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一个拥抱让日韩掐得难分难解 美国大使来救火(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美国驻南韩大使代理卡纳佩就美国总统川普拥抱慰安妇一事表示:「这只是一种欢迎来宾的方式,希望外界不要从政治的视角去解读这件事情。」

南韩「中央日报」今天指出,卡纳佩(Marc Knapper)9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南韩和日本的媒体对这件事情的解读都有些过度,这只是一个单纯的动作。」

报导说,南韩总统文在寅7日在青瓦台举办的国宾晚宴上,美国总统川普拥抱电影「我能说(I Can Speak) 」的主角、慰安妇受害人的真实人物李容秀(音)奶奶,这一场面被媒体捕捉后引发广泛关注。

当时这位奶奶刚伸出手,川普面带笑容拥抱她。也有人指出,当时两位领导人身边没带翻译,川普很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位奶奶的身分。

对于晚餐菜单中出现引发日本媒体争议的独岛(日本称竹岛)虾,以及日本因此对南韩表达抗议等问题,卡纳佩笑着回答说:「这是一顿美味的晚餐、一场不错的演出。」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朝鲜人对日本人的不依不饶和明确表明不予日本结盟
中国人在这方面真的要向朝鲜人学习
dream_pillow 发表评论于
南棒子对日本不依不饶的劲头还是挺令人敬佩的!
TheEarth 发表评论于
福特64 发表评论于 2017-11-10 13:04:57
日本人真是无耻啊。铁证如山的事,还要否认。

楼下这俩逢中必反的垃圾‘TheEarth’,‘我是你的朋友’,想让人转移视线? 为日倭开脱。
===================================================================
你是垃圾中的垃圾。你说说党和国家说的社会主义民主让资本主义民主推倒重来,你这垃圾硬说是逢中必反。你是不知廉耻。当可说人民不可说。你的奴才嘴脸不能因为你是垃圾就显示不出来了。
日本人再无耻都没你无耻。你以为北上抗日真是解决慰安妇问题呢。用用你那进水的脑子。不能有了饭吃你就可以无耻的黑白不分了。
是不是中国政府对此事没有评论。。。。睁开你那瞎眼看看。是逢中必反,还是逢中必舔。你舔没关系,我不评论你。但你要遵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规矩。不要以为你是垃圾在这城里就没人理你了。垃圾污染也必须得清理。
本人评论你如不服,...  查看完整评论
Maori 发表评论于
圖片覺得床舖連老太太都不放過
Devil老美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的本性就是背后插刀,偷袭,内心阴暗,就像比武比不过就用飞镖暗器刺死你在掩盖一样,总企图掩盖篡改历史,害怕考古,一半的文字都是中文也不认主归宗。。。
·八戒· 发表评论于
床铺来日本之前先去珍珠港献花,本身就是羞辱日本,到日本直接指出日本不如美国,还让安倍当场回答,现在再高调会见前慰安妇,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打日本的脸。
nianfi 发表评论于
非巧合乃韓故意刺激戏弄日本
大刀队 发表评论于
长剑倚天说得好!

两边都是奴,
何分谁先后?
为争一口窝囊气,
棒子打倭寇!
留连 发表评论于
美国人不是说了吗:一场不错的表演。外交的实质是觜质的实质利益,表面上都是表演给特定观众。
假旋球 发表评论于
油腻老头福特64,一个假装爱国到处揩油的中国老油条。
假旋球 发表评论于
爱国油腻老头邦福特64又义愤填膺了。
福特64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真是无耻啊。铁证如山的事,还要否认。

楼下这俩逢中必反的垃圾‘TheEarth’,‘我是你的朋友’,想让人转移视线? 为日倭开脱。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哈哈,两边都是奴,美国只能不插手,自己斗吧。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安陪小三慰安川普多日,都得不到川普的宠幸,而川普却去抱一个老迈的慰安妇,安陪怎么能没有失落感!
TheEarth 发表评论于
茉莉花匠 发表评论于 2017-11-10 12:21:07
这是民主国家内部事务。关中共什么事?

--------------

我是你的朋友 发表评论于 2017-11-10 12:12:38

中共比日本人还臭,都不在一个数量级。
=============================================
民主国家的事中国不参加。这次中国就没派慰安妇欢迎就对了。抗日反韩也不在这两日。现在是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水推倒重来的时代。
茉莉花匠 发表评论于
这是民主国家内部事务。关中共什么事?

--------------

我是你的朋友 发表评论于 2017-11-10 12:12:38

中共比日本人还臭,都不在一个数量级。
我是你的朋友 发表评论于
中共比日本人还臭,都不在一个数量级。


guoluren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这个本事蛮厉害,脸皮够厚,或者完全是病态了,抗议别人拥抱曾被日军百般羞辱的慰安妇,淡化或完全否认自己在二战中的种种暴行,然后再通过纪念原子弹爆炸将自己塑造成二战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