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凶手的命案:捞不到赔偿,就捞一个媳妇(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南塘在村外西南方向,曾是一座砖窑厂,因为出过两次事故,厂主无力赔偿,窑厂关门大吉,留下了一个巨型深坑,常年积水,成了个水塘。

“刘小六死在南塘了。”十一时,父亲在餐桌上突然说道。

刘小六是我的小学同学。父亲说,那天,刘小六和他母亲吵了几句,就跳河自杀,尸体至今还未找到。

“可惜了,都养了20多年了。”父亲一边喝酒一边说。

1

夜里,我听见了屋外传来隐隐地哭声。我脑子里满是刘小六的样子,之前在街上偶遇,浓眉大眼、高高壮壮的。在我印象里,他是绝不会因为吵架而自杀。

第二天,我早早起了床。几个老奶奶正坐在街口聊天。

她们摆着手要我过去,“你看看这是啥?”一个奶奶递给我一个宣传单页。

“这是卖化妆品的。”我说。

“小六就因为这东西死的。他死之前,拿着这个东西满大街跑,嘴里不停喊‘老秦你给我出来’。”

看我不解,奶奶解释说,“老秦是个外乡人,猴精猴精的。”

吃过午饭,我刚到小六家大门口,就看见一个男人被一群人追着,从小六家里跑了出来。

那人跌跌撞撞,一下子摔在地上,刘小六的爸爸老刘骑在他身上,拳头像雨点一样砸下。后面一群人也跟着骂骂咧咧的,不时有人踹上一脚。那群人我认识,都是小六一门子的亲戚。

等老刘拳头慢下来,被打的男人才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事不能赖我啊。”

“不赖你赖谁,要不是你卖给俺家小六啥破化妆品,他也不会死了。”

“我也是给人家打工啊。你要找也得找李翠,这化妆品是从李翠店里进的。”

老刘停了下来,愣了一会,站起来对亲戚说:“他说得对,这事得找李翠。”

这个被打的男人就是老秦,安徽人,在我们这里做宣传推广工作,主要负责去各个村发单页、在墙上写广告语、开着喇叭车转悠等。最近一段时间,老秦宣传的就是李翠的化妆品。

2

放走老秦后,亲戚们嚷着去镇上找李翠。老刘没说话,回了自家院子。亲戚们在门口议论了半天,渐渐离去。

这时,老刘看见了我,“你回来了?坐,我有事请教你。”老刘常年在南方打工,说话带一些腔调,用词也挺文雅。

我走进院子,刚一坐下,就看见了一座水晶棺,上面摆着小六的照片。

他说:“小六死得屈。20多岁的一个大小伙子,说没就没了……”

我说:“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小六的尸体。”

他猛地抬头,看着我,“找到是谁杀了小六更重要,我一定要让他们赔偿。李翠就是罪魁祸首。”

我不明所以。

“小六今年28了,还没娶媳妇。儿子心里委屈,我也知道,没钱啥事办不成。前段时间,小六妈说儿子看上了一个女孩,叫李翠。可李翠对小六都是假的,哄人哩,小六气不过,才跳河自杀了。”

我正想插话,他接着说:“李翠必须赔偿。我把儿子养这么大,至少花了50万,不赔这事没完。”

我说:“叔,感情上的事不好说,从你说的来看,李翠没有责任。”

他说:“别蒙我了,我在台州打工啥不知道?只要人死,就能找到赔偿的人。有人骑车回家,被路上的坑绊住摔伤了,公路局赔了钱;俺工地的人中暑进了医院,建筑队赔了钱;俺工友骑电动车撞了小轿车,还赔了钱。俺死了一个大活人,就没人赔钱?”

“你给我分析分析,老秦有没有责任?”老刘接着问我。

我说:“老秦就是个打工的,和这事关系不大。”

他说:“是,这事和老秦关系不大,但和李翠脱不了干系。”

我正想说这事和李翠关系也不大时,他说:“你走吧,我忙着哩。”

3

第二天,老刘带着本家亲戚,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李翠的化妆品专卖店。

老刘张口要50万赔偿,李翠说一分都没有。老刘二话没说,就带头把她的店给砸了,而后扬长离去,留下一句话,“准备好50万,明天再来。”

次日,他们又去了,堵在李翠门口不让做生意,还把李翠反锁在店里。李翠一面报警,一面叫来了自己的亲戚。警察先到了,说这是感情上的事,应该私下协商解决。李翠的父母来了。

“没有50万,这事完不了。”老刘坚持说。

李翠爸爸说:“他那是自杀,你为啥苦苦纠缠我女儿啊?”

“要不是你女儿说什么,只要我儿子送她高档化妆品,就跟我儿子好,我儿子会走这一步?”

“我女儿那是句玩笑话,几十岁的人了,谁知道你儿子就当真的了?”

李翠也隔着门缝,一边哭一边说出了大致始末。

有天,刘小六来到镇上,主动和李翠搭讪,李翠说,“看上我了都不送点东西?”

过了几天,刘小六拿了盒化妆品送给她,李翠一看包装盒就知道是假的,“你咋拿个假的糊弄我,一点诚意都没有。”之后,刘小六就怒冲冲地跑了,然后没多久就听说他跳河了。

刘小六的化妆品是从老秦手里买的,而老秦这盒化妆品,就从李翠店里进的。转了一圈下来,又回到了李翠手里。

那天,刘小六满村找老秦,说非要找他算账不可。和老秦吵完,回家后又和他妈因为一些小事吵了一架,吃过饭去了南塘方向,一晚上都没回来。

第二天,小六妈到处找小六,在南塘看见了漂浮着的化妆品,便断定儿子一定是跳河自杀了。

4

李翠被关在店里整整一天一夜,外面断断续续也打了一天一夜,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大。十里八村的人都跑去看热闹,整个镇子被挤得水泄不通。

后来,又来了两个警察,也没用,两个警察还跟着一块被打了。

李翠家人拿锤子打碎了玻璃门,李翠从店里逃出来,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刘小六家人一把推倒在地,吓得当时就失禁了。

满脸带血的老刘上前把李翠拉起来,拖拽着衣服往前走,李翠的衣服撕烂了,裤子也被撕烂了。老刘嘴里自顾念叨着:“给我儿子陪葬,给我儿子陪葬……”

那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凶猛的场面。骚乱一直持续第二天早上,县里派出大量警力把主要人员抓走,这才算结束。

5

李翠上吊自杀了。

这件事是李翠家人气势汹汹地来找老刘算账时,我才知道的。李翠母亲对着俺村人哭诉,要不是老刘闹事,李翠也不会死。

刘小六一家把大门锁上,躲在屋里没有出来。

李翠家人拿着锄头、棍子不断敲打刘家大门。大门被撞开了,又撞开堂屋门,砸碎窗户玻璃,哭声、喊声连成一片。

两个村的村长闻讯赶来,俺村村长站在院子中间,声如洪钟,“这是一场悲剧,两家都死了孩子,但是今天,即便是把刘小六一家都打死,李翠也活不了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听我一言,两家各退一步……”

李翠家人抢过话头:“俺把闺女养这么大容易吗?赔俺50万。”

村长说:“刘小六家也要50万,你们赔吗?”

李翠家人沉默半天,“你是村长,那你说咋弄?”

村长说:“我有个方法,父老乡亲们也都听听。刘小六,男,28岁,李翠,女,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不如丧事变喜事,结个阴婚,冲冲喜,让两个孩子在阴间有个伴。”

村民们纷纷赞同。被砸得只剩框架的窗户里传来老刘的声音,“俺愿意。”

村长问李翠爸爸:“愿意不?”

李翠爸爸把手中的棍子一扔,蹲在了地上。


南塘,以及远处电线杆上的摄像头。作者供图

南塘,以及远处电线杆上的摄像头。作者供图


阴婚这事算是定了,当务之急是找到刘小六的尸体。

为了给刘小六“讨回公道”,老刘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和李翠家人的争斗上,小六的尸体至今还泡在水中。村长召集全村人一起打捞,包括我和父亲,整整捞了两天两夜,才捞上来一具高度腐烂的男尸。

尸体没有拉回家,直接拉到了县里火化。然后村里举办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阴婚。

因为没有先例,阴婚办得不伦不类。小六家门口摆了两班响器(河南土话,红白喜事上的喇叭班),一班吹《秦雪梅吊孝》,一班吹《抬花轿》;门口贴了两幅对联,一副是用黄表纸写的,一副是用红纸写的;家人的穿戴更是特殊,裤腿上系着白条,头上顶着白布,胸前别着大红的胸花。

吹吹打打,结了婚,下了葬。

我把礼金给老刘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里边坐吧。”

我坐在忙忙碌碌的人群中,心里想着一件事,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老刘。当我终于下定决心把我知道的一些细节告诉他时,听到老六正对自家亲戚说:“没捞到赔偿,捞一个媳妇也中。一命抵一命,值了!”

听到这句话,我什么都不想说了,起身离开了他家。

6

砖窑厂倒闭后,外地人在南塘旁边建了一个工厂,我的朋友刘孬是里面的保安。大门口的摄像头记录了刘小六死亡的真正原因。

监控显示:刘小六拿着化妆品在河边来回踱步,看样子有心事,一不小心滑了进去,再也没上来。刘孬说,这个镜头,老刘来看过,但他回去后,仍一口咬定小六是被李翠逼得自杀的,要李翠赔偿。

当然,我想对老刘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打捞上来的尸体,说不定并不是小六的,而是另一个男青年的。

刘孬把监控倒给我看。在小六尸体被打捞上来的前几天晚上,村里一个男青年的父母把他的尸体扔进了南塘。我们早就听说过,这个男青年在外面染了艾滋,一直没敢回来。这回偷偷回来,父母也不敢声张,等他死后,就偷偷扔进了南塘。

刘孬说,“咱又不能确定捞上来的是谁,这事就这么过去吧,万一捅出什么篓子,谁都担待不起。”

我想了想,也是。

鲁钝 发表评论于
这里是文学城,文学应该是主角啊!
irvinelee 发表评论于
故事会或者知音体,都是这样啊。
----------
一只熊 发表评论于 2017-09-04 23:28:53
这个怪怪的文风,真的是新闻吗?
永远是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不是新闻, 是知音体的故事. 不过挺真实的, 我相信这就是中国农村的现状.
爱上网 发表评论于
一只熊 发表评论于 2017-09-04 23:28:53 这个怪怪的文风,真的是新闻吗?
-----------------------------------------------

文学城小编的口味 ,越低俗乐快乐 , 故事会就是文学城的新闻,越低俗,越重口,越不知所云, 耸人听闻, 造谣生事,

文学城彻底完了
一只熊 发表评论于
这个怪怪的文风,真的是新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