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杀49女性尸体喂猪 他是加史上最丧心病狂杀人犯…(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加拿大一直以来都给人宁静、安全的感觉,

但从上个世纪到2002年,却有一个变态喋血的连环杀手隐藏在温哥华….

他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凶残的恶魔,杀害49名女性,将尸体喂给猪吃。

这些罪行除了给受害者的家属带来无尽伤痛外,还给一个他之前没见过的男人带来终生的心理折磨。

这个男人就是Lorimer Shenher,一名加拿大警察。

220-2


Shenher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警界新星,前途不可限量…

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加入警察队伍,27岁时通过温哥华警察局的选拔考试,成为得到有史以来最高成绩的人之一。

Shenher擅长运动、很有热情,充满正义感,再加上聪明的头脑,似乎天生就是吃警察这碗饭的。

在当警察的最初几年,Shenher的工作是抓捕在温哥华东区的嫖客。

220-27


和西区不同,温哥华东区房屋破败、人员混杂,是个很乱的地方,

在这里,黑帮、混混和站街女到处都是,还有兜售毒品的小贩….

220-25


Shenher当时的工作就是穿上短裙,假扮妓女,勾引来来往往路过的男人。

如果有男人上钩了,Shenher就掏出警察证,将他逮捕…

(Shenher曾经是一个女人,经过变性后将名字从Lorraine Shenher改成Lorimer Shenher,一直用到现在。 )

220-5


因为这一段经历,Shenher对东区妓女们的生活经历非常熟悉。

这些妓女吸毒、贪财、满口脏话,

但她们也深爱自己的朋友、家人,似乎和其他女人没太多不同。

可惜因为低微的身份,妓女们总是遭受来自男人的暴力攻击,

Shenher在当便衣警察假扮妓女的那段时间,曾经就被一个嫖客威胁要杀他全家,还被一个男人用枪指着抢劫。

就算妓女们把日常遭受的暴力告诉警方后,也几乎得不到任何帮助,

警方也看低她们,觉得是她们自找的…

220-26


Shenher很愤怒,但也无可奈何,他知道这是大环境导致的,

过了一阵子,Shenher就被调到警局的其他部门,做其他工作。

但东区妓女的消息,从来没有在他耳边停止过…..

从1995年起,东区不断传来女人莫名失踪的消息。

这些女人基本互相不认识,除了都是妓女和吸毒者这两个身份外,彼此间也没什么联系。

她们都是一天之内突然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回来。

220-4


一个叫Kim Rossmo的警察通过计算发现,

在温哥华过去的20年的失踪数据,每年失踪的人数屈指可数,但从90年代中后,失踪数字猛增。

这诡异的涨幅背后,他们隐约觉得温哥华似乎有连环杀手。

但在把数据给其他警方看后,他们不这么认为。

因为警方从来没发现过尸体,所以他们觉得这些妓女只是单纯地离开温哥华,去其他地区卖春,‘过段时间会回来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家人,警方没有细想…

A group of homeless and poor seek shelter from the rain outside a store in the Downtown Eastside area of Vancouver on February 11, 2010. Canada is spending over two billion dollars on the Winter Olympics but just steps away from the venue for the opening ceremony sits one of the country's most notorious slums where drug addiction and prostitution are rife. The scenes of homelessness and the squalor of Downtown Eastside are not the images Olympic organizers want visitors to leave with. But the neighbourhood's close proximity to BC Place Stadium where the Olympic cauldron will be lit on Feb.12, will make it hard for visitors to miss. AFP PHOTO/Mark RALSTON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警方一直没有查案,失踪人口不断上升,东区开始变得人心惶惶….

一个叫Sarah de Vries的妓女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

‘我会是下一个吗?’

‘他在看着我吗?像捕猎者追寻猎物那样跟踪我?他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完美的时机,等待当我犯下愚蠢错误的时候。

他到底是如何选择受害者的?好问题。

如果我知道答案的话,我永远不会被杀。’

但在写下这段文字后,过了两年,在1998年4月,Sarah de Vries也失踪了…..

220-6


Sarah de Vries是第17名受害者,

在她失踪后,因为东区女人们的恐惧和抱怨越来越多,温哥华警方不得不给‘失踪人口调查部’施压,

也是在这时候,履历优秀的Shenher被紧急调到这个部门,负责此案….

220-12


Shenher了解东区妓女的习惯,她们不会丢下家人无故消失,背后应该和某个变态疯子有关。

他原本以为找到这个疯子的身份会非常困难,

但实际上,在他工作的第二天

他就接到了匿名举报电话,对方说出了凶手的名字:

Willie Pickton。

220-8


Pickton是温哥华的一个49岁的富翁,靠和兄弟开养猪场起家,

他的养猪场开在温哥华城外的郊区,里面有谷仓、饲养区、屠宰场,占地面积挺大。

虽然很有钱,但Pickton却不想当甩手掌柜,他的猪都是自己宰杀的,是一名专业的屠夫。

举报者告诉Shenher,在Pickton的农场里有一个被当地人叫做‘猪仔皇宫’(Piggy’s Palace)的谷仓,他经常在这里举办疯狂的深夜派对,邀请黑帮混混和妓女参加,那里的毒品和性都是免费的。

220-23


举报者说,自己的一个女性朋友经常参加这个派对,

最近一次,她突然在谷仓里发现带血的衣服和一些物件,都是女人用的,她怀疑这和东区妓女失踪案有关。

举报者还说,Pickton经常和朋友开一些古怪的玩笑,他有次告诉朋友,‘如果你需要肢解尸体的话,可以用我的绞肉机…’

Shenher听着这些话,心中有些触动,他突然想起在几个月前,

这个叫Pickton的屠夫牵扯过另一桩案子…

他曾被警方发现,在养猪场里囚禁和捅伤了一名妓女。

虽然妓女的伤情严重,但警方最终取消了对Pickton的指控,因为妓女是个吸毒者,所以警方感觉她的证词不可信。

220-19


Shenher觉得这简直荒唐!

因为是妓女,因为吸毒,哪怕她身上的伤口那么严重,Pickton都不用受任何惩罚吗?!

曾经的案子他无法推翻,但Shenher决定重点调查Pickton,把他锁定为头号嫌疑人。

可是….他马上遇到了障碍。

举报者说的那个参加派对的女人被他找到了,由他亲自审问,但女人一言不发,完全不配合。

于是,Shenher想亲自去养猪场,搜寻物证,但他发现…..

因为Pickton的养猪场在温哥华城外,

那里不属于温哥华警察局的辖区,而是皇家骑警的辖区,

所以Shenher没有权利进入养猪场问话或者搜寻,只有骑警才有这个权利!!

220-28


嗯…Shenher觉得好吧,骑警也不错…

他把所有知道的消息告诉骑警后,希望对方能彻底搜寻养猪场,寻找物证。

结果….

结果….

骑警只是简单地监视了Pickton三天,发现没有异样后,就取消了监视!

至于搜寻养猪场,根本没有进行!

Pickton仍然大摇大摆地当屠夫,每周开派对….

220-16


Shenher多次通知骑警,说这个人嫌疑度很高,希望能重点调查,但都被骑警无视了。

因为皇家骑警和温哥华警察局相互独立,多年谁也不服谁,一直龃龉不断。

Shenher希望能和骑警合作调查此案,结果被警察局领导和骑警双双拒绝….

更让Shenher崩溃的还在后面…

在1999年5月,因为失踪女性人数超过30人,温哥华警方组建了专项调查小组,Shenher成为了小组领导。虽然看似地位颇高,但他能得到的查案资源仍然不多。

在这年,Shenher接到了第二通举报电话….

举报人说,他在Pickton的卧室里看到手铐,还在他的谷仓里发现一个奇怪的冰柜。

‘这个冰柜是特质的,里面有很多形状奇怪的肉…’举报者觉得这些肉是人类尸体。

他还说,他认识一个叫Lynn Ellingsen的女人,是Pickton的朋友。

她曾经走进过Pickton的屠宰场,看到女人的尸体挂在肉钩上,Pickton拿着刀切开尸体,就像切猪肉一样…

‘Lynn说,她从来没想过人的脂肪是黄色的….’

一般人不知道脂肪的颜色,举报者的这段话给了他很高的可信度。

因为Lynn住在温哥华城外,Shenher没有权利去审问她。

于是Shenher把所有信息都告诉骑警,让他们调查。

骑警盘问了Lynn两次,但她每次都拒绝回答。

于是骑警来到养猪场,要求调查的时候,养猪场的员工说道:“最近我们太忙了,等雨季的时候再来吧。”

结果,骑警就乖乖回去了!

他们真的等了整整4个月,

等到了雨季,

才重新来到Pickton的养猪场!

这期间,仍然有女性失踪,

而骑警重新重新来到养猪场,只是对Pickton简单询问两句,对方完全否认罪行。

有趣的是,Pickton甚至主动邀请骑警搜寻这个场区,结果骑警表示:没有这个必要。

又一次不了了之…..

当Shenher听到这些结果时,他的心理完全崩溃了….

‘无数次,我问过自己,我能不能直接跑到养猪场,自己开始全面搜查。’

‘答案是,真的,‘不能’。那里不是我的辖区,我没有搜查令。’

‘要实现着一切,必须我这边的某个高层领导,和皇家骑警的某个高层领导接触,要求合作。但现实是,这完全行不通!根本没人愿意帮助我们!’Shenher在多年后BBC的采访中说道。

东区女性失踪数字不断上升,Shenher觉得痛苦,又无能为力….

他开始不断失眠,全身上下出现莫名的疼痛,完全吃不下饭,出现各种过敏。

他精神恍惚,似乎在夜晚听到了东区妓女的惨叫,看到肉钩上倒挂着的尸体,好像自己当年假扮妓女时认识的人….

Shenher出现严重的创伤后应激反应,

身体和精神都垮了。

在2000年,警察局把他调到别的岗位。

220-13


在2001年,失踪人数直逼50人,

终于,温哥华警局和骑警达成合作,一起着手来调查这些失踪案。

但Shenher再一次失望了……

‘他们只是把整个省所有的性犯罪者尽可能多得列出来,大约有100个男人,但完全没有对他们进行任何排序。’

‘虽然我已经给了所有关于Pickton的信息,但他们没有把他列为嫌疑名单上的第一人。’

不过,最终,在第二年,Pickton仍然被捕了,

讽刺的是,这是源于另一桩案件。

一名初级骑警偶然发现Pickton有枪,但他并没有持枪证,于是一个人搜寻了他的养猪场,想找到有没有更多枪支….

结果,在养猪场里,他发现了一个哮喘吸入器,上面写着一个失踪女人的名字。

终于,骑警意识到Pickton不对劲,

他们全面搜寻了养猪场,发现冰柜、肉钩、杀猪刀、猪食槽等地方,

发现有大量失踪女人的DNA。

220-10


面对着无法狡辩的证据,

Pickton承认了。

他将女人吸引到派对上,暗中杀掉她们,之后把尸体放入绞肉机剁碎,丢给猪吃,这就是为什么妓女们的尸体从来没被找到。

终于在2002年,他被正式逮捕,

在2007年,法院判决他犯有6起2级谋杀,判处终身监禁,25年不得假释。

220-21


其实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他杀了33人,但因为检察官觉得凶手已经有了最长的刑罚,所以没有查更多的案子。

在法庭上,Pickton承认自己杀了49人。

距离Shenher第一次接到举报电话,已经过去4年了。

这4年里,有更多无辜的女性被残忍杀害,原本她们是可以逃过这场悲剧的….

220-7


知道凶手被捕后的Shenher长久地沉默着,心情复杂:

‘震惊,兴奋,恐惧,兴奋,悲伤,悲伤,恶心,所有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这是一个空洞的胜利,我所能做的只有哭泣。”

他因为健康恶化,已经离开了警局….

220-14


受害者的家属们也来到养猪场门前,哀悼自己失去的亲人….

220-15


220-11


220-9


这起案件曝光后,在加拿大的反响非常大,人们纷纷指责政府的无能。

Shenher告诉媒体,人们对东区妓女失踪案的冷淡,主要是由于偏见:

‘如果这些女人来自社会别的阶层,那么肯定会有大量的反响,警方会马上搜寻,志愿者也会出现。’

‘但社会上很大一部分人,包括警界的人,他们内心深处觉得这些女人不值得搜寻,甚至很多人质疑,也许这些女人根本不愿意被找到。’

迫于社会抗议的压力,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政府在2010年宣布成立失踪妇女调查委员会,

他们承认这起悲剧是由于调查时各方领导权限混乱,加上对吸毒女性的偏见造成的。

在去年,由加拿大总理Justin Trudeau宣布在全国成立了失踪女性调查组,关注各地女性失踪的社会问题….

在这血的教训后,希望悲剧不会重演….

220-3


ref:

http://www.bbc.com/news/magazine-3879646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bert_Pickton

nasastar 发表评论于
还好是在民主国家,没有人为这种事情负责。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将杀害50余人的疯狂屠夫像猪一样地养起来,加拿大真是一个奇葩国家。难怪那么多非法移民疯狂逃往那里。
梁牧 发表评论于
皇家骑警的失职造成更多妇女失去生命。这些服饰鲜艳的警官实在是中看不中用。几年前数名皇家骑警去逮捕一人,不料遭到拒捕且反抗,竟然有四名骑警先后中弹命丧黄泉。令人嗟叹。
thequeens 发表评论于
猪吃人肉,人再吃猪肉??!!
su759527 发表评论于
‘如果这些女人来自社会别的阶层,那么肯定会有大量的反响,警方会马上搜寻,志愿者也会出现。’

‘但社会上很大一部分人,包括警界的人,他们内心深处觉得这些女人不值得搜寻,甚至很多人质疑,也许这些女人根本不愿意被找到。’

这是关键...
munchenxx 发表评论于
加拿大警察比猪还笨!
鲁钝 发表评论于
在宽厚仁慈的光环下,我看到的是一个冷血的,对妇女生命无动于衷的低效率的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