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母亲后悔当时没让刘鑫多说一些 自己情绪失控(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江歌遇害后第294天,室友刘鑫首度面对江母。图 / 《局面》

2017年11月4日,江秋莲第6次到达日本东京,飞机是九点半降落的,和第一次一样,她只身一人,为了女儿江歌而来。

江秋莲戴黑色发箍,穿黑色长外套和黑裤黑靴,行李因为超重被压缩至最精简,但请愿的纸质资料一份都没少——女儿江歌在日本留学时被无辜杀害,日本死刑难判,她要在东京征集签名,求判凶手死刑。

征集活动在东京的池袋西口公园持续了两天,得知消息的人们白天黑夜地赶过来。11月12日是EJU(日本留学试验)考试的日子,许多留日学生在考试结束后赶往公园参与签名,也有人为此专门坐了两个小时的车过来。

江秋莲时常出现江歌还在的错觉,因为江歌从高中开始住校,后来前往日本留学,她们能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每到晚上,她会整晚睡不着,只能去江歌同学的朋友圈不断找寻女儿的痕迹。

她写道:“我不要你活在我心中,我要你活在这个世界!虽然这个世界污浊,但是这不是你愿意离开的。”

今天,我们重新推送每日人物写江歌妈妈的旧文。

文 |孟依依

编辑 |金匝

10月中旬,山东即墨下了一场雨,气温很快降到20度以下。往年这个时候,江秋莲要去乡下接母亲来家里住,她那套拆迁分到的楼房冬日供暖,“比乡下暖和点”,再过几个月,留学日本的女儿江歌也会放假回来,到江秋莲的超市帮忙收银,给姥姥洗澡,或是跟她吵上几句嘴。

但今年不会了——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公寓被害。



江歌遇害公寓。图 / 澎湃新闻

江秋莲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母亲,她害怕母亲见到自己现在痛苦的样子:瘦了20斤后,曾经略微圆润的脸颊凹陷下去,眼、鼻、齿的骨骼凸显出来,情绪也不稳定,随时会失控。

即便如此,每次出门前她都必须换好衣服和鞋子,再背上一个深蓝色单肩包。成长于崇尚知识、讲究体面的家庭,父亲从小教育她们穿戴整洁、不出格,这个带些传统意味的规矩延续了三代。

“我比较感性,但是处理问题还算比较理性。”这是江秋莲对自己的评价。但江歌去世后,这份理性几乎要消失了,江秋莲已经把生活里其它事情剔除干净,只剩这唯一一件:为江歌的死“讨还公道”。

丢失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日晚11:08,江秋莲结束和江歌的聊天,记录显示,这通电话长达1小时42分钟。

江秋莲几乎每天都会打微信电话给在日本读研究生的女儿,那天刚好江歌和同学聚餐回来,在东京中野车站等同住的室友刘鑫一起回家。江秋莲没出去跑滴滴,正好陪她一块儿等。

话题杂七杂八的,期间江歌讲到刘鑫的前男友下午找上门来吵架的事,江秋莲察觉到男性的危险气息,让女儿注意安全,话题又转到让她找个男朋友上。江歌总是一副不着急的样子,她告诉江秋莲,自己打算在30岁前攒够300万日元,先去环游世界,她说:“妈妈我30岁不结婚不准催我啊。”

江歌没等到30岁。第二天17:00,日本大使馆给江秋莲打来电话,说江歌在东京被人杀害了。江秋莲不肯相信,她第一反应是假消息,最坏的情况就是江歌被绑架,“怎么会被杀害呢”,她想不出一个江歌被杀害的理由。



江歌和法政大学的老师同学在一起

但她还是慌得没法开车,联系了刘鑫的父母,因为两家住得近,没多久对方就开车来接她。他们一同到达王家官庄村时,刘鑫的视频电话来了,女孩摘下口罩,把镜头朝身侧一晃,可以看出她正在警察局。江秋莲抢过手机,刘鑫见到她就哭着说“对不起”,“歌子在哪里?”“在医院。”“是死是活?”“不知道……”

江秋莲双腿虚软,瘫坐在地,刘鑫父母见状说:“你也别着急,应该没什么事。”江秋莲当即对他们说出自己的猜测:就是你们女儿的前男友杀的。对方一愣,但仍转身离开了。

14个小时后,江秋莲才见到江歌,“我女儿躺在那里,一头黑亮的头发没有了,被什么东西包裹着,漂亮的衣服不见了,是那种无纺布的手术服,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看到这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她不肯相信江歌已经离世。日本警察在她身边放了一把椅子一瓶水,说江歌在旁边陪着你,江秋莲哭得说不出话来,“不要用江歌死了这样的话来告诉我,不要,没有。我还能找到她,我一定可以找回她,我一定可以再见到她”。



江秋莲一直在微信上跟女儿江歌说话。左为江歌手机,右为江秋莲手机。图 / 澎湃新闻

变了

江歌去世9天后遗体火化,江秋莲的日本签证也快要到期,她带着江歌的骨灰回国。在机场过安检时,因为骨灰盒中装有两枚江歌生前最喜爱的、金属质地的哈利波特纪念章,必须打开确认,“我不能打开,不要打扰她。我也不让她过安检,不能让江歌像一件行李一样”,江秋莲哭喊。最后东京中野区政府与机场沟通,准许她直接带着骨灰盒上飞机。

将近中午,飞机抵达青岛,这是刘芸(化名)在江歌出事后第一次见到江秋莲,她是江秋莲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两人从二十岁出头相识到现在,关系一直亲密。

刘芸陪她坐进车后座,江秋莲穿一身黑衣服,低着头,“好像谁也没看见”,只把脸贴在江歌的骨灰盒上,念了一路“歌子我们回家了”。

“她整个人都变了,完全变了。”在刘芸的记忆里,江秋莲曾是个干练又仗义的女人,但现在,她从不主动说话,也不在人前哭天抢地,只是不论早晚,“眼都是红的、肿的”,不出声地流眼泪。

俩人常常坐在那里,一待一个下午,江秋莲手机不离身,翻看和江歌有关的一切信息,刘芸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压抑,太压抑了”。

每次刘芸提出晚上留下来陪她,江秋莲就赶她走:“走吧走吧,在这你也睡不着。你能天天陪着我?我就这么个样,你能怎么办?把你也搭进去?”她唯一一次留下,江秋莲就把自己关进江歌房间,那个房间谁也不许睡,只有她才可以。过了春天,房间一整理,连她也不睡了,“江歌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

一有人踏入家门,江秋莲会有一种焦虑和被侵犯的感觉,“歌子以前说过,妈妈,好希望我们有两个家,一个家可以有很多人,一个家只有我们两个人。”

这些年,江秋莲家一直只有两个人,她离婚后靠着摆地摊、做裁缝、卖布料,一个人拉扯江歌长大。



年轻时的江秋莲和女儿。

江歌出生不到两个月时,江秋莲外出后回来,发现孩子不见了,父母告诉她,丈夫把孩子抱走了,拦都拦不住。她说要去婆家找江歌,父母不同意,把她关家里一个月,后来丈夫抱着江歌来和好,她发现孩子的棉衣领子因为食物污渍结成了块,直把两颊磨出血来。这之后,江秋莲倍加保护江歌。

但家里人一时也无法接受江秋莲离婚,有天晚上起了矛盾,江秋莲带着江歌出门,母亲在后面一路跟着,喊:“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啊?”江秋莲心里想:“是啊,世界这么大,哪里有我的容身之处。”她们到水库边,黑黢黢的,江秋莲想抱着江歌一起跳下去。她记得江歌拉着她的手一直说“妈妈回家”——就是这句话,让她能走到今天。

争吵

江秋莲发誓要找出杀害女儿的凶手,去年11月4日凌晨3:48,出发去日本前,江秋莲发出一条微博,请求大家帮助督促警方破案,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当天,刘鑫给她发来一条信息,表示会把调查过程中做的所有事情如实告诉她,但从到达东京到离开,刘鑫一直没有和她碰面。

有人来加江秋莲的微信,她都毫不过滤地通过,随即发给对方一段话,讲述“江歌室友刘鑫搬过来、其前男友到住处骚扰以及当天晚上江歌在车站等室友”的事情,并说道:“我怀疑凶手就是刘鑫的前男友,恳请您帮帮我,我需要社会舆论的帮助督促日本警方尽快抓凶手。”

“刘鑫”,在案件还未被侦破时,这个名字似乎成为最接近真相的存在,在这段叙述中很快被传播开去。江秋莲称,起初希望以此来督促案件侦破。然而事情很快脱离控制,网友开始抨击指责刘鑫。

两天后的晚19:28,刘鑫在微信上给江秋莲发来一段话,说她正在配合警方调查,而江秋莲发在微博上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际”,“我不恨你,但你已经对我造成了伤害了,事情解决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了”。



刘鑫给江秋莲发来的微信。三叔是她对江歌的称呼

4天后,刘鑫在微信上告诉了江秋莲案发当天晚上的事:她和江歌一起从车站回家,因为她来例假弄脏了裤子,于是先进屋去换,突然听到江歌在外面尖叫了一声,她跑去开门却发现门推不开,猫眼也看不清楚,就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新的矛盾点在于门为什么推不开。江秋莲认为刘鑫锁了门,而刘鑫坚决否认,这样的各执一词僵持到现在。

案子很快告破,11月24日,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指控其杀害江歌。在日本媒体的报道中,陈世峰确实是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而警方在他的衣物上也采集到与江歌DNA一致的附着物。

刘鑫不再回复江秋莲的微信,她的母亲把江秋莲的微信拉黑,江秋莲也曾打电话给她父亲,电话那头总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联系方式被切断,江秋莲找到刘鑫老家的村子里去打听,得知他们已经搬家,村口一户人家留她吃午饭,她谢绝了,“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今年5月21日,江秋莲在微信和微博上发布文章《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曝光了刘鑫及其父母亲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私人信息,平时只有两三千阅读量的微信号“江歌妈妈”上,这篇阅读量达到4万多,微博阅读则超3千万。评论有将矛头直指刘鑫的,有认为江秋莲炒作的,也有觉得“伤人伤己”的。

文章发出当天,刘鑫在微信上联系了江秋莲,希望她撤回文章,不然“死了也不会去作证”。两天后,江秋莲接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刘鑫父亲,她抖得几乎接不起电话。电话里的人说要起诉她侵犯隐私权,甚至骂江歌“命短”。日后刘鑫站出来公开表态中为此事道歉,说那都是“气话”,但江秋莲无法接受。

6月5日,这篇引起争议的微博文章因为刘鑫的投诉而被禁,但江秋莲并未止步,她每天持续发布类似的、充满情绪的信息:“说我精神不正常也好,说我神经病也好,我知道我早晚会有那个下场。唯一支撑我的就是给江歌讨公道的信念,如果连这个支撑都没有的话,我早就活不下去了。”

自尊

今年春天,江秋莲把房子卖了,以此来支付律师费及其它费用。由于回迁房没有房产证,房子只能由村里接手,接下来,江秋莲还能在这里住上三年,如果要继续居住就要支付房租。最后的财产耗尽时,她最担心的是“江歌回来找不到家”。


同时,她的微博正逐渐变成一个悲伤聚集地,每天都有评论和私信请求她帮忙转发,多是苦难,甚至打开就是一张血淋淋的照片,这让她立马想起女儿遇害的场景。

还有一回,她在晚上12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先是对她表示了一番同情,几句话后江秋莲想要挂断电话,说“这么晚了您需要早点休息吧”,对方仍在不停地自说自话,到最后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一个小时之后,江秋莲不得不“非常不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江秋莲有很强的自尊心。她在中考两个月前因为体育老师骂她而跟对方打了一架,死活不愿意再去学校,因此辍学。又在江歌一岁半时毅然与丈夫离婚,对90年代的一个农村妇女来说,这并不容易。

现在,只有两件事情会让她发脾气,一是劝她好好活下去,二是被同情,“不想让别人觉得好像很可怜”。

但今年3月份,她还是发起了一个众筹,资金用于“为被害独女讨公道,单亲妈妈众筹赴日”,那时她的账户只剩下一两万,律师费用还未支付。最终13272人为她筹得30万余,她挨个回复“谢谢”。

“非常过意不去,而且有一种被施舍的感觉,特别不能接受。其实每次跟人家说一声感谢的时候吧,心情很复杂,有感激、感谢,有自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乞丐,在乞讨。我可以受任何的委屈,天下任何的委屈我都可以承受,只要为了江歌。我不能因为没有钱打不起官司,去不了日本,我就不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宁可去乞求,我也一定要为江歌去讨回公道。”



江秋莲准备的请愿书图 / 孟依依

江歌走后的241天,江秋莲第一次梦见她,她写下那些听起来混乱的梦里的情景:“我和你一起在日本,因为不懂日语,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在用地图搜索,怎么会忘记歌儿你的日语那么好呢?歌儿身上没有伤,只是受了很大惊吓,很烦躁的样子……我们一起坐着小铁凳子滑行了一段,歌子坐着我后面,我还背着歌子走了好一会,歌子不相信人,感觉被欺骗了,你皱着眉不愿意说话,见了任何人都害怕的样子,就像小时候依偎在妈妈怀里。”

见面



江歌遇害后第294天,刘鑫首度面对江母。图 /《局面》
 
“你还认识我吗?我很高兴见到你。”

“阿姨我一直想见你,但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真的是这样子。”

“大点声说话,我这耳朵有点背。”

“我一直想见你,但是我不知道见了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知道怎么开口没关系,我来问你吧。江歌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江歌走后第294天,江秋莲见到了刘鑫,《局面》记录了她们的见面。江秋莲用手机把两个小时的谈话全部录下来,回家后反复听,录音里不断有刘鑫的啜泣声,江秋莲则不停打断她,情绪失控地咆哮、质问。

每次回放时,江秋莲就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墙,墙上什么也没有,白茫茫一片,左手使劲攥着盖在身上的毯子,指关节发白,一旦听到自己的声音,整个人开始发抖,跟着录音里那个自己嚎啕大哭。

后悔,每次听完之后她都后悔自己没有让刘鑫多说一点,她意识到自己当时已经情绪失控,但就是控制不了。

这次会面后,刘鑫又“消失”了,她把来访记者的微信拉黑,不再回复电话和短信,不再更新微博。江秋莲依旧隔三差五给她发消息过去,最后一条消息是10月6日下午4点多发出,内容是“刘鑫,你真的过得心安理得吗?”没有回复。



刘鑫的朋友圈中有大量她与江歌(右)的合影

刘鑫父亲说,那次见面该说的都说了,但是“没用”,刘鑫在哪儿他也不知道,晚上“有时候回家,有时候不回家”。天气转好,他跑上跑下到天台收了上午晒出棉被、辣椒,再次闭门。

9月的一个晚上,大风,整个屋子里都是从窗口传来的呼呼声响,江秋莲直到早上才闭眼,醒来后开始整理江歌的照片,她把所有与江歌有关的照片都打印好,买了二三十个相框,一张张放进去,每张照片她都知道发生了什么。翻到一张江歌和刘鑫的合照,她盯着看了半分钟,拿起剪刀很快地把刘鑫那部分剪掉了。



江秋莲整理女儿的照片图 / 孟依依

签名

相比起对刘鑫的复杂感情,江秋莲对陈世峰的恨意更直接:“希望他被判死刑。”她再次飞往日本,得知按照日本法律,杀害一人很难被判处死刑,并且中日之间没有犯罪引渡条例,不能将嫌疑人引渡回国审判。在日本的40多天里,网友转发给她矶谷利惠的案例——10年前,矶谷利惠被杀害,母亲矶谷富美子通过发起签名征集活动,使得凶手被判死刑。



杀害江歌的嫌犯陈世峰

江秋莲给她发了一封邮件询问如何做到,一周后她收到矶谷富美子的回复,邮件中对她提出的10多个问题一一解答。

但对江秋莲来说,一切得从零开始,这之后的准备时期一度长达4个月。

请求判处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准备就绪,江秋莲雇了一个司机替她开车,准备从青岛开始,跑遍全国的高校。第一个学校顺利完成,第二个学校有人请她结束活动,到了第三个学校,保安队长骑车过来,扯掉了易拉宝,夺走江秋莲手上的请愿书,问:“你这是干什么?”

高校的签名征集活动在第四天夭折,江秋莲的车后座和后备箱至今还塞满打印好的上申书、易拉宝及一些日用品。她还辗转微博、微信、知乎、论坛,不断发送网上签名的请求,在30个小时内征集到18万签名,现在这个数字是28万 。

11月3日是江歌逝世一周年,江秋莲必须陪着江歌,之后她将前往日本街头继续签名征集活动,等到12月11日,对陈世峰为期一周的审判就到了。

江秋莲不只一次被问起审判结束之后怎么办?她说回答不了,也想不到那么远的事情。刘芸说,这个问题任谁都回答不了,“怎么办?愁人”。

但是承受了这么多人的好意,江秋莲觉得自己“死都不敢死”,审判越近,她又感觉离江歌越近。

“你后悔送江歌去日本吗?”江秋莲终于被问到这个问题。当时做这个决定时,她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不后悔,因为这是女儿的愿望”。

几天后,她在朋友圈又发了一篇怀念江歌的文章,里边有一句话:歌儿,谢谢你成为我的女儿。

刘小贝 发表评论于
刘鑫就是人渣。
难为 发表评论于
警察局的卷宗可以随便看么?尤其在没开庭之前。有人懂么?现在有点什么事谣言满天飞,真假难辨,必须等开庭事实说话。
waterhue 发表评论于
weibo上有人帮江母看过卷宗,大家可以搜一下:

劉鑫報警說她根本不認識外面兩個人。陳世峰為殺人做了周密計劃,包括去江歌家為避免攝像頭拍攝,改變電車路線,預先買好兇器,妥妥的蓄意殺人。根本不是什麼激情殺人。江歌也根本沒有讓劉鑫先進門,兩人一前一後,劉進去啪的把門反鎖了,江沒有退路。所以劉和陳就是一對狗男女。”

***tw.weibo***/1517249934/4173930644010496
zhichi 发表评论于
两个人之间的事真不能插手,你看这个刘女在前男友杀人之后却还包庇(怎么发生的目前没有定论,但她确实有包庇,所以第一天新闻没有说谁杀的)真令人不寒而栗。结论就是男女之间的事千万不要管。
zgzflm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里江歌的母亲很情绪化,她应该理智一些。不如也追究刘的刑事责任,比如刘是不是在第一时间如实为日本警方提供事件起因,刘是很清楚的。好像日本警方在锁定犯罪嫌疑人时花了不少时间,如果她及时提供了事件原因凶手应该很快被抓获,如果被询问时没提供所知情况这叫知情不报或者有没有故意隐瞒她的男友信息?这已经不是所谓良心的问题,刘也有可能已经涉及隐瞒事实,是犯罪。为了刘鑫这样的人被杀身亡,受害人很不值,这不是见义勇为,应该说有些事是不能插手的,两个男女之间的事谁能断清楚,如果触及法律应该有法律去断公案。
老牛仔 发表评论于
户名已被使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11:10:17
愚蠢的年轻人,看到前男友上门来找事,要么马上报警,要么出来巧妙周旋让他不要冲动杀人,一个关上门自保,一个激到凶手杀人,杀人后另一个又只想着撇清自己,被害者母亲又如此偏执,还有网上一群以正义之名跟着火上添柴的,反映了整体的国人素质,物质进入了现代化,精神上仍然处于蒙昧时代。

+1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远离渣友,自私自利的刘姓一家人会有报应的。别说是朋友,就是路人为了你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你也应该对人家的母亲多进点孝心才对。
Morphin 发表评论于
交友不慎。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这家人才是真可怜。独生女为救个渣友死了。母亲倾家荡产只是为严惩凶手。可惜很难。死者无法开口,现场又没有直接目击证人,再加上一个不合作的渣友证人,判死刑很难。
久今 发表评论于
老姐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10:51:26
楼下替刘开脱的是与刘一路的货色。远离为妙。

老姐说的完全正确!
九尘 发表评论于
应该从凶手那得到一些当时的细节吧。光和姓刘的纠缠,也没什么用吧。警方没什么可说的吗?
wumiao 发表评论于
刘的男友那天下午已经来过一次,两个女人还不逃离那个地方,晚上男的又来,已经动力杀机,江还帮刘在和男的交涉,傻。男的可能嫌江阻挡了自己见刘,干脆杀了她。
Devil老美 发表评论于
刘鑫不简单,她男友去她那里,第一目的是为了找她,逻辑上肯定会在门外让她知道他来了,刘鑫不给开门是正常行为,问题是,她听到门外江哥的尖叫,100%知道是江为保护她阻挡男友激怒了他,却不开门,最大的问题是事后不诚实庇护男友而保全自己而令江母悲伤切愤怒
笑忘书忘笑 发表评论于
交友不慎啊,希望小江在天国一切都好,也希望江妈妈能早点走出来,刘鑫一家必须受到良心的谴责
shiliu 发表评论于
楼下替刘开脱的是与刘一路的货色。远离为妙。+1
这样的人教育出的孩子和刘家一样,没有人性。
狸猫的爸 发表评论于
江歌不可能无原无故被杀,刘鑫肯定隐瞒了什么。
狸猫的爸 发表评论于
杀人偿命,这么简单的道理,被西方给玩残了。
azkaban 发表评论于
上个回错贴了。

刘女是个很软弱的人,凶手很暴力,但对认怂的刘女未必有杀心。我找你到机场接我,你出了车祸,怎么分责任?完全回避不对,但说别人替你死也太霸道。
azkaban 发表评论于
ajax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13:32:50
我不是帮刘鑫说话,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不过,就凭这篇文章里这样的描述,就知道大多数人不可能看到所谓的“完整”视频和对话。
-----------------------------
看了下知乎上的评论,人家自己都承认是在瞎猜,并没有多少事实做依据。
文学城上的人就比较怪异,闭着眼含口号,也不知道他们自己怎么把自己说服的。
现在最知情的就是凶手了,但没他的证词,都是瞎掰。大部分人都是靠占领道德制高点自欺欺人。
kai2002 发表评论于
这母亲怎么做都是可以理解的,殇女之痛无妄之灾。那刘鑫的确是有问题,非常非常自私,又怕事,哪怕是最基本最基本的义务都没有做到,还撒谎误导,完全是人渣。江歌最大的错就是交这样一个朋友,克星啊
goodmum 发表评论于
30圣女心理不平衡多管闲事惹得祸,女的24没嫁就是祸害
crystal12345 发表评论于
江歌和刘鑫,讲义气和自私自利的两极。刘鑫现在就是现世报,希望她一辈子这样生活下去。
格城阳光 发表评论于
令人愤怒的案例,为什么还有人替刘女说话?这一家道德沦丧,毫无人性的垃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女儿毫发未伤,人家的女儿惨死刀下,居然还说了好多丧良心的话,这里冷血的看客们,想想当时惨死刀下的江歌,错认渣友,一直帮助的“朋友”可以如此见死不救,她得多么心冷,所以叫着妈妈。除了妈妈,谁会管她死活?刘所谓的道歉毫无诚意,一直避重就轻,就是出来表演一下,否则日子受到了“打扰”,他们一家人确实没把江歌年轻的生命当命,我真为江歌叹惜,交友不慎,遇事更应慎重啊!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刘鑫微信上竟然对江歌妈妈说现在凶手还没有着落,果真有包庇她男友的嫌疑。这么能装着不知道实情实在太渣了。听到江歌被杀时的惨叫反锁上门堵住江歌逃生门是绝对的,还说猫眼糊住了,看不见。骗鬼!江歌的惨死她肯定是负有责任的。
dailycoffee 发表评论于
发现文学城好多三观不正的人,缺乏基本的是非,而这样人在海外华人中可能就在你我身边,想想挺可怕的。
SPASS 发表评论于
其实三个人都不会处理问题,当然问题最大的是刘鑫,毋庸置疑。
江歌母亲的爱老实说有点变态,一个好母亲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想带着孩子一起去死,哪怕是没有希望的时候也会全力为孩子争取活下去的机会,更别提要带着孩子一起去死的原因仅仅是离婚了,性格之极端,可见一斑。
lingwu00 发表评论于
可以看出江歌是在朋友有难的时候仗义帮助, 社会需要这样正直的人。
反而刘鑫做人做事太窝囊了!为了帮忙自己,朋友在自己眼皮底下惨遭杀害,也害的她妈妈身体,经济极度崩溃。刘鑫应该主动出庭做证,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也减少自己的良心谴责, 给自己个机会今后堂堂做人。
tmp 发表评论于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10:23:50

现在江哥母亲拽着刘鑫不放,没任何道理。

------------

你脑袋被门挤了?
———————————

不是脑袋被门挤了。是和刘鑫一家一样冷血,坏了心肝。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10:23:50

现在江哥母亲拽着刘鑫不放,没任何道理。

------------

你脑袋被门挤了?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这个刘鑫起码要赔钱的。江歌母亲找律师起诉她吧。如果事情发生在国内,不会就这样算了。

江歌一家都是老实人。换了别人,肯定召集队伍去收拾这个刘鑫了。
tusu 发表评论于
江哥妈妈还是不要自己出面和刘联系的好,情绪容易失控,对案情进展也没有帮助,应该让律师出面,刘很明显是一个胆小没有担当的人,一开始的忏悔内疚,在江母的高压下,也会反弹为自我保护
Yaoshen585 发表评论于
嗨,太不幸了!!替渣人挡刀了,这苦命的妈不疯了才怪。
azkaban 发表评论于
这事儿我开始没跟,才注意到。现在新闻上都在说二女遇到陈,然后刘女跑进屋锁门,但没看到出处 ---- 谁能介绍下这个过程是哪里来的?
卷毛兄弟 发表评论于
几年前德国发生过相似的悲剧,一大姐好像是东北人,在德国读博士,老公孩子在中国,这大姐人很热情,一留学女孩和德国人恋爱同居,护照身份都被德国人扣了不给,这女孩逃到东北大姐这里,那德国男人追过来,在地铁站把瘦小的东北大姐扛起来扔下去了,然后车来了人没了,那个女生跑回国了,据说都不肯来法庭作证,东北大姐家属来德国办后事,家里经济也很困难。。。那个杀人犯才判了九年,好像四年就出来了
永远是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中国父母教育子女的失败: 三个人(江歌, 刘鑫, 陈世峰)都不会处理事情.

一个因为女友要分手, 就杀人犯罪入狱.

一个不能妥善处理与男友的分手, 导致纠纷, 为了保护自己, 置朋友于死地.

一个不正确干涉朋友的爱情纠葛招致杀人之祸.
Danning1 发表评论于
把朋友爆露在危险中, 对警方隐瞒真相。 是从犯。 如法律不能治她的罪。我们要用道德治罪。 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笑含 发表评论于
刘鑫知道是她男朋友杀人却说不知道 这不是包庇罪吗
笑含 发表评论于
江歌明知道是谁杀人却一口咬定不知道 这不是包庇罪吗?
相当长久 发表评论于
这个猥琐男应该刮掉。 不过也不能一味纠缠刘。 江交友不慎呀! 我一向呼吁: 远离鸟事,远离鸟人。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说实在的,现在的学生素质比我们那时差的。
交友要谨慎。也别盲目出国,举目无亲的。。。。
pgh456 发表评论于
那么爱女儿,就不应该送孩子出国留学。
zfyg 发表评论于
防火防盗防闺密
想知道闺密的为人,就看她交的是什么样的男朋友

------ 《曾国藩家书》

阿杰的卫士 发表评论于
刘鑫先一步跑进屋把门反锁,刘鑫的男友在屋外将江歌刺了10刀。邻居都听到江歌的惨叫,刘鑫说她啥也没听见。满口谎话,和她男友一样垃圾。
exf 发表评论于
要是我是江歌的妈,一刀把姓刘的给做了。大不了判个死刑,和女儿相聚。
iwbh 发表评论于
刘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确实够恶心的,太自私了。还找各类借口说门打不开,就光这一点她就是罪人。
level123 发表评论于
年轻人要保护好自己, 你最需要负责的是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家人
圆萝卜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三金什么的就缺一铁拳打醒她,没人性的婊
户名已被使 发表评论于
愚蠢的年轻人,看到前男友上门来找事,要么马上报警,要么出来巧妙周旋让他不要冲动杀人,一个关上门自保,一个激到凶手杀人,杀人后另一个又只想着撇清自己,被害者母亲又如此偏执,还有网上一群以正义之名跟着火上添柴的,反映了整体的国人素质,物质进入了现代化,精神上仍然处于蒙昧时代。
说一声 发表评论于
刘和男友一看都不是好人,江哥交友不慎
stillsingle 发表评论于
刘鑫案发后初期刘鑫抵赖认识凶手,对警察撒谎,在日本没罪吗?
level123 发表评论于
危险的事真的不要参与, 帮忙也力所能及, 打电话报个警什么的
老姐 发表评论于
楼下替刘开脱的是与刘一路的货色。远离为妙。
dytt 发表评论于
读的心好痛。

都教育出这样没人性的女孩子,读书有什么意义?自己住闺蜜家,不找警察而求闺蜜帮忙,闺蜜在外面literally替自己挨刀子自己却懦弱的连门也不敢开??你怎么不原地爆炸?还有脸说放过你?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睡不好觉。我希望你一个人默默死掉。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看了那段对话。受害人母亲确实有点过了。刘鑫其实也是这件事情的间接被害人。不能因为起因就让她也陪绑。
linda2468 发表评论于
什么话?江歌被杀时,刘鑫进门后把门反锁,生怕杀手进来把她杀了。
谁在多管嫌事?当时是刘鑫打电话请江歌帮她赶走前男友的,多么不要脸的绿茶?!
思蜜达 发表评论于
楼下什么逻辑,什么叫抓住不放。刘鑫是案发当事人,她必须说出真相。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现在江哥母亲拽着刘鑫不放,没任何道理。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其实这和刘鑫没什么关系,除非当时刘鑫主动提出要江哥帮她挡住前男友。如果只是江哥仗义执言或者多管闲事,和刘鑫没什么关系,刘鑫最多是道义上的关心和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