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悔悟?日本二战老兵:若中日再开战我还想去(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海外抗战”专题页面

8月15日,《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蒋丰在东京靖国神社采访日本老兵八儿雄三郎。 张桐摄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在日本,有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曾伤天害理却无处悔罪,他们曾杀人放火却缄口不语,他们双手沾满鲜血却不肯认错。随着时光流逝,参加过侵略战争的日本老兵在世的已越来越少,像东史郎那样深刻反省和站出来讲述加害历史、揭露日军当年暴行的更是屈指可数。按照日本二战时的征兵规定,志愿参军者必须年满17岁。所以,即使按照参军与战争结束的1945年来推算,最年轻的日本老兵也已经88岁,很快他们就将与那场战争一起成为历史。然而,历史的记忆注定不会消逝,他们给日本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像癌细胞一样仍在扩散。

随日本政府推卸战争责任 借国家赔偿领取高额“恩给”

八儿雄三郎,自称今年91岁。这个毕业于日本陆军中野学校,“终战时在大分地区司令部守卫国防”的老兵选择8月15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连同那些美化侵略战争的右翼分子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现在,日中关系越来越坏,战争危险也越来越大,如果发生战争,我虽然很想去,但体力已不行了。”八儿雄三郎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讲。当被问是否愿意让他的儿孙上战场时,这个老人却连连摆手说:“不行啊,不行啊,那样日本就没人了。”

有很多中国人总是在问:“日本人在侵略战争问题上为什么不肯真诚地道歉?”《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过一位日本福冈的老兵这样回答:“当年,我们的军队是天皇的军队。宪兵带着征兵令到村里,说你成为‘天皇军队’的一员了。那时我连大阪、东京都没有去过,但我一下子来到中国的杭州,还去了上海、南京。我真的是眼花缭乱啊!一路上,长官告诉我们,这一切都应是日本的、天皇的。你说我能不激动、不兴奋吗?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能够为天皇打仗,直到后来我们战败。我也做过许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但我们的天皇还在皇宫啊!凭什么他没有错,要让我们认错呢!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做过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我现在就尽量补偿,给到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提供私人奖学金。但是,在我们天皇没有认错的时候,我也不认错。我们老军人如果都认错了,那不等于天皇也就错了吗?!”在他看来,战后日本的天皇制没有被废黜,应该是日本老兵乃至日本政府不肯承担侵略战争历史罪责的根本原因,而留下这一祸根的,应是美国占领军司令麦克阿瑟。此外,战后日本政府曾经号召国民进行“一亿总忏悔”,意在推卸天皇的战争责任,这也导致老兵们拒绝承认罪责。

战后的日本政府除了推卸战争责任,还给这些老兵及其家属非常优厚的待遇。在这样的背景下,让老兵忏悔和反思变得很难。早在1923年,日本就制定《恩给法》,为征兵发动太平洋侵略战争提供保障,以奖励措施鼓动士兵参战时要冲锋陷阵。日本侵华战争中,在战斗激烈的地区,士兵1年的服役期可以根据“加算年数制度”而被加算为3年。

1946年,驻日盟军总司令部批评日本的军人恩给制度是“世界上最恶劣的制度”,并颁布法令宣布,除重伤病军人外,废止对旧军人或遗属的恩给制度,这导致日本不少旧军人以及战死军人的遗属因经济来源断绝而陷入生活贫困。1947年11月,日本遗族厚生联盟(现“日本遗族会”前身)成立,开始向政府要求国家赔偿。1953年,日本总务省制定发放抚恤金的《援护法》,恩给制度死灰复燃,一直延续到今天。

对仍在世的老兵,日本政府给予每人每月12万日元(1万日元现约合660元人民币)的“退役抚恤金”,每人每月5万日元的“战争补贴”,每人每月3万日元的“恩给”,加起来共约20万日元。此外,日本厚生省每年会向在世老兵支付“厚生年金”,分两次发放,共计35万日元。战后71年来,日本政府还5次以“特别慰问阵亡者家属”的名义,向战死者家属支付特别抚恤金。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95年,向将近310万个战死者家庭分别支付高额日元抚恤金,总计达到5238亿日元。

三百个老兵团体仍在滋事

在日本政府的强力保障下,老兵们虽生活无忧,但内心的战争烙印根本无法抹去,有人开始忏悔和谢罪。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参加过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原日军第十六师团步兵二十联兵队上等兵东史郎。东史郎七次向中国民众谢罪,不顾年岁已高到南京、北京、沈阳、上海等地作证,揭露日军当年的残暴行径,并留下反省历史的《东史郎日记》。 让人遗憾的是,东史郎的行为并未得到日本主流社会的认可,甚至有日本媒体辱骂他“叛徒”“卖国贼”“旧军人的耻辱”“罪该万死”。在日本右翼势力的鼓动下,还有日记中涉及的人物对东史郎提出诉讼。

《环球时报》记者参加过东史郎败诉时举行的记者会见,只见他拿出一份又一份资料,然后愤怒地说,“关于这次审判,问题并不在于原告桥本光治是否杀死一名中国人,他们是想利用这个事件向人们宣称没有发生过南京大屠杀”“法院根本不想看到真实的南京大屠杀事实,也根本没有人想要看到历史,法院的判决是要恐吓为维护历史事实而奋斗的正义人士”。2006年1月3日,想告诉日本人战争真相的东史郎病逝于京都府医院,享年93岁。

在日本学者吉田裕所著《士兵们的战后史》中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日本1945年8月投降时,日本本土有436万名军人,海外有353万人,合计789万人。但在这么庞大的老兵群体中,像东史郎这样在战后站出来揭露战争真相的人屈指可数。对于过去的战争,绝大多数日本老兵选择了沉默!

二战后,在1亿多人的日本社会,近800万老兵有的无声无息,有的蠢蠢欲动。随着1953年日本政府恢复被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禁止的“军人恩给”制度,各种老兵团体先后冒了出来。据《朝日新闻》近日报道,2005年日本还有3625个老兵团体,但目前只有约300个还在开展活动,主要原因是老兵年事已高,在世者日减。

据了解,八成以上的日本老兵团体以曾在同一部队或军舰服役为由头组建。如“南想会”,就是由当年“南进”到东南亚地区的日本陆军装甲车第45大队原队员组成。此外,由军校同学组成的老兵团体占到一成左右。还有以某场共同参加的战役、某个共同生活过的地方为基础成立的老兵团体,如以所罗门群岛战役为纽带的“全国所罗门会”。

绝大多数老兵团体组织活动,一般奉行“只谈现在不讲过去”的原则,尽最大可能避免过去的战争话题。在日本甲级战犯未移入靖国神社后,很多老兵团体仍去参拜。如1955年成立的“日本战友联盟”,以“反共卫国”为宗旨,由发动侵华战争的植田谦吉、冈村宁次等人担任负责人。该组织最多时有30万人,大力推动日本“军备再建”,信条为“让国民广泛理解日本安保问题”“始终站在祭奠英灵的最前端”“尊敬皇室并代代相传”“让国际社会理解日本的立场”。每年参拜靖国神社,祭奠所谓的“英灵”,是该组织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日本战友联盟”还定期举办“靖国神社升殿参拜恳谈会”、安保论坛及修改教科书研讨会等,是日本右翼组织的“老前辈”。包括日本《正论》在内的一些右翼杂志,则成为他们“曝光”的平台。

为扩大影响力,日本绝大多数老兵团体从成立开始就拉老兵家属特别是其年轻子女参加。近年来,出生于战后的日本年轻人价值观已发生很大转变,他们更在乎自己的生活,不太关心历史。但这种漠视同样可怕,曾经的那场战争,在他们的印象中更多只是“发生过那么一件事”。由于高龄化和后继无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老兵团体相继解散或“活动中止”。2005年,日本“战友会”研究会的调查显示,曾经加入战友联盟的各地战友会,依然存在的不到3成。但正如《环球时报》记者今年“8·15”在靖国神社所见,总有日本老兵穿着旧军服来参拜。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还是那句话,中国在最贫弱的时候日本都没有拿下来,今天的日本。。。
hahaha888888 发表评论于
有多少颗原子弹、氢弹,就砸它多少颗。
cofilin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二战老兵:若中日再开战我还想去
--------------------
要再一次开战,就不是你去,而是我们来了。
wshxwf 发表评论于
还想去,你想得美,中日再开战就不是在中国了,而是在日本了,不是日本打中国,而是中国打日本了。
点到 发表评论于
日本对二战的责任最应该由当时的日皇负全责,他要是被枪毙几百次都不过。这要在其他国家,皇位早就被推翻了。
无故删除 发表评论于
其实有着想法的老兵肯定不少,悔过的只是少数
exception1 发表评论于
老兵的话很清楚,日本首犯裕仁逃脱审判,是现在乱象的根源。
北美Aiden 发表评论于
死老头
热情的阳光 发表评论于
只是一个想回到过去的老人, 有过热血青春的很多人, 大都有这种病

很多参加过文革的,当年的红卫兵,每每说起当年的事, 也是这个劲儿

还有上过山下过乡的,看看文学城里很多回忆的小文,个个都是额头上爆着青筋,还想回到当年

在看那些广场舞的“样板戏”, 都是回忆过去的热血
Morphin 发表评论于
这个就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群众基础,其实大部分老百姓被洗脑以后,都这样。绝大多数老百姓的觉悟不是那么高的,所以法西斯还是很容易得逞的。
月娥 发表评论于
老不死的出来恶心人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不会废除帝制的或与帝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民主国家从来就是躲在背后的是家族式独裁
新技术移民 发表评论于
被洗脑的日本炮灰
弟兄 发表评论于
被洗过脑的老人很难改变思想,就像中国的毛,粉
Bslrim 发表评论于
客观来说,这话没问题,职业军人,当然开战就要去,如果职业军人说,开战了我也不会上战场的,那才有问题。

战争本身只有输赢,没有对错之分,但是针对平民的杀戮,针对外国的侵略,都是犯罪。日本的问题就在于没有反省自己对于中国的侵略,又试图掩盖日军针对平民的野蛮行径,这才是错误的部分。
亮油 发表评论于
杀人成瘾。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就是从众比较多,天皇不认错,我也不认错,典型的被洗脑症状。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老流氓。跟这种道德观念的人无话可说,杀
DZ1020 发表评论于
日本现在打仗就靠老年人了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1961年1月24日,毛澤東在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說:

「日本皇軍過去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裡,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

正是因為日本皇軍佔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

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佐佐木︰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
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
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

佐佐木︰謝謝。

毛︰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侵略中國)。過去的一套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忙。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的忙。
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中國有個兩麵三刀反複無常的流氓政府,這才是中日關係的毒藥。

1978年10月甲級戰犯入祭靖國神社。日本首相福田糾夫次日參拜。五天以後鄧小平訪日。他親切會見福田首相,恭敬拜見裕仁天皇。之後日本首相按例每年參拜兩次以上。中方都毫無怨言。幾個“拜鬼”最勤的日本首相如大平、鈴木、中曾根等,都被中方多次邀請訪華並獲熱情接待。而中方領導華國鋒鄧穎超王震彭真等也去訪日,忙著會見“拜鬼”的日本官員,恭敬拜見天皇。誰都沒顧得上用“拜鬼”事件去“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中國人民當然更不敢擅自“受傷害”。

直到很多年後,日本經援到手了,中國經濟起飛了。而中方為了國內維穩需要樹立敵人,就忽然抗日了。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发表评论于
如果俺没记错的话,这个蒋丰貌似在日本生活多年。说起日本,一套一套的,挺能忽悠的,看着道貌岸然。有一次说起日本AV,样子立马变得猥琐。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这个时候发这种文,是要打仗吗?没事别滋事
高丽人 发表评论于
这个老妄八想早点下地狱
Tony897 发表评论于
欢迎来送死!
烙印龙 发表评论于
日兽道歉一百遍还是日兽。 不如不道歉, 直接核灭。和消灭蟑螂一样。
ying201314 发表评论于
主要是美国助长了它们,放服欧洲,谁敢穿旧纳猝徳军军服出来?
v玄玄v 发表评论于
一切都会过去,中日问题终将核平解决
洛城居士1989111 发表评论于
这些老鬼以为和中国开战还像当年那样爽
9月 发表评论于
还没等这老鬼出发呢,就又被灭在原子弹下面了……哈哈
nh22 发表评论于
老不死的东西
咖啡飘香2016 发表评论于
美国怎么不多几颗原子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