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外交家吴建民苦口婆心对中国领导提忠告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资深外交家吴建民苦口婆心对中国领导提忠告 亚洲时报

[adinfo]亚洲时报在线7月29日李晶 撰文:正当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日益重要之际,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近日公开重提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方针;吴建民甚至表示,担心“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这是在中国鹰派推出“核子武器反攻美国”的言论后,首次有资深外交家对中国领导提出苦口婆心的公开忠告。 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参加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这种看法不对,并引述中国高层领导人邓小平的话表示,“‘韬光养晦’的方针至少还要管一百年”。 吴建民是中国资深外交家,曾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中国驻荷兰大使,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常驻代表,中国驻法国大使等职。 冷静观察、稳住阵脚、韬光养晦、决不当头的战略方针,是邓小平从1989年3月到1990年这段非常时期提出的。当时中国经历了六四事件,之后苏联解体,中国成为社会主义阵营唯一有力挑战美国的大国,但中国当时遭遇到一些制裁措施,于是邓小平就提出了上述有名的十交字方针。 不过,后来邓小平又再加上一条“有所作为”,据《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63页,邓小平1990年12月24日曾说:“在国际问题上无所作为不可能,还是要有所作为。作什么?我看要积极推动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我们谁也不怕,但谁也不得罪,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办事,在原则立场上把握住。” 分析指出,“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看似互相矛盾,这中间其实正好给予中国领导一定的弹性和空间。 中国政府近年在外交上确实十分积极,像中国开始参加八国峰会,提出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发展模式多样化;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提出以承认多样性和自主自愿、协商一致为主要内容的“APEC方式”,参与组建上海合作组织并提出新安全观,又跟东盟积极推动自由贸易区等,都是中国外交争取在力所能及和可行的范围内“有所作为”。 但另一方面,中国在主要的国际事务上,却仍算保持“韬光养晦”,不跟美国正面冲突的大方向。中国人民币于7月21日升值,虽然中国官方坚称不受外来压力,但美国一直向中方施压却是事实,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9月访美,中方在此时“配合地”改革人民币汇率,自然被视为是避免中美关系恶化的举措。而北京刚在7月促成六方会谈重开,也被视为是向美方“卖人情”的表现。 7月1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指出,对中国“韬光养晦”战略,国际上一直都很关注。如美国2002年的《中国军力报告》,硬把中国的“韬光养晦”战略说成是“在国际上进行战略欺骗”。 美国知名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也一再强调,所有大国都是无情的权力追逐者,中国也不例外。如果中国日益强大,也将仿效美国,使用理想主义的辞令来描绘中国的外交政策;也会像美国一样,最大限度地占有世界权力。美国国务卿赖斯在当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曾说,“多极化”是一种“竞争理论”,它“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另外,据中新社报道,吴建民也担心: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这时候理智很重要”,他勉励在座的青年,要高举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旗帜,理性表达爱国热情,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和平时代国际主义精神。 吴建民认为:中国的和平崛起要走过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因此,“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还将长期坚持。他也乐观表示,今后二十年是关键,只要紧紧把握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繁荣和统一”,就一定能实现中国的和平崛起。 必须指出,“和平崛起”是胡锦涛上台后中国才提出的理念。在2003年底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纪念活动上,胡锦涛在演讲中首次使用了“和平崛起”这个字眼。2004年2月在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他再次提到“和平崛起”。4月26日,《解放日报》用整版刊登了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黄仁伟的《中国和平崛起的道路选择和战略观念》文章。文章指出,中国会加强同世界各国(特别是亚洲邻国)在环境、健康、能源等方面的合作,同时协调自己的经济发展步伐,形成中国“与亚洲同步崛起的局面”。 分析家指出,这是首次有退休中国外交官员把“和平崛起”和“狭隘的民族主义”相提并论。虽然吴建民肯定不是把“和平崛起”等同“狭隘的民族主义”,但他却是敢于公开警告“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的第一人。 有分析指出,近日中国“鹰派”的动向,已经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承认本人是“鹰派”的中国解放军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7月14日在北京出席由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会举行的外国记者联谊会时表示:“如果美国决心介入,我们也决心反击”。”虽然中国外交部和朱成虎都表明,上述言论是他的“个人意见”,但熟悉中国国情的观察家都指出,这名解放军高级官员的个人言论如果没有得到中国高层的默许,他早已被抓起来或遭到处分了。 有分析认为,中国的综合国力跟美国相差二百年,吴建民提出“‘韬光养晦’的方针至少还要管一百年”的说法,显然是有其根据的。也有观察家指出,朱成虎的言论属“心理战”的一部份,说不得真,但中国领导在“和平崛起”和“狭隘民族主义”问题上保持警觉,显然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