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坐头等舱的贪腐书记被公诉 连家中保姆都被判刑(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被纪委从高铁站带走近一年半后,“救火书记”李亿龙被检方公诉。

从起诉书指控的内容看,李亿龙涉嫌4罪,敛财时间从1998年到2016年,前后近20年。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之前聊过李亿龙,这么看,在被组织看中前去衡阳救火后,他也没收手。

一年半前从高铁站被带走

湖南衡阳,因贿选问题,这些年在政坛中一直是一个“反面教材”。本次被公诉的李亿龙,是衡阳落马的第三个市委书记,2013年3月至2016年3月他曾主政衡阳三年。

震惊全国的衡阳破坏选举案案发后,李亿龙接过了衡阳党委一把手的重任。他的前任童名谦在2014年8月,因为玩忽职守罪获刑5年。

中央纪委在双开通报中指出,童名谦在任湖南省衡阳市委书记期间,作为市换届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严肃换届纪律第一责任人,不正确履行职责,对衡阳市人大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前后暴露出的贿选问题,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严肃查处,导致发生严重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违纪违法案件,给党、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政治影响和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3年后,曾全程参与破坏选举案调查处理的“救火”书记落马。

有媒体报道,和新任市委书记周农(此前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省预防腐败局局长)工作交接后,被任命为湖南省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他乘高铁回长沙,在出站时被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控制,“李亿龙试图反抗”。一个“救火队长”落马,在不少人看来,是反腐无禁区的表现。

从主政一方贪到落马当天

具体看看娄底市检察院的指控,检方指控:

1998年至2016年间,李亿龙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伙同他人骗取、侵吞公共财物,数额巨大;

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被告人李亿龙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应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又去看了李亿龙的简历,1998年,是他主政地方的开始,那年,他42岁。在此之前,他先后在长沙市政府法制局、长沙市政府办公厅工作,以长沙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身份任长沙市芙蓉区代区长,是他独当一面的开始。从芙蓉区区长、区委书记,再到浏阳市委书记,怀化市长、市委书记,衡阳市委书记,他主政的区域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要。

但被组织重用的李亿龙并未励精图治,用好手中的权力。

一个细节是,在李亿龙落马当天,还有一个官员向他送红包。

被湖南省纪委带走的当天,衡阳下辖的县级市耒阳市市长刘革生为送别李亿龙,上门送了5万块钱,当时李亿龙不在家,保姆代收后从中抽走了2万元,只转交给李亿龙3万元,李亿龙被带走时,这3万元被现场查获。

保姆敛财20万被判1年4个月

说到保姆,李亿龙落马不到一个月,他们家的保姆胡兴红也被立案侦查。

胡兴红只有初中文化,在李亿龙家当保姆3年,每月工资3000元,费用由市委办公室承担。但是胡兴红却通过找李亿龙打招呼、批条子,帮人调动工作、找工作,前前后后敛财20万。2017年7月,《湖南日报》报道,这个任性的保姆被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4个月。

2008年3月至2016年3月,8年时间衡阳换了3任市委书记,他们分别是张文雄、童名谦和李亿龙。如今全部落马。

《南方周末》曾报道,有当地官员认为童名谦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但缺乏决断力。面对贿选案,要是有决断力的人会去踩刹车,他却不敢,也不想去得罪人。他担心晋升时得罪人,到时候没人给他投票。

而“救火”的李亿龙“更坏”。

张文雄和李亿龙,是“死对头”。李亿龙到衡阳后成立调查组,专门搜集张文雄在衡阳期间的问题。

2016年4月8日,李亿龙被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1月8日,时任湖南省宣传部部长的张文雄落马。据悉,张文雄的落马或涉及李亿龙对他的揭发检举。

“7次乘坐飞机头等舱”

李亿龙究竟收了多少钱?官方还没有披露更为详细的信息。

不过,今年3月,湖南省纪委曾通报李亿龙——

2006年至2016年,李亿龙违规收受党员干部所送礼金共计人民币153.79万元、美元5.9万元、欧元3000元;

用公款报销其购买的名牌手表、眼镜等高档物品费用,用公款支付聘请保姆的相关费用及生活开销。

李亿龙到衡阳任职后,在已配备一辆公务用车的情况下,将原工作地一辆越野车带到衡阳使用,还要求市政府驻长办先后安排两辆超标车专门供其在长沙使用。

十八大以来,李亿龙多次超标准乘坐交通工具,其中7次乘坐飞机头等舱,17次乘坐高铁商务座,12次乘坐高铁特等座;

违规占用总面积374平方米的两套公用住房,并长期占用衡阳某酒店一间豪华套间。

不过,相比上次通报,检察院认为李亿龙收钱的时间,并不是在2006年,而是可以追溯到1998年。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要成立两个研究机构,一是贪污策略研究所,一是反反腐策略研究所。直属中央书记处。
象这里的案例,档次实在太低。以后只有此两研究所评出的获奖案例才能上文学城。
文学中年 发表评论于
芙蓉国里尽朝晖.
悲伤的老顽童 发表评论于
通过看贪官刑期就知道人民币愈来愈不值钱,以前20万无期徒刑,现在20万一年四个月。或者是说贪已变成一种常态,杀之不尽,杜之不竭。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当然他也是畜生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开十九大的畜生们哪个不比他贪得多?
凝露玫瑰 发表评论于
这也算贪官,不过几个零花钱罢了,绝对不服,以后贪污要从一亿算起。
wolaishuo 发表评论于
不是反腐无禁区,明明是贪污无禁区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抓得好!能抓多少抓多少!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抓出来的,怎么看怎么都算清官。居高位的,爆料出来没被抓的,都是超级贪!
老哈哈 发表评论于
市委书记一级的厅级官员,十几年收受一百五十万,这样的官员都要抓,真是政治清明了。康乾之时,知府衙门火耗银,也有不得已而为之的意思,毕竟终有条框之外力行决断的事情。此地三任书记都不得善终,肯定有更深刻的当地政商团伙的问题。做为也罢,不作为也罢,通通抓起来。这个案子,证据很多都很牵强,譬如最后一笔贿款,即使送钱的县长有动机行贿,这位主人公也没有受贿的机会,已被抓了,何况还被政府派去的保姆偷去2万。可笑的是保姆没有被按偷窃罪判处,反而是利用雇主影响力受刑,实在令人莞尔。至于受贿人拿了钱去买啥,法律上和纪律上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受贿该不该抓呢,非常该,很好。可是问题在于处理上一定要合理合法,否则就是新的原罪。至于头等舱等等,大概是没有足够的量刑数据了吧。有胆子把各大航空公司的过去十年头等舱旅客名单亮亮,现在省委常委以上几千人,要不要一半以上规起来?真是天要下雨,罗汉蒙冤,伙夫升天。嗟夫!
常态 发表评论于
各位看官,为什么不建议强国公开透明的选拔干部?比如明码标价,一口实假不还价,按地方,职位竞价,这样百姓还有个机会。
也可以参考车牌竞价,百姓有机会参政竞政。

我以为这是避免党的干部偷偷受贿卖官的有中国特色的唯一途径。
常态 发表评论于
各位看官,为什么不建议强国公开透明的选拔干部?比如明码标价,一口实假不还价,按地方,职位竞价,这样百姓还有个机会。
也可以参考车牌竞价,百姓有机会参政竞政。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大贪官被抓已经不是新鲜事。值得注意的倒是那个送钱上门的县令。

全国还有多少这样努力拼搏,为往上爬不择手段的新一代地方贪官??

相信光靠工资,这位县令不可能出手如此大方。一定是有企图的商人送的。

县令,县令手下,不法商人组成的一个个利益群体促使社会从根基迅速腐烂。

那么离整个大厦轰然倒塌还远吗??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大贪官被抓已经不是新鲜事。值得注意的倒是那个送钱上门的县令。

全国还有多少这样努力拼搏,为往上爬不择手段的新一代地方贪官??

相信光靠工资,这位县令不可能出手如此大方。一个是有企图的商人送的。

县令,县令手下,不法商人组成的一个个利益群体促使社会从根基迅速腐烂。

那么离整个大厦轰然倒塌还远吗??

onlyanswer 发表评论于
辽宁贿选就能不了了之,所以法律没有立场重要
vw308 发表评论于
中國為什麼不用制度來處理貪腐問題?

比如,要求高層級的幹部財產公開。由信託來管理財產。

中國無法用制度來管理,只有一個理由,就是高層的幹部一樣貪腐。

抓不勝抓的。
泰傻 发表评论于
不能这样啊,他们都是经过党严格审核久经考验的干部啊,不能说拿下就拿下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他们和上面的领导比,贪的并不多啊。他们的老领导为什么不在关键时刻拉他们一把呢。难道就不怕他们把老领导的底给翻出来吗。真是乱弹琴,怎么能这样。
麻辣鸡丝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官员真是虎胆熊量,贪腐层出不穷。这位还不算是大贪,总共还不到300百万,就这么载了。
ikeller 发表评论于
这些都是小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