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岛妈妈桑指证陈哲男确实嫖妓:两夜召四女(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济州岛妈妈桑指证陈哲男确实嫖妓:两夜召四女(组图) 中评社

[adinfo]

中评社香港11月18日电╱陈哲男和陈敏贤在济州岛二夜召四女,情色之旅闹得沸沸扬扬。台湾《时报周刊》记者实地追踪采访发现,陈哲男和陈敏贤在济州岛找女人的地方叫河马俱乐部。以下是最新一期《时报周刊》揭露陈哲男韩国召妓的文章全文:

陈哲男济州岛赌场之旅,除了赌之外有无女色相伴一直是外界关心的问题。时报周刊派出调查团远渡济州岛,发现当地着名情色场所河马俱乐部的妈妈桑,一眼就认出陈哲男,其中他所戴的总统府帽子令人印象深刻......

河马俱乐部距离陈哲男、陈敏贤下榻的皇冠假日大饭店(CROWNE PLAZA)仅有五分钟的车程,位置刚好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从外观看,河马俱乐部是一幢有二层楼的白色建筑物,不是很起眼;不过,实际上,它却是有台湾政商要人最喜爱的私人招待所的味道。

河马俱乐部的红牌妈妈桑姓朴,个头不高,瘦瘦的,年纪约在三十五岁上下。她以前在另一家高级夜总会CARA上过班,也在圆山饭店(JEJU GRAND HOTEL)待过。记者一拿出《时报周刊》上面所刊登的陈哲男和陈敏贤的照片,朴妈妈桑立刻指着陈哲男大叫:「我认识他,他来过好几次了。」至于陈敏贤,朴妈妈桑的印象比较模糊,但是她强调在圆山饭店、河马俱乐部见过陈敏贤。

陈哲男二夜召四女的新闻闹开了,在台湾,大家对他不但涉入高捷泰劳案,还顶着中华民国总统府副秘书长的头衔远赴韩国召妓玩三P,莫不啧啧称奇。朴妈妈桑听了,反而露出讶异的神情:「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来我们这里的客人,一次带二、三位小姐出场是很平常的事情。你讲的那位先生,每次也都带好几位小姐出场,我特别记得他。我们这里最高的记录,有一位日本客人来,一次就带了五个小姐出场,玩六P哦!」

河马俱乐部是济州岛最高级的夜总会,消费不便宜。记者询问朴妈妈桑,陈哲男等人每次来,大概都花多少钱?朴妈妈桑说,「他们不用付钱。」朴妈妈桑透露,类似陈哲男等人这种VIP级的客人,Alan(何焱彬)一定会招待对方到这里来玩,而且不是只来一次。客人来玩,不用付帐,Alan也不现场买单,而是等到客人离开济州岛之后,Alan才一次算总帐。

|「以前,Alan都是派专门接待VIP级客人的手下,例如小郭、小杨,由他们带客人到夜总会玩乐;客人离开济州岛之后,不是Alan亲自来结帐,就是由他的手下大将Amy来处理。」

其实,记者此次前往济州岛追踪「情色之旅」,也去了圆山饭店。圆山饭店地下室的夜总会,除了有KTV包厢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舞厅,三、四年前算是济州岛最大的夜总会。以前,台湾赌团的VIPP,都是到圆山饭店寻欢。结果,却因为发生摇头丸事件,差一点关门大吉。这也就是朴妈妈桑特别记住陈哲男、陈敏贤他们这一团的主因。

不知是谁通风报信,大批警力赶到圆山饭店临检,结果,DJ身上的摇头丸就被搜了出来。肥妈说,在韩国,吸毒或是藏有毒品的罪相当大,韩国警方从DJ的身上追到女公关,又从女公关追到台湾客人,再从台湾客人追到赌场,一路追踪下去,凡是可以扯到关系的人,统统被找去警察局接受调查。只是,携带摇头丸的台湾客人早就回台了,找不到元凶,这件事后来也不了了之。

不过,韩国警方还是天天到圆山饭店临检、站岗,搞得客人都不敢上门,妈妈桑和小姐没有生意可做,为了生存,只好跳槽到别的地方,最后,只有肥妈一人继续苦撑下去。

由于当初带摇头丸的台湾客人,是黄如意带来的那一团,所以,肥妈一看到黄如意的照片,激动万分。几杯酒下肚,还跳到桌上:「这几年的日子过得那么辛苦,都是摇头丸害的。」

肥妈也有许多抱怨,她说,因为摇头丸事件,本来Alan的客人都是带到她那里消费,结果也不来了,让她损失惨重。「至于当时离开的妈妈桑和小姐,有的都到河马俱乐部,也有的是去济州观光club。」

|「河马俱乐部比较高档,济州观光club的格局则跟圆山饭店差不多,楼下是disco舞厅,楼上则是KTV包厢,最上面一层是套房。客人挑好了小姐,如果不方便带回饭店的话,就可以直接在这里的套房办事!」

肥妈指出,台湾来的赌客,如果年纪比较轻,或是喜欢跳舞,一般都会带他们去济州观光club;如果是VIP级的人物,现在都会去河马俱乐部。

陈敏贤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在找小姐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原来,他看上一位小姐,但是,也不知何故,偏偏那位小姐不愿意坐檯,惹得陈敏贤很不爽,最后只好调高坐檯费,才让那位漂亮的小姐坐下来陪陈敏贤。

虽然陈敏贤最后还是抱得美人归,不过,他在赌场里头却是输了十七万美元,折合新台币五百五十万元左右。这中间还发生一段插曲,代理商有打折扣,只收陈敏贤新台币五百万元,本来,陈敏贤应该把钱直接汇入代理商的户头,结果,陈敏贤却拿给刘炳伟。事后,刘炳伟只交出二百万元而已,硬是A走了三百万元。果然是赌、色不宜搞在一起。

熟悉内情的人士还透露,当初陈哲男、陈敏贤、刘炳伟、陈志明等五人去济州岛时,是走公务门,陈哲男也不晓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深怕别人不认识他,竟然还戴了一顶绣有魁总统府』三个字的帽子,十分招摇。

|「现在的政治人物,不是流行戴绣有名字的帽子吗?陈哲男就是这样,魁总统府』三个字就绣在帽子的正前方,旁边则是绣魁副秘书长』和魁陈哲男』。看到那顶帽子,还有谁不认识陈哲男?他想赖都赖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