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不能让他闲着

  白玫近来心情很好。胃口也很好。

  她总是找借口在外边吃饭。

  现在她管着人事、财务、党办、团委和妇联,手中有五个账户,她把五支签字笔都攥在自己手里,五个公章也都拿在手中,不管是谁,不管大事小情,都要经她批准,她手中的权力高度集中。

  求她办事的人越来越多,总是有人请她吃饭。这两年,她胃中乏油已久,终于等到了机会,她的嘴和她的胃都是那么的贪馋,她要尽力地补偿它们。

  胡吃海塞,两个多月,她的脸色红润起来,她的身体也发起福来,她的衣服都瘦了,但是她不在乎,她觉得她已经太亏待了自己的身体,不能再继续空乏它了。

  没有人请客的时候,她也会想办法找个人来请客,无论是下属单位的老总,还是有求于她的某些人,只要她想去饭店吃饭了,她就一定会想出一个出钱的人来,用各种语言软硬兼施地叫对方请了她。

  吹着舒适的空调,白玫歪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想,她应该请冯紫福和穆局长在一块吃顿饭。她给雅萍打了个电话,雅萍满口答应,给冯紫福打电话。

  雅萍相请,“福哥”没有犹豫,一口应承下来。见冯紫福这么痛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白玫就毕恭毕敬地来找穆局长——她对穆局长一向都是毕恭毕敬的,她知道,这个人,既不会成为她的竞争对手,也不会成为迟德瑞一样的情人,这个老好人,只会成为她的保护伞,所以,她一定要抓住这个顶头上司。

  谈了一会儿闲话,白玫说:“大哥,你要多活动活动,你岁数也不算大,还是得往上升呀。”

  自从迟德瑞在任的时候,八小时以外,白玫一直这样称呼穆局长,他们一直都主张“八小时以内论职务,八小时之外讲交情”,大家都是兄弟姊妹,到了后来,白玫也不管是不是八小时以外,只要是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就叫穆局长“大哥”,穆局长也没表示反对,算是默认了,有时候白玫也会在有外人的时候,装做不注意,叫一声半声的“大哥”,穆局长也没有表示十分反感,这就让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还是不一般的。

  “不想了,想那么多也没有用。”穆局长不愿意坦露他的心扉,他不是太热衷于升官,不想投机钻营。

  “你这种想法可不行,你不去活动,天上会掉馅饼吗?即使会掉馅饼,就能掉在你嘴里呀?你得去争取。你这样不行,我得开导开导你,你听我的,去结识市领导,和他们交朋友。现在就开始行动,不要再贻误战机。这样吧,我和冯副市长,关系还算不错,我给你牵线,你先和他挂上钩,咱们请他一块吃顿饭,你看好不好?”

  穆局长想不到白玫会有这么一手,他知道,他如果不去请这个客,那么他就有可能得罪冯副市长,因为白玫的为人是惯会败事的,如果她不能达到目的,那她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坑害你。

  “好吧,只是让你为我的事费心了。咱们之间也是多年的兄妹了,我就不说客气话了。你安排吧。”

  有了穆局长的话,白玫就订好了时间和饭店,没到下班时间,她就接上了雅萍,到了饭店,她先把司机安排在另外的雅间里,这样就不会有外人知道他们的事,然后,两个人坐等市长局长的到来。

  “姑姑,我想我应该跟他要点什么,我天天这样地陪他,他还什么也没有给我,我是不是太亏了?”雅萍不在意雅间的门还没有关上,大声地说。

  白玫急忙关上雅间的门,笑着把雅萍按在了椅子上:“哎呀,我的好女儿,你想要什么了?和姑姑说,我给你买,咱们可不能和他要东西,我还要送给他东西呢,你只要能保持好和他的关系,让他做我们的保护神,那就比什么东西都强,咱娘俩就什么都不会缺。对了,姑姑想,等请完了这次客,咱们再叫冯市长帮咱们请一次你的领导,让他们提拔你当副科长。你觉得怎么样?”

  “那不等于是让人家都知道了这回事吗?”雅萍很为难。

  “嗨,孩子,不让人家知道这回事,这事还有意义吗?”白玫平淡地说。

  “好吧。”雅萍思考良久,终于拿定了主意。

  娘俩说着笑着,穆局长也来了,他自然要提前来恭候副市长的,冯副市长也是一下班就赶了来,为心爱的雅萍办事,他是热心的。酒席丰盛而热烈,白玫的目的全都达到了。穆局长从此以后对她更是照顾有加。白雅萍也在几天以后宴请了她的领导,而且很快当上了副科长。就连林立,也是冯市长一个电话,就升了主任科员。

  眼看又要过年了,白玫想起了她的一桩心病。

  现在送礼,不时兴大包地送东西了,大家都是送上一些便于携带的购物卡,白玫已经收了不少的卡,她拿了一千元的卡,去方部长家串门。

  方部长吃完了饭,正在上网,白玫看到方部长熟练地下载文件,心里有点发怵,万一方部长和她说起电脑知识,她可是一窍不通。

  白玫家里早就有了电脑,还是张小泉分配工作时送她的。单位最近也配备了,但是她还是只会上网看新闻,别的一概不会,如果网上有了重要新闻,她就找一个下属来帮她打印出来,反正她是不想学这些东西了。

  为了避免出丑,白玫退到一边,和方圆说话:“方圆,那天结婚的时候真是帅气,多好的小伙子啊。”

  “姑姑,”方圆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雅萍,好吗?”

  “她,谢谢你还惦记着她,这孩子命不好,她已经,离婚了。”白玫伤感地说。

  方圆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他至今还在深爱着的人,又一次让他心痛不已。他不想去问为什么,他把她的不幸都归罪于他对她的伤害。他觉得是他在她的心灵投下了阴影,这让她至今甚至永远不能快乐。

  方部长走了过来,连声道歉,说刚才正忙着,没有招呼白玫,好在两家关系这么好,白玫一定不会介意的。

  方圆说:“爸,姑姑当然不会介意,咱们两家关系这么好,姑姑的事,你可一定要当成自己的事办呀。”

  “看看,我儿子的话,我哪一次不听了,白玫呀,你在我们家可是极受尊重的了,我这个宝贝儿子,对谁这么好过呀?真也是,你怎么这么有本事?”说着笑起来。

  方圆心情不好,穿上外罩说:“姑姑,你坐着吧,我有事,出去了,爸,别忘了你说的话,姑姑的事,就是我的事,比你的事还重要。”

  “行了,这小子。我记住了。”方部长笑着,看儿子出去了,脸上显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忧愁。

  “方圆结婚,有两个月了吧,媳妇真漂亮。”白玫看出方部长的心事,希望从方圆入手,可以拉近双方的距离。

  “唉,漂亮有什么用?他就是不高兴。媳妇很懂事,对我们很孝敬,对方圆也温柔,又是大学生,在单位是业务尖子,已经提了副科长,两口子也不吵架,就是看着冷淡,不像一家人。你知道,方圆还是想着雅萍。唉,不说这个了。我也无能为力。”

  方部长为白玫沏了杯茶,转了话头:“白玫,和我们家不要见外。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不会不帮忙的。”

  “大哥,又要过年了,我怕这次考察,我……还是不好。”白玫含羞带愧地说。

  “你说的是民主测评吧?”方部长想了想,说,“这件事,你还是要做一做群众的工作,过去是朱志宇当局长,群众‘墙头草,随风倒’,一把手的态度决定大家的态度,现在,是老穆当局长了,也许大家对你的看法会转变的。万一,结果还是不理想的话,我会尽量帮你的。”

  白玫千恩万谢,并且说,方部长能不能抽空和穆局长一块坐坐,喝点酒。方部长觉得这也没有什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穆局长知道,白玫和冯副市长、方部长的关系都是非同寻常的铁,当然更要对白玫高看一眼,对白玫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全部采纳。

  白玫说,处级干部由组织部考察,机关全体人员打分,其他人员的民主测评,机关自己负责。她建议,在普通干部职工的测评中,领导所占的权重还要提高,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调动干部职工的积极性,领导干部才更能体现出权威性。

  穆局长同意了。于是决定,局长们对于一般干部的测评,权重占百分之五十,白玫觉得还不够,又增到了百分之六十,这样一来,局长们对每一位普通干部的评价就至关重要了。

  有了这个“法宝”,白玫觉得胜券在握。

  她把今年测评的形式,在各种场合散布了出去,又与她分管的所有人员分别谈了话,向他们渗透,如果他们在组织部考察中对她的评价不好的话,下一步对普通干部的考察中,她将会以牙还牙。

  果然,今年的考察,白玫没再不称职。

  对这个结果,高小志很意外,他私下做了调查,用了多半年的时间掌握情况。掌握情况之后,他却没了主意,对这事,他无能为力。但是,当他得知了这些真相之后,心中无比地愤怒。他找到他的偶像朱志宇,倾诉他的不平。

  “哥呀。”高小志喝了一大口酒,悠悠说道。

  朱志宇知道,高小志最近很失意,特意请他喝自己珍藏的茅台。

  一口酒下去,酱香的醇厚让高小志的心里快乐了一些,嘴也就敞开了一些,他夹了一筷子生鱼片,蘸了很重的调料,放进嘴里,看了看朱志宇,又看了看姜云,用筷子点着眼前的菜说:“你是不知道,白玫这娘们儿,现在是疯了,她一个人管了五个科室,我只管老干部科,好事全让她占去了。”

  “你不会去找穆局长,提提意见?”姜云说话从来有主见,一针见血。

  “妹子啊,我能不找吗?搬不动人家呀。老穆这个死人,护着她。把有权的科室全拨给她管。我是干财务出身,我要求主管财务科,老穆说,白玫已经管了这么久了,也没什么错,怎么好意思从她手里拿出来呢?”

  “这叫什么理由啊。分工负责,同是副局长,凭什么她管这么多,这不是浪费你的才能吗?”姜云愤愤不平。

  “就这样,她还嫌不够,总是插手我老干部科的事。老干部科就那点老干部经费,没什么油水,她还总是提醒,要多给老干部搞活动。每年给下属企业划拨的经费,她也跟着掺和。”

  “她这是不知道姓什么了,有本事当一把手。”姜云又给高小志的火上浇了点油。

  “她居然公开和我索要礼物,当着好几个人的面,说我,不知道给她送礼,也不请客。”

  “那是和你开玩笑吧?”朱志宇笑着说。

  “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后来,听说,她对好多人说过,让人家请她。比如,‘管了你好几年了,也没吃过你一顿饭’,还有,‘你就从来没有登过我家的门,还想叫我帮你办事吧?’反正是什么词都有,目的只一个,叫别人到她家去串门,谁也不傻,串门干什么,明摆着嘛。现在,她比迟德瑞在的时候,还要疯狂,这个老穆也真是的。”

  “她不会和老穆有什么事吧?”朱志宇问。

  “那倒是没有,老穆可不是那种人,这你也是知道的,只怕这娘们儿有这个心,老穆还没有这个意呢。再说了,老穆这么老了,那娘们也未必看得上。”

  “嗯,老穆这人呀,他这样做,以为是对白玫好呢,其实这是往井里推她呢。”朱志宇若有所思。

  “听说,你看上那个林之玉了,是吗?”姜云说。

  “嗨,妹子啊,”姜云比高小志小,他们从小就在一个大院住着,他从小就叫她妹子,“你是不知道啊,那个书呆子,她可不是一个风流人物,她就只和她那个老古董的丈夫在一块谈爱情,对别人那才真叫不屑一顾,我算服了她了。我高小志是个小人,但是,我不说她不好。我要是能娶一个这样的媳妇,我也知足了,她那万种风情只展现给她的丈夫,咱是没那个福分了。”

  “小志哥,看来,你是真喜欢林之玉。她有这么好吗?”姜云从小喜欢和高小志打哈哈玩。

  “那天我们请财政局长,这位局长是她的高中同学,非要把她调到财政局去,她不是开发了一套会计软件吗,现在正到处讲课,财政局要调她去,也可以说是工作需要,可是你猜这位老姐怎么说?她同学说,调过去给她个正科,可是她说呀,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咱们做朋友很合适,要是你成了我领导,时间长了,我的棱角又露出来了,你能老是容忍我呀?我自己也觉得不合适呢,算了吧,我也不是那个当官的材料,谢谢你啦。”

  “别人求之不得的机会,她就这么轻易地给推掉了。可是她这个同学还挺执著,听说还在做她的工作,据说,她同意了,过几天就办手续了,也真有她同学这样的人!”

  “林之玉倒真是个人才,只是不合时宜呀。”朱志宇叹道。

  “什么不合时宜,就是个书呆子,来,小志哥,不去想她,咱们喝酒。不过,你也是的,听说,大哥马上要升副省长了,过去,大哥在远山市当市长,你没少受气,现在,得给自己谋个前途了。”姜云为高小志想得很周到。

  “是啊,妹子,我找过大哥了,他让我等一段时间,还说,要我把工作做好,这才是主要的,不要总想着升官。妹妹,你说,我把工作做好,我觉得我已经做得挺好了,我每天老老实实地上下班,不迟到,不早退,手里的工作我也都会做,也从来没耽误过什么事,这还不行吗?哪能每个人都像我哥,”高小志指了指朱志宇,此时,他说的哥不是高大志,“当着县委书记,把一个县的事做得那么漂亮,听大哥说,您又是搞工业,又是搞特色农业的,省里领导们对您的印象都挺好,他说,您还能往上升呢。像我这样的,我就是个庸才,就算打死我,我也做不到这些,我有什么办法呢。”高小志的心情明显低落下来。

  “说得也是,这么受气,也真让人受不了。”姜云忿忿不平,高小志知道姜云是在激他呢,可他还是愿意对他们说说心里话——一个人总要有个倾诉的对象吧。

  “现在不只是我受气,你问一问局里的人,她是无所顾忌,别人求她办事送礼,咱不说什么,这是她会用手中的权力,虽说这是她收入的一个大头,可是谁也没办法,谁叫人家在那个位子上呢?过去办这些事,为了堵嘴,还有下属科长一份,现在干脆连这一份也拿走了,科长都挺生气。我正搜集资料,去有关部门告她。”

  “这可不行,咱们这些人,最忌讳的是告状。一旦告状,你的名字就臭了,以后没有人敢再用你,谁不怕自己身边埋个定时炸弹,有事没事的告一状?”朱志宇忙阻拦说。

  “是啊,我哥也是这样说我的,他说,你看这么多人当官,也不是人人心里都这么顺气,为什么别人不去告呢,这说明,告状,至少是一件两败俱伤的事,说不定还只能伤害了你自己。况且,不署名告状,没有人去查,署名,无异于自毁前程。”

  “说得对啊。”朱志宇夹了一口菜说。

  “她总是不知足,去下属企业要东西,报发票,有时还要钱。逢年过节,企业给机关的人都有个表示,现在,她手下人是什么也得不到了,她全拿了回家了。她一个人管了五摊子事,天天在我面前吹嘘,我没实权啊,她这不是有意气我吗?”

  “这些事,还是不要斤斤计较。”朱志宇想开导一下高小志。

  “哥,我知道,你不是个在乎小利的人。可是,我在乎。下边的人们也恨她,大家辛辛苦苦干工作,嘴上虽说不想贪图什么,咱们不见外,说句实话,该得的,谁也不嫌多,她只会给手下人空头许诺,什么工作好了提拔了,年终给先进了,关键时候,早把工作忘了,谁送礼给她了,谁就成了先进成了提拔的人选。人们都对她失望了,连林之玉都不说她好了。这么多年,林之玉对她怎么样?患难见真情啊。现在,她春风得意了,怎么回报林之玉的?嫉妒。每次研究提拔人选,她都没说过林之玉一句好话。林之玉这些年为什么提不起来,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明白吗?林局长在的时候,她刚调到机关,不算什么。严局长在的时候,为什么不提她呀?严局长说啦:去一次人事科,看到林之玉在白玫屋里坐,再去一次,还在那里坐着,林之玉这是干什么?有意和我过不去呀?本来,严局长都想提林之玉了,不就是因为她和白玫走得太近才放下的吗。”

  “也不能这么说,林之玉这个人,的确不适合当领导干部。”朱志宇不愿意把严局长说得这么不堪。

  “她对林之玉这样,也不想想,别人怎么看她呢?就连林之玉要调到财政局这事,她也是充满了怒气,真是让人看不起。”

  “来,高局长,干一个。”朱志宇不想接高小志的话茬儿,只是在心里掂量着白玫的所作所为。

  白玫呀,白玫,你这是有点变态了,怎么能这样做事做人呢?是不是你心里不平衡,这些年的付出,这些年的压抑,这些年的失落,让你心中充满了恨,充满了怨,充满了报复心,充满了聚敛心,现在,老穆这个老好人给了你机会,你一下子放松了,觉得机会来了,就疯狂了?唉,朱志宇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还是痛惜白玫的。

  这几年,朱志宇在县里工作,他每天都在忙碌着,为了几十万人的生活,为了一块土地的变迁,为了这片区域的规划,他披肝沥胆,鞠躬尽瘁,他要做一个好官,事实上,他也已经是一个好官,要做这个好官,就需要有一个开阔的心胸,小肚鸡肠是不行的。他觉得,现在,他和白玫已经没有可比性了,白玫的为人处世心胸气度,在他眼里,已经是那么“小”了。

  “干。”高小志和朱志宇碰了碰杯,继续他的话,“更可笑的是,她居然雇了一个男保姆,你知道吧?现在,她又把这个保姆安排在下属企业上班,然后又很快地把这个保姆借调到局里为她开车,这个小子就把林立的帽子染得碧绿碧绿的了。”高小志的酒已经不少了,他没有注意到朱志宇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又喝了一杯酒,朱志宇的心思,在一杯酒的时间里转了几个弯,他的脸色转了过来,意味深长地说:“倒也奇怪,这个林小三儿,他就这么甘心戴着个绿帽子吗?过去,听说还会寻个花问个柳的,现在居然连这点嗜好也不敢有了?”

  “这倒也是,不能让他闲着。”高小志若有所悟地说。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