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倒计时:复原金正男生命的最后2小时(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情人节当天,一桩刺杀案震惊了全世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长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的大庭广众之下被刺杀。

尽管马来西亚副总理强调该案不会影响大马和朝鲜两国间的关系,但其中牵涉的核心玩家中从来就没有马来西亚。而机场不充分的救助、姗姗来迟的官方确认以及漫长的后期调查化验,让马方颇受八方舆论煎熬。

从早上8点30分到11点,从吉隆坡国际机场到马来西亚布城医院,地球外参整理所有的细节信息,尝试还原了金正男生命的最后两小时。


事发:两女子前后伏击 前一天曾现场踩点

2月13日上午8点20分,离境大厅人群熙攘,来往的乘客拖着箱箧,顾自抬头看问询处上方的航班信息显示屏。

其中,只身一人背着双肩包的金正男现身人群。他准备乘坐亚航10点50分航班号AK8320的飞机飞往澳门,全程约4个小时,与澳门的妻儿共度情人节。

此刻,在问询处周围,两名女子正伺机观察,来回走动。金正男走向问询处东侧的亚航自助值机柜台,排队等候。

8点30分左右,一名女子从金正男正前方走来,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而另一名女子从后方迅速用胳膊箍住金正男的颈部,从随身蓝色手提包中掏出一块浸有化学品的布,罩在金正男的脸上。前方女子同时也在往金正男的脸部喷洒不明液体。

整个过程只发生在短短5秒之内。一名男性嫌疑人站在旁边,注视着整个袭击过程。

另外三名男性嫌疑人,其中两位头戴棒球帽,在旁边的一家餐馆进进出出,之后三人坐在一起喝饮料,似乎也在观察现场动态。随后几名嫌疑人分头离开现场。

据警方透露的闭路电视信息,在袭击前一天(2月12日),6名嫌疑人曾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踩点”,闭路电视显示,他们曾在机场出境大厅内来回走动,甚至互相喷洒液体打闹嬉戏,疑为在选择合适的隐蔽地点来伏击金正男。

遗言:很疼,很疼!朝方曾试图说服马方不要尸检

被喷洒毒物的金正男痛苦地试图去就近的卫生间清洗,但半路折返,求助于问询处,称自己被喷洒液体,感觉“有点头晕”。前台一位女客服陪伴他穿过大厅,来到西侧星巴克咖啡店后的电梯间,一同下到二楼入境大厅。整个路程步行约5分钟,逆向穿过蜂拥进入大厅的人流。

二楼入境大厅西侧有一间略微隐蔽的驻机场警察局,有现场警察立即陪同金正男一行赶往大厅东侧角落一间名为Menara的玻璃橱窗私人诊所。诊所人员随后求助于最快约25分钟车程的布城医院,乘救护车前往。

布城是马来西亚的行政首都及中央政府所在地,位于吉隆坡市和国际机场之间,相距两地各约40公里。

驻地警察局和诊所内的工作人员对金正男的死亡讳莫如深,直接拒绝“地球外参”的询问。诊所内设施简陋,并未摆放任何医疗器械,更像一个安静的休息室。

负责调查该案的雪兰莪州警长Abdul Samah告诉“地球外参”,金正男在转移至布城医院的途中死亡,但并不确定具体时间。布城医院在11点时正式宣布金正男死亡,此时距他遭袭击已过去约2.5个小时。

警方记录显示,金正男在死前最后一句话是用英语说“very painful, very painful(很疼,很疼)”。在从诊所去往医院的途中,他已昏迷无法讲话。

由于吉隆坡国际机场位于雪兰莪州的雪邦区,因此案件的调查和审讯由雪兰莪州警方负责。

马来西亚警方并未在案发当天发布任何公告,直到14日晚间韩联社踢爆发布快讯。距离事件36个小时后,马来西亚警方才终于承认发生了什么。

据本地媒体报道,朝鲜官员曾花费数小时试图说服马来西亚不要进行尸检,而直接将金正男的尸体交给朝方。马方以朝方未出具正式抗议为由拒绝了这一请求。

求证:警方正化验样本涉毒物调查难度增加

2月16日晚间,警方将一些与金正男死亡有关的样本交给化学部门化验,但化学部门拒绝向“地球外参”透露是何种物质。

一位此前曾在马来西亚化学部门工作的雇员告诉“地球外参”,对这样紧急的案件,工作人员会日以继夜工作,一般案件72小时之内就会发布化验报告。但如果有未知物质,可能会花费更长的时间。

“如果使用毒物,可能耗费更长时间来查明,因为毒药进入人体后就会分解。”他对“地球外参”说,警察可能送来DNA样本,也可能是毒物样本。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犯罪学教授P. Sundramoorthi对“地球外参”说,通常情况下很难精确地查明中毒死者的死因,调查者需要排除其他所有干扰化验结果的变量。

嫌犯:印尼女子在夜店工作有人付她100美元办事

据马来西亚《星报》,布城医院已将4本外交护照和金正男的贵重物品(包括多种面值的外币和信用卡)转交给雪邦区警察。消息人士称,一本护照是红色,三本蓝色。

截止2月17日,马来西亚警方共逮捕了4名涉案人士,其中2名据信是直接涉案的女子,1名曾搭载嫌犯的出租车司机,1名为女嫌犯的马来西亚男友。另外4名在监控摄像中出现的涉案男子仍在搜寻中,警方认为他们仍然在马来西亚境内。

15日上午8点20分,警方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逮捕越南籍女子Doan Thi Huong(28岁)。警方在其酒店房间内发现那件被闭路电视拍下的LOL上衣,以及一瓶可疑液体。

15日晚间,警方逮捕另一名印尼籍女子的男朋友,他并不是主要涉案人员,但他协助警方于次日凌晨2点在酒店内逮捕女友Siti Aishah(25岁)。

警方冲进房间时房门并未锁上,房间内发现包括100美金在内的外币,两部手机,以及LV手包、雷朋太阳镜等奢侈品。《星报》引述印尼新闻网站Kumparan的报道,Siti在吉隆坡一家夜店工作,她自称曾有陌生男子许诺给她100美金实施袭击,她以为是恶作剧。Siti说自己不知道金正男是谁。

笔名注册不上 发表评论于
活不了 已经进入呼吸道和泪腺 进入循环系统 估计蒙面的是拍花专用麻醉剂 喷射是毒药 基本活不了
gnyd 发表评论于
他明知有人在追杀他,还这么粗心大意。当时为什么不大叫?
河之北 发表评论于
一般我们化学,生物实验室,就近都有紧急淋浴和洗眼睛的喷头,但机场没有。

当时保命的第一救助是有的,卫生间洗手的水龙头不好用,但可以打开马桶盖,把脸埋进去,立即冲水!!
Juzizhoutou 发表评论于
那帮歹徒都是训练有素的,当然知其目标和目的及达到此目的的手段。

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而且是独胆闯虎穴,自然被虎吃。中国政府煞费心机保护他及全家,却不领情,离开中国境地,到处乱闯,才给煮豆燃豆萁同室操戈的三胖以可乘之机,可说是no zuo no die, 咎由自取。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靠中国政府庇佑才能苟延残喘,还作到马来西亚去了,真是no zuo no die。这次可比日本迪斯尼那次还作得大。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被喷洒毒物的金正男痛苦地试图去就近的卫生间清洗,但半路折返,求助于问询处,称自己被喷洒液体,感觉“有点头晕”。前台一位女客服陪伴他穿过大厅,来到西侧星巴克咖啡店后的电梯间,一同下到二楼入境大厅。整个路程步行约5分钟”
-------------------------------
有这5分钟时间,如果是坚持走进卫生间冲洗,也许情况还能有所缓转。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难道是去马来西亚迪斯尼?
无忌哥哥 发表评论于
我党还是与时俱进的,只是到香港抓个肖建华或者什么书店老板,暗杀这么下三滥不干。嘿嘿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这两天刷了屏,可就是没说清楚这哥们去马来西亚干嘛?早就有暗杀未遂事件了,又有中国严重警告不许朝鲜在中国国境动手,还到处乱跑,真够二的有木有
needtime 发表评论于
冲水,呕吐也许才是能急救的唯一可行自救法了。

正常的医生救急就太慢吧
robustfox 发表评论于
中国还有宪法?不是包子说了算,奇闻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假设,如果小金坚持走进卫生间,连续冲水10分钟,事情会不会有所缓转?
mxp 发表评论于
女的说假话。用的都是奢侈品,还在乎陌生人的100元?
胡阿友2 发表评论于
三弟:下次用核弹,那东西不留痕迹。
青葱玲珑 发表评论于
呵呵,中国“宪法”,一个拒行宪政的猪圈,奢谈神马宪法。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中方应该把调查和后续的事情接下来。

首先一个,争取运回遗体,然后帮家属在澳门布置个灵堂和隆重的告别仪式。领导人送个大花圈,解放军派个代表出席。

如此才能安抚受害者家属和亲朋,震慑宵小与恶徒,体现负责任的大国地位。

别忘了,澳门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澳门受中国宪法规范,澳门居民自然也受中国宪法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