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宁之死:从演员到高空极限第一人 坠亡瞬间(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北京时间12月11日,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吴咏宁坠楼瞬间视频曝光,公安局公布具体死亡时间为11月8日下午,系从顶楼附属物坠到顶楼楼顶导致死亡。



他先是做了两次引体向上,然后挣扎想爬上去。






信号塔、避雷针、摩天大楼……当同龄人的生活还在眼前的苟且和远方的诗之间摇摆时,26岁的咏宁痴迷地攀爬在危险的高空建筑物之间。咏宁的危险高空挑战视频,让他在社交平台上俘获了众多粉丝,他也因此自称为国内无保护高空挑战“第一人”。



11月8日上午10点45分,咏宁在他的微博上发布了最后一条挑战视频。视频里,他和往常一样在高楼楼顶做出一系列危险动作,爬出护栏扒着楼顶的边缘做引体向上、单手固定位置凭空远眺……



之前,正是因为类似的动作,咏宁在各大直播平台收获了众多粉丝,其中火山视频有55万粉丝,美拍粉丝超过23万。在别人眼里,咏宁已经算得上是个网红,而在咏宁自己的眼里,他是中国无保护高空“第一人”。



他在连续做了两个引体向上。



感觉体力下降,想爬上去。



做准备工作。



坠楼前的四分钟。



挣扎。



他靠一条腿挂在上面。



准备。



准备开始。



极限-咏宁:本名吴咏宁,1991年生,湖南长沙人。咏宁早起曾做过群众演员和武打小生,后因在极限运动方面天赋异禀,改行开始玩户外极限挑战。咏宁经常在无保护的情况下挑战各种极限高地,身手相当矫健。



有网友更是爆料:“11月8号去世的,由于身体欠佳体力不支,攀爬时从11楼坠落,现场无人发现导致抢救不及时第二天去世的,10多岁出来挣钱,在剧组做替身受尽磨难工资还低,他拍极限视频是为了给他妈看病,并不是作死,大家就别嘲讽了。”



在他个人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中,咏宁对自己的自我介绍是:“极限运动国内第一人我不敢说,因为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一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经常关注咏宁直播的吴尚(化名)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今年9月注意到咏宁,当时他已经在网上小有名气。咏宁发生意外后,他一度有些不敢相信。直到金金在直播中证实这一消息,吴尚才相信,总是被大家担心的咏宁这一次真的失手了。让他更加唏嘘的是,金金在直播中透露,原本今年11月她要和咏宁结婚。“说好10日商量结婚的事,没想到9日早上被通知咏宁出事了。”



吴永宁高难度动作。



吴永宁危险动作。



吴永宁高楼顶自拍。



吴永宁生前照片。


导读:他头顶上高高扎着一个半马尾,头微微侧向一端,眼神冷峻;他站在高楼上俯瞰世界的神态,携带运动背包、三脚架、自拍杆,成为他留给外界最鲜明的印记;他用文字“帝王”来形容他的形象,他要做“中国极限运动高空挑战第一人。”

吴永宁曾告诉继伯父冯胜良,11月8日,他要在长沙的一栋高楼上录一个两分钟的视频。“他说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

而就在当天,吴永宁爬上了华远华中心的62层,高度263米,意外发生了。

凤凰网湖南讯 (文/ 高媛媛 黄燕)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在263米的高楼,吴永宁垂挂在光滑的玻璃墙面上,他瞥了一眼脚下的城市。

“呃——”,在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又无可奈何的呼喊之后,微博名为“极限咏宁”的他,脱手了。

他从长沙华远·华中心62楼坠下,落在距离16米的楼顶平台,发出砰-咔”的巨响。

城市高处的轮廓模糊,混杂的落地声音清脆,刺耳。

这一刻发生在2017年11月8日上午,一台苹果手机记录了他最后的挣扎。

26岁的湖南宁乡市青年吴永宁戴着白色手套,穿着一套黑色运动休闲服,视频里甚至看不清他的正脸。

从高中辍学之后,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从家乡小村落中走出,背上行囊,向东出发,前往离家900公里之外的横店影视城打拼。

在每日群演无数、空洞而又拥挤的影视城内扮演死尸、日本军官、乞丐等边缘角色。在此之前,他去过饭店打工、学手艺做学徒,辗转多地。

而在十个月前,当拍摄的第一段极限高空视频赢得点赞和打赏之后,他开始走上了另一条梦想之路。

他头顶上高高扎着一个半马尾,头微微侧向一端,眼神冷峻;他站在高楼上俯瞰世界的神态,携带运动背包、三脚架、自拍杆,成为他留给外界最鲜明的印记;他用文字“帝王”来形容他的形象,他要做“中国极限运动高空挑战第一人。”


吴永宁的微博

最后三分钟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在吴永宁的一台苹果手机里,留下了一段长达17分钟的视频影像。这是利用三脚架拍下的画面。网络上流传的是一段最后3分52秒的视频。


吴永宁发布的最后一条微博视频截图

11月8日上午10点45分,一则定位在长沙五一广场商圈的极限危险动作视频成了吴永宁生前发布的最后一条微博。

视频中吴永宁做了两个引体向上,并单手拉住楼顶边缘,作出悟空远眺的动作等。配文“危险动作,请勿模仿”,并提示网友关注公众号,评论量显示一万。

两个多小时后,他出现在天心区华远·华中心,一座墙面铺满了银色玻璃的大楼。

最开始,吴永宁蹲在顶楼边缘用手套反复擦拭着,右腿跨了一步,从包里拿出一块红色的长方形布块,拉着长方形布块的两端,像是拿布测量距离。

距离坠落3分钟时。他坐在的楼顶,左右摆动右腿,反复擦拭着灰尘。

他似乎不放心,擦拭着要接触的区域,这个动作他频繁地重复。

死亡前2分钟,吴永宁的小臂压着顶端,靠手臂架在屋顶支撑。左腿往上一抬,轻松地上去了,这是他第一次尝试。

距离坠落只有1分10秒左右。吴永宁的腿已经完全离开顶端边缘,手臂紧紧抓住楼顶边缘的玻璃内侧,左手仍然反复擦拭着。

擦了数次,慢慢地,手臂与楼顶的玻璃沿垂直,很快,整个身子和大楼一样平行了。

仿佛卯足了劲,连续做了两个引体向上之后,吴永宁的小臂努力弯曲,左腿在上,右腿在下,玻璃墙壁太滑再加上没有支撑点,往上爬了一小段距离,很快就滑了下来。

尝试了两次仍然滑下。于是吴永宁调整了攀爬的姿势,右腿在上,左腿在下,只往上挪了一小段,甚至还没稳,又滑了。

这次显然体力不支,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又无可奈何的声音“呃——”之后,双手到了极限。

1秒多后,“砰-咔”的一声,吴永宁,脱手坠落了。

吴永宁的继伯父冯胜良告诉凤凰网湖南,当时吴永宁落在了离62层高楼大约16米的楼顶上。

坠落位置旁有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棒,铁棒上黑红色的血迹清晰可见,血迹在地上拖了大约40多米,冯胜良说,吴永宁大概想用尽全力爬到楼顶上的那个门,可是,门被重重的铁琐扣得严实。

大约16小时后,吴永宁被清洁工发现。此时,他已停止呼吸。

12月8日下午,据长沙天心公安分局声明,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吴永宁具体死亡时间为11月8日下午,系从顶楼附属物坠到顶楼楼顶死亡。

天心公安分局透露,2017年11月9日6时50分,坡子街派出所接到报警称,辖区某大楼楼顶发现一名男子死亡。警方迅速展开调查处置工作,综合现场勘查、走访调查、调阅监控和法医检验,死者的死亡时间在11月8日下午,死亡原因系高坠身亡,排除他杀。

从农家孩子到演员吴永宁

没有关注度,更没有打赏


吴永宁10月2号在长沙第一高楼的挑战

直至本月11日,距离吴永宁死亡后一个多月,吴永宁母亲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接受记者采访,她只是重复一句“别来采访我,我孩子还活着。”

她患有精神分裂症,以泪洗面,原本就不太好的精神状态更加不济,仿佛坠入一个深渊,游荡于对吴永宁的思念中。

吴永宁年幼时父亲因病去世,在他18岁那年,母亲改嫁到长沙一个小村落。

吴永宁母亲与吴永宁继父相识于四年前,不久之后两人便登记结为夫妻,婚后三人关系较为和睦,吴永宁称继父为爸爸,而不是叔叔。

继伯父冯胜良告诉凤凰网湖南,在4年前,吴永宁拍电影时不慎把手摔断,今年才把钢板从手中取出,当时在家待了10几天。平时吴永宁很少回家,几个月回来一次,回来的时间不定。

“每次回来都只待了一两天,吴永宁都没停下来休息,忙活着挖土等体力劳动,常常一做就是几个小时。虽然回来的次数不多,但每个月总会往家里寄钱,给父母买东西。”冯胜良说。

吴永宁母亲的身体状况一向不好,于1996年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

虽然精神病药物费用由政府承担,均为免费,吴永宁一家人生活还是较为拮据。

吴永宁继父以泥瓦活为生,而泥瓦工的不确定性没有为吴永宁家庭减轻太多负担。继伯父称,“吴永宁只是想给家里减少点负担。”

据继伯父冯胜良介绍,“吴永宁除了孝顺之外,自小性格内向,不大爱和别人说话。就连平时做武术锻炼都是自己在屋子里进行。”

吴永宁从十几岁开始学习武术,辍学后闯荡社会,去过工厂、饭铺,那一年,生父得癌症去世,同时也开始前往浙江多地,开始群演生涯。

即使远在浙江拍戏,吴永宁也会时常回家探亲。

社交平台上、视频软件上大大小小的几分钟视频,是他群演生涯的真实写照。

2015年九三大阅兵之际,他发布两张剧照,一张是剧组合照,一张则是自己身穿军装的自拍。

小到湮没在电视剧潮流的未知名电视剧,大到诸如《神雕侠侣》、《新雪豹》这样的IP大剧,但是镜头前的他基本上是寥寥数秒,却似乎也不妨碍他继续在横店里过上吃大盒饭、化着被认不出来的妆容的日子。

他也时常会和家里人埋怨,群演的工资太少,却依然没有找到代替他的另一样工作。

据相关信息,在横店的群演,一天下来薪资不会超过80元,而工作时间是长达8小时,甚至要配合主演时间会更久,而编外武行则有100元一天的工资,挨打武行200元一天,而吴永宁为了更多的报酬,通常在有选择的情况会选择挨打武行。

2015年3月,吴永宁在微博上发布一条“你可以说我是跑龙套的,但是你不可以说我说是臭跑龙套的”,疑似是对歧视他的人的反驳。微博配图他身穿黑色羽绒服,背景则是一堆黄土胚子。

在玩高空极限之前,他的ID是另一个名字:“演员吴永宁”。

但很显然,尽管用了演员这个名头,发布内容是年轻人喜欢的搞笑段子,粉丝量依然寥寥无几,没有关注度,更没有打赏。

做极限世界的帝王

他头顶上高高扎着半马尾,眼神冷峻,俯视着脚下的城市

今年8月6日开始,吴永宁在微博上首次发布关于高空挑战的视频,文字解释只有短短的八个字“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视频上显示的是傍晚时分,吴永宁扶着某座不知名大楼边缘做着引体向上及蹬腿的动作。

距离十几米的地面车水马龙,悬挂在栋栋高楼上的霓虹灯广告牌已经开始闪烁,而地面上没有人关注到那个正在高空运动的年轻男孩。

他的高空挑战从这一刻开始被大家所知,并且保持着每天一条的增长态势持续发布。

虽然时常在微博上发表着“作死”的相关言论,但几乎在每条内容之后,他总会附上“危险动作,未经专业训练,请勿模仿”的字样。

而吴永宁此前未曾想过用拍视频来获取额外的生活报酬,但很显然,在一次社交网站上发布高空视频收获网友关注之后附带的还有平台所带给他的131.6元的打赏之后,吴永宁心动了。

短视频和直播的风口,想获得高收益,伴随着视频内容的猎奇与夸张,拍视频所需的时间和随之带来的报酬与群演工作中的付出是无法相比的。

于是,尽管高楼难登,尽管不被家人朋友所理解,凭借一腔孤勇,他仍然带着自拍工具,无任何保护措施,登上一座座高楼,实现他认为的理想。

一次次的高空挑战不仅没有让他对高楼产生恐惧,相反,在众人的瞩目下,他获得日渐高涨的关注量,日渐丰厚的报酬,他因此得到了百万粉丝和不少收入,几乎每次表演都能得到一两百块的打赏。


9月22号吴永宁和友人在武汉某高楼上合影

而在一次次征服高楼之后所产生的巨大成就感,武行演员所积累的身体素质和经验,更让他对自己自信满满。合作平台与广告商业找到了他,想借势宣传运动产品,甚至还有食品类广告。

除了各大平台的直播之外,“极限-永宁”的微信公众号也随之开通,账号主体为长沙星启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罗奇;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成立日期:2016年10月26日。

该账号10月24日发布第一条推送,最后一条于11月8日发布。账号仅运营16天,其间仅发布9条推送。

12月11日,该法人代表罗奇对凤凰网湖南表示,他没有与吴永宁合作,而直到警方找到,才知道吴永宁坠楼,称自己仅是一个从事舞台设备租赁公司的,对吴永宁的事情不是很清楚。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根据微博里发布的信息,吴永宁曾来到一个城市地标点,站在被废弃的广告桁架一角,一身黑白运动装扮,头上戴着白色运动发带,头顶上高高扎着一个半马尾,头微微侧向一端,眼神冷峻。

附上的文字解说只有“帝王”两个字。

孤独的旅程

“如果有一天,你不发视频了,我希望你是收手了,而不是失手了”。

从登上高楼的一刻起,吴永宁将高空极限延续了三年,并登上各大直播平台。  

女友、朋友、家人自始至终不支持他爬楼。

被挤在社交边缘的吴永宁,只身一人在危险的高楼表演。

劝得多了,吴永宁会表现出反感的态度,他曾对女朋友表示道,“我以前出海的时候前女友都不管,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爱管我。”

在吴永宁拍摄最后一条视频之前,吴永宁对女友称不要联系他,涉及爬楼的内容,他会屏蔽女友“金金”。

凤凰网湖南了解到,吴永宁与长辈之间的沟通联系并不紧密,一年中吴永宁几乎总是在杭州拍戏,见面次数寥寥可数。

而在外的生活具体怎么样,他的伯父无从所知,因为从他们的朋友圈里看不见吴永宁的生活。

据搜狐新闻报道,吴永宁也游离在国内主流的“爬楼党”之外。一个从去年6月底开始接触爬楼的橙子介绍,吴永宁和他们玩的都不太一样,“像他玩的那种,国外也只有几个人敢挑战”。橙子觉得,多数爬楼党,一般都是为了好的视觉效果,拍出好看的片子。

在知乎里有人表述,像吴永宁这样的极限挑战者称其为“黑爬”, 黑爬都有两个特点:其一是标榜自己是追求独立和自由,有着崇高的理想;其二明知黑爬是威胁公共安全的行为,但依然铤而走险。

在他的“火山小视频”上,吴咏宁有100万粉丝,发布了300个视频,进行了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按每10个活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有5.5万元。

事发之后,直播平台走上了风口浪尖,有网友质疑其对危险刺激性视频把关不严,甚至有诱导他人的表演的嫌疑。火山小视频对媒体表示,已和家属沟通,会尊重家属意愿,并对相关视频进行处理。

“如果有一天,你不发视频了,我希望你是收手了,而不是失手了”。吴永宁高空挑战视频中有网友评论说。

“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

原计划第二天去女方家送礼金,意外发生了。

事实上,对于吴永宁来说,这是一种自我挑战,更是在死神边缘游走。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曾和他一起录制攀爬高楼视频的童虎说:“吴永宁老是做一些危险动作,劝了很多次,他不听。”

这样的描述似乎也与吴永宁最开始的心态相符。在他个人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中,吴永宁对自己的自我介绍是:“极限运动国内第一人我不敢说,因为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一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在火山视频平台,他对自己的标注也是“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挑战世界高楼大厦”。

在11月3日的微信的一则推送中,吴永宁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安全的重要性。他在一条推送中还称“安全第一咏宁时刻记在心中!如今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装备配套上,都已经比较齐全,这对安全是有一定保障的。而且遇到危险会主动放弃,放心吧老铁们。”

事发后第二天警方通知家属前来,女友金金一开始还能稳住,甚至还在安慰吴永宁的妈妈,直到看到尸体时,突然放声大哭。

吴永宁的继伯父冯胜良告诉凤凰网湖南,“吴永宁从60多层摔到了距离楼顶16米左右的另一栋楼顶,楼顶很大,是个飞机坪。吴永宁的头肿的厉害,血流了一大摊。”

冯胜良称,金金是他到了谈婚论嫁的女朋友,22岁的湖北孝感姑娘。他们大约两三年前在网上相识相恋,4个月前,女方父母也应允并订下婚事。

本来说好11月9日要去女方家送礼金的。"冯胜良说。

就在12月6日,金金再一次从武汉来到长沙宁乡的吴永宁家探望吴永宁母亲与继父,甚至直呼他们“爸爸”、“妈妈”,8日晚上赶回武汉。

吴永宁曾告诉冯胜良,11月8日,他要在长沙的一栋高楼上录一个两分钟的视频。“他说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

而就在当天,吴永宁爬上了华远华中心的62层,高度263米,意外发生了。



吴永宁对网友的安全提醒做出回应

专家呼吁

律师呼吁立法规范极限运动

征服高楼之后的成就感与生命风险之间的矛盾,似乎成为吴永宁无法权衡的难题。

因极限运动而失去生命的人吴永宁不是第一个。

美国极限运动员埃里克·罗纳高尔夫赛事开幕式上,表演跳伞运动时遭遇意外事故;俄罗斯极限运动好手罗索夫(Valery Rozov),在喜马拉雅山区进行定点跳伞时意外身亡;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匈牙利选手维克多·科瓦茨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试飞过程中不幸坠落。

根据今年9月中国青年报对2004人调查,发布的《77.4%受访者建议参与极限运动须采取防护措施》调查报告显示:受访者中,女性占51.4%,男性占48.6%。90后占19.3%,80后占52.7%,70后占21.8%,60后占4.9%,50后占1.3%。65.7%受访者认为自己或身边人参与极限运动是为了寻求刺激。

其中,4.5%的受访者经常参与极限运动,56.8%的受访者了解极限运动的危险性,77.4%的受访者建议参与极限运动须采取防护措施。

对国内外不断有人参与其中的“爬高楼”举动,如何管理成为重中之重。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尽快建立健全与户外攀爬有关的法律法规。出台一个类似于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对于一些比较危险的爬高楼行为要明确禁止,包括明确坚决禁止做这些户外活动的地方。

据搜狐网报道,极限运动人员未经高楼业主同意攀登,是侵犯高楼业主物权的行为。如果发生意外,应由其本人对坠亡的结果承担责任,高楼业主不需要承担责任。在公共设施、商业大厦、大桥高塔等建筑物上攀爬也属于违法行为,如果被举报,极限运动人员会因为扰乱公共秩序被治安管理处罚。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对凤凰网湖南表示,吴永宁事件中,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极限运动通常举动都十分危险,在客观上也会造成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就有可能危害公共安全,因此针对类似行为公安机关应当及时介入予以制止和惩治。

此外李健律师还强调,依据《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类似极限行为近似于自杀,拿生命当儿戏,是不符合我国传统的生命伦理观的,因此相应的直播平台允许传播此类视频传播也是涉嫌违法的。”李健说。

李健律师呼吁,随着社会发展和互联网技术进步,许多新的社会事务都是之前法律不能有效预见的,因此不仅要加强立法完善,另外在具体立法还没有出台前,相关职能部门也应当主动积极的依据现有法律政策去执法,最大化的避免防范类似社会问题的发生。

(凤凰网湖南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LUN76 发表评论于
怎么觉得鞋底有问题啊?好像鞋底完全打滑,根本就粘不住墙体
vxmon 发表评论于
国内这种搞极限运动的人本来就少,可是还偏偏频频出事,说明装备,团队或个人能力还是不足。近的有那两位潜水的,独自驾帆船环游世界的,远的有长江源头漂流的,还有时不时出现的驴友意外(虽然这不算极限运动)。希望各位勇士挑战极限的同时更要注意自身安全。
zzlbentley 发表评论于
用命挣钱,拼命也难以浮出这金钱社会的浊流。大国崛起,还要多少天朝蝼蚁的性命才能唤醒权贵的良知
singuy 发表评论于
是个勇敢的人,背后应该有个团队来技术支持
文学少年 发表评论于
批评的话不忍说了。至少为以后的挑战者敲响了警钟。
Bluebluesky123 发表评论于
真的只能用personal fable来解释,就是渉世不深的年轻人以为自己是死不了的
多次的战胜恐惧和侥幸成功更让他以为死亡不会临到他
但其实正常人都不敢踏到大厦边缘,更别说徒手抓墙,根本不可能做到。大部分人真的只有决定自杀时才跟自然这么较量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中国特色资本主义。
土木匠 发表评论于
回报太少不值得,RIP勇敢的小伙子
sanpablo 发表评论于
橫店的群眾演員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士兵,年殺1億以上日本鬼子呢.
zs-11 发表评论于
出事前擦了手着力点多次,想必是很潮湿很滑,应该有所警觉
柳月星荷 发表评论于
看得我手心都是汗,不作不die,命是父母给的每个人都要珍惜,他父母看到这个视频会不会崩溃。我很无奈和替他们难过。活着的人要珍惜
spooky 发表评论于
还是书念得少,高空的风速是刀子,而且寒冷的空气和墙壁更是冰板一块,一双手能坚持多久?不是作不了,是蛮干。是哪个爱赌博的蠢蛋鼓励了他,太多这种喝醉了的国人。
humimm 发表评论于
我感觉他这是自杀。之前做群众演员没出路,然后做极限,发现有点生机,但是要玩儿命啊。别人玩命是挑战自我,他做极限是为了生计,心情不一样。而且正好和女友吵架,压力大呀,不想活了。
zyhhswds7 发表评论于
这是种精神,没有这种挑战极限精神,无论什么都不行包括科学。
Heiyaya 发表评论于
他这最后一次的视频是谁拍的?当时没有报警吗?感觉还有一些内情没有披露
blackdream22 发表评论于
对家庭对父母都不负责。
RIP
hohoohooo 发表评论于
不能单独行动,这时候只要上面有人拉一把就行了。
狸猫的爸 发表评论于
应该立法禁止这种极度危险的活动。
zyhhswds7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一有失败个例就有人要求政府禁止取消什么的。之所以飞机,汽车,火箭什么的都不能在中国诞生,就是因为这种因噎废食,胆小畏缩的人太多。小伙子好样的,为此付出了生命很可惜,但其他的人可以吸取教训。问题是:一.他准备不充分,对自己体力和手臂力量不充分了解,在双脚不能用劲时他的手臂不能支撑他的身体重量;二.他应带个同伴;三.如果他试着蹬掉鞋子,用赤脚蹬墙会不会好一点,这么光滑的墙,他其实就不该穿鞋,一可减轻重量,二脚能帮助身体上升。
小伙子RIP。
我爱我的家 发表评论于
看得都心慌! RIP,孩子。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希望他买了保险
一线天际 发表评论于
各国政府应该禁止此类活动,违者罚款监禁,可怜的孩子,死的毫无意义。
Termagant 发表评论于
根本就不是攀爬运动的料。
pls778 发表评论于
可怜的孩子,无知无畏啊,RIP
难兄难弟不易 发表评论于
至少应该带个同伴看着点,出事也可以抢救啊
MustardSeed 发表评论于
只要有决心,一定死得成。用命换来的这个教训痛不痛?但愿不会再有后来人了。
wen668 发表评论于
如果真的是为了赚钱给母亲看病,他更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才是真正的对父母负责任,对女朋友负责任。很可能是同情他的朋友不愿意大家说“不作死不会死”,才说他是为了母亲看病的吧。说实话,对玩极限失误的玩家,我更多的是同情他们的家人。对他们本人,只能说一声,一路走好!反正我再穷再无奈,也不想拿生命做赌注,除非我觉得活得不耐烦了。
死了的人是活不过来了,希望活着的朋友引以为戒。
sefree28 发表评论于
哎!!!RIP
zxxxz 发表评论于
RIP
verfechten 发表评论于
无奈和辛酸。。。。
lcxml 发表评论于
没有 钱 , 要命 何 用
搞搞震冇帮衬 发表评论于
上得山多终遇虎
老马识途 发表评论于
可惜了。后来者,放弃这一行吧。
维真 发表评论于
现场也没有助手也没有无人机,却走火入魔。
维真 发表评论于
中国极限运动就这水平?用防滑镁粉啊,再用手抹那儿也没用。因为手滑摔死,死得真不值。
前缘 发表评论于
一声叹息 底层弱势人的辛酸
TUCSON2008 发表评论于
RIP
psu 发表评论于
别发这种了,每次看,手心都是汗。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太可怜了。做这种危险动作,一定要有保护装置。。命只有一条啊。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那些口口声声积口德的人,你们积的是德吗?
水墨轩 发表评论于
镜面墙面怎么能巴的住啊,可惜啊。 RIP
Vertical 发表评论于
早晚的事情,浮躁的社会浮躁的行动,RIP
cowboy62 发表评论于
背个小型降落伞保护一下难道不行吗?
大肚男 发表评论于
No zip no die的典型例子
lucia17 发表评论于
群演赚不了多少钱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不同情
HanXin2014 发表评论于
看得手心冒汗。太可惜了。RlP。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他死在高估自己的能力,一个人豪无保护措施就敢去挑战,楼顶上很多未知因素风力也很强,他那么瘦小,只要来一阵狂风就能把他吹下楼。看他的一些照片,的确很惊险,以前没出事,不代表就没事了,赚钱很重要,命更重要。
御林军长 发表评论于
RIP
御林军长 发表评论于
很惊讶他为什么一个人做这么危险的东西???没有其他人帮助他,朋友,助理之类的。哪怕是坠楼后,可以第一时间通知其他人,估计有可能挽回生命的。这样走的实在是太遗憾了。。。
笔架山 发表评论于
没意思!这是玩命!不提倡、应当禁止!!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不挖出背后的金主。
他给这个穷小子买人身保险木有?
凤凰网有掩盖罪恶,为人洗地之嫌。
饭太稀 发表评论于
有人救也没钱治伤,R.I.P. 下次不要再投胎到大粪坑里。
vxmon 发表评论于
Rip
ironhot 发表评论于
中国需要更多有胆量的人,不贪生怕死的人。愿吴永宁RIP.
也请大家积点口德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应该把他这作死视频和死相在他的粉丝和所有年轻人中大力传播,这样他的死就有意义了。否则相对他害人的过去,你愿意你的孩子模仿他而死还是看他先死?说的就是那些说什么人死了积口德什么的人。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还是想走捷径赚钱的心态,包括之前当群演。
ironhot 发表评论于
test
楼观台 发表评论于
令人作呕。
KM2016 发表评论于
胆战心惊
希望和兴旺 发表评论于
RIP。
school43 发表评论于
希望他没有痛苦
chufang 发表评论于
R.I.P.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迟早的事。
paladindancer 发表评论于
还是很心酸的
meldyhk 发表评论于
为了给妈看病更不应该玩儿这个。现在死了老妈谁来照顾,一点责任心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