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迟德瑞真是个“雏儿”

  白玫这些天心情出奇的好。

  首先,她除去了潜在的敌人,以后再有胆敢挑战她的地位的,林之玉就是前车之鉴。她整治了朱治宇,出了口恶气。朱志宇给她弄了一套好房子,虽然这小子一定会气得要吐血,但是他还得笑眉笑眼地把钥匙交到老朋友的手上。她手中的存款大概是局里所有科级干部中最多的。她竞争副局长的实力是局机关最强的。迟德瑞为她凑足了各种先进证书,每年只要她能沾得上边儿的评比,她就一定是第一个先进人选,还为她在上面说了好话,只等机会成熟,她就有望升任副局长了。为了这一天,林立早就向他的家人和她的家人吹嘘过了,说她当副局长是十拿九稳的事,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老话说,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说物极必反。

  在白玫志得意满的时候,有那么多的阴影蓄积起来,已呈待发之势。

  朱志宇为白玫解决了房子问题,心里恨透了她,却无可奈何,他不能在房子的问题上找她的麻烦,因为这件事他也脱不了干系。但是他不能再忍下去了,白玫已经成为他晋升的最大阻力。

  宜民商场有个办公室副主任,叫阮丽,人很标致,只有二十六岁,为人老辣,没上过几年学,在社会上历练了十来年,在有些事上是白玫她们这些大学生无法比拟的。朱志宇知道迟德瑞是个有自己原则的人,他不会去碰大姑娘的,因为他觉得坏了姑娘的名声就是毁了她一辈子,而少妇就不一样了。所以,朱志宇选择了阮丽。他制造各种机会,让迟德瑞和阮丽在一起接触,很快他们彼此心中都有了痕迹。

  阮丽对迟德瑞和白玫的事早就了如指掌,知道了这些,她更喜欢这位领导,她就是爱这种敢爱的男人,至于她自己,她也是个敢爱的女人,这一点谁也管不了她,过去没结婚的时候,父母管不了她,结了婚,丈夫也管不了她,管不了还不能离婚,她不想离婚,她反正怎么也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有什么必要离一个结一个的,有个管不了她的老公在家待着,她更自由。

  见过两次面以后,阮丽发现迟德瑞的目光果然是比别人要“色”一些,她知道她放出去的万种风情是有了回应了。这天晚上,朱志宇在金江大厦请客,阮丽也被叫来陪客。她主动坐在了迟德瑞的身边。

  朱志宇说:“阮丽可是我们宜民的喝酒状元,阮丽,今天你一定把迟局长陪好,咱们这是家宴,不谈工作,中心任务就是把局长的酒照顾好了,阮丽,一定完成任务啊,否则,我扣你奖金。”

  “迟局长,您看,我们经理欺负我,以大压小,您可得喝好了。”阮丽把手攀着迟德瑞的胳膊说。迟德瑞没见过这样行事的,他有点露怯。朱志宇了解阮丽的为人,也在企业见多了这种情况,他看出迟德瑞的窘迫,忙打了个哈哈说:“我可从来没压过你。快喝酒吧,别总抓着局长的手了。”

  阮丽看出来,迟德瑞真是个没经过什么事的“雏儿”,她不由在心里暗暗地笑了。她暂时放弃了对局长的勾引,只是说些文雅一点的笑话,等迟德瑞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她再用手拍他,他也回应她,有时,他也会主动摸她一下,她觉得小有进步,说真的,要不是迟德瑞是局长,她早都烦了,这个男人哪有个男人的劲儿,女人都有了明显的表示,他还不知道对女人的放荡推波助澜,哪里像个情场老手,真是差劲。好在他晚上就在金江住,从那次林子峰父子上演了“捉奸”的闹剧以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金江住了,后来于占海严厉地警告了他的所有下属,拿出他胜过“混混儿”的手段来威吓了一番,又三番五次地请迟德瑞来住宿,迟德瑞才又来了,好在以后再也没有出过任何问题。阮丽今晚就看好了这个机会。况且,她是不怕被人抓住的,她一向不在乎这些。

  吃完了饭,朱志宇带上他的人,一溜烟地都跑了,阮丽假惺惺地说:“朱经理,你让车送我回去呀。”

  “我才不送你呢,你呀,让迟局长给你今天的表现打打分,任务完成得好就让局长的车送你,完成得不好就自己走回去吧。”说完这句话,朱志宇乐着上车走了。阮丽就跟着迟德瑞回了房间。

  迟德瑞刚用钥匙打开门,阮丽就先挤了进去,等到迟德瑞一走进屋子,她的手就向他的下身抓去,这一招让迟德瑞始料不及,他一时慌了,但他毕竟是个男人,又离家在外,有了这个女人今晚三番五次的刺激,他早就欲火中烧,此时,原始的冲动战胜了一切,他一下抄起了阮丽,把她扔在床上,阮丽趴在床上,嘴里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迟德瑞一边用力脱着她的裤子,一边说:“你真让我怀疑,是不是当过三陪小姐?”

  “呸,你少胡说八道。我是老娘,不是什么小姐。”她感觉着迟德瑞在拿“工具”,“你小子倒是活得挺仔细的,还戴个套儿,我没病。”突然,她感觉P股一阵剧痛,不由惊叫起来。她从来没想到,这样一个人,会有这么奇怪的嗜好,真不知道那个娇滴滴的白玫是怎么忍受的。其实,她哪里知道,迟德瑞怎么忍心对白玫这样做呢,只有对她,迟德瑞才想到了这么刺激的法子。

  不久,阮丽顺利地当上了宜民的副总经理。迟德瑞还想让她到局里来工作,被白玫死活挡住了。

  这次和阮丽的较量,不像对付林之玉那个假想的敌人那么容易了。白玫体会到,眼泪不再起作用,林立也说不上话,他根本就不是阮丽的对手,迟德瑞丢不下与阮丽的这段情,白玫只好认可了这种多角关系。

  就在这种混乱之中,朱志宇实现了他的梦想。

  白玫的心思全放在了阮丽身上,再也无暇顾及朱志宇,朱志宇就利用这段时间去运作他的事。

  朱志宇上大学的时候是学生干部,和一位主管学生工作的马老师关系非常好,多年以来,朱志宇每年都去看望他在省城的老师。马老师现在已是校长,过年的时候,朱志宇去给老师拜年,闲谈中,老师告诉他:“我对门的这个吴老师,她的丈夫小金,到通宜市当市委书记去了。我可以介绍你认识一下他。”

  朱志宇不放过这个机会,立刻拜见了这位新上任的领导金书记,金书记刚好在家,他和马校长是好朋友,一见两人来了,自然非常客气。

  “小金呀,这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了,现在你们通宜企业局工作呢。你多照顾他呀。”马校长说话一点也不见外,朱志宇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的确不同一般。

  “没问题,小朱子,你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没事到单位坐会儿,咱们说说话也行。别见外啊,有马校长这关系,没说的。”金书记很实在地说。

  到了单位,金书记很快对朱志宇的为人作了了解,不问不知道,一问,几乎所有的人都说朱志宇是个人才。把一个快要倒闭的宜民商场做大做强,成了全市的明星企业,企业的成功经验在全国得到推广,朱志宇这人确实有能力。而且,金书记所访查的人中,没有一个人说朱志宇的坏话,看来,这个人的人品也很好。这样的人不用就是浪费人才呀,金书记很快就任用了朱志宇。

  白玫听到朱志宇要提拔为副局长,欲向迟德瑞哭诉,想想他正与阮丽打得火热,阮丽又是宜民的人,恐怕自己不会占到优势。思来想去没有办法,谁知人家的文件下得极快,任命一下,几乎没有了更改的可能。气得她大骂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可恨的是,林立见她失了宠,居然也奚落起她来。

  白玫的失宠,最明显的是,她在局里说话的分量轻了,大家知道局长又有了新欢,对她的尊重就不如原来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很多事已经不再向她通报了。其实这也没什么,本来,好多事没有必要和她说,各科长和各企业的经理们,之所以私下和她通气,是因为想在她这里得到帮助,现在她失去了局长的信赖,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谁还愿意把自己的事跟她说呀?

  林立的感觉最敏锐,到他家串门儿的人少了,各企业来他家送礼的人少了。他已经习惯了吃不花钱的饭,用不花钱的东西,现在白玫的这种不得志,让他受不了,他开始对白玫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做饭了吗?”林立下了班,看到白玫在沙发上坐着,沉着脸问。

  “没有。你买菜了吗?”白玫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在外边吃饭,在家也都是林立做饭的,今天,林立冷不丁问她做没做饭,她一时还没有想明白。

  “你是干什么的呀?早回来了,还不做饭。等什么呢?以为自己是太后呢。”林立讥讽道。

  白玫没有说话,她不想说话,自己回屋躺在床上哭去了。

  思前想后,白玫觉得她自己很失败。婚姻失败,爱情失败,事业受阻,她还有什么呢?她恨这个世界,恨她自己的境遇,恨朱志宇,恨迟德瑞,恨林立,恨阮丽,也恨她的公爹林子峰,恨她的婆婆张三妹。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谁都对不起她。她的父母没有给她一个好的出身,初恋情人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爱情。林立要是一个有作为的男人,她也不用出去抛头露面,拿自己的尊严换取那些可怜的利益。迟德瑞要是能对她爱得真挚些,他就不会丢开她又去爱上别人,而且是一个破破烂烂的阮丽。

  恨,全是恨。白玫恨自己的处境,恨自己的一切。她想改变这一切,可是她在自己的棋盘上揣摩了所有棋子,却怎么也不能下一步制胜的绝招。

  白玫苦恼极了,她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在家里烦,在单位也烦。现在,她很难再见到别人恭维的笑脸了。过去,每当她不顺利的时候,她就去和林之玉说话,和林之玉说话是她最大的放松,但是现在林之玉已经离她远了,她把林之玉伤害了。白玫才发现,她其实一个朋友也没有。

  着急上火,人的身体就容易闹病。白玫病倒了,昏倒在办公室里,医生说她是低血糖,不碍事的。同事们来看望她,她害怕别人知道她身体不好会影响到她的前程,对谁都说没事,就是这几天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听到这些话,朱志宇他们暗笑了,迟德瑞却开始感觉良心不安,他又开始了对白玫的关爱。

  见到迟德瑞又回到自己身边,白玫没有怨他,只要还能得到他的爱,她已经满足了。迟德瑞没有辜负她,他为她提拔副局长费尽了心血,终于使她如愿以偿。

  接到文件的那一天,白玫喜极而泣,抱着迟德瑞欢笑了一夜,把迟德瑞给累坏了,她还在一会儿哭一会笑的絮叨,疯了一样。迟德瑞知道她需要这样发泄,也不去管她,就让她笑了个够。

  一连几天,白玫都是日夜这么精神抖擞的,她一点也不觉得累。等她稍微冷静一点了,迟德瑞跟她商量说让她主管人事。她说这不是咱们早就商量好的吗?迟德瑞笑了笑,这段时间,他让阮丽闹的,早把过去和白玫在枕边说的话忘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