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治地震:马英九居然硬了 还不如软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作者:宋鲁郑

当今世界,一个国家在大选或换届时分往往易出现突发事件,引发重大政治风波。比如2012法国大选前夕,竟然爆发离奇的“纽约强奸门”,一举终结社会党民望最高、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的政治生命。全球最发达的民主国家美国近几十年来也发生过大选时窃听政敌的“水门案”、总统候选人罗伯特·肯尼迪的“暗杀门”。

台湾是后起的民主社会,自然也不会例外。十年间仅颠覆选举结果的“子弹门”就发生两起。还有同样改写选举结果的高雄“走路工”、“性光盘”事件。鉴于选举过多造成“民主成本”高昂,台湾的政治精英一再将各类选举合并,从昔日的年年有选举演变成现在的“七合一”地方选举和全岛的行政、立法选举。在台湾上下自以为就此迎来“政治稳定和谐”时代,却不料震动全台湾的政治事件竟以更高的频率上演。直至拉抬到台湾权力金字的层面:行政首脑马英九、最高民意代表“立法院院长”王金平。

掌握行政权和党机器的马英九,以少见的凌厉和决断将王金平开除出党,从而事实上(现阶段)终结了王金平的政治生命:失去不分区立委身份进而失去“立法院长”之职,瞬间成为一介平民。

如此“非典型马英九”举措确实出人意料。毕竟第二任期的马英九内外交困,一个过去频频发生的普通士兵之死也能点燃全社会抗议的风潮。其民意支持率只有17%。许多民众把马英九过去批评陈水扁的视频放到网上,对之冷嘲热讽——他曾在公开演讲时声称,陈水扁支持率不到20%,早已丧失合法性,应该辞职。此时的马英九实际行动的能力已无存多少,他需要的是团结党内外,共度难关,确保剩下的任期平稳运转,哪怕是带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也要平稳交班。

所以当他以“关说”为理由雷厉风行地置党内大佬王金平于政治死地,实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王金平号称政坛常青树,担任“立法院长”十三年,如果加上担任“立委”和“副院长”的时间,则长达近三十年。其人脉和势力盘根错节,不仅以连战为代表的国民党大佬对之极为支持,就是两大在野党民进党、亲民党也是如此。就在马英九支持率仅为17%之时,王金平却高达60%以上,足见其政治手腕和能力之高超。更重要的是,王金平向来视为台湾的本土派代表,是国民党争取南部选民——民进党的票仓——的杀手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个几乎得不到民众支持的弱势领导人究竟为什么要冒着党内分裂、冒着完全失去争取南部选民支持的风险,悍然挑起如此巨大的政治狂飙呢?

许多分析往往聚焦两人的昔日恩怨:两人竞选党主席,败选后王金平拒绝继续担任国民党副主席,更在2008年国民党试图重新赢得政权的生死之战时拒绝担任马英九的副手。

应该说且不论马英九能力大小,他的政治操守和人格底线大概还是有的,不会因为个人喜好而睚眦必报。综合而论,还是如下三个因素促使马英九做出如此惊人之举。

一是他政治洁癖的性格。马英九素来号称不粘锅,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当陈水扁腐败案爆发后,极为震惊的民众不由自主地把选票投给了干干净净的马英九。当然,政治是最大的是非之地,需要妥协、让步和交易,不粘锅虽然能树立清廉的形象,但却无法有出色的政治表现,更无法得到真正的政治盟友。所以对马英九最大的批评就是“怕热就不要进厨房”。后来他的核心团队发生林益世、赖素茹贪腐案,也证明他的政治洁癖远非常人所能及。

所以,当他得知“贵”为“立法院长”的王金平,竟然干预司法,为涉贪嫌犯说情,自然是难以容忍。不仅将之称为“侵犯司法独立最严重的一件事,也是台湾民主法治发展最耻辱的一天”,更采取空前绝决手段斩杀王金平。

二是马英九第二个任期面临前所未有执政危局,试图采取重大措施解危济困。这包括以公投方式处理纷扰台湾多年的核四争论、两岸服务贸易协议。面对马英九祭出的重磅杀手锏,为反对而反对的民进党自然是全力阻挠。本来以国民党在立法院的优势,提案获得通过自然是轻而易举。民进党再阻挠也无济于事。然而事实却是,民进党居然以绝对少数成功破局,令马英九政令不出“总统府”。其根源就在于,当民进党以无赖手段瘫痪“立法院”运转时,应该下令警察维持议事程序的王金平却一再拒绝行使这项权力。这不仅令国民党无法有效执政,也助长了民进党的无理取闹的气焰,更重要的是,这直接伤害了台湾的民主:双方大打出手的场面经过电视和网络,传遍全球。也同样令人产生这样的疑问:既然到最后还是要比拳头,为何当初还要选举?就如同今天的埃及,既然最后还是砍人头,何以当初还要数人头?

显然,对于马英九而言,要想在最后的任期有所作为,王金平必须被搬倒。

三是王金平长期和绿营关系暧昧,经常被蓝营的支持者称之为“蓝皮绿骨”。国民党内对其不满早已有之。这一次终结他政治生命的“关说”案,竟然也是为了民进党的党鞭柯建铭。我们不妨想想,假如他是为了国民党人关说,马英九还会如此绝情痛下杀手吗?毕竟,关说在台湾实属共同旧业,是一种文化。其合法与非法界限并不是非常地明确清晰。不过这也折射出台湾官官相护和司法威信崩坏的现实。

关说案爆发后,绿营也是一边倒地站在王金平一边。按常理,既然是国民党内斗、内部事务,民进党应该坐山观虎斗,乐观其“战”,但事实却是齐齐卷入。民进党指责特侦组违法监听,狠批马英九违法乱纪,拟弹劾罢免,并反对到底誓不罢休。担任过民进党主席、代表民进党竞选2008台湾领导人的谢长廷表示马英九搞政治像猛虎,拼经济像病猫。现任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批评国民党内斗却让司法都陪葬(不过苏贞昌身为法律人,只会批判马英九操弄司法、遂行政治斗争,完全无视柯建铭的关说司法个案的事实,其袒护柯建铭的心态一览无遗,政党利益高于民主、司法价值)。前任主席、参加2012年选举的蔡英文则质疑:马英九挑起政争撕裂社会,怎能继续治理台湾?

世人自然不难从中看出王金平虽为国民党人却和民进党剪不断的暧昧关系。

尽管如此,从政治的角度来看,马英九要达到目的的手段很多,并非只有打倒王金平这一成本极高的方式。就此而言,马英九显然打错了牌。

首先,以本人对台湾的长期观察,马英九缺乏打王金平这张牌的能力(治理和权谋)和实力(民意支持),仅就政治权谋、政治情商而言,王金平实是在马英九之上。打的结果最后只能是自取欺辱。

从他处理王金平的过程来看,漏洞不少,甚至有违人情。比如选在王金平嫁女儿、不在台湾的时机发难,令人感觉政治高于人性。其过程正如一位国民党“立委”所说,“通讯保障及监察法”规定监听必须以特定事项为范围,特侦组这次“意外监听”,已经违法;特侦组甚至还先向“总统”报告监听译文,也违反“刑法”泄密罪。特侦组查到关说,应该先将该案交检察官起诉,等到检察官起诉确定,关说事实才算成立,现在王金平却因此先被指控关说,未审先判。

马英九打不了这张牌,这就如同国际社会上,“达赖牌”只有美国可以打,只有法国、英国、德国可以碰,其他国家如果有非分之想,则必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马英九民意支持度这么低,他居然还敢拿王金平开刀。如果在随后的任期中马英九再犯错——这是百分之一百的概率——民众对他的不满会加倍涌来。假如明年“七合一”选举失利,会令马英九连本带利偿还。到时他不仅是提前跛脚,恐怕连2016年的主导权也会丧失。至于他任期到后,更会变成孤家寡人。

其次,现在的台湾以及国民党,如同大病、久病仍未愈的病人,需要的是调息和静养。根本经不起马英九掀起如此之高的政治风浪。蔡英文质疑马英九挑起政争撕裂社会,确实一针见血。台湾前“行政院长”刘兆玄感慨,“台湾禁不起这种搞法,这样会把台湾搞垮。”

现在国民党内部分裂完全表面化。名誉主席连战力挺王金平,明日之星连胜文警告马英九现在不是大明王朝,直指其为封建帝王。就是被认为与马英九关系良好的新北市长朱立伦也没有站在马英九一边,认为政争与纷扰对台湾都是不幸。内阁外唯一公开支持的只有台中市长胡志强。另外一名蓝营大佬、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更是立场鲜明地声援王金平,抨击马英九是行政权肆无忌惮地凌驾立法权。实际上,马英九对王金平痛下杀手,在党内并不得人心。随着王金平事件的进一步发展,这场政治风浪不会短时期内平息,将成为台湾社会对立和冲突的长期因素。

最后,马英九执政五年来,创造的都是民众无感的“增长”和“发展”,支持率一降再降。此时的国民党,即使团结一致都未必能赢得2014和2016年的选举。现在又把王金平清除出党,其胜算就更低了。过去,王金平虽然政党立场模糊,但毕竟有连战、宋楚瑜和他的特殊情谊,以致他最多采取“不合作”态度,而不会背叛国民党。他所代表的本土派资源也不会流失。但现在,国民党已失去对王金平实力的影响力。就在王金平被除名后,十几位里长宣布退出国民党。里长实际就是选举时最为重要的桩脚。

目前的王金平采取低调立场,并公开宣布不会成为第二个宋楚瑜另行组党,永远都是国民党人,以此赢得同情,并为未来重新崛起奠定基础。毕竟由于各种原因失去国民党党籍后来又重新加入的比比皆是。只要马英九下台,王金平重返国民党便是易如反掌。如果形势有利,他也会组建自己的政党,以形成关键的少数。所谓政客的承诺,在全世界,在台湾都是浮云。马英九曾声称退出政坛,做大学教授,结果还是出来选台北市长,直至今天的最高领导人。谢长廷2008年大选承诺败选就离开政治,结果不到一年就主动复出。

所以被国民党撤销党籍的王金平已成为未来台湾政局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他会借助时、势,应声而动,有太多的交叉组合和结局的可能。而民进党将会以更大的能量冲击立法院的运作,绝不会坐以待毙。一旦国民党动用警察权,双方的矛盾立即激化,并迅速从立法院转移到街头。一轮又一轮的街头政治将会成为马英九剩余任期的风景。

台湾朝野全面对抗引发的乱局,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却未必负面。此时赤膊上阵相斗、视对方为最大敌人的两党都只能以外力做为外援。国民党对大陆自不必说,民进党恐怕也要积极调整对大陆的政策——至少也无力无心挑衅。这还不用说因日益内耗而更加衰弱的台湾只能愈加依赖大陆。当然最重要的是,台湾模式对大陆残存的影响力必然加速消失,并从另一个角度反证以“北京共识”为核心的大陆模式。

(David)

nakadachi 发表评论于
2016民进党如果上台,并取得国会多数,反而可能是两岸关系的大转折。
官民风景 发表评论于
法律是讲证据及后果影响的。一个人说杀了人,只听其言,不见尸首,就能定杀人罪?顶多一个造谣罪。马出身律师,这点基本判断都忘了,急急忙忙未审发判,而且是死罪,其心可诛!
偶然路过的人 发表评论于
TO needwait..


马英九有政治洁癖? 天大的笑话。 比王金平所谓说情严重太多的人,也没看他干啥,一碰到有当年可能挡了他政治道路的王金平,就未审先判,攻击别人不守法,人家只是一个说情,马英九自己干涉司法公正,岂不是更过分?

大家都不讨论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就你一个,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名笔名 发表评论于
马英九情急之下打了一张绝臭的牌,他剩下的总统日子不好过了。
nianfi 发表评论于
I can not agree with the last comment in regard to China
路丁 发表评论于
关键是马将黑手伸进司法,为台湾人民所不齿。
别胡扯 发表评论于
马英九用美式思维管理台湾,而两地的大众文化,环境,理念,有太大的差异。
阳虎 发表评论于
的确,从头到底,台湾民众根本不在乎王与柯是否有违法,因为大家心底都认同关说,幕后交易天经地义,法律就是应该通过权力和人脉来操纵的。我常说,制造贪腐和黑金的源头,从来不只是阿辉伯和阿扁,也不止蓝绿的政治人物,是整个只看立场亲疏而藐视法律公义,满脑封建意识的台湾民众! 民智之愚,一至于此!

马洁身自好,但留恋虚名,终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何其悲乎!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森芳明 发表评论于
王金平有问题。马英九行使总统权力。
BMW330i 发表评论于
这个分析十分透彻到位 。
needwait..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这些所谓的评论从不考虑或讨论王金平是否有违法行为?还是都认为政治人物可以干涉司法?
所谓的马的行为是有些不当,但最大可能是马的政治洁僻造成的。他不能容忍任何违法行为。难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线索?非要从十年恩怨谈起?
李操星 发表评论于
太长,没看完。软了不行硬了不行,谁帮助分析分析,怎样才行?
梁山sl 发表评论于

瑪鳩和程水
(2010-12-24 10:38:17)

瑪鳩和程水都不幸被保安逮著,眥因手中的貨出商場時沒有付款,程水貴為該商場總經理,不過快滿期要离任,而瑪鳩則是呼聲最高的繼任人。

兩人都坦然面對保安的審訊,因為商場當初是瑪方開的,而針對總經理的釘人制度卻是程發明的。

一審下來,瑪鳩無罪,理由是他生得好眉好貌,怎么看也不象小偷,交貨出來就一筆了事。很快瑪也因此贏得了程的位置,在登位祝杯時,瑪不談宏圖偉愿,只問大眾:吾人得道,証明做贼一定不得人心,對不對?

輪到程水被審了,結果竟是晴天霹靂,同一個保安,卻認定程是有罪的,理由是程一付老奸巨猾相,左看右看都象是個贼。此時程已退任,無權無勢,保安一聲令下,把程關入地牢。

這才是程的惡运開始,關門好打狗,保安對程抽絲剝茧,從身上戴的到里面穿的,無一不細細追查,為何沒有發票收据,程...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