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拐39年后寻亲成功:养母是人贩但我不恨她(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时隔39年,44岁的霍永棋回家了。

这位饱经沧桑的中年汉子从5岁起便被人贩子拐走,直到今年4月,借助寻亲平台,成功找到家人,回到阔别几十年的故乡---重庆綦江区永城镇中华村与亲人团聚。

只是,最挂念他的母亲,无法亲眼见证这一团圆的场景了。几年前,母亲带着委屈、遗憾离世。

大哥霍永彬告诉记者母亲生前被人误解是“卖了”二弟,之后半辈子都在想办法寻人。这一次,她可以瞑目了。

而霍永棋在四川广安的养母,曾因拐卖人口入狱服刑8年。不过,霍永棋表示,“毕竟还有几十年的养育之恩,我不恨他们(养父母),还会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

綦江区永城镇中华村,村里人迎接霍永棋回家。

两度被拐

在霍永棋的印象中,家乡、家人的形象是模糊的。

“被拐时我才5岁多,什么都记不太清楚,不过记忆中,母亲人长得很漂亮,扎着辫子。”

他还记得,自己有个妹妹,还有个舅舅穿军装,很威武,脸上有一颗大的黑痣。还记得自己家附近的火车站。

而霍永棋正是坐火车被拐走的。

1978年,小永棋的父亲因为买卖粮票,被以“投机倒把”判劳教一年半。而自己被拐卖,发生在随母亲坐火车看望父亲的路上。

“我听家里人讲,母亲老实,把当时家里的苦日子讲给人贩子,人贩刚好也是四川老乡,就讲福建那边好啊,然后我们就糊里糊涂被带到了福建。”霍永棋称,自己不记得太多事儿。

到福建后,先是被卖到一个军人家,所幸军人懂法律,表示要离婚手续办掉,才可以在一起,然后母亲就带自己回四川。

不过,返回途中再生变故,霍永棋和母亲在江西鹰潭火车站转车,又遇到两位老乡,其中包括自己现在的养母。经过一番劝说,母亲就又带着自己,拿着一张写着地址的小纸条又返回福建。再之后,他们再一次被拐卖。

“母亲为何被这么轻易被劝说动,我至今也不知道内情。也许是为了打工挣钱,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 霍永棋告诉北京时间“此刻”。

总之,这一次,他和母亲彻底失联了。

在和母亲分开后,霍永棋有一次被人带着在街上逛,刚好遇到自己的养母。“我对养母印象比较深刻,当时就跑过去说,阿姨,我妈妈不见了,你带我找妈妈吧。”

养母和那人激烈争吵过后,小永棋被带到了养母家。“养父母也是四川人,他们告诉我,曾带着我去福建闽侯县找被拐的母亲。没找到,就带着我回到了四川广安的家。”

而霍永棋的母亲在丢掉孩子后,辗转回到重庆綦江的家中(当时属四川)。

反向寻亲

被带回四川的小永棋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在此后的几十年,都一直在努力寻找他。

大哥霍永彬对北京时间“此刻”称,母亲在福建和二弟失散后,先是返回重庆綦江,然后和亲人一起前往福建寻人找了两个月,但最终无果。

这期间,母亲被家族人误解,以为是把孩子带出去卖了。因此,她找人的欲望更加强烈。“我的幺舅舅(小舅舅)被我母亲指派,专门到福建走失的地方打工两年,只为找人,但最后也没找到。” 霍永彬表示。

“父母还在电视台、报纸登广告寻人。去公安局登记DNA寻亲,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一遍。依然无结果。”

在霍永彬眼中,母亲其实是个贤淑,温柔、大方的人。但是因为弟弟丢失,和父亲,和家族人关系一直很紧张,家里人曾质问他,为啥自己能回来,而孩子却丢了?

“弟弟丢了之后,母亲对我和妹妹的看管愈发严格,我记得小时候,我妹妹去农村集市上赶集,母亲知道后,非常生气,把她打了一顿,生怕再走丢了。平时吃饭时,她也常念叨,要是二娃在,一家人一起就好了。”

霍永彬称,直至病重之际,妈妈依旧牵挂着二弟,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他,给家人一个交代。

而丢失的霍永棋,正在距离老家150公里外四川广安的养母家一天天长大。

“我10岁那年,上小学,我的养母突然就被抓了。我听村里老人说,我的养母是人贩子。后来她被判了8年刑,因为狱中表现好,减刑为6年。” 霍永棋告诉记者自己那时就有个疑问,自己亲生母亲是不是也被养母卖掉,“我问过她,但是她说不是。”

虽然知道养母是人贩,但霍永棋称已经不再恨她们,“一方面是因为也有多年的养育之恩,另外也是因为她拐卖过别的人,但是我妈妈,她没有卖。我相信这一点。她也得到法律的惩处了。”

知道自己被拐,但霍永棋一直没有迈出寻亲的一步,“我那些年过得很纠结,我之前一直以为,亲生母亲在福建成家了,有自己的孩子了。不要我了。就没有去找。也没有想过去公安局做DNA登记。”

被拐后的39年里,霍永棋逐步长大成人,结婚、有了一儿一女,之后再赴甘肃工作,距离自己的家乡越来越远。

霍永棋(左二)和亲人团聚

家人团聚

虽然没有去寻亲,但这个念头如同一枚种子,深深种在了霍永棋心中。“后来,我看到电视台节目中倪萍主持的《等着我》,就很受感动,就想着去找他们。”

去年,霍永棋从甘肃回四川,给71岁的养父祝寿。他再一次联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他们应该差不多大,再不找,就要留下遗憾了。

“养父母对我挺好的,这边也有弟弟妹妹,他们也都支持我去找亲生父母。”

霍永棋称,自己在电视节目找到电话号码,拨打《宝贝回家》的电话,然后去做DNA登记。幸运的是,今年4月,在寻亲志愿者、警方的协助之下,霍永棋与父亲、去世母亲等亲属的DNA比对成功。远在甘肃兰州的他决定即刻起身。

今年4月14日中午,经过20多小时旅途,载着霍永棋的列车缓缓驶向重庆北站。

而在霍永棋的家乡重庆綦江区永城镇中华村,村里人拉着红色条幅,放鞭炮迎接失散多年的游子。

系着红花,鞭炮和人群簇拥,锣鼓声响,一片欢庆的场面,却难令霍永棋开心,他搂着父亲和哥哥,禁不住潸然泪下。

他最想念的母亲,在3年前因病去世。

“把弟弟丢了之后,那几十年她过得很痛苦,加上又有心脏病,在疾病和压抑中过到老。63岁就过世了。临终时,我们问起来她有什么遗愿,她说,二娃没有找到,最遗憾。” 霍永彬表示。

回乡3天,霍永棋忙着祭拜母亲、与家里父亲、哥哥、妹妹及家族亲人团聚。4月17日,当北京时间“此刻”拨通电话时,他称自己刚开车到出生的地方民政部门办完户口,现在正在返回途中。

谈及未来,霍永棋表示,广安和綦江这两个家庭,自己都会当亲人去对待。“毕竟,一边是生育我的家乡亲人,另一边养育了我39年,这份情割舍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