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学霸美女主播”的一天(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女流”火了!最近几天,“清华学霸当起了游戏女主播”的帖子被刷屏,人们惊讶于这位内蒙古理科高考状元、又先后在清华和北大读书的女孩子石悦,从事着一份游戏主播的工作,并且做得风生水起、月入不菲:网名“女流”的石悦在某直播平台拥有109万的订阅量,在新浪微博也拥有90万的粉丝。

网络直播真的这么火?大大小小的网红们是怎么炼成的?网络直播的主播们,真的像传言中所说月入几十万吗?“人民日报经济社会”微信公号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访


“女流”的一天

游戏直播很残酷,不管有多火,压力还是很大

作为一名已成名的游戏主播,“女流”可以用认真敬业来评价。这是记者跟踪采访一天后的直观感受。



石悦在直播一款游戏

在人们印象中,游戏主播应该很轻松,“就是打打游戏、卖卖萌嘛”。但事实却是每天一早就要为直播做准备。“我早上八九点钟起床,上午要安排日程、积累游戏,下午开始直播。”石悦说,筛选游戏是个很耗时的过程。“可能我看30个游戏介绍,能买个七八个,买完再一筛选,只剩下一两个了。然后再根据游戏题材,安排播出时间。”

直播两年,石悦第一年播了170款游戏,第二年又播了110款游戏。

其实就网络直播来说,晚上才是直播的黄金时间。石悦的直播时间有违常规,设在每天下午。她觉得下午是一个工作的状态,晚上是放松的状态,她喜欢看看电影、玩一些不适合直播自己却又很喜欢的游戏。在直播内容上,石悦也会为迎合观众而进行调整。“以后我还会继续增设旅行直播、展览直播等内容。”

网络直播的收入有多高?

石悦毫不避讳这个话题,她说在自己的收入中,直播平台发放的工资占50%,观众的打赏占30%-40%。直播两年,粉丝打赏收入不稳定,有时一场直播会收到上万块的粉丝打赏,也有从头到尾未收到打赏的情况。打赏粉丝群变化也很大,并未有固定的“金主”。“打赏主要取决于内容,粉丝开心了会用打赏来鼓励主播,互动越强,打赏越多。”

游戏直播其实很残酷,每天表现的好坏很直观就会在数字上体现出来。“你就是火了,今天表现不好,也不会有人去看。每一天都要保证高质量的持续输出。不管我有多火,压力还是很大,必须特别认真才能做好。”她认为主播的核心竞争力还是植根于内容本身,内容带来稳定的观看群,稳定的观看群带来多种收入的增长。



石悦的直播页面

“把东西做出来给别人看,就必须要接受别人的评价。我要做的就是不能折射负面的东西,尽最大努力传递正能量。”石悦说,近期不少新闻报道对准自己,但她更希望有一天自己被认知为“游戏媒体人”,公众更关注自己播过哪款游戏。

随着热度的提高,找她的商业代言越来越多,但石悦接的反而越来越少。她认为,主播人气越高,越要对观众负责,不能因小广告而降低直播质量,失去大观众。如今,作为签约主播,对于不少平台提供的商业活动,石悦都会直接拒绝。

兼职主播不在少数

颜值不是硬性条件,赶集和扭秧歌都能直播

与女流不同,在目前玩直播的主播中,抱着兼职玩一玩的不在少数。22岁的木木,去年7月份刚从一所中医药大学毕业,如今正在一家医院实习,下班时间兼职做直播。“每天6点下班,晚上8点到10点做直播,不影响第二天上班。”



一位美女主播在酒吧驻唱时,还不忘在线直播

“颜值不是硬性条件,只是第一印象。要靠才艺、魅力来留粉丝的。”木木说,做好直播并不容易,节目的话题要根据粉丝要求随机设置。就时间来说,一场两个小时的直播,前后需要四五个小时:前期化妆1个小时,节目歌曲和内容准备1个小时,直播完之后还要进行数据分析。

今年过年她也没闲着,回老家黑龙江大兴安岭过年,大年三十和初一还在做直播。“吃年夜饭和放鞭炮,赶集和扭秧歌,这些内容很多粉丝都觉得很有趣。以前晚上休闲就是刷网剧,现在有了直播,自己变成了主角,比看电视有意思多了。”

网红是这样炼成的

入门要培训,男主播才是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女主播一般火不过3年

与网红相伴而生的,是一种叫做“网红培训师”的新职业。

“我觉得我就是一名星探。”网红培训师大新总是这样介绍自己。从去年3月至今,他已经培训了两三百人。“培训就是为了职业化,让直播内容更为优质。”大新说,他们会根据个人风格进行类型包装。“坦白讲,形象重要,但是情商更重要。沟通顺利才能培训好。”



大新对照培训课件,指出新主播直播时的问题

在某直播平台主播培训课程入门课件里,第一条就写着“每天观看其他主播直播,不要低于4小时(20天)”,还要求培训者观察每位主播的类型、直播特点,以及直播歌曲、在直播中的肢体动作并做记录。课件有几十页,详细记录着主播从化妆步骤、穿衣风格到怎么使用手机摄像头、怎么与粉丝互动等一系列“规范动作”。

大新说,很多人认为直播上都是男性用户在看美女,其实是个误区。就性别来看,目前收入最高的基本都是男性,“站在金字塔塔尖上”。大新认为,男主播靠的是才华,直播生命周期长,收入也就最高。女主播竞争压力大,收入相对低,一般火不过3年。

不少网红背后都有推手。据业内人士透露,部分经纪公司会通过“天价打赏”噱头、水军造势等手段把主播捧成“网红”,最终吸引大量普通网友打赏,从而赚取巨额利润。

网络直播后的利益链条

大部分平台与主播七三分成,普通主播月入不到一万元

“越来越多的人在直播平台上看直播,可这热闹的背后有一方看不见的势力。”酸果直播联合创始人胡芷滔说,目前网络直播有三足鼎立的势头:各大直播平台作为载体吸引用户,主播通过直播拿打赏分成,公会作为主播“经纪人”联结平台和主播参与利益分配。

林明就是某个直播公会的负责人,他现在旗下的“艺人”在映客、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上都有。“以前的直播就是‘看春晚’,出节目单预告,与观众互动很少;现在直播很多是通过手机随时随地陪粉丝在玩,在聊天,话题永远是最新的,很有新鲜感。”

“我们的顶级主播靠粉丝打赏每月能拿到40万到50万元。”胡芷滔说,网络主播捞金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容易。收入10万以上的主播不到5%,普通的也就8000元—1万元,“能站上塔尖的毕竟只是少数。”



主播收到粉丝的打赏

“用户在直播间里对主播的打赏越多,平台的盈利能力才越强。”胡芷滔说,目前大部分直播平台和主播的利益分成是七三开,有的强势平台甚至达到了八二开。“直播打赏其实只是主播收入的一部分,她们还有广告、活动代言和演出走穴等其他商业收入。”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大新认为,目前网络直播正从业余化走向职业化,未来每个主播都将有自己的经纪人,主播负责直播,经纪人团队负责节目准备和内容、收入分析,直播行业将越来越规范,直播经济的增长也值得期待。

(作者 常钦 朱峻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