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非比寻常的妃子——康熙的母亲

  康熙的生母是佟佳妃,一个不同寻常的汉族女子。因为她是汉人,在宫中不可能拥有满蒙女人们的先天特权。但她的背后是在朝中手握重权的佟氏家族,这又是其他汉族妃子无法与之抗衡的优势。她无须去和别人争权夺势,只要在后宫安居无事,就足以和朝中的佟家人构成权力网络。另一方面,她非常聪明,她知道如何处理和各种人物的关系。她在宫中,极其安静,每天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亲近孝庄皇太后。太后信佛,她也信佛。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既是对佛祖,更是对太后。但是顺治皇帝对佟佳妃似乎从未格外垂青,董鄂妃入宫前,他从不去皇后的寝宫,却经常光顾庶妃巴氏的卧榻,以至巴氏接连为他生了一子二女,而佟佳妃则只生了一个儿子玄烨,再未受过孕。但孝庄疼爱这个儿媳妇,因为她的聪明,她的机智,她为太后出过不少主意,她是太后的影子内阁。

  佟佳妃在成为皇后之前的十余年间,看似无事安闲,实则危险异常。那时,由于顺治帝刚刚入主中原,一下子在许多方面都不适应。在后宫,他就处理不了这大大小小的琐事。于是他又重新恢复了明朝的十三衙门的太监制度。让太监管理后宫。结果就是太监们将晚明的种种恶习带入了清宫。大太监吴良辅深得顺治的喜爱,便开始弄权,许多势力小人,看此机会便拼命巴结他。吴良辅在京城里开了一个当铺。礼部尚书陈之遴为了讨好他,宫中的东西都尽量在那里购买。于是看似闲云野鹤的佟佳妃开始了她对太监们为非作歹的第一次打击。

  顺治十二年(1655)的春节,皇上照例赏赐众后妃大量物品,佟佳妃从中发现了一些香囊是旧货。她未动声色,将这些旧香囊暗地里交给了娘家人,让他们查明出处。号称“佟半朝”的佟氏家族,在朝廷内外都有众多的关系,很快查明旧香囊是当铺物品,被陈之遴以高价购进宫充当礼品,而且查明当铺后台老板是吴良辅。

  这天正逢宫内节日宴会,佟佳妃抱着四岁的玄烨正与皇太后说话,见吴良辅等大小太监簇拥着皇上来到宴席。众后妃行礼后,皇上入席,后妃们纷纷向皇上谢恩。顺治帝随口问:“今年的礼品可还称心?”众人都说好,吴良辅见状好不得意。

  突然,佟佳妃笑吟吟地举起挂在腰间的香囊,说:“多谢陛下隆恩,臣妾今年碰上一件巧事,这个‘榴生百子香囊’本应是一对儿,可我只收到一个。昨天派人到市上去配对儿,你说多巧,刚出正阳门,就在当铺里买到另一只。”

  吴良辅一听,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儿坐在地上。果然,皇太后先沉下脸来:“明天去问问礼部尚书陈之遴,官绣的香囊,怎么在民间的当铺里能配得上对儿?”

  佟佳妃依然笑道:“偶然碰上式样相同的物件,倒也不足为奇。只是,奏事处太监的靴筒子里,竟然倒出来奏章,怕是有些让人不相信了。”

  顺治帝大为诧异:“你说出来听听!”

  佟佳妃说:“臣妾有两个侍婢,做得一手好女红,前些日子要给玄烨做两只鞋,需要些厚纸剪鞋样子。便到奏事处去找,奏事太监自己从靴筒子里,竟然倒出来奏章,让自己挑去,你说奇也不奇?”

  看似无心的话,却让吴良辅之类心惊肉跳。这要是被查出来,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呀。于是心狠手辣的他毒死了知道内情的两个太监。又一把火烧了当铺,来了个毁尸灭迹。吴良辅算是躲过了这一劫。但他不知收敛,佟佳妃以前明阉党魏忠贤为例,告诫吴良辅之流收敛行迹。后见几次劝阻无效,她向皇太后提出建议,在交泰殿前铸起一铁牌,其中有“太监或宫女干政者,杀无赦”一条,无啻于将悬剑挂在了所有太监的头上。她将铁牌亮出,佟佳妃也等于向整个太监集团宣战。

  太监奴大欺主,经常会以各种狡猾阴险的方法报复异己。而佟佳妃最明显的后果就是,顺治皇帝似乎在很长时间内忘记了佟佳妃的存在,根本不宣她侍寝。甚至多年空房独处,寂寞凄凉,这对年轻的贵妃来说无异守活寡。这种情况的出现,正是太监们一手导演的。

  因为当时清朝沿袭了明朝的许多制度,内宫亦如此。皇帝每晚须定侍寝后妃,由太监捧着一托盘,内置所有后妃姓名的象牙牌,皇上翻过哪块象牙牌同时,还须通知起居注官员(专门负责登记皇上每天行动)详加记录。太监把记载后妃名字的象牙牌暂时放到袖内,待皇上翻牌后,再将牌子放回,不过举手之劳,该妃子就永远别想见皇上的面,皇上后妃众多,往往无暇细顾,除非偶然记起某女人,太监还可以“月例(月经)”为由推脱。

  佟佳妃在与太监们的斗争中,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后宫是太监们的特殊活动舞台,佟家在朝势力虽大,但外界力量很难干预其间。佟佳妃可凭借的最大力量,就是皇太后的喜爱,这并不足以和太监们斗法。她能够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聪明和机灵。吴良辅在顺治末年被责令作为皇帝的替身,在悯忠寺出家为僧,彻底削夺了他在宫中的权力。康熙即位的当年,吴良辅就被拉出寺庙砍了脑袋,并废除了十三衙门。显然,年为八岁的康熙皇帝还没有这种见识,是母亲和奶奶为他除掉了宫内的一大毒瘤。佟佳妃解决了顺治皇帝在十八年的政期内,未能有效解决的太监问题。至少从康熙皇帝亲政开始,直到晚清的李连英趁乱而出之前,这不能不说是佟佳妃独具慧眼,见识过人。

  佟佳氏成为皇太后的第二年开春,便撒手人寰,年仅二十四岁,可见其劳心过甚。但她看到了儿子登基,看到了阉党伏诛,也可含笑而去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