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夺权、囚弟——皇太极树立权威

  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的第八子,和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共同被封为四大贝勒,努尔哈赤死后,皇太极联合代善,成功地登上了皇位。但三大贝勒的势力仍不可小觑,不但任何事情都需要经过三大贝勒的同意,而且他们与皇太极一齐坐在金銮殿上,受万民朝拜,皇太极的权力受到极大限制,在腥风血雨中过来的皇太极开始暗中想主意,他要改变这种局面,他要一人专治,他要这金銮殿上不再有人分享他的权力。于是他开始对四大贝勒一个个开刀。首先,是他的表弟阿敏。

  阿敏是努尔哈赤弟弟舒尔哈齐的儿子,他自幼投身行伍,跟随努尔哈赤走遍南北,骁勇善战,十分受努尔哈赤赏识。舒尔哈齐被诛时,努尔哈赤杀了他的两个儿子,却留下了阿敏,对他的喜爱可见一斑,后又被封为四大贝勒之一,是努尔哈赤晚年最有权力的几个人。但阿敏为人粗鲁,随心所欲,说话随便,常不计后果,缺乏基本的政治素质,而且居功自傲,藐视皇太极的情绪常溢于言表。皇太极刚即位,地位不稳,便暂时忍他,皇太极一直在等机会,除掉阿敏。

  天聪四年(1630年),皇太极派阿敏率6000兵马去永平等新占领的四座城池换防,但这时明军大举进攻,包围了四城市之一滦州,由于阿敏救援不力,后金军队血战三昼夜,力衰城破。据说,阿敏听说被明军包围,惊慌失措,根本就没和敌人有过正面交手,就下令全军撤退,把皇太极苦心营造的四座城池全部丢掉,让皇太极内外夹攻山海关,向内地推进的计划成了泡影。不但如此,阿敏撤退之前,还违反皇太极“不许滥杀无辜”的命令,下令屠城,造成了极恶劣的政治影响,直到第二年,皇太极攻打大凌河的时候,明军以阿敏屠城为鉴,拒不投降,但这一切都只是据说。阿敏自己却有着实实在在的不得已,他只有总共不到两万的士兵,却要对抗20万明军的进攻,双方力量相差太悬殊,不撤退就会必死无疑,当然他在撤退时也的确做的不够好。然而对于皇太极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政治机会,他要抓住它,严厉地打击阿敏,让阿敏在政治上永不翻身。

  阿敏回到沈阳后,皇太极立刻召集大臣,宣布了包括阿敏平日违法之事在内的16条大罪,其中,11条大罪是阿敏凌驾于皇太极之上,觊觎汗位的僭越行为,这是早有准备的。不打则已,要打便是致命一击,树倒猢狲散,大臣们一看形势,立刻得出一个阿敏罪当死的结论,皇太极又表现出他的“大度”,他说,阿敏是他的弟弟,他不忍心,罚要从宽,免去他的死罪,但是要革掉他大贝勒、旗主贝勒的称号,实际上收回他的所有兵权,并且幽禁终身。

  接下来的就轮到莽古尔泰了,莽古尔泰是皇太极的哥哥,和阿敏一样英勇善战,但行事鲁莽,有勇无谋,脾气暴燥,喜欢感情用事,是名副其实的一介武夫。皇太极看到阿敏如此轻而易举地消灭了,而且朝臣中没有任何的不满。于是他很快把目标放到了莽古尔泰身上,他常常借故打击莽古尔泰来树立自己的权威。莽古尔泰不知有所收敛,仍旧我行我素,反而认为皇太极和他过不去,日子久了,二人矛盾加深。

  天聪五年,皇太极率军进攻明军重镇——大凌河。一天,皇太极在视察军营过程中遇到了莽古尔泰,莽古尔泰上前报告说:“昨天战斗,我旗的将士损伤惨重,你可否拨给我一批士兵补充一下。”皇太极一听就生气,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斤斤计较,便不高兴地说:“什么事只要派你去,总有麻烦”。莽古尔泰一听也急了,回道:“那是因为你让我干的,都是比别人难好几倍。”皇太极见他又目无上下,竟然顶撞他,于是沉下脸,说,“那么,那些人所说都是诬陷你了?我马上派人去查,如果查出你确实误过事,我一定严惩不贷。”说完,皇太极气冲冲转身上马下山。莽古尔泰听完后也怒火中烧,新仇旧恨一齐涌上,一步抢在马前,忿忿地说:“你凭什么和我过意不去!我不过是看在你是皇上的面子上,才一切顺从你,你还不知足,非杀了我才开心吗?”说完,一把握住腰间的佩刀,双目圆瞪,皇太极身边的侍卫以为是兄弟口角,未加干涉,而莽古尔泰以为他是皇太极的哥哥,并未察觉他的举动是否有关君臣大碍,倒是在旁边的他的同母弟弟德格类感到大事不妙,上前斥责到:“放肆,你这不是大逆不道吗?”一边替皇太极解围,一边希望莽古尔泰清醒,说完,轮起拳头就打,莽古尔泰暴跳如雷,将怒气全撒到德格类身上,大骂道:“混蛋,你胆敢打我!”“嚯!”的拔刀出鞘五寸,德格类扑上前去,把他推到一边。代善看到这种情形,恨恨地说:“这样大逆不道,还不如死了!”皇太极气得面色发青,一言不发,回到营中,但他心中却暗暗称喜,又一个机会出现了,他借口“御前暴刃”革去莽古尔泰大贝勒的名号,并且像对付阿敏那样,将他以前种种不良行为全盘抖了出来,毫不留情地铲除了他。

  四大贝勒中还剩下一个了,他就是大贝勒代善,代善为人不比前两个鲁莽,他是政治上的不倒翁。经历了前朝继位、夺位的政治风雨,仍然不倒,而且朝中已有一批自己的党羽,但不除代善,皇太极一直就坐不稳这龙座,他只好等待机会来临,终于第三个机会让他等来了。天聪九年(1635)皇太极率领诸贝勒迎接代善大军的凯旋,返回沈阳的时候,代善私自脱离大队,率人打猎,并且宴请由于心情不好而先走的莽古尔泰的妹妹莽古济,本来这是小事一桩,可皇太极却借题发挥,认为代善蔑视国法,居心不良。回宫之后,闭门不见朝臣。国不可一日无君,朝臣们跪在宫门外请见,皇太极将以前代善所做不合情理之事一一道来,又对其他贝勒斥责一番,再次闭门不见。当时皇太极经过几年的努力,在朝中是占绝对优势的一方,这明显是一种要挟,朝臣们连忙继续跪请他临朝,并处理代善一案,皇太极这才打开宫门,这时他又施展他的恩威并用的手腕,一边拟削代善贝勒名号,一边又施恩不削,达到既削弱代善,又不伤和气的目地。终于,最后一个贝勒也无法坐南接受朝臣朝见,由四大贝勒并坐,共治国政,变成了汗权至上南面独尊。皇太极运用极高明的政治手腕完成了清初政治制度的转型,不可不谓一代人杰。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