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浪尖!YOUTUBE竟放出自杀者遗体(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近些年来,由于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新式自媒体平台走入了我们的生活,其中尤以新式视频媒体为代表。每天的工作学习之余,登录弹幕网站、直播平台,看上一会儿视频或是直播,既消磨了碎片时间,还能休闲放松。不知不觉之间,新式视频媒体逐渐成为了我们休闲娱乐活动中的一种重要方式。

市场在不断扩大,而政府、平台在管理制度的跟进上又存在滞后性。因此,主播、视频制作者、UP主等行业中也出现了越来越多不和谐的现象。

近日,美国的一位知名播主竟以拍摄自杀者的遗体为视频的噱头,引发了美国舆论界的轰动,再次将新式视频媒体的管理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网友们的口诛笔伐(整理自网络)

矛盾爆发:尸体也能当噱头?

12月31日,当西方世界正准备庆祝新年到来之时,一段仅15分钟长的视频打破了这片安静祥和的气氛。美国知名播主罗根·保罗(Logan Paul)在油管(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他在日本富士山脚下的青木原树海时拍摄的vlog(视频博客)。

视频中,保罗与他的伙伴们来到了日本的“自杀圣地”——青木原树海(由于这里交通便利而森林内部又十分幽静隐秘,许多轻生者都选择这里作为结束自己生命的终点)。保罗宣称自己一行人的目的是探索这里的灵异事件,却意外发现了一位自杀者的遗体,因此特意制作一期视频分享这个难忘的经历。

网上关于青木原树海的视频并不少见,这里地形复杂,而且是自杀事件频发区,因此无论是日本还是西方都制作了大量的视频介绍这里,并劝告轻生者不要放弃生活的希望,也警示游客不要随意涉足非开放区域。这些视频中也会出现一些展现死者的画面,希望以此警示后人。但为什么这次保罗的视频引起了如此大的争议呢?

这是因为保罗等人对待遗体的轻佻态度引起了网友的愤怒。他们在看到自杀者的遗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的人还窃笑了起来,仿佛在惊喜于自己的发现。

而保罗本人也起到了错误的带头作用,他在看到死者不仅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并停止录制,反而走上前去进行拍摄。在表达了对死者的同情与劝告观众不要选择自杀后,他开始拍摄死者的遗体,并给死者的手、遗物拍摄了几个特写,并煞有介事地分析起来死者的情况。在拍摄结束后,保罗还不止一次地笑了起来。

这些镜头在事后几乎原封不动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频之中,对于死者的遗体,也只是在脸部打上了马赛克,没有进行其他的处理。



油管视频标题与封面(截取自新闻视频)

事后,保罗以“我们在日本的自杀森林中发现了一具尸体”为标题将视频发到了油管上,视频的封面便是故作惊讶表情的保罗与打上部分马赛克的自杀者遗体。这期视频发布不到24小时播放量即飙升至600多万,45万余人点赞,还被推送为首页十大趋势视频之一。毫无疑问,拥有1500万订阅者(其中大多数人为未成年人)的保罗一手制造了一次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

无数家长、名人、观众都加入了声讨保罗的队伍,他们认为保罗不仅没有正确发挥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并且亵渎了自杀者的遗体,在道德上也为人不齿。最终,保罗不得不删除了这部视频,并且为自己的过失发布了道歉信与现场道歉视频。

瓶颈:新式视频媒体该何去何从

在事件爆发后,在人们声讨播主保罗的同时,也有人在思考:都有谁该为此次事件负责?毫无疑问,保罗作为始作俑者摆脱不了主要责任,而纵容他的那几位朋友也脱不了干系。但在视频的推广与传播上,首当其冲也应负责的不正是视频平台的管理层吗?

视频网站不同于直播平台,其内容不具有即时性,往往是要通过审核才可以发布的,而保罗的视频明显违反了道德要求与油管平台的部分规定,其中包含着引人反感与造成他人不适的内容,根本不应该通过审核,但油管却给自家的大牌播主开了绿灯。

并且,在事件热度不断上升的1月3日,BuzzFeed报道:有油管审查团队成员爆料,保罗的视频曾被网友举报,但仍然在1月1日被批准发布。此人写道:“罗根·保罗的视频遭到举报,油管虽然采用人工方式进行了评审;但他们最终决定仍然决定保留这段视频,甚至都没有对观看者的年龄进行限制。”

近一段时间,油管频频爆出丑闻,虐童视频、极端主义宣传视频、带有歧视性言论的视频都曾因为网站算法被自动推送到首页。而面对每天长达60万小时的新上传视频,油管又不得不很大程度上依赖人工智能的自动识别与运算。

这次事件不仅暴露了部分播主个人道德与情商方面存在缺陷,更暴露了视频网站运营模式及其带来的弊端——诱导点击的标题党、哗众取宠的视频制作及越过道德底线的灰色内容,越发越充斥于视频网站的各个角落,如果平台官方不予阻止与管理,那么这些害群之马将会迅速壮大,进而冲击整个新式视频媒体行业,优质内容将被淹没,视频网站将成为垃圾视频狂欢的天堂。

任重道远:我国新视频媒体管理模式的起步

在看到这件新闻时,笔者也想到了我国的一些直播平台与视频网站,曾经有许多主播也为了吸引眼球而铤而走险过,他们也许和保罗一样,没有直接触碰法律的底线,但他们低俗、恶趣味的行为却着实引起了观众们的反感:例如吞吃奇特物品、爆粗骂人等等。新式视频媒体管理上的困难不是西方特色问题,而是全球政府都要面对的普遍性社会问题。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行业中大多数从业人员是遵纪守法的,例如去年5月,我国贵州某户外主播在野外生存途中也如保罗一样,发现了一具尸体。但他却选择立即停止直播并下山报警。由此可见,新式视频媒体从业者素质水平良莠不齐,对他们不能一概而论。

无论是油管、A站、B站还是各大直播平台,它们作为新式视频传媒的载体,都是近二十年来才产生并发展壮大的新事物。这些新出现的媒体平台经营者与政府都缺乏管理经验,难免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些平台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青睐与喜爱,也就意味着它们可以服务于人民,为人民所用。所以我们看待这些新媒体既不能一刀切,全部禁止;也不能放任其随意发展,逾越法律与道德的边界。

我国的视频网站、直播平台在诞生之初曾是一片混乱:盗版横行、视频直播内容五花八门,其中不乏涉及色情、暴力者。但随着政府层面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以及平台运营部门管理的不断严格,近几年来我国新视频媒体平台基本已经进入了平稳发展期,近日也有不少传言称许多视频网站、直播平台正在准备上市。我国新视频媒体管理模式已经初具雏形。

当前我国主要管理手段是提高从业人员门槛,健全追责制度。2016年 4月13日上午, 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负责人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备查;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审核人员对平台上的直播内容进行24小时实时监管。

而去年由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开展的“净网2017”专项行动,也将网络直播平台作为重点关照对象,查处直播平台七十余家。据笔者统计,2017年年度涉及新式视频媒体的案件大小累有几十余起,其中涉及方面十分广泛:涉黄、涉暴、劳动纠纷、民事纠纷、低俗、爆粗、不正当竞争等。可以说,近十年来,新式视频媒体方兴未艾、蓬勃发展,2017年则是其管理运营机制走向成熟的重要年份。

除去法律法规与政府干预,社会舆论也成为了监督新式视频媒体平台的重要战场。前几个月便有知名主播因为在直播中用语不当,遭到了舆论界的一致批评,最终道歉并承诺整改。由此可见,政府的执法立法、社会的道德约束、民间的舆论评价三管齐下,才使得行业乱象大大减少,我国新式视频媒体平台才能逐渐步入正轨。

殊途同归:新式视频媒体究竟该怎么管?

在新式视频媒体的管理问题上,其实中外面临的困境是极其相似的。油管等外国网站起步早,发展更为成熟,但却率先陷入了僵局:用户群体的扩大导致管理效率的下降。

就像A站、B站总有人怀念五六年前的网站环境,油管也总有人在怀念十多年前的网站环境。这并不是说时代变了,“人心不古”。而是因为市场、用户群体的急速膨胀必然导致网站管理效率的下降。

昔日有兴趣、有技术、有时间去制作视频的播主规模并不庞大,优秀的作品也相对容易脱颖而出。而在今日这个人人皆可创作、人人皆有兴趣创作的时代,大量作品的涌现为网站注入了活力,但平庸甚至低俗的作品也迅速淹没了整个网站。

优质作品在数量上肯定增多不少,但这就如一勺蜂蜜加入一杯水与一桶蜂蜜加入汪洋大海一般,在琳琅满目的网站首页,观众难以甄别视频的质量,最终往往只会点击吸人眼球的标题与封面,而此时,部分从业人员为了利益就会不择手段地去获取观众们的关注。而在这种大背景下,新式视频媒体究竟该怎么管?



2009-2015年11月期间B站视频投稿大数据(来源游戏狗新闻)

笔者认为,可能还是要从三个方向入手:首先,国家应该健全法律,制定相关从业规范与监管制度。当前对于新式视频媒体的法律文件比较稀少,最新的文件只有《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以及广电总局关于视频网站的一系列通知文件。

而在司法执法时,则只能依靠昔日的《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之中的规定。其中主要提到了:“在互联网上建立淫秽网站、网页,提供淫秽站点链接服务,或者传播淫秽书刊、影片、音像、图片,属于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但如何界定淫秽视频、相关处罚规定都十分模糊,这对监管部门、执法部门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并不利于管理模式的完善。

第二,平台运营者必须加强监督与审核。这就牵扯到技术革新与人力成本。现在许多平台都采取了设置了超级管理员,负责巡视与监督,争取第一时间关停、删除违规视频节目,这是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但人力成本的上升不可避免。同时,中美企业也一直在探索人工智能管理模式,不过需要长期投资,目前收效甚微,在可以预期的将来,AI也需要人工审核辅助,以应对五花八门的新生事物。

最后,便是社会层面上的道德约束与观众自发维护环境。道德体系与法律体系相辅相成,对待目前网上一些无底线的视频文化,除了观众自发的批评摒弃,政府与平台也应鼓励观众积极参与监督与举报,如果缺少观众的参与,严明的新式视频媒体管理体制将只能停于空想之中。

在新式视频媒体的管理上,无论是外国,还是中国,我们都有很长的路要走,国内业界起步晚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亦步亦趋,模仿外国的发展模式。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在文化管理方面仍然具备着西方无法比拟的优势。油管等国外网站从根本上讲是资本做主,国家与政府在很多方面都无从下手,无权下手,观众的抗议往往拗不过巨头的大腿——不看油管还能看啥呢?事情闹大了,巨头给你道个歉,但很可能以后该怎么吸引眼球,还是怎么做。而我国则不同,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法律手段宏观调控业界。

当然,在实行政策时,我们也要实事求是,不能盯着自己的“底线”,或者自己一辈人的“底线”,要考虑到大多数人的情感,否则不仅会伤害普通观众的感情,还会把优势变为劣势。总的来说,新式视频媒体的未来是光明的,但其发展道路是曲折的,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不能缺少国家的管理与社会的监督。愿新式视频媒体及其管理机制,能够早日走向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