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雨夜宫变——嘉庆之死

  嘉庆末年,国家发水,到处灾荒,而鸦片又成为上至王公,下至贩夫走卒都吸食的又一大祸害。八旗子弟们早已经没有了先祖的弓马射箭,一个个腐败不堪。而那些满洲贵族们,更是庸庸碌碌,不思上进,荒唐事一件接一件。政事家事,斩不断理还乱,大大小小,搅得嘉庆晕头转向,心头总是烦闷抑压,气血不畅。那年七月初,照例准备赴承德避暑山庄,亟盼改换环境,抛开烦人琐事,忘掉一切不愉快,全身心沐浴在秀丽幽雅、清新凉爽的园林之中。从初一日他开始进驻圆明园,照常处理朝政,安排黄河工程开工事宜;判决当年应斩应缓罪犯;特别审查御制诗第三集样本。三集诗册陆续出齐,他略感一丝安慰。

  十八日起銮,皇二子智亲王绵宁、皇四子瑞亲王绵忻和皇长孙贝勒奕纬(时11岁)随驾。肃亲王永锡、大学士曹振镛、尚书伯麟、英和等留京办事。第二天抵达密云县境,直隶总督奏称深州(今深县)秋禾多有穗,并派专人呈献20茎,以为符瑞嘉兆。嘉庆帝闻报甚为满意,命令今后各省遇到瑞麦嘉禾,一定要据实奏报。步入老年的他多么盼望吉祥兆福,来宽慰他一直紧绷的神经呀。可惜的是好兆难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日子不多了。

  嘉庆帝一行,从北京至热河一共走了七天。正是酷暑天气,炎热难奈,第二十三日,他感觉有点发烧憋气,以为偶感暑热,并没有在意,照常行进。二十四日仍旧策马越广仁岭,一直抵达避暑山庄,还亲自往城隍庙烧香,赴永佑寺行礼。到了晚上,才觉得十分难受,痰气上涌,平躺时更厉害,只得半坐半卧挨过了一夜。

  二十五日上午,嘉庆帝原来比较宽大的脸庞显得苍白浮肿,不断的痰涌影响呼吸畅通,身体非常虚弱,说话断断续续,呼吸极其困难,但头脑清醒。此时皇子王公大臣们,谁都没想到问题的严重性,连皇帝本人也认为是一般病症。他身体一向健壮,六十年来尚未有患病的记录。六旬生日时,对臣下讲他有长寿家史,父皇活到九十岁,两位阿哥也都七、八十岁,所以对自己的健康充满信心,并曾因六旬庆典太过铺张,再三谕诏下不为例,往后七旬、八旬、九旬时严禁如此筹办。说明他对死亡毫无思想准备,并未考虑后事。

  到了下午,病势突变,痰涌堵塞气管,呼吸更加困难,已经无法说话。皇子王公大臣们顿觉恐惧,心急如焚,祷告上天保佑。太医们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抑制病情恶化。

  傍晚时分,热河上空,天幕铅灰欲坠,电光闪闪,像一支支锐利的冷剑,自长空而降,霹雳的雷声,好似在山庄行殿周围炸响,宫中骤时大乱。御前大臣赛冲阿、索特那木多布斋,军机大臣托津、戴均元、卢荫溥、文孚,总管内务府大臣禧恩、和世泰以及皇子皇孙们,都聚集在皇帝寝宫。可能是暴雷的恐吓加重了病情,嘉庆气接不上来,呼吸窒息,戌刻(下午7~9时),嘉庆帝永琰于承德避暑山庄烟波致爽殿辞世,终年六十一岁(虚岁)。

  从病倒到亡故,仅一整天工夫,尤其在电闪雷鸣的状况下,于是关于其死因,传说臆测,离奇古怪,反而变成一个不解之迷。

  传说嘉庆帝长期迷恋一小太监,经常在阁楼幽会。这是违反道德的行为。作为帝王,他抛弃神圣的纲纪伦常,犯了天条,所以上苍派天神来惩罚他。那天他被雷轰击,天火烧尽他罪孽深重的身躯,变成一堆骨头,无法收殓入棺。大臣们想了个法子,将一体材相貌同嘉庆帝相似的太监绞死,再打扮盛装,真皇帝骸骨放在棺材底部,上面平躺着假皇帝尸体,运回北京,这种说法也只能是大家猜测。

  从传闻到个别论著,也有提及嘉庆帝在承德被“雷劈”“触电”而死的,此说至今尚无史料佐证。当然,盛夏季节,雷暴阵雨常有发生,即使避暑山庄当时处于雷发区,可烟波致爽殿不是高层建筑,嘉庆帝在病塌上,既不靠近户外,又不是制高点容易导电,寝宫中人来人往,自弥留至最后断气,皇二、四子、皇长孙及御前、军机、总管内务大臣等十多人始终侍在左右,殿外侍卫、太监惊慌跑动,若有电闪雷劈,首当其冲的也应是他们。又有传说嘉庆帝是在木兰围场打猎途中被雷劈死的,更不符事实。

  无论是什么原因,他的死的确让雨夜的宫中慌乱了起来,也为后世的清史演义多了一个版本。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