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岁女老兵欲寻亡夫旧照 志愿者在台湾找到(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海外抗战”专题页面


8 月22日,长沙市岳麓区雨敞坪镇新卯村,109岁的抗战老兵周秀莲。当年,周秀莲与丈夫杨平一起奔赴抗战前线,1943年,杨平在缅甸作战时殉国,周秀莲连一张丈夫的照片也没能留存,这成了压在她心头的一桩心事。今年5月,湖南老兵之家志愿者得知后,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终于,在台湾找到了杨平的照片(小图)。时隔73年,老人的心愿实现了。


8月22日,长沙市岳麓区雨敞坪镇新卯村,109岁的抗战老兵周秀莲从柜子里翻出老照片来给记者看

丈夫的一张照片,让109岁的周秀莲念想了73年。

8月22日,长沙市岳麓区雨敞坪镇新卯村。拽着可能是丈夫杨平仅存的这张照片,她笑呵呵,“他对我很好的,没骂过人,人帅气。”

当年,他们是村里门当户对的璧人,之后一起奔赴抗战前线。1943年,杨平在缅甸作战时殉国,被追授为少将。虽然灵柩被送回了老家新卯村安葬,但周秀莲连一张丈夫的照片也没能留存。这成了她压在心头的一桩心事。

今年5月,湖南老兵之家志愿者得知后,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终于,在台湾找到杨平的照片。

岁月是个神偷,偷走他们73年的时光;却在老人109岁时,帮她圆了一个心愿。

志愿者的寻找

像完成“使命”一样,发起寻找

周秀莲出生于1907年,是湖南目前已知年龄最大的抗战老兵。

今年5月,端午节期间,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们来到新卯村,看望老人。这次,周秀莲说出了埋藏在心里73年的心愿。

“她希望能找到一张丈夫的照片,留个念想。”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贺佳说。

贺佳介绍,其实老人之前是有丈夫照片的,但因为一些历史原因遗失了。于是,找照片成了老人的一桩心事。“也是想留给家族子孙后代,作个永久的纪念。”贺佳说。

周秀莲的丈夫名叫杨平,字汉皋,是黄埔军校六期毕业生。得知老人心愿之后,贺佳便打算尽力帮她完成。“对于她来说,每分每秒都很珍贵,所以知道她这个心愿,我们就有一种使命感,想努力完成。”贺佳说。

第一步:网络搜寻结果:只有文字信息

杨平,长沙,黄埔六期。

是109岁的周秀莲能给出的3个关键信息。对于贺佳来说,帮周秀莲找到丈夫杨平的照片是“刻不容缓”的。

当晚,他便在网络上进行搜寻。通过这3个关键词,贺佳发现了一些与杨平有关的文字信息。

但找了很久,也只有简单文字描述,并没找到照片。贺佳在心里思忖,这事过去了70多年,找到的希望会不会很渺茫?

随后,他对着黄埔六期的所有名单逐个比对。“因为当时的人可能有好几个名字,比如有‘字’,或许用的是别名,所以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贺佳说。

第二步:发起联动结果:浙江找到疑似照片

网络搜寻宣告失败,贺佳决定通过各种渠道发布信息。“除了我的个人微博、微信群和老兵之家的公众号,也找到了全国抗战的研究者。”他说,希望发动大家的力量一起来寻找,尽快帮周秀莲老人完成心愿。

两三天后,他收到了浙江志愿者的反馈。“说是在浙江博物馆,有个黄埔军校的资料库。”贺佳说。

随后,他通过网络数据库去搜寻,最后找到了一张疑似杨平的单人照。附上的信息是,“杨平,长沙,步兵第三大队,步兵第九中队”。

“但很模糊,照片像素很低,不太能辨认。”贺佳说。而这个消息,已经让贺佳和志愿者们很高兴了,“说明还是有希望的”。

第三步:辗转台湾结果:正是那张照片

正当大伙迟疑要不要先把照片打印出来送去给周秀莲辨认时,台湾又传了好消息。

一名专门研究抗战的台湾志愿者主动联系上湖南老兵之家,称通过查找台湾“国史馆”的资料,找到了一张杨平的照片。

传来的照片电子版显示跟之前在浙江找到的那张疑似照片很像。“可能真的就是这张”,贺佳觉得似乎能更加确定了。

于是,他们将从台湾传来的照片打印出来,第一时间前往岳麓区雨敞坪镇新卯村,送给周秀莲老人确认。

最重要的日子

和丈夫南征北战,对她来说,意义很重

6月底,拿着打印出来的照片,周岳凌等几个志愿者来到了周秀莲家中。

当把照片递过去时,老人一眼就认出了这张熟悉却阔别73年的照片。照片中,丈夫身披军服,容貌清晰,眉宇间定格着那段峥嵘岁月。

“她很激动,一直拿在手上,边看边流泪。”周岳凌说,周秀莲对着照片左看右看,还不停地说着谢谢。而这,恰好是当年她遗失的那张照片,也可能是丈夫杨平目前仅存的一张旧照。

“也算是一个奇迹吧,毕竟隔了这么多年,还能找到。”贺佳说,虽然难度很大,但通过志愿者和研究者的共同努力,帮老人实现了心愿,“心里也很满足。”贺佳说,作为一个百岁老人,可以说,这是周秀莲生前最大的一个心愿。“毕竟那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日子,和丈夫南征北战,对她来说,意义很重。”

“他对我很好,没骂过人”

8月22日,岳麓区雨敞坪镇新卯村。

周秀莲刚把满头白发梳理整齐,两边还配了黑色发夹。进去时,她正在打理梳子,旁边还放着一面镜子。看到镜头在拍自己,老人立马娇羞起来,捂着脸直说,“别拍,怕丑”。

说起和丈夫的回忆,周秀莲望了一眼立在床头的丈夫照片,乐呵呵地说,“他对我很好,性格好,没骂过人。”

周秀莲耳朵不太好,但读过高小的她现在还常看报纸,所以能通过写纸条交流。

回答问题时,老人声音洪亮,夹杂着乡音,还时不时比画着手势。

她说,她和丈夫杨平是同村,当时门当户对的两人经人介绍后在1931年结婚,婚后同往江苏徐州九里山驻军。自此,夫妻俩便开始了一段四处征战的扶持岁月。

当时,杨平在抗战前线,她从事后勤工作,直到1943年,丈夫抗日牺牲。她才回乡定居。

她说,丈夫去世73年了,虽然已安葬在老家,但自己却没能留下他的一张照片。找回这张照片,除了是给自己留个回忆,“也是想给他的4个孩子、孙子们看看”。

她爱美,仍有军人作风,喜欢栽花和打麻将

老人爱美,是显而易见的。

采访过程中,一不留神,老人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发箍戴到了头上,凹出一个发型。

“很爱美,年轻时就精致讲究。”一旁的小儿子杨兰桂说。虽然有些驼背,但爱美的她衣服都是清一色的花衬衫。“每天都是自己搭配,还不让我们碰她的衣服,都是自己洗,自己叠,怕我们搞坏了。”杨兰桂说。

除了爱好,个性还很刚强、军人作风、头脑反应快,这是家人对这位百岁老人的评价。听到家人在表扬自己,周秀莲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老了没用了,还是年轻好。”

这位百岁老人最大的爱好有三,织毛线、栽花和打麻将。老人的床是红棕色的,虽然有些老旧,但床头挂着两个粉色的毛线球,这便是老人闲来的手工作品。

“特别会织毛衣,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儿子杨兰桂不住地夸赞。

院子里的各色盆栽,也是老人平日的打理对象。杨兰桂说,老人对生活很讲究,平时常在院子里打理花草。

除了这些,打麻将是老人的心头第一好。“特别爱打麻将,经常想打,来了客人就摆起来。”杨兰桂说,母亲是打麻将的一把好手,“打10回起码能赢8回。”

好望角骆驼 发表评论于
抗战有啥用?还不是要被我党消灭?
LaoG 发表评论于
有没有人或机构在做重新整理史料的工作?好像有很多人在做某些特定时间的复古资料,没有系统的。
LaoG 发表评论于
有没有人或机构在做重新整理史料的工作?好像有很多人在做某些特定时间的复古资料,没有系统的。
黑熊 发表评论于
祝福老人家! 谢谢热心的志愿者。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祝福老人家!
住在偏远的农村, 躲开过了文革一劫.
wohenji 发表评论于
按她的资厉不应该住在那样的房子

过路客efbrk 发表评论于
经历了这么多还这么硬朗,养生有道的老寿星噢。祝福她!
三木匠 发表评论于
一张照片,七十三年。百零九岁,梦萦魂牵。可贺可贺,可叹可叹!
花花辫子 发表评论于
"贺佳介绍,其实老人之前是有丈夫照片的,但因为一些历史原因遗失了。于是,找照片成了老人的一桩心事。"

就是谢谢党把大量照片档案在文革和历次运动给毁了,记得很小时家里也有上一辈身着国军戎装的照片, 也有带着青天白日的毕业证什么的, 都毁了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doggydog 发表于 2016-08-24 00:55:03 -- 照片下文字为何一会儿左起一会儿右起?”

你说的是由上至下第二张照片,军装的单人照。 最下面一行大约是湖南老兵之家在台湾找到这张照片之后,加以翻照,然后加上了这行注解,所以是简体字,左行。 上面的四行字,是原来的旧照上就有的,似乎是什么纪念册一类的书籍上的注解,大约还是三十年代的版本 (那年杨平才27岁),所以是繁体字,右行。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百家争鸣2012 发表于 2016-08-23 22:52:22 -- 在台湾,谈抗日是不合时宜的,民进党会认为你伤害了皇民。台湾的国民党也不敢多谈相关的话题。”

据我所知,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台湾在 1945年为止的所谓 “皇民” 倒还不敢压制别人纪念对日抗战,但是会想方设法把它淡化。 至少对于大陆所发生过的抗战是无所反对的。他们比较在乎的是,关于台湾在二战期中的立场。这是踩了他们的痛脚,间接的揭了他们的疮疤。 去年2015,还有纪念抗战胜利70年的活动,虽然不是很盛大,但总还算是承认历史的。这是因为国民党是执政党。 当年民进党执政的时候,陈水扁就把抗战胜利说成是 “终战”。这是倭国的用词。 这些台湾人的心态真是可悲,有一段历史不敢去面对。这就与倭国人不愿面对二战真实历史一样,但是更加奇怪。因为韩国人同样被殖民,却一点不忌讳,有机会就必定申讨倭国的历史罪行。
doggydog 发表评论于
照片下文字为何一会儿左起一会儿右起?
嘤鸣 发表评论于
致敬!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在台湾,谈抗日是不合时宜的,民进党会认为你伤害了皇民。台湾的国民党也不敢多谈相关的话题。
Melbournerose 发表评论于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only fade away.
农民大伯 发表评论于
了不起,致敬
白云青山 发表评论于
不管你抗日不抗日,国民党的军队的老兵都被土共视为敌人,称之为“历史反革命”,没被搞死已经是大幸。
很失望 发表评论于
不奇怪了,
要在中国的话,这人也可以在以下分类找到:国民党军残部,敌对势力,间谍,反革命,异己,不是人,被镇压,九类,阶级敌人,叛逃,资本家,。。。
智者不惑 发表评论于
不能白坐沙发: 向志愿者敬礼!
邵志尚 发表评论于
是要说明抗战还得靠国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