宽的方式避免可能存在的“威胁”。



图:南京受降仪式现场,中方的桌宽约是日方的3倍

由于担心日方“受到刺激”,甚至做出自杀的举动,国民政府拒绝了日方佩戴刀剑的请求。日方除冈村宁次外,帽子一律不准放在桌上;中方代表的帽子全部摆在桌上。另外还规定投降者必须敬礼,即:一到会场即向总司令官何应钦敬礼;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领取投降书时再一次敬礼;冈村宁次签字毕,由小林向何应钦交还投降书时再一次敬礼,前后共敬三次礼。中国方面对此均不回礼,而这也是出于美军的建议。但在小林至中方桌前呈交降书敬礼时,何应钦起立作答,并接过降书。这时就发生了历史性的一刻:由于中方所用桌子较宽,何应钦为了接到小林手中的降书,向前弯腰程度甚于小林,此景正被摄像机记录下来。这可能只是何应钦的无心之举、无奈之为。



图: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何应钦身子前探,弯下了腰

如果单凭此照片的“弯腰过低”来指责何应钦“有损国威”确实有失公允,但何应钦及国民政府战后媚日之举却是昭然若揭。

当天,冈村宁次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所接触的中国方面要人态度颇为亲日,而又是向友人何应钦投降,从而产生一种轻松之感。在今天的签字仪式上也未特别紧张和担心。”“签字时的心情,和过去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或处理公务签字时的心情并无不同”。



图:冈村宁次签署投降书,可以看出日方代表神情沮丧

在此之前,日本与中华民国还缔结过两次停战协定,一是1932年5月5日签订《淞沪停战协定》,二是1933年5月31日《塘沽停战协定》。这次日本战败,冈村却在仪式上感受到了如同以前胜利时的心境,不知让人作何评述。

10月21日,冈村在与何应钦研究撤侨问题时,何应钦先以日语问候,又表示“由于贵官认真负责的态度及贵司令部职员热诚勤勉,使接收工作顺利进行。应趁此机会培育中、日合作的趋势,使子子孙孙继续下去。我任军政部长以来,就提倡中日合作,但因国内情况未能加以如愿以偿,而日本军部内,也有不谅解蒋委员长和我等良苦用心者,因此遂企战端,诚不胜遗憾之至。”会谈在一副旧友重逢的和睦气氛中开始,公务结束后,中方拿出了甜酒,与冈村宁次干杯畅叙了两小时。实在是好一个“国内情况”,好一个“良苦用心”。

冈村宁次在其回忆录中这样形容何应钦:“何应钦是我的中国好友之一。这次他来使我想起了1935年秋同他相见的情景。那时我任参谋本部第二部长,曾出差南京,正值排日运动高潮,很难与中国要人会面,因此我和须磨总领事在旅社接见了来访的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中国军官们,即拟回国,但突然接到何应钦电话,约我吃晚饭,并约定不谈一切政治问题,我大喜之下,前往欢谈。他就是这样一个亲日派。如今像这位亲密友人何应钦投降,这是一段微妙的奇缘。”



图:冈村宁次在降书上签字用印

冈村宁次回忆道“战后,中国官民对我等日人态度,总的来看出乎意料的良好,这可能与中国人慷慨的民族性格有关,但我认为其最大的原因,是广为传闻的蒋介石委员长8月15日所做的‘以德报怨’的广播演讲。这个演讲与当时苏联斯大林之‘讨还日俄战争之仇’的声明比较,应该说中国之豪迈宽容,无以复加。”

中方对于处理投降日军时,大体有这样两个特点;一是对其不称俘虏,而称“徒手官兵”,既是用“没拿武器”这种委婉的措辞来代指投降这一令日军尴尬的事实;又以“官兵”一词,承认了对日军指挥体制的保留,各方面军司令官改称“某某地区善后联络部长”,各路侵华日军司令部摇身一变,成了“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门口照旧有卫兵和宪兵执勤,里面的参谋忙忙碌碌。不得不说,国民政府考虑得真是“周到”,如此设身处地地为侵华日军着想,以至于日本人自己都觉得“在精神上令人产生好感”,如此实在是战胜国中的一朵奇葩。

11月12日、13日,一群美国军官来到冈村宁次的住处参观。“从美国方面看来,俘虏住着相当好的房子,甚至还有汽车。因此相当不满”。三餐中必有一餐吃到面包,日方在宿舍内自制点心和羊羹,冈村更是声称自己“留在中国时滋养品从未断过”。更有甚者,汉口的中国军队司令部,在农历9月9日重阳节时,向日军司令部赠送了满满一卡车月饼。

12月23日冈村突接通知,与几日前刚刚来到南京的蒋介石会面,会上蒋介石“面带微笑,和蔼近人,以好言相慰”,并对冈村宁次表示“中日两国应根据我国孙文先生之遗志,加强协作实为至要。”

1949年1月,为了能让冈村宁次能够搭乘一艘美国轮船归国,军事法庭特别提前对其进行公审,并宣判其无罪。中国共产党随即通电称解放战争和平条件之一便是“不承认冈村宁次的无罪判决”,时任中华民国代总统的李宗仁为了求和,下令对居住在上海的冈村宁次进行逮捕,但上海警备司令汤恩伯扣令不发,使其能够安然乘船归国。


反观美苏两国,在“密苏里号”受降时,全体美军官兵,一律着军便服,不系领带不配勋章;苏联则是将关东军几十万俘虏一并押上西伯利亚充做苦力。美苏国力远强于日本,自然是无需顾及其感受,可能当时的国民政府企望借此机会释放善意,与这一近邻携手共进,但这一态度矫枉过正,与向来存在的惧日、亲日、媚日的态度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了一副“卑躬屈膝”的丑态。而日本也投桃报李,以冈村宁次为首的一系列侵华日军高级军官,成了解放战争时期国军的军事顾问。


很难想象,受日本侵略之害最深的中国,何以宽厚至此,不索要战争赔款,和平遣返日本侨民。尸位素餐的国民政府大员们,又是以何等颜面代表着几千万抗战军民、四万万华夏同胞来签字受降,甚至是与战犯把酒言欢?又该以何种方式告慰上千万冤魂?显然,这不是一句轻飘飘的“以德报怨”就能搪塞的。毫无疑问,在受降问题上的糟糕表现,是国民政府的一次重大失职,远远早于其后续的劫收问题、金融问题,但在当时,却被掩埋在胜利的欢乐之下。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老蒋不愧是日本培养的亲日派。
叫嚣国军抗日的果粉们,拍马屁不要拍到马脚上。
Termagant 发表评论于
日本是败给了美利坚帝国!中国人是被松绑的奴隶!要搞清楚啊。在美国导演下的日本投降仪式给足了中国人面子。
狐鹄 发表评论于
那时的国民党比起共产党来骨气可是差的太远了,国民党抗日了,但抗的很难看。何应钦就是个日本走狗
dream_pillow 发表评论于
被打怕了!
杀敌三千,自伤一万 发表评论于
共军在战场上不抗日,所以一定要在战场以外的地方抗日。

exception1 发表评论于
这也叫媚日?那麦克阿瑟袒护罪大恶极的头号战犯算什么?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当年蒋介石一直在南京袒护着冈村宁次;麦克阿瑟在东京战犯法庭要审判冈村宁次,蒋介石在南京把冈村宁次藏起来,不送给麦克阿瑟,麦克阿瑟派人去抓,老蒋也不给人。。。后来竟然宣告冈村宁次无罪!这是二战后最大的悲惨笑话!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二战,本来就是殖民主义国家之间的苦肉计,为了:
1.反共
2.把殖民主义包装成民主
liu-fu 发表评论于
在讲蒋该死呀。
黄玫瑰888 发表评论于
这个文章想说什么。日本难道不是向国明政府投降的吗?前后8年浴血抗日难道不是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国军打的吗?国军牺牲将士几百万啊。拿受降的仪式姿态来说事。你GCD对日军更好,勾结日军坑国军呢。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老蒋只顾打自己的“共匪”;国共最初的结仇也是由老蒋早期在广州、上海大杀共党人士而起的。。。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1. 有趣好文。

2. 何应钦的恭敬敬礼 实在太损国格!何应钦就是一支亲日的狗。

3. 蒋介石一直在南京袒护着冈村宁次;麦克阿瑟在东京战犯法庭要审判冈村宁次,蒋介石在南京把冈村宁次藏起来,不送给麦克阿瑟,麦克阿瑟派人去抓,老蒋也不给人。。。后来竟然宣告冈村宁次无罪!这是二战后最大的笑话!
老蒋只顾打自己的“共匪”;国共最初的结仇也是由老蒋现在广州、上海大杀共党人士而起的。。。兵败退台,现在死掉了还被台湾人痛骂、坎他铜像的头。。。中国的分裂与老蒋有直接的关系;我认为他不是好人。
waixinren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抓到的日军俘虏大多数后来成为中日友好的推动者和督促日本政府象中国道歉的和平力量。而国民党却用日本刽子手冈村宁次等为顾问妄图消灭共产党。比较一下就知道了谁是真抗日、谁是真内战。
lucia17 发表评论于
没有血性的中国人
Morphin 发表评论于
老蒋以降,很多国军将领都是日本官校毕业的。自然是亲日的。
tiiannayuama 发表评论于
画的图上可是站直了腰板的。
左右三十年 发表评论于
得了吧,好歹还有几个日本战犯被毙了。
要是落在北边某个“管理所”,好吃好喝几年全部都能回去。
ZTM 发表评论于

国学不及格。孔子精神主张 以直报怨。因为 以德报怨 何以报德?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四字成語:狐假虎威
AquaExecution 发表评论于
汉人传统一直以来不都是崇拜敌人的吗?而且是敌人越狠,汉人拜得越起劲。满人屠汉有多惨?清廷倒台后还不是受到厚待?当时还一大堆汉人不肯剪辫子呢!现在还一直说满人汉人一样是中国人,“民族和谐”等等废话。是不是也可以说当初日本如果全面占领中国,大和就成了中国人?中国领土就包括日本岛了?就差一步,可惜!
o88 发表评论于
呵呵,骨子里的东西,是遮掩不了的。 就像一头砸日系车,一头涌去日本扫马桶盖。
冻爷 发表评论于
免了日本的战争赔款,然后还笑脸感谢人家的侵略,才是诡异的畜生!
speakoutloudly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这点五十步笑百步吧。战争赔款也没有要啊,也是高举日中友好啊,记得以前看电影就是俘虏了日本兵,为了保证日本兵吃的好睡的好,八路自己勒紧裤腰带,就差派女政委晚上去慰问了。
Kurve 发表评论于

有资料表明,当时的受降仅仅是个形式。蒋介石私下和冈村宁次多次交涉,要冈村宁次帮助他打共党共军。所以全面揭开历史事实的话,一切都是灰常自然的。
kankantw 发表评论于
说中国打赢了抗日战争只有鬼才信,这与朝鲜人说打赢了美国和联合国军队 没有太大的区别。

有些话政治人物必须说并坚持着,这是政治正确的需要,就比如中国是抗日主力、共产党是抗日的中流砥柱(模糊概念)、金日成领导朝鲜人民军抗日抗美 等等,学者们不要太去较真。
最爱卤煮 发表评论于
蒋介石那时候的国民政府内忧外患,已经被打傻了!想想原本没可能打胜的,突然被宣布你们胜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有点儿受宠若惊,这种情况下受降,丑态百出就太自然啦!
kankantw 发表评论于
有些人怪 蒋介石国民党 屈膝媚日或是抗战不力,不厚道。

满清后期的中国与西方工业文明社会脱代,随随便便一个小国比如比利时葡萄牙就能大败中国,北洋时期的中国并没有太多的长进,因此才有一战结束之后巴黎和会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交给日本,后来的国民党政府除了掌控华南和华东,在其他地区并没有实际的统治权(没有军权税权),中国当时还是在分裂状态,直到抗战结束。当时的中国虽然比起满清有了很大的进步,但距离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不是一年两年能赶上的。

当时的中国积弱已久,国力远远比不上日本,能够守住部分疆域也是依靠了美国和苏联的大力支援,说个老实话:抗日的胜利来自美国和苏联,中国军队的功劳不大。美国为了在远东对抗日本和苏联,二战后竭力扶持了中国才有了第5大战胜国的地位。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为啥不是向中流砥柱投降呢?照片是PS的吧。
honger22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实际上是让日本人给打怕了。赢得抗日战争也是美国帮忙,胜了也没啥底气。所以唯唯诺诺,对日本还是畏惧。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关东军也全抽调到太平洋了,100字头师团全是哈尔滨齐齐哈尔开拓团农民编成。

还打个屁
国色 发表评论于
国民党对日“卑躬屈膝”是想联日打共产党,结果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被赶出了大陆。只可惜“钓鱼岛”被国民党出卖了。否则,今天就不是这样的局面。
suamigo 发表评论于
内战和文革的罪人从未道歉你怎么不说。别人抗战,你在后方捣乱挑拨,之后阴阳怪气,啥人品。
WXCQT 发表评论于
讨好日本人全都是在为内战做铺垫 还要感谢日本
技术员 发表评论于
在仪式上侮辱战败国属于下三赖。
nianfi 发表评论于
因國民黨高官不少留日,所以有同校同學甚至师生之谊,而且戰後内戰有賴日將指导
刀客行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中国汉人全体民族性的劣根

以德抱怨是最要不得的
巴基西梅托 发表评论于
奇葩的炮党和果军,1945年夏天了还在屡战屡败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只有苏维埃共和国是抗战的中流砥柱.....
kankantw 发表评论于
哪里是“宽厚”或是“厚待日本”,是不得已而已!!

当时的中国除了西北和西南,全在日军的控制之下,当时国军主力在重庆以西,美军主力在冲绳,日军虽然在美军手里吃了败仗,但在中国大陆并没有受到影响一直占据着上风,南至广州香港,西至长沙武汉,东至南京上海杭州,北至北平天津徐州等全在日军掌控之下,至于东北更是日本人的后方。

日军是在日本天皇的命令之下向中国军队宣示“停战”,远途来到南京接受受降的国军代表们还得由日方人员接待安置,街上到处都是日本士兵,心中可能还在担心日本人反悔留难以至于有性命之忧,在这种情况下不“厚待日本”还能怎样??
kankantw 发表评论于
哪里是“宽厚”或是“厚待日本”,是不得已。

当时的这个除了西北和西南,全在日军的控制之下,当时国军主力在重庆以西,美军主力在冲绳,日军虽然在美军手里吃了败仗,但在中国大陆并没有受到影响一直占据着上风,南至广州香港,西至长沙武汉,东至南京上海杭州,北至北平天津徐州等全在日军掌控之下,至于东北更是日本人的后方。

日军是在日本天皇的命令之下向中国军队宣示“停战”,远途来到南京接受受降的国军代表们还得由日方人员接待安置,街上到处都是日本士兵,心中可能还在担心日本人反悔留难以至于有性命之忧,在这种情况下不“厚待日本”还能怎样??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可以参考一下中日建交时老毛的态度。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可以看看第十一战区受降仪式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现在读历史的人,都喜欢读一半甚至不到一半,就出来无病呻吟?

可以华北战区(第十一战区)受降仪式,这些乱七八糟感慨全没了。
Chinusa 发表评论于
这文章这作者真是奇葩
王剑 发表评论于
简单,需要冈村宁次对共军作战经验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老共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