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终于又为自己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

  白雅萍就这么带着对爱情的伤感和对权力的崇拜以及对方圆纨绔生活的新奇开始了她生命中又一段重要的里程。

  方圆非常喜欢他这个美丽温柔的小女友。他喜欢看她美丽的形象,也喜欢别人艳羡的目光,喜欢她不谙世事的单纯,也喜欢她言听计从的和顺。

  大学毕业以后,父亲为方圆在检察院安排了工作,工作很舒心,生活也很舒心,下了班没事做,他就到处转,看风景,也看美女。

  方圆喜欢美女,从十几岁他就开始喜欢,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和班里最漂亮的女同学出双入对,全校的师生都对他们另眼相看。

  这些年,他不断地更换女朋友,他觉得,他最懂得女人的优劣,他也最会疼爱女人。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结婚了,要找个女朋友了,他不要父母托人介绍的女孩子,他要自己找。这些年,前卫的女孩子他见得多了,也交往得多了,他说,他要是娶妻,一定要娶一个温柔娴淑的,美得让人不能多看一眼,多看一眼都会忍不住。

  在宜民商场,方圆看上了那儿的“场花”,这个姑娘太美丽了,就像一株在春风中摇曳的海棠,张开着粉嫩的花瓣,笑得和暖清纯,让人的眼睛不愿意从她身上离开。他做梦都想得到她。

  方圆没有急于向那个女孩儿表白什么,他向他的朋友们打听着这个女孩的一切,原来,她叫白雅萍,是商业局副局长白玫的侄女。

  方圆每天都去雅萍的柜台买烟,其实,他本来是不需要买烟的,这东西他从来不用花钱,他只是喜欢那种买烟的感觉。

  “来一盒。”他用手指着自己要的牌子。

  “您好。”雅萍忙给他拿过一盒来,报出价钱。拿过烟,大方地掏出钱来,递给自己心中的白雪公主,他什么也不多说,不像那些无聊的人,总是围着雅萍问长问短的。

  这个人很不一般,长得很帅,穿得很利落,说话做事也挺让人喜欢的。雅萍见过一次就记住了他,第二天,当方圆再来买烟的时候,雅萍冲他笑了笑,说:“来了。”

  从此以后,他们就算是认识了。

  方圆并不多说话,但是每次买的烟都很高档,雅萍猜测,这个人一定是个有钱有地位的人。

  两个人渐渐熟悉起来,方圆觉得,这个女孩,无论是模样还是性格,都是他所喜欢的那种类型。他开始挖空心思地想得到她。

  开始,父母是不同意的,他们不想给儿子娶一个没有文凭的女子。从优生优育的角度考虑,他们觉得,为儿子娶一个高智商的媳妇,才能为他们生一个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孙子,儿子已经因为不爱学习没有考上好学校,要不是他们花钱费力地把他送进大学,他也会像白雅萍一样,是个高中毕业生。

  方圆自己不爱学习,觉得文凭没那么重要,他喜欢一切好吃好看好玩的东西,享乐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一旦他看中的东西,他就一定要得到,如果得不到,他就在父母面前闹,反正这么多年,他的父母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对他一般是给予物质上的满足,只要是他提出来的,大多最后都能得到满足,这次也不例外。

  方部长两口坚持了几天之后,方圆就用上了绝招,他一连三天没有回家,父母本来也很少在家吃饭,但是儿子不回家还是能够及时发现的,到第四天当妈的就先屈服了。

  方圆的母亲姓任,是劳动局长,人们在背地里都称呼她“老虎”,着实是个厉害人物。可是一到了儿子面前,母性的一面就展露无遗,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总是觉得这一辈子亏欠了儿子,她自己一直忙于事业,方圆经常冷一顿热一顿的,这孩子从小得到的母爱少,学习也没人辅导,要不,凭他的聪明是能考上一个好大学的。这些年,自己以为,能给予他金钱和社会地位,也就对得起他了。最近,她开始闹更年期,她的反应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她总是觉得她应当好好去爱她的儿子,把孩子这些年吃冷饭泡方便面的苦处弥补一下。

  这样一想,当妈的就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她开始埋怨老头子:“都是你,非要多管儿子的事,恋爱结婚是他的事,你总是管那么多,你我年轻那时候,还不是自己做主找对象,哪个来多管闲事,现在你倒来管孩子,这孩子要是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我现在就找儿子去,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方部长一辈子性格温和,听了暴脾气的老伴一席话,本来还想坚持原则,可是他这个单位上的一把手在家里是真正的二把手,无奈,只好由着妻子的性子去办了。

  任局长托了媒人,找到白玫,郑重其事地操办起独生子的婚事来。这才有了白玫对雅萍施加压力,让她和方圆恋爱的事。

  有了母亲的尚方宝剑,方圆的恋爱底气十足,而且腰包也是足的,他母亲专门为他拨了恋爱经费,她的儿子谈恋爱,不能抠抠索索,只满足于看场电影,吃顿便饭,她要让儿子把她年轻时候没有享受到的都享受到,不能亏了孩子。

  方圆每天都来找雅萍,带她出去,他花钱大方,可以说是出去挥霍。雅萍这个农村来的女孩子见了世面开了眼界,比起张小泉,雅萍觉得,方圆自有他的可爱之处。而且,张小泉已经走了,他考上研究生走了,走的时候没有和雅萍打一声招呼。雅萍哭了一次,想想,反正他已经走了,方圆也挺好的,就认命吧。

  本市好玩的地方都去过之后,方圆说,他们到外地去旅游,雅萍本来不想去的,方圆已经把车票都买好了,并且亲自来家里向白玫请示,白玫当然支持,雅萍不好再说什么,糊里糊涂地跟上方圆去了。

  别人常说旅游是花钱买罪受,他们可不是,他们有钱,走路累了就打车,爬山累了有缆车,再说,他们还有爱情的力量支撑着呢。旅游回来,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

  雅萍的恋爱,白玫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雅萍需要一个有地位的家庭,她也需要一个有力的靠山。

  自从雅萍和方圆谈恋爱,白玫也就把自己的事向方部长提了出来。

  迟德瑞已经运作得差不多,很快就要升任副市长了,白玫很想坐上局长的位子,但是,迟德瑞已经没有余力为她说话,他在全力以赴地争取他自己的事。

  要想升正局长,白玫还太稚嫩,当副局长时间太短,又没有什么建树,很难在这个时候向上发展。有了方部长这个关系,白玫托他在上面好好地运作。

  方部长是个很爱帮忙的人,他借和金书记小聚的场合,巧妙安排白玫在饭店大堂与他们相遇,等到他们酒过三巡之后,白玫进来敬酒,酒桌上的本事白玫就是一流的,金书记对她还算满意,就问她一些工作上的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企业局怎么样,整个系统有点滑坡吧,宜民这么好的企业也是不如从前了,迟德瑞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把这个企业扶持起来,听说,这个原来的利税大户今年利润降了一半,还有几家企业,效益也有不同的下降,你说说看,有什么回天之术啊?”

  问题太突然了。

  白玫本是有备而来,设想了许多金书记有可能要问到的问题,如果书记问到迟德瑞,她要既称颂了迟局长,又不暴露她和迟德瑞的关系,金书记是个正派的人,看不惯这种关系。如果谈到朱志宇,他是金书记提拔的人,自己说话一定要讲究方式,要肯定朱志宇的能力,但是着重在他的人品上做文章,要让书记听出弦外之音。

  但是金书记给白玫一个措手不及,他问的是业务。

  白玫对业务基本不懂。她只好从人事的角度说话,好在她是个演讲的高手,拿到题目很快就能组织词汇,她说了一些平时从迟德瑞那里听来的观点:“企业要想立于不败之地,我认为关键还在用人,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当家人,只要这一个人用对了,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企业就活了,用不好这一个人,企业很快就会垮下来。”

  “说得很对呀,我过去在学校教书的时候,经常要读一些书,现在不行了,没有时间读书,真是很遗憾呢。有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刘邦问韩信,寡人能带领多少兵马?韩信说三十万。刘邦再问,那么你呢,韩信说我是多多益善,刘邦就不高兴了,韩信说,但是您能把我用好。你今天这个想法,其实也是这个意思,领导者就是要学会抓大放小,选用一个好的领头人,局里就不用管那些具体事了,企业还能发展。不错,那么你在选拔人才上有什么看法?”

  “这个,企业局下属四十多家企业,一百多个正副职,我对他们的为人,都是了解的。”白玫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敷衍。

  “她在企业局工作快二十年了,人事方面,她是专家,不成问题的。”方部长替白玫打了个圆场。

  金书记笑了笑,不再问白玫实质性的问题,在心里,他已经把白玫的水平和朱志宇作了比较。

  前几天,朱志宇去过金书记家,金书记也向朱志宇提了几个问题,从朱志宇的回答上,金书记看得出来,这个人对企业的发展是用心用力的,他关心的不只是个人的前途,是个要做事的人。

  朱志宇说,国营商业的衰退是必然的趋势,全国都一样,但是在我们市,还是可以再奋斗一段时间,因为我们还有好几块阵地是牢固的,包括宜民,虽然有了滑坡,在老百姓心目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只要我们转变思想,转变经营理念,国有企业还是能支撑一段时间的。他还具体谈了他对几家企业的初步设计,金书记觉得朱志宇就是他要用好的那个企业局的当家人。通过和白玫的对比,金书记更认为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金书记看了看白玫,说起了闲话,白玫知道,她该撤退了,于是礼貌地告辞。

  “你小子,借这个场合让我认识你亲家啊。”金书记笑着说方部长。

  “我就是这个意思。”方部长赖着脸说,仿佛还有一句没有说出来——就这么着了,你把我怎么样吧?谁叫你和我好呢。

  金书记也笑了。没有再提白玫的事。方部长想,可能是没什么希望了,如果金书记有什么想法,是会让他从细节上体会出来的,他没有表现出对白玫的器重,也没有厌恶,这说明,这个干部素质还是可以的,只是还需要锻炼。

  吃了几口菜,金书记看着方部长的脸问:“你们那位少爷什么时候结婚啊?你可别大操大办啊,我女儿也快结婚了,咱俩说好了,谁也不许借机敛财。”

  “那还用你说,先不说咱受党教育多年这样的话,实际这是真话,但是咱不唱高调,说句自私的话,我还想多干几年呢,我也是快退休的人了,到老了,犯这样的错误,弄得自己一无所有,我可不愿意,我还想从这个位置上完美地退下来呢。”说着,两个人都笑了。

  给书记敬完酒,白玫就坐车去了方部长的家,她和任局长在他们家焦急地等候方部长回来。想知道这一番动作,有个什么样的结局。

  终于,老方打开了房门,老方从年轻就宠爱比他年轻漂亮的妻子,由于回家的时间没准儿,他回家从来不叫妻子开门,总是自己用钥匙开门,免得打扰了妻子。三十年如一日。他看见,白玫大晚上的正和他夫人坐在沙发上等他,心里反倒觉得,是他对不起这两个女人似的,因为他的夫人交代他一定要办好这件事。

  “妹子来了。今天金市长高兴,喝了不少酒,这不,晚回来了一会儿,金市长对你印象不错,”方部长看着两个女人热切的眼神说,“不过凡事不能操之过急,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白玫知道这是没办成,看来她得另想办法了。虽说事情没办成,她还是很感激方部长,同时她也想,上边没有人是不行的。她要想办法再寻找一个大的靠山,迟德瑞已经不能保护她了,两个人的关系虽然还保持着,但是,她已经不是他的至爱了,她知道,这种关系,只要不是至爱了,也就不再会为她尽最大努力了。现在,在她还没有接触到更多的大人物的时候,她要尽量多交朋友。要尽快促成雅萍和方圆的婚事。

  在白玫的催促下,雅萍和方圆很快就订了婚。

  按照通宜市的风俗,订了婚就要“改口”,叫对方父母“爸妈”了,雅萍羞羞答答地憋了好半天才叫出口来,把白玫急得心都要蹦出来,心里想这事不能让别人代替,要是能代替真想快点替她叫了。

  方圆高兴得不知怎么笑才能让别人既看出他的幸福,又不至于说他轻狂。他拿出一枚花了五万元钱买来的戒指,郑重地戴在雅萍的手指上,白玫的眼里,立刻闪过一道艳羡的亮光,她太喜欢这枚戒指了。

  雅萍回到家后,白玫把戒指借过来戴了一个晚上,雅萍心里不愿意,但嘴上还是说得很大方,让姑姑拿去戴,白玫笑笑说,晚上睡觉前一定还给你,知道你要戴着睡觉呢。

  的确,雅萍戴着她的戒指睡觉去了,她爱这枚戒指,也爱她的姻缘,姑姑为她指了一条多么宽阔的大路,她只要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将会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方圆答应她,结婚以后,就搬到父母为他买好的房子里去住,如果她不愿意做饭,就天天到外面去吃,或者请一个保姆,花不了多少钱的。这种日子是雅萍从来不曾想象过的,方圆的许诺让雅萍看见了他们未来的生活是多么富贵。

  她摸着心爱的戒指,过去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会花那么多的钱去买一块不能吃不能穿的钻石箍在手上。在宜民工作了这段时间,她知道城里人就是喜欢攀比这些东西,正是这些没有多大实用价值的东西在支撑着城市人的虚荣心。

  对这些华贵的饰物,雅萍也曾在心里羡慕过向往过,凭她自己的实力,她不敢想象自己能戴上这么贵重的一件饰物。按她现在的收入,这是她七年的工资。宜民今年的效益不好了,她现在的收入只有工资,没有奖金。

  有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的命运真是不好,刚到宜民没多长时间,这家企业就这么不如人意地垮了下来。今晚她却不再这样想了,她觉得她真是个幸运的人,宜民不行了,她马上就要离开宜民,方圆告诉她,方部长答应,很快就要把她从宜民调出来,部长的儿媳妇想调个单位还不容易吗?

  方圆问雅萍,想去哪个单位,雅萍说公安局吧,我在老家就知道公安局厉害,大人吓唬小孩子就说:“公安局的来了。”

  方圆一听就笑了,说市里比公安局好的单位还有呢,雅萍说我就要去公安局,我还喜欢那身衣服呢。方圆一想到雅萍穿上那身警服的娇俏样子,不由神往起来,他跟他爸要求,让雅萍去公安局。

  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这个可以呼风唤雨的人家的一员,雅萍觉得,她大概是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通天大道,就像姑姑一样,她的前二十年的人生,全是为以后的荣华富贵做铺垫的,正像书上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啊。雅萍带着微笑睡着了,连灯也忘了关。

  白玫知道,雅萍今晚兴奋得睡不着,到了后半夜,她见雅萍的房间里还是亮着灯,忍不住过来看看,她是个节俭的人,自己家东西,从不浪费。见雅萍早就睡着了,她把灯关上又轻轻地走了出去,也没有生气。

  白玫很兴奋,她终于又为自己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心中充满了喜悦,以后就有两个副市级干部为她说话了,她的前途更加光明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