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自私的子女,就没有“崩盘”的老人(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导语:年轻的父母们一定要意识到,老人与孩子,都需要年轻人的关心。

作者:尼德罗,新手爸爸,广州媒体人。



据澎湃新闻报道,老家山东的李阿姨来武汉帮独生女儿带娃,把大宝带到了上幼儿园,女儿又添了二宝。三年带两孙,压力太大,终于,李阿姨得了中度抑郁症,两个月里暴瘦10多斤。(原新闻:《山东一老人帮女儿三年连带两娃,暴瘦十多斤患上抑郁症》)

读到这样的报道,我并不会感到惊讶。因为不管是谁,只要长期卷入家务和育儿,身体得不到足够的休息,情绪得不到充分的释放,染疾患病一定是大概率事件。

去年犬子出生前,我和妻子就商量,即使在妻子坐月子期间,也让母亲中午可以睡午觉,晚上可以出门跳舞,保证她的私人休息、放松时间。

我们相信,只有在理顺家庭内部关系,满足了每个成员的基本需求之后,才能尽可能减少带娃所引起的摩擦。




澎湃新闻针对李阿姨的报道,某种程度上因为太聚焦李阿姨本人的情况,使得我们无法看到较多她周身的信息。例如,文章没有交代李阿姨独生女的家庭经济情况,也没有详细说明女婿父母的参与度,十分关键的生二胎打算是怎么做出的同样没有交代。

从报道披露的信息来看,李阿姨之所以会陷入焦头烂额的状态,至少有几个方面的因素:首先是二胎的到来,两个孩子间隔时间太短,增加的事情也许只是多了30%,但增加的压力可能是原先的3倍。依照我自己的经验,照顾一个初生婴儿至少需要2个全职劳动力,这样才能理顺关系。如果加一个幼儿,就需要3个全职劳动力,否则就会埋下隐患。

其次,李阿姨除了白天带娃做家务,晚上还要带娃睡,这是非常残忍的决策。尤其是孩子小,2-3小时一循环的吃奶、换尿布、睡觉过程非常折磨人。长期陪睡的人,大部分都会遭遇睡眠能力减弱的问题。而一旦睡眠出现问题,那么就意味着此人距离疾病已不远。

再者,从报道来看,李阿姨因为太忙,根本没有自己的社交时间。李阿姨是山东人,来到武汉可谓人生地不熟。语言上存在一定障碍,没有熟人关系,每天围绕孙辈转,她的世界被迅速窄化。也许李阿姨本身的社交能力就极为有限,不像有些社交达人,买个菜也能认识好几个朋友;另外客观上她也没有时间进行社交。

所以,两方面的因素导致了李阿姨的情绪没有出口。在现实中,她可以面对面倾诉的人只有女儿女婿。但问题在于,她要倾诉的故事主角,恰恰就是女儿女婿。

最后,文中提到李阿姨与女婿就育儿还多次发生争执,在孩子生病的时候,她也会特别焦虑,担心受到指责。

不得不说,这是一幕可以预料的场景。因为隔代养育存在权责对应错置的问题,孩子的父母是最终负责人,但在授权长辈育儿的时候,却只是下放了足够的责任,而没有下放对应的权利。所以,带得好是应该的,带不好却要守责备,就成了一种常态。



李阿姨的遭遇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很普遍。从宏观上说,这也可以说是在放开二胎之后“只让生,不管养”的后果之一。从育儿的假期、津贴到婴儿的全托机构,二胎政策几乎只是允许生育本身,而没有相应的够分量的配套政策出台。



最终,家庭的育儿结构就变成孩子父母必须同时上班,这样才足以维持二胎后的开销;老人需要加入育儿行列,这样才能调动足够的看护精力。

当然,具体到每个家庭,从“要不要生”到“谁来养”,这是个人可决定的范畴,未必要延伸到国家层面。微观上,对于这些问题,夫妻双方都必须有通盘清晰地考虑才行。否则,育儿的金钱问题、精力问题就会演化成家庭的行动冲突,导致双方的情绪不断压抑,直至彻底失控。而“通盘考虑”本身,实际上指的是夫妻双方的观念问题。

作为小家庭的核心,在做出“三年二胎”的决定前,就应该仔细考量家庭的经济能力和照顾能力。报道并没有交代生二胎的决策是如何做出的,假如原本可以在老家上课、跳舞、旅游的李阿姨完全是被迫卷入,那么女儿女婿几乎就是在“胁迫父母”。

这样说也许十分刺耳,但事实却的确如此。因为敢于“强烈要求”父母全职帮忙的子女,往往十分自私,缺乏对父母个人意愿的尊重,也缺乏真正设身处地为父母着想的能力。给父母买东西,带父母去旅游,这些当然是孝顺,但与侵占老人退休后的时间、精力相比,这些都没有那么重要。

也许你会说,有些父母自己就很希望帮子女带孙辈,这当然没有问题。长辈参与到育儿中,这是非常温馨的画面,我们没有理由拒绝这一画面的出现。但前提在于,必须确保像李阿姨这样的人是在“量力而行”。白天长辈带,晚上夫妻回家了,至少应该自己带着睡。这样的要求不仅不过分,实际上也是为人父母应尽的职责。

值得一提的是,假如孩子的父母希望自己可以睡个好觉,最优的办法不是交给老人,而是从小训练他的独立睡眠能力。一般而言,婴儿9-12个月就可以断夜奶,而这之后,就可以试着分房睡。尽管起初阶段可能会有一些折腾,但在视频监控如此发达的今天,只要父母坚持几天,效果一定会显露。老人、父母、孩子的睡眠都规律了,家庭的节奏就规律,摩擦也会少了很多。

除了给予老人晚上的私人时间,平均下来,每周也应该给老人放个假。每周日是菲佣的假期,他们在城市的公共空间里社交,以便获得认同感和存在感;对于异地带娃的老人,更需要这样的空间。年轻的父母们一定要意识到,要求自己的父母来带娃,家里实际上也就多了一个娃。老人与孩子,都需要年轻人的关心、关注,周末不仅要陪孩子玩,也需要照顾老人的需求,带他走走看看。

换句话说,在并不宽敞的公寓楼内,积压在任何一个家庭成员内心的烦闷倾诉,都可能毁了其他成员的愉快心情。跨越千里,从山东来到武汉的李阿姨,她的到来不仅仅提供了做家务和带娃的能力,也带来了一颗需要抚慰的心。假如长辈在整个家庭生活中无法适应、焦头烂额,整个家庭也一定会受影响,所谓的“小康生活”就会变成“难念的经”。



解决李阿姨的困难,还有一个十分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把孩子送到山东,让外公外婆在老家带。两位老人虽然辛苦,但至少自由,不用和年轻人发生摩擦,也就不会患上抑郁症。很显然,大部分城市中产阶级如李阿姨的独女,都不愿意将孩子送回老家。因为这样一来,孩子就成了“留守儿童”,在0-3岁这个非常关键的窗口期,孩子的安全感、睡眠习惯、吃饭能力、社交能力等等,都会受到不那么乐观的影响。

隔代抚养的留守儿童。图源网络

但矛盾就这样来了,送回老家把,父母接受不了,对孩子也不好;留在武汉吧,李阿姨又不适应。最终,年轻夫妇的意见占据了上风,李阿姨不情愿地在带完大宝之后,继续留下带小宝。

孤身一人在武汉,侍奉两大两小4口人,每天事务繁忙,精神紧绷,李阿姨不得抑郁症,都有点说不过去。客观来说,二胎带来了更重的经济压力,所以夫妻双方更不能辞职;二胎也带来的更大的家务压力,日渐衰老的李阿姨反倒需要加大马力。

这样的状态,一定会导致崩盘。

至于崩盘决堤的口子在哪里,就需要看家庭内部哪一个角色最为脆弱。在李阿姨的案例中,因为李阿姨是相对弱势的一环,于是她用抑郁症的方式宣告原有的家庭秩序崩盘。而在其他的家庭,例如婆家强势,丈夫无能,崩盘的就轮到全职太太了。那些扬言带着娃跳楼或者已经带着娃跳楼的妈妈们,她们正是家庭内部最薄弱的一环。



家庭,一个利益和情感无比密集的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因为布满了情感和利益,反而容易忽略平等、边界。但事实上,在接受育儿挑战这一点上,每个成员的需求都要被照顾,每个人的声音都需要被倾听。否则,弱势一方就会成为决堤的口子,整个家庭的利益、情感都会随之受到重创。

所以,自私是很可怕的,尤其是理直气壮的自私,其实一种慢性毒药。浸淫在慢性毒药中,弱者非死即伤,强者也未必有好下场。听起来这很可怕,没错,这就是家庭生活,它位于美好和温馨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