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两世痴情可撼天

  纯儿正在为臻华的深情所惊愕,忽然,眼前的场景一变,她又看到了一间宽大的房屋,这间房屋纯儿倒是认得,这是毒枭在亚马逊的总部,纯儿曾经见过这处房子的资料照片。

  而在这间房间中,臻华正在跟毒枭力争:

  “如果你能让她在现代复生,你就救活她,如果你不能让她在现代复生,我求你,你就还她一个安宁吧。但你不要送她回古代,她不适合古代,不要让她回去!”臻华越说越激烈,而且在说话的时候,眼中已经有泪光在闪动了。

  毒枭冷眼看着臻华:

  “你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求过我,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女警察这样求我,为什么?”

  “因为,”臻华停了一下,低声说道,“因为我爱她……”

  臻华在说出“我爱她”这三个字的时候,神情分外的温柔低回,就仿佛哪怕只是心头掠过了一抹方子纯的倩影,就都会让他陷入到无边的温情与爱恋之中。

  而站在毒枭身边的那个美女――雪姬,在看到了臻华这个样子之后,则是脸色阴沉,一看就是妒火中烧!

  毒枭望着臻华,若有所思,良久才说道:

  “我肯定要送她回古代去,我要让她再经受一世的折磨,作为她这一世跟我作对的惩罚!”

  “你一定要这么做?”臻华的目光也变得冰冷了。

  “对!”

  “那好,我也去!”

  这次毒枭愣住了:

  “你去哪?”他是真没明白臻华的意思。

  “你送方子纯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管她在古代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我都陪着她!”臻华的态度不容置疑。

  而毒枭和雪姬不禁都愣住了,连正在旁观这段记忆的纯儿都呆住了:

  原来,臻华是为了陪自己才会来到这个时代,天啊,怎么会这样?纯儿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毒枭和臻华继续争论着,过了很久,毒枭才阴冷冷地说道:

  “好,既然你非要回古代,那我成全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必须放弃你的所有功法和这一世的记忆!”

  臻华愣住了,愣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

  “一定要这么做吗?”

  “对。否则,我现在就让方子纯魂飞魄散,再也不能重生!除非你答应不回古代。”

  臻华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答应你。”

  “你答应不回古代了?”

  “不,”臻华的神情淡定从容,“我是说,我答应你,放弃一切功法和记忆,只作为一个普通人那样,回到古代。”

  “你疯了?!”这次毒枭怒吼了出来,“你知道,如果你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回到古代的话,会遇到多少危险吗?”

  “我不在乎,只要能和她回到同一时空,我什么都不在乎……”

  纯儿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当她听到臻华的这句话之后,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她记得,当她在商路上刚和臻华熟识的时候,臻华给她讲起的,他小时候在波斯皇宫中饱受欺凌的痛苦记忆。

  臻华,你是为了我才放弃了那些功法,所以,才会受到那些磨难的,对吗?纯儿泪如雨下。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正在纯儿心中充满了无尽哀伤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纯儿一惊,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雪姬正在凝望着她,目光复杂。纯儿愣了一下,才想明白,她已经从关于臻华的记忆中出来了。

  看过了那些记忆的片段,纯儿才明白,原来雪姬也深爱着臻华,这个认知,让纯儿在面对雪姬的时候,顿时就倍感尴尬了。雪姬移开了目光,注视着香炉中的袅袅青烟,说道:

  “主人洗去了臻华的所有记忆,可是我们都没有想到,臻华虽然把上一世的事情全部都忘掉了,但是,他却独独记住了你!”

  “啊?!”纯儿吃惊了,“真的?”

  雪姬惨笑了一声:

  “你自己继续看吧。”

  说着话,香炉中的烟雾又变浓了,这一次,出现在纯儿眼前的,是十七八岁的臻华,看到这个臻华,纯儿不禁眼前一亮――好一位少年英俊的翩翩佳公子。

  可是,当纯儿再看到站在臻华身边那个人的时候,不禁当下就心头火起,原来,那个人正是丝丽苔。十几年前的丝丽苔,已经显现出来了天生丽质,貌美如花。

  臻华和丝丽苔并肩站在一起,还真是般配!纯儿心中莫名的一酸:

  原来这两个人还真是旧相识了,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纯儿只顾着泛酸,却忘记了,自己才和臻华是真正的旧相识,他们是实实在在的从上辈子就认识。

  此刻,丝丽苔正在朝着臻华嘶吼:

  “为什么,你说,我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爱我?!”

  看来,丝丽苔已经问了若干遍这个问题了,因为看起来,臻华对这个问题已经感到厌烦了,他有些烦躁地说道: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不可能,”丝丽苔继续气急败坏地大叫道:

  “从上次你说你有喜欢的女人了,我就开始盯着你,可是我都盯了你这么久了,你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出现过!”

  臻华叹息了一声:

  “丝丽苔,你听我说,这种感觉很奇怪。的确,我身边没有出现过任何女孩子,但是,我的心里一直以来就有一个影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认定了,只有她才能成为我的妻子,一直以来,我对所有的女人都不假以辞色,就是因为我的心在守候着她。”

  “她到底是什么人?她现在在哪里?”丝丽苔愤怒地喊着。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臻华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神情,“我只知道,她叫方子纯,从我一记事起,她的影子就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我的梦中。我知道,她一定是正在某个地方等待着我,我能够感觉到,她需要我。也许,她是我上辈子的妻子吧,因为上辈子她对我太好,或者我亏欠她太多,所以,我才会直到这辈子还记挂着她。我已经想好了,等我一旦能够自由地离开波斯,我马上就去找她,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到她,然后陪着她,不让她受苦,不让她孤单……”

  听着臻华那执著的表白,纯儿再一次泪眼模糊了,她的心在战栗:

  不,臻华,上辈子我没有对你好过,而你更是什么都不亏欠我,是我亏欠你,是我亏欠了你太多,太多……

  纯儿眼前的场景变换,又一段记忆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记忆中的人物换成了臻华和雪姬,雪姬真的是驻颜有术,不管在什么时候出现,永远都是那么容颜娇美。

  此刻,雪姬直直地瞪着臻华,神情中充满了痛苦:

  “臻华,我爱你,我从上辈子爱到了现在……”

  臻华回避开了雪姬那炙热的目光:

  “对不起,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可是,你却还记得方子纯!”

  听雪姬说出了方子纯的名字,臻华竟然情不自禁地深深叹息了一声,随着他这一声叹息,整个人一下子就被浓得化不开的愁思紧紧围裹了起来。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忽然之间就变得如此的痛苦,如此的脆弱不堪,这情景,真是会让铁石心肠的人也为之动容!

  就连已经痛苦之极的雪姬,也顾不上自己的心思了,她望着臻华,急切地问道:

  “臻华,你这是怎么了?”

  臻华低沉地说道:

  “雪姬,你知道吗,我好担心,好担心。大哥说,方子纯会转世成一个叫严纯儿的女孩子,而这个女孩子这一生的命运都非常的不幸,从童年起就非常的不幸。可是,大哥又不许我现在去找她。所以,我每时每刻都在担心,担心她遇到伤害,担心她经受痛苦。天啊!”臻华忽然像野兽一样嚎叫了出来,他一拳砸在了身边的一棵大树上,“大哥说,十年后,才会让我去见她,十年啊,三千多个日夜,我该怎么熬啊?!”

  看着臻华那痛苦不堪的神情,雪姬的泪水流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雪姬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

  “臻华,你不用这么难过,我可以帮你。”

  “你帮我?”

  “对,我到严丞相府去,去做严丞相的侍妾,严纯儿的庶母,这样,我就可以在这十年里,替你照顾好她了。”

  “真的?”臻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你真的这么做吗?”

  “真的,”雪姬说话的声音分外的虚弱,就好像刚才的这个决定,已经掏空了她所有的气力,“因为我爱你,所以,只要能让你不这么痛苦,我什么都可以做。”

  而臻华却仿佛没有听到雪姬的表白一样,只是一个劲地说道:

  “那太好了,如果你能去保护她,我就放心了,雪姬,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

  纯儿目睹着这一切,真的呆住了:

  天啊,臻华,难道你心里就只有我,除了我就谁都没有吗?你难道就不知道雪姬是爱你的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让一个爱你的女人,去做别的男人的侍妾,而目的,就是为了替你照顾你爱的女人!臻华,你对雪姬好残忍,臻华,你对我的这份痴情,让我如何报答?

  如何报答?如何报答?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纯儿眼前所看到的记忆就又发生了变化,这一次,纯儿不禁惊叫了出来,因为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黄河口岸!这一次,纯儿看到的记忆和前几段不同,前几段记忆,都是属于别人的,而唯有这段记忆,是属于纯儿自己的。只不过纯儿的这一段记忆,曾经被臻华刻意地修改过。所以,纯儿才会把它们遗忘掉。此时,雪姬她们帮助纯儿重新找回了这段记忆,于是,一幕幕情景,加上纯儿心中的万千感受,一下子就又都回到了纯儿的心头!

  黄河口岸,那个曾经让纯儿刻骨铭心的地方!

  眼前的情景是那样的熟悉,青衣卫携带着端昊的密旨,万里追杀而来,大梁国的那些使臣和侍卫拼死也要保护纯儿。纯儿被端昊的无情伤得万念俱灰,又不忍心看到那些和自己素昧平生的大梁国人为自己丧命,情急之下,纯儿只想一死了之,所以,纯儿不顾一切的撞向了青衣卫的刀口。眼看着自己就要命丧在青衣卫的刀下了,在这一刻,纯儿并不恨这些青衣卫,因为他们只是在执行命令,纯儿现在唯一恨的,只有一个人――宇文端昊。

  可是,就在纯儿已经闭目等死的那一刹那,四个黑衣人出现了,他们从青衣卫的刀下救出了纯儿,接下来,纯儿则完完整整地回忆了一遍,她被笙管笛箫救后的情景!

  很长很长时间过去了,纯儿一直都在紧紧地闭着眼睛。以至于,雪姬和笙管笛箫都有些担心了,她们不知道纯儿为什么总是闭着眼睛,她应该已经把失去的全部记忆都找回来了啊。

  “你,没事吧?”雪姬试探着问道。

  “我没事,”纯儿仍旧紧闭着眼睛,“我想自己待一会儿,行吗?”

  雪姬和笙管笛箫四人互相看了看,还是由雪姬说道:

  “那好,你就在这里吧,我们先出去了。”说着话,四个人就站了起来,鱼贯着向外走去。就在最后一个人将要走出门口的时候,纯儿忽然叫住了她们:

  “等一下。”

  “什么事?”

  纯儿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背对着门口说道:

  “他平时最喜欢的那个塔顶在什么地方?我想去看一看。”

  竹笙愣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该不该告诉纯儿,但是很快的,竹笙的嘴角就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她是谁?她是主人最爱的女人啊!就凭这一点,在这座塔楼中,还有什么地方是她不该去,不能去的呢?主人的心,都任由她自由地来去了,更何况其他呢?

  “出了这个门口,向左走,有一道很窄的楼梯,上去以后就是了。”竹笙回答道。

  “好 ,我知道了,这么多天奔波,你们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我一会儿就来。”

  听起来,纯儿的声音倒是挺平静的。可是雪姬和笙管笛箫却没有想到,当她们关紧了房门,退出去以后,纯儿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滑落了下来。

  当确定雪姬她们已经走远了之后,纯儿才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刚才当着雪姬她们的面,她不敢睁开眼睛,是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一睁开眼睛,就一定会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

  纯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沿着竹笙指点的方向,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那道小小的楼梯,拾梯而上,小梯盘旋曲折,一级级把纯儿带入了臻华的世界……

  小梯的尽头,就是那间近似于圆形的小房间了,这里是塔楼的最高处,一扇圆形的窗子,可以看见外面茫茫的云海,这里曾经是臻华最喜欢的地方。

  纯儿也来到了那扇圆形的窗前,刚才,她已经在记忆中知道了,臻华就是站在这里,做出了那个震惊了所有人的决定:

  同时抹去自己和纯儿的记忆,让自己和纯儿就做一对陌生人,到底要看一看,自己和纯儿是否有缘,看一看自己的这段感情到底会不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而且,还再次封闭起了自己所有的异能,让自己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去和端昊竞争!

  “纯儿,我马上就要这么做了,很傻,是吗?但是我一定要这么做,因为我不相信,我会输给宇文端昊!我要光明正大的,把你从他的手里争回来。我相信,我一定能!如果,最后的结果,你还是选择了宇文端昊,那我也不怪你,那只能说明,他的确是比我好,的确是能带给你幸福,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也输得起!”

  这是臻华放弃自己关于纯儿的记忆之前,说过的最后的话。

  此刻,纯儿仿佛是看见了臻华当时下定决心时的情景,她站在窗前,一边不断地流泪,脸上一边浮现出了美丽至极的笑容,口中喃喃地说道:

  “臻华,我回来了,你没有输,你也永远都不会输……”

  雪姬她们几个在焦躁不安地等待着纯儿。

  “姐姐,方姑娘怎么还不下来啊?”年龄最小的竹箫最沉不住气,担心地问道,“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竹笙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出事倒是不会,但是突然让她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总是要好好想一想的。”

  “那她会怎样决定呢?”竹箫又问。

  竹笙苦笑了一下:

  “谁知道呢?主人说过,是让我们送她回家的。而回家的吸引力,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会是很大的吧。”

  “尤其是对她来说,回家的吸引力更大!”一直默不作声的雪姬忽然开口说道。这是雪姬的真实想法,因为在这几个人里,只有她最明白“送纯儿回家的”真正含义,所以也只有她才能够真正理解,现代对于纯儿的意义!

  因为,她曾经亲眼目睹过纯儿在现代世界的飒爽英姿,也曾经亲自经历过,她荡平那些恐怖组织的纵横叱咤。这样一位优秀的女特警,应该是做梦都想回到属于她自己的世界吧。

  就在雪姬她们胡思乱想,心神不宁的时候,忽然一声轻唤传来,原来是纯儿从塔楼上下来了,正在喊她们。

  几个女子赶紧迎了出去,她们急于想从纯儿的脸上看出来,她到底是怎么决定的。可是,纯儿脸上的泪痕已经全部被擦干了,神情也已经恢复了平静,整个人平和淡定,从她的态度中,还真看不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现在能带我去见他吗?”纯儿问道。

  “谁?”雪姬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你是说臻华?”

  纯儿点了点头:

  “对,带我去见他,可以吗?”

  “哦,好吧。”雪姬说道。

  最后还是竹箫心直口快,直接问了出来:

  “方姐姐,你见完主人以后呢?是像主人说的那样,让我们送你回家吗?”

  纯儿望着竹箫,半晌,温柔地笑了:

  “回家,好啊!”

  “啊?!”竹箫惊叫了出来。

  而纯儿则又悠悠地接着说道:

  “但是他必须得亲口告诉我,他想让我离开这里,想让我离开他,想让我回家。否则,我回家的事,他连想都不用想!”

  纯儿语调轻松,笑靥如花。竹箫毕竟是小几岁,一时没弄明白纯儿的意思,而竹笙和雪姬这两个年纪大一些的,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她们同时看向了对方,而且,她们都在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相同的东西。

  ――先是兴奋的火花一闪,因为纯儿终于答应留在臻华的身边了,这下子,当臻华醒来之后,终于就不用再为情所苦了。而紧跟着,她们的眼神就又都暗淡了下来,是啊,纯儿终于答应留在臻华身边了,有情人终成了眷属,那她们这些痴恋着臻华的女人们,就尤其显得可怜了。

  虽然心中酸楚,但是在她们几个女人的心中,最重要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臻华,所以,现在一看到纯儿要见臻华,她们只伤心了片刻,就强压下了自己心中的痛苦,立刻带着纯儿朝着大梁国的皇宫进发。

  “咱们这是去哪里?”

  纯儿被她们带上了一辆非常豪华的马车,而且马车前还有侍卫开道。纯儿毕竟也是在西蜀国做过御妻当过公主的人,所以,她一眼就看出了,这驾马车和这份气派的不同凡响。不禁心中疑问。

  纯儿发现,自己和雪姬她们所乘坐的马车,和出行的排场,气派非凡,不禁心中狐疑,就向雪姬询问。

  而被纯儿这么一问,雪姬才想起来,纯儿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臻华已经成了大梁国皇帝的事情,看了看,现在距离到达皇宫还有一段时间,不如趁这个时间,把这件事情跟纯儿解释清楚,毕竟,在大梁国的皇宫中,还有一群国家重臣在等待着纯儿呢,也应该让纯儿提前有一个思想准备。于是,雪姬说道:

  “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

  “什么事情?”

  “就是完颜洪烈已经把皇位传给了臻华,所以,现在臻华已经是大梁国的皇帝了。”

  纯儿倒是已经从刚才的记忆中知道了,圣域主人就是完颜洪烈,但是,她的确是没有想到,现在,臻华竟然已经继承了这个皇位。纯儿不禁愕然道:

  “怎么会这样?”

  看着纯儿的神情,雪姬的心不由得一沉,暗道了一声:

  “坏了!”

  因为雪姬曾经在严丞相府里,和纯儿朝夕相处,所以很清楚地知道,纯儿对于嫁给皇帝这种事情是如何的反感。因为这毕竟是在古代,皇帝的婚姻,基本就等同于无数个女人围绕着一个男人,而这一点,纯儿是肯定无法接受的。

  而且,纯儿在上一世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现代女子,独立卓越,自尊自强,要是按照现代的小说或者电视剧中的情节,当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知道了自己的男朋友有着深厚背景之后,总会作出非常激烈的反应,更有甚者,会突然玩儿消失,以此来证明自己是不贪图权势,不爱慕虚荣的。

  当然,按照电视剧上演的情节,那些男主角会历尽千辛万苦地去找到女主角,然后让女主角回心转意,最后两个人终于会走到一起。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臻华还昏迷着,如果此时纯儿真的去玩儿个性,玩儿失踪,那谁把追她回来呢?总不能她们几个女人,把这件事也代劳了吧?而且,这种事情也代劳不了啊。

  雪姬神情不定地望着纯儿,仔仔细细地观察着纯儿,可是让雪姬意外的是,纯儿在经过了最初的错愕之后,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马车又向前走了许久,车厢中始终是一片寂静,终于,雪姬忍不住了,干咳了一声,有些艰难地说道:

  “我,我知道,有些话也许我不该问,但是,我还是想要一个答案……”

  纯儿抬起了头望着雪姬,自从,她看完了臻华的记忆,明了了雪姬的心之后,她和雪姬之间,就陷入到了一种让人无所适从的尴尬之中。就比如现在,雪姬跟纯儿说话的时候,总是会采用这种没有主语的句子。而纯儿,也实在是不知道,现在该如何称呼雪姬。

  曾经她是她的雪姨,是她刚一回到古代的时候,最依赖最信任的人,可是现在,作为爱着同一个男人的两个女人,如果她再喊她一声雪姨的话,那是不是就太……

  “什么事?”一番思量下来,纯儿还是也选择了这种无主语的句子。

  雪姬的目光飘离到了车窗外:

  “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臻华是皇帝的事情,你,还会留下来吗?”

  雪姬尽量让自己的言辞平和一些,因为她知道,其实纯儿的性格也非常的敏感,她唯恐自己的话刺激了纯儿。

  可是让雪姬没想到的是,纯儿听了她的话之后,竟然笑了,笑容轻松愉快。但是,纯儿只是那样轻笑着,并没有回答雪姬的话。

  马车并没有走皇宫的正门,而是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角门,走到门口处,连停都没有停,就直接驶了进去。

  臻华寝宫的最外面,是一处临时会见大臣们用的偏殿,现在,大梁国的宰相等几位重臣,正焦灼不安地等待在这里,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竹笙带回了那位陌生的“皇后娘娘”。

  现在,皇后娘娘已经回来了,但是,这位皇后娘娘,究竟是什么来历呢?她能不能担起眼下大梁国的这副重担呢?其实,她即使担不起这副担子,也没有关系,只要她肯听从这些监国大臣的安排,自己就有把握能够稳定住大梁国的局势。可是,即使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要求,这位皇后娘娘能做到吗?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啊,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在这种大灾大变面前,她能够不惊不惧地保持镇定吗?能够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以大局为重吗?宰相的心中焦虑不安,越想越觉得心中忐忑。

  而这时,纯儿所坐的马车,已经到了偏殿的门口了,不管这几位大臣在心里面,对这位即将到来的“皇后娘娘”多么的没有信心,但是,毕竟国礼为重,所以,以宰相为首,这几位监国的重臣,纷纷起立,向着门口的方向,只等着“皇后娘娘”一出现,就跪下行礼。

  纯儿终于出现了,宰相第一眼,只看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毕竟是“皇后”,宰相也不能一直盯着看,所以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就赶紧低下头去,准备行礼,可是虽然只看了这一眼,也已经够让宰相悬心的了:这位皇后娘娘太年轻了。――毕竟方子纯穿成了严纯儿,直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这样一位年轻的“皇后娘娘”,她,能行吗?宰相的心中不禁忧虑更甚了。

  可就在宰相心中倍感烦躁焦虑的时候,他的背后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宰相听得很清楚,这声惊呼,正是另外一位监国大臣发出来的。

  宰相大怒,心中暗道:

  “纵然皇后娘娘的确是年轻得让人失望,可她毕竟是陛下钦定的皇后啊,怎么能做出这样君前失仪的事情来呢?”

  于是,宰相低喝道:

  “皇后娘娘驾到,大人请自律。”宰相的声音充满了威严,按说,他这一发话,不管那位大臣此刻遇到了多么吃惊的事情,都该先压住再说了,可是,出乎宰相意料的是,那位大臣不仅没有纳言收声,而是继续惊异道:

  “她就是皇后娘娘?!”

  宰相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位大臣竟然认识“皇后娘娘”。宰相一闪身,望向了大臣,希望得到进一步的解释。而就在他闪身的同时,那位大臣已经从宰相的背后走了出来,径直来到了纯儿的面前,恭恭敬敬地一施礼,口中说道:

  “见过鸿雁公主,公主别来无恙。”

  原来,这位发出惊呼的大臣,正是曾经去西蜀国迎娶和亲公主的那位使臣。曾经,纯儿还以为他已经在黄河口岸遇害了,可是,直到她刚才看完了事情的全部始末才明白,当时的那一幕,不过是笙管笛箫为了不引起西蜀国的怀疑而故布疑阵,其实大梁国中的人都还活着。

  意外重逢,也算是一件惊喜――毕竟在这陌生的宫廷之中,纯儿找到了一个熟识的人。

  于是纯儿对着这位大臣盈盈拜倒:

  “大人安好,当日在黄河口岸,青衣卫追杀我,蒙大人拼死相救,纯儿还一直没有谢过大人。”说着话,纯儿又是深深一拜:“多谢大人。”

  那位大臣赶紧还礼:

  “不敢,原来公主就是……”

  大臣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很没有礼貌的,他心里想的是:

  这位当初莫名失踪的鸿雁公主,怎么又会遇到了臻华陛下,还成为了臻华陛下的皇后娘娘了呢?而且,她毕竟是西蜀国的公主,现在西蜀国正在对大梁国虎视眈眈,在这个时候,让她来作为皇后统领大局,这合适吗?

  而这时,宰相也听明白了,原来,这位看上去年纪幼小,娇娇怯怯的皇后娘娘,竟然就是当初那位鸿雁公主。当时,使臣回来以后,也曾经讲述过不少关于这位鸿雁公主的轶事,当时,人们都觉得,这位鸿雁公主称得上是一位很传奇的少女了――会武功,懂暗器,面对高手刺杀决不胆怯,而且,在黄河口岸,眼看着大梁国的侍卫们就要为了保护她而丧命,她竟然不惜自尽,也要保全这些无辜侍卫的生命,这一切,都让大梁国人深感叹服。

  可是现在宰相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和那位大臣相同的问题:

  西蜀国的鸿雁公主,在这个时候来当大梁国的皇后,这合适吗?

  纯儿是何等的冰雪聪明,又经历了上一世无数的历练,所以片刻之间,就已经把宰相等几位大臣的心思看了个通透。于是,纯儿淡淡一笑,直面着宰相说道:

  “各位大人,请容我说几句话,我本来也不是西蜀国宇文皇族的子嗣,甚至连宗室之女都不是,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出于偶然才被选为了和亲公主。而且,使臣大人也知道,我当初已经被宇文端昊皇帝密旨赐死,是臻华安排人救了我,所以,我现在对西蜀国而言,只是一个身犯死罪的待罪之人。而大梁国对我则不同……”

  纯儿忽然顿住了,她希望大臣们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因为毕竟接下来她要说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可是这些大臣却偏偏谁都不说话,都直直地望着纯儿,等待着她的下文――人们都很想知道,现在,在纯儿的心目中,大梁国对她究竟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纯儿无奈,暗中咬了咬牙,心想:

  看来有些话还是非说出来不可了,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是现在臻华和大梁国正是危急时刻,要想帮助臻华度过这场危机,最首要的,就是得到这些大臣们的信任。

  于是,纯儿心一横,声音不大,却坚定地说道:

  “我和臻华已有婚约,正所谓出嫁从夫,所以这一辈子,臻华都会是我的丈夫,而大梁国,就是我的家。”

  话说了出来,纯儿的心也不禁一阵轻松,她在心中暗暗地向着臻华说道:

  臻华,其实你我还没有婚约,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嫁给你,这辈子,你甩不掉我的了……

  纯儿所表现出来的这种痴情专一的态度,当下就让大梁国的这些监国重臣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能十分确定,这位年轻的“皇后娘娘”的胆识才智到底如何,但是,在大臣们看来,只要有她对皇帝陛下的这份痴心就足够了。有这份心意在,“皇后娘娘”就一定会陪着皇帝陛下,度过这场劫难的。

  纯儿又看了看这些大臣,大臣们的心思如何能逃过她的眼睛,她明白自己已经初步得到了这些大臣们的认可,可是如果想让他们彻底地信任自己,则还需要时间。

  “没关系,我不急,”纯儿的嘴角浮现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我能看出来,这些大臣们都是忠实于臻华的,这就好。他们忠实于臻华,而我已经决定了,今生今世都和臻华不离不弃,所以,我一定能和他们都相处好的。从今天起,大梁国,就是我的家……”

  纯儿看向了宰相,问道:

  “大人,臻华在哪里,我想见见他。”纯儿现在真的好想看到臻华,虽然,这次他们两个分别得还不算是太久,但是,当纯儿在看过了那么多动人的记忆之后,忽然之间就觉得,她和臻华已经分别了很久很久了,久得已经让她无法承受。现在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臻华,好一解心中的相思之苦。

  宰相亲自引着纯儿,进入了臻华的寝宫,臻华正仰躺在床上,面色平静,呼吸均匀,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纯儿走到床边,望着床上的臻华,目光中充满了柔情。

  宰相望着臻华,神情沉重:

  “陛下就是那天突然之间就晕倒昏迷,直到今天。他一直不吃不喝,也不醒来,所有的御医都看过了,但是谁都看不出来,陛下到底是什么病。”

  纯儿轻轻地点了点头,从她进入了寝宫之后,她的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臻华那俊美的脸庞。床上的臻华看起来是那么的沉静,那么的安详,如同传说中那最高贵的王子一样。

  臻华,你只是睡着了,对吗?传说中,公主睡着了之后,王子用自己的吻唤醒了她。那么,王子陷入了沉睡中,是不是公主的一个吻也能够唤醒他呢?如果能的话,我的吻能够让你苏醒吗?我虽然不是公主,可我是你的妻子啊。

  此时,在纯儿的心目中,她和臻华已经是夫妻了。

  正在这时,一位年纪稍长的宫女脚步轻盈地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宫女,小宫女的手中还各自都捧着脸盆、毛巾等事物。

  纯儿一愣,问向宰相:

  “宰相大人,这是……”

  宰相见此赶紧说道:

  “回禀皇后娘娘,这一位是暂时负责皇帝陛下起居的女官,现在,到了她每天定时为皇帝陛下擦洗的时间了。”

  宰相向纯儿解释完之后,又转头向着女官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这是刚刚回宫的皇后娘娘。现在皇后娘娘回宫了,以后,关于皇帝陛下起居的一切事情,要听皇后娘娘的懿旨。”

  女官听了宰相的话,赶紧朝着纯儿跪倒。

  纯儿看了看这几个跪下行礼的宫女,温声说道:

  “都起来吧。这些天里,一直都是你们在照顾臻华吗?”

  “是。”女官低头答道。

  “那有劳你们了。请起吧。”

  “不敢。”宫女说完后,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旁。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纯儿望着她们手里捧着的东西问道。

  “回禀娘娘,我们正准备给皇帝陛下擦洗身体。”

  “是全身吗?”

  “是。”

  “那好,你们把东西留在这里就可以了。然后你们就退下吧,我来为他擦洗。”

  纯儿此言一出,女官、宫女和宰相都不禁感到非常吃惊。

  宫女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宰相开口了:

  “娘娘,这些杂役就不用娘娘亲自动手了,让她们去做就行了。”

  纯儿没有看任何人,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了臻华的脸上,此时,听了宰相的话,纯儿温柔地笑了,笑容中还带着深深的骄傲:

  “这不是杂役,照顾我的丈夫是我的本分,就像替他守住他的国家,也是我的本分一样。我是他的妻子,而这种事情就是该由妻子来做的,我是他的妻子啊。”

  纯儿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低回,所说的词句中,也没有任何的豪言壮语,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却都被她刚才的话深深地撼动了。

  他们都由衷地向着纯儿深深地施下一礼之后,鱼贯离去了。

  当人们都走出去了之后,纯儿才走到了臻华的身边:

  “臻华,我来了,你听见了吗?你的妻子来了,我知道,我来迟了……”

  纯儿侧坐在臻华的床头,深情地望着臻华,纤纤素指一一解开臻华的衣纽,十指灵巧,却动作生疏。

  臻华此刻只穿着贴身的睡衣,所以,纯儿的手指很快就触到了臻华那光滑紧绷的肌肤上,虽然纯儿那一颗芳心已经默许给了臻华,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姑娘家,就这样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为这个男人宽衣解带,这终究是件让人脸红的事情。纯儿的脸颊上情不自禁地涌起了两坨醉人的红晕。

  昨夜暖风初破冻,杏眼梅腮,已觉春心动……

  李清照一定是也有过这番将为人妇的女儿情怀,所以才能写出如此传神的诗句吧?

  纯儿一点点地解开臻华的衣衫,每一次,当她的指尖无意中触到了臻华肌肤的时候,纯儿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阵战栗从指尖直接就传到了心底。外面,已是夜色低垂,室内,依旧灯火宛然,照耀着这一对俊美而多情的男女。

  男的静静地仰躺在床上,而女的,则正轻柔地解开着丈夫的衣衫。如果此刻,把那对烛台换成红烛,再让床上躺着的男子睁开双眼,那么,这一定就会是一幅最完美最香艳的洞房花烛图了吧。

  只可惜,烛台上明亮的灯火,床上男子那紧闭着的眼眸,还有此刻寝宫外那些宫人、大臣们焦灼不安的目光,破坏了这一切的和谐与完美。

  随着臻华的肌肤越来越多地暴露在纯儿的面前,纯儿的心也越跳越快了。

  臻华,今天,就当是你我的洞房之夜吧。

  纯儿心中一横,就解开了臻华最后的束缚。

  纯儿四下里望了望,就打定了主意,她走到了烛台前,烛台上燃着七彩的龙烛。纯儿熄灭了几乎所有的蜡烛,只保留了两盏红色的烛光。寝宫中,霎时就被笼上了一层暗红色的光影。

  纯儿在烛光下,细心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裙,露出了里面樱桃红色的贴身长裙。然后,纯儿游走到了一面铜镜前,细致地盘起了自己的一头长发。

  纯儿站在铜镜前,专注地望着自己,镜子中的纯儿,只穿着一件樱桃红色的长裙,长裙腰身裁剪得非常合体,一直长及脚踝,长裙没有袖子,低低的鸡心领,露出了她象牙般细腻、白净的双臂和脖颈。

  纯儿的长发被挽到了头顶,上面没有任何珠翠,脸上没有丝毫的脂粉,唯一的装饰,就是她那双饱含着真情的眼睛。

  纯儿朝着镜中的自己莞尔一笑:

  臻华,红烛已经点亮了,而我也换上了嫁衣,现在,我终于可以正式嫁给你了。

  纯儿跪坐在了臻华的身旁,一边用一块洗好的毛巾为臻华擦拭着身体,一边对着臻华喃喃低语,就好似一对小夫妻在洞房里呢喃着情话一样。

  “臻华,现在你是我的丈夫了,所以从今以后,这些事情必须要由我来做。这辈子,除非是你跟我承认了,你不再爱我,而是爱上了其他女人,否则,我绝对不会允许别的女人碰你,不允许别的女人看到你的身体。”

  “臻华,你知道吗?今天雪姬告诉我你已经是大梁国皇帝的时候,是多么紧张吗?我能看出来,她真的很怕我会因为你是皇帝而决定离开你。臻华,她真是太不理解我了,现在,既然我决定了爱你,那我就一辈子都会跟着你,不管你是皇帝还是强盗,是英雄还是庸人,我的决定都不会改变的。因为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所以,不管你背负着何等的身份,只要你还是你,只要你没有亲口告诉我,你不再爱我,我就一定会留在你的身边。”

  终于纯儿帮臻华擦拭完了,她开始为臻华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臻华,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傻。在我看到了那些记忆之后,我才明白,我一定早就爱上你了,只是我自己没有觉察。其实我早就应该看明白自己的心了。那样,你就不用再多受这么多的苦了。

  过去,在西蜀国的时候,当我亲眼看到了端昊的不忠之后,我痛苦,我心如刀绞,我的心中充满了仇恨,我恨不得肋生双翅,一步就逃离端昊的身边,在当时,一辈子都不再见到端昊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可是,在我误以为你和丝丽苔有私情之后,我却连痛苦的力气都没有了,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麻木成了一片空洞,可即使在那个时候,我却连想都没有想过要仇恨你,更没有想过,要立刻逃离你,永远都不再见你。

  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的。也许是你我在大漠中一起并肩驰骋的时候,也许是早在商路上你我共同面对危险的时候,也许更早,就像你对我一样,也许上一世你就已经存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只是我自己没有觉察。

  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毕竟已经走到一起了,而且,当我再次回到了你身边的时候,我才真正懂得,什么,才叫做爱情。

  纯儿终于帮助臻华料理好了一切,然后,她唤来宫女收拾走了那些水盆毛巾类的东西。才又回到了臻华的身边:

  “臻华,夜深了,我也累了,咱们休息吧。明天,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

  说着话,纯儿就依偎在臻华的身旁,睡着了。

  纯儿睡着了,可是另外一处地方,却有几个女人,彻夜未眠。

  雪姬和笙管笛箫几人,正枯坐在灯前发着呆。

  即使是现在,臻华已经昏迷不醒,但她们的痴心,却一点儿都没有更改,因为她们相信,臻华一定会醒来的,即使臻华永远都不能再苏醒过来,她们也愿意像纯儿那样,服侍在臻华的身边,以他的女人的身份,为他做些事情。

  这些女人就这样各怀心事,最终还是竹管开口了:

  “雪姬姐姐,你是最了解皇后娘娘的人,你说,如果我们提出来,要服侍主人,她会答应吗?”

  雪姬望着这四个犹如仙子的少女,不禁在心里长叹了一声:

  唉,这些痴情的女孩子啊,她们终究还是古代人。在她们的心目中,只要得到了正妻的认可,她们就可以成为一个男人的侍妾,她们又哪里知道,臻华和纯儿的特殊性呢?这两个人可是从现代回来的啊。

  雪姬还没有说话,竹笛就又开口了:

  “皇后娘娘应该会答应吧。”竹笛闪动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我们又没有恶意,只是想服侍主人。而且,主人现在身为皇帝,总不能只有一位女人吧?全天下也没有一位皇帝只有一位妻子啊?如果,皇后娘娘那么嫉妒,不允许皇帝陛下再有其他妃子的话,那大梁国的大臣们也不会答应啊。”

  竹笛的话让雪姬的眼中一亮:

  对啊,现在,臻华的身份已经不是现代的那个优秀男人,或者是当初的那个自由自在的波斯王子了。他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大梁国皇帝!而在古代,一位皇帝是不能只有一位女人的啊?!如果那样的话,朝臣们和皇亲宗室都不会答应的!

  雪姬的心中一阵狂跳:

  难道,自己真的还有希望嫁给臻华?!

  而这时,心思最缜密的竹笙开口了,她一直都在用心地观察着雪姬,雪姬眼中那突然闪动出的希望,丝毫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竹笙说话的声音不大:

  “雪姬姐姐,我自幼在主人的身边长大,主人的心思我最明白,我也知道,主人的心中一直就只有皇后娘娘一个人。如果,让主人来做主的话,他很有可能拒绝我们,但是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主人昏睡着,所以,给不给我们这个名分,皇后娘娘就可以做主啊。”

  雪姬不禁说道:

  “可是纯儿会答应吗……”

  竹笙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雪姬:

  “如果我们去求皇后娘娘,那她也许不会答应,但是,如果我们去求别人呢?”竹笙步步深入。

  “求谁?”

  “宰相大人。”

  “他?”

  “对。”竹笙的眼睛中闪动着坚定的光芒,“宰相大人是不会反对我们为妃的。而皇后娘娘初来乍到,正在一心想着得到宰相他们的信任,在这个时候,她是不会反对宰相大人的意见的。”

  “这样行吗?”雪姬仍旧在犹豫,她毕竟也是个现代人,对这种事情的认知程度不算太高。

  “一定能行!”竹笙肯定地说道,“我去跟宰相大人说!”

  竹萧开口了:

  “可是姐姐,如果我们非要嫁给主人的话,那皇后娘娘会不会生气呢?她如果生气了,我们会不会被责罚呢?”

  竹笙摇了摇头:

  “皇后娘娘也许会不开心,但是她也不会有多么生气的。她也应该懂得,皇帝是不能只有一个妻子的。而且,”竹笙的眼中忽然寒光一闪,“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只要我们姐妹们同心协力,那皇后娘娘也会忌惮我们的。”

  听了竹笙的话,不知怎的,雪姬的心中蓦的一寒,因为她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竹笙的心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竹笙,你过来,我单独跟你说几句话。”雪姬忽然冷声说道。

  可是竹笙并不买雪姬的账:

  “现在我们姐妹一心,雪姬姐姐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可以了,如果,你不想给主人为妃的话,你现在可以退出。”从竹笙的话里不难听出来,这个竹笙一旦泼辣起来,也是个非常难缠的角色。

  只可惜,竹笙遇到的是雪姬――这个上一世,恐怖组织的二号人物,这一世,圣域主人的左膀右臂,她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吓唬住的,可以说,要不是雪姬两世都因为臻华而为情所困的话,那么,天下第一女魔头的名号,她是当仁不让的。

  雪姬一看竹笙竟然敢驳斥自己,不禁心头火起,反手就擒向了竹笙的手腕,竹笙也不示弱,身体轻灵地一闪,就要反攻雪姬。

  而就在她反攻雪姬的那一瞬间,雪姬的另一只手抬了起来,一只小巧的手枪出现在了她的手中,乌洞洞的枪口直指着竹笙的额头。

  竹笙当然不知道这件东西叫手枪,但是她也能认出来,雪姬现在手里所拿的东西,和圣域的魔鬼暗器非常的近似。所以,竹笙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她盯着雪姬,冷冷地说道:

  “你不用给我用狠,我知道,你也想嫁给主人。”

  雪姬的脸上一热:是啊,自己当然想嫁给臻华,怎么会不想呢?自己已经爱了臻华两辈子了啊。

  “既然你也想嫁给主人,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合作呢?”竹笙步步紧逼。

  雪姬的心头有些茫然了,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样去做了。

  看出了雪姬心中的矛盾挣扎,竹笙微微一挥手,对着另外三个女孩子说道:

  “你们三个先出去,把住门口,我和雪姬姐姐单独说几句话。”管笛箫三女向来是以竹笙马首是瞻,言听计从的,所以,一接到竹笙的指令,立刻就走了出去。

  当三女全部都走出了房间之后,竹笙才又对着雪姬说道:

  “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现在还不会伤害你,你可以先把这个放下了吧。”竹笙用眼神一扫顶在自己额头的枪管,她还真是很忌惮这把手枪。

  雪姬冷笑了一声:

  “竹笙,你还是不太了解我的来历,我从来就不相信任何人,甚至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手里的武器。”说着话,雪姬的手枪又向着竹笙的额头逼近了一寸:“竹笙,我和你无冤无仇,所以我也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想弄明白,你怎么会突然升起要给臻华为妃的念头?”

  “怎么是突然升起的?”竹笙淡淡地反问道,“这个念头我是由来已久了,只是主人一直不肯答应而已。不过现在,正像我所说的,主人昏睡不醒,皇后娘娘主持大局,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所以,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竹笙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伤害很多人?”

  竹笙无所谓地一笑:

  “我不会伤害任何人的,我想嫁给主人,又不是要害他,只是想对他好。”

  雪姬真是被竹笙的固执打败了:

  “纯儿爱臻华,所以,如果你不择手段地也成为了臻华的妻子,那对纯儿就是伤害!”

  “皇后娘娘如果真的爱主人的话,就应该宽厚地接纳更多的好女人来服侍主人,为主人生儿育女,这才是一位皇后应该做的。”

  “竹笙!你也知道臻华对纯儿的感情,如果纯儿因为你而再次出走,让臻华再一次失去纯儿,那臻华会痛苦的。”

  “如果,皇后娘娘仅仅是为了这种小事就离开主人,那就说明她并不是真爱主人。主人那么聪明,那么明白事理,是不会为了一个不真心爱他的女人而痛苦的。”

  雪姬气急了,她真的是不明白,这些古代女人的脑子究竟都是用什么做的。不等雪姬再次说话,竹笙就又开口了:

  “好了,你不用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或者说,我早就决定要这么做了。先娶妻后纳妾,这也是大梁国的风俗,而我一直就在等着主人娶妻,现在,皇后娘娘已经当众承认她是主人的妻子了,所以,为主人纳妾就是她的本分。你就只告诉我一件事就行了,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嫁给主人。”竹笙说完话之后,用挑衅的目光望着雪姬,她那眼神中的意思非常的简单――你不用说得冠冕堂皇,你还不是一样想要嫁给主人做妾吗?

  “不要。”竹笙万万没有想到,雪姬竟然毫不犹豫地吐出了这样两个字来,这一下,竹笙真的吃惊了:

  “为什么?”

  竹笙紧紧地盯着雪姬的眼睛,想要判断出来,雪姬刚才所说的究竟是真心话,还是在故布疑阵。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到,雪姬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竹笙也是一个为情所困、为情所苦的女人,所以,她看得很清楚,雪姬的心思和自己是一样的,她也是深深陷落到了对臻华的爱情之中,不能自拔。既然如此,她应该和自己一样,也渴望着能够嫁给臻华啊,可她为什么会拒绝呢?

  想着想着,竹笙的目光变得冷森了,因为她认定了雪姬一定是另有阴谋!该怎样才能把雪姬的真心话给套出来呢?竹笙心思转动。

  就在竹笙努力动脑子的时候,雪姬忽然望着她嘲讽地一笑:

  “好了,你就不用费力气了,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的确不想嫁给臻华。”

  “我不信!”竹笙脱口而出。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和在丞相府里做九夫人时一样,雪姬总是会不经意间,在举手投足中流露出一种把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傲气。其实也是,活了两辈子了,除了臻华之外,还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她放在心上。

  竹笙一时被雪姬噎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僵在了那里。隔了半晌,雪姬才又悠悠地开口了:

  “竹笙,我倒想问你一个问题。因为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是对臻华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永远都是以臻华的心愿和命令为天,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你?让你竟然突然间就这么疯狂地要和纯儿去争夺臻华。”

  竹笙望着雪姬,她的心中也在飞快地思量着:

  “现在究竟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雪姬呢?”竹笙望着雪姬,目光深沉:雪姬也来自于圣域,所以像雪姬这样的人,是既不能为敌也不能为友的。为敌,自己恐怕不是她的对手。为友?竹笙冷哼了一声,她心里很清楚,她和雪姬根本就不可能互相信任,所以也就根本不存在成为朋友的可能。

  所以,对付雪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和她结成利益共同体,然后一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合作!而现在,自己和雪姬唯一的共同目标就是――臻华!

  主意打定,竹笙的态度也就坦然了:

  “我承认,过去我的确是一心为着主人,其实现在我也没有变,我也是会一心忠实于主人的,为了主人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我甚至随时都可以去死。”

  “我相信你对臻华的心意没有变,我只是不能理解,你为什么突然之间非要嫁给臻华?据我所知,你留在臻华身边的这么多年里,从来都没有提出过这个要求。”

  “没错,”竹笙毫不犹豫地承认道,“因为那时候,主人身边并没有其他的女人,虽然我也知道主人一直都在记挂着方子纯,但是,那时的方子纯,毕竟还只是一个遥远而虚幻的影子,所以,对于她,我并没有太深的感受。甚至于,我当初为了促成主人和方子纯,不惜给方子纯下迷药,还有这次,为了能够帮助主人,我千里奔波找回方子纯……在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太多。可是……”

  竹笙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了:

  “可是,就在今天,就在方子纯遣走了所有的宫女,要亲手为主人更衣擦洗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了人们常说的那种嫉妒!那种灼人的,能把人逼疯了的剧痛。在那一刻,我突然间就感觉到,从那时起,主人就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而在这之前,主人还是谁都不属于的!

  我,可以容忍一个心中虽然爱着她人,但身边没有任何女人的主人。但是,我却无法容忍一个已经属于了某一个女人的主人!”说到最后,竹笙的声音中已经带了哭腔。

  雪姬这次听明白了,原来,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竹笙其实一直都没能真正理解,臻华爱纯儿究竟是什么样的含义。在那时的竹笙看来,臻华对纯儿的向往,无异于就是一个男人对于一种虚幻理想的向往,那种向往只是存在于梦中的,也许,男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实现它,所以,那时的竹笙并不觉得方子纯是个威胁。而此刻,当方子纯真正和臻华到了一起之后,竹笙的一切心理防线都崩溃了。想想也是,竹笙可能从初解情事那天起,就爱上了臻华,可突然之间,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成亲了,而且此时此刻,他们两个还正在深夜里同处一室,这份痛苦,的确是能够把人逼疯的。

  想及此,雪姬不禁长叹了一声,同为女人,她非常能够理解竹笙的这种痛苦,也非常同情她,所以,雪姬放柔了声音,劝慰道:

  “竹笙,我比你大几岁,你现在听姐姐一句劝。说实话,你的苦我都明白,因为正如你说的那样,我也爱臻华,爱得也非常的痴,非常的狂。但是,你现在非要不择手段地嫁给臻华,这种方式是不可取的。刚才,你问我,为什么不和你们一起嫁给臻华为妃。说实话,在你们刚刚提出来,要这样做那一瞬间,我也动心了,毕竟,能够做臻华的妻子,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是,当我冷静下来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做。”

  “为什么?”竹笙一点儿也理解不了雪姬的想法。

  雪姬望着竹笙,目光痛楚,看着竹笙那固执而倔强的神情,她就好像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雪姬继续柔声说道:

  “竹笙,你知道吗?其实我、臻华还有纯儿,我们早就认识,我们三个,还有圣域主人,我们四个人一起来自于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在那里,我就爱上了臻华,那时的我和你现在一样固执、骄傲,整个世界,和世界上所有那些除了臻华之外的男人,我都不放在眼里,我固执地相信,我和臻华是最般配的,臻华只要真正和我在一起了,我就会带给他无限的幸福。

  不瞒你说,那时,为了得到臻华,我可以说用尽了一切手段,我引诱过他,逼迫过他,甚至想要灌醉他,但是,不管我用多少心机和手段,臻华始终都没有多看过我一眼。从这一点来说,你已经比我幸福多了,因为,你现在虽然得不到臻华的心,但你毕竟还是臻华的弟子,是他的亲信,而我那时,在臻华的心目中,什么都不是。”

  雪姬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叹声中包含着无限的心酸:

  “后来,我们四个人又来到了这里,说实话,臻华就是为了追随方子纯才来的,而我,则是为了追随臻华而来。到了这里之后,虽然我们的身份,外界的环境都变了,可是,唯一没有变的,就是臻华对纯儿的那一往情深!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年前,当我对臻华说,我要去西蜀国保护纯儿的时候,臻华在我面前所流露出的那种欣喜和感激。那是我两辈子都没有得到过的啊。在漫长的岁月中,臻华对我始终都是视若无物的。

  所以,当我看到臻华望着我的目光,竟然是那样的充满温情的时候,我就知足了,我真的知足了。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就彻底地明白了,究竟该如何和臻华相处。”

  雪姬的目光分外的明亮:

  “我要做他的知己,做他的朋友,做他的助手,今生今世,哪怕是来生来世,只要臻华不先对我动情,我都绝口不会再提起这个情字。我要把这份情深深地埋在心底。然后,再像亲人,像朋友那样,去守护臻华和纯儿,去帮助他们。只有这样,我还能得到一个留在臻华身边的机会!否则,恐怕我连为臻华做事的机会都没有了!”

  雪姬的眼中涌起了一层泪光,但是,她的目光中所流露出的信念却依旧是那样的坚定:

  “竹笙,我希望你,也能像我这样。现在,臻华这样信任你,这就是你的福分,你应该好好地守护住这份福分。竹笙,你相信我,我活了两辈子了,已经把一切事情都看明白了。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成为他的妻子,还有很多种其他的方式的……”

  “那是你的想法,在我看来,爱一个人,就是要成为他的妻子,因为我爱他,而且我相信,主人其实也是爱我的!你刚才不也说了吗,主人最信任的人就是我!他如果不爱我,又怎么会信任我呢?”竹笙的声音还是那样的狂躁。

  雪姬心中冷哼了一声:

  幼稚!圣域主人在这两辈子里最信任的人都是我!可是我们谁也不爱谁!

  不过雪姬并不准备在这件事情上和竹笙争执,因为在雪姬看来,竹笙还是太年轻了,一个太过于年轻又自视太高的女孩子,总是难以说服的。而今天,雪姬只想解决掉竹笙和臻华之间的问题,所以,雪姬态度深沉地说道:

  “竹笙,你知道吗?你现在是在以爱的名义,去伤害我们所爱的人!”

  “我伤害谁了?”

  “我刚才就说过了,你伤害了臻华!”

  “我不会伤害主人的,我会一辈子忠实于他,一辈子对他好!”

  “可是你这么做,就会伤害到方子纯,哪怕方子纯受到一丁点的痛苦伤害,最终心痛的,还会是臻华!”

  “如果方子纯不接受主人有其他的妻子,那就说明她不是真心的爱主人,她如果真心的爱主人,一定就会像我这样,希望主人得到幸福!”

  雪姬无话可说了,她沉默了半晌,才叹了一声,问道:

  “竹笙,如果真心爱一个男人,却要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分享他,那究竟是幸福还是痛苦?”

  “如果我真心爱一个男人,那不管他身边有多少个女人,只要能让我成为其中的一员,我就会感到非常幸福!更何况,像主人这样完美的男人,本来也就不是一个女人可以独占的,上天注定,他的身边,就应该有很多很多的好女人服侍他,为他付出一生!”

  雪姬彻底地被竹笙打败了,也是,不管怎么说,雪姬都是一个有着现代思想的女人,而且也是非常独立非常有个性的那一种,所以,不管多么爱臻华,在她的脑子中,始终期待的都是,臻华能够回心转意从而爱上她,然后两个人一心一意,天长地久。像竹笙的这种属于古代女人的想法,她从来没有过,也实在无法理解。

  但是雪姬也明白,就像是她无法理解和接受竹笙的想法一样,竹笙也无法理解她的想法,毕竟在她们两个人之间,时间跨越了一千年。

  “竹笙,你真的决定了?”雪姬不再看竹笙,她的目光投向了桌上的烛火,声音轻悠悠地问道。

  “决定了,”竹笙的头一昂,显现着无与伦比的孤傲,“明天一早,我就去找宰相大人,求他做主,然后让皇后娘娘认可我们姐妹几人的身份!”

  “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雪姬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飘忽、清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竹笙心中一惊,就要去怀中掏兵器。可是已经迟了。

  就在雪姬说话的时候,她手中那把乌油油的小手枪已经举了起来,枪口又指向了竹笙的额头,而且这一次,子弹已经上膛了。

  “别动,你一动,我就开枪,除非你想试试,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在这个时候,现代恐怖组织二号人物的风范,又不自觉地回到了雪姬的身上。

  竹笙无奈,放下了已经握住了兵器的手,恨声问道:

  “你要干什么?”

  “杀死你。”

  “为什么?”

  “因为我无法说服你,让你放弃给臻华做妾的想法。”

  “就为这个你就要杀死我?!”竹笙也愤怒了,“我说过了,你如果愿意,我明天可以也代你去求宰相大人!”

  “我再说一遍,我不愿意。除非是臻华主动要娶我,否则,我肯定不会嫁给他。而且,我也不许你去做这样的事情。”

  “你凭什么?!”竹笙火冒三丈!

  “就凭我爱臻华,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就要保护臻华,保护方子纯!”雪姬的声音仍旧是不疾不徐。可竹笙却真的快被她气疯了,毕竟她才是被枪指着的那一个:

  “雪姬,你爱他,我也爱他,但是你不能要求我们都用同一种方式爱他吧,我有我的方式啊!”

  “不行,我不允许,你只能用我这种方式来爱他。”

  “你的方式!?”

  “对。一生一世,恪守本分,只做他的弟子和助手,不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这种事能够强求吗?你到底讲不讲道理?!”

  面对着竹笙的质问,雪姬竟然笑了:

  “讲道理?你去打听打听,影子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竹笙听不太懂雪姬在说些什么,但是有一点她还是听明白了,那就是,雪姬明确地告诉了她,她肯定不讲道理。

  竹笙也是心思极其敏锐的人,也很懂得见机行事,现在一看跟雪姬动硬的不行,索性就话锋一软:

  “那好,我现在打不过你,所以,我不和你争,我放弃,明天我不去找宰相大人了,我和你一样,等主人醒过来,我让主人自己做决定,看他到底会不会娶我。”

  听了她这话,雪姬又笑了,而且笑容竟然有些欢快:

  “很高兴你能这么想,但是,我现在还是要杀死你。”

  “为什么?!”竹笙都喊出来了。

  “因为我信不过你,我怕你出尔反尔,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这是我们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