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努尔哈赤不姓爱新觉罗

  开启了一个时代的辽东豪杰——努尔哈赤,他的人生充满了硝烟与鲜血,他出身寒微,甚至有人传说他入赘佟家,起兵之时,就不断地遭受族内兄弟的谋杀、陷害,但努尔哈赤还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勇敢战胜了这些挑战,并且开始了他的兴国大业。可就在这个时候,陪他一起度过艰难时期的亲弟弟与自己最亲爱的儿子却叛变了,无奈之下,年轻的努尔哈赤又一次举起了滴血的大刀。步入残年的努尔哈赤尤其渴望得到爱情的抚慰,可他最宠爱的妃子却与他的爱子传出了绯闻。所向披靡的八旗战车在袁崇焕面前停下了。巨人一般的努尔哈赤在内忧外患的困境中第一次感到了英雄末路的无奈。

  在满族早期的文献中,提到英雄努尔哈赤的时候,经常会写成“佟努尔哈赤”,而不是“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怎么会姓佟?爱新觉罗(满语中金子的意思)如何会成了“佟”?下面是一则用来解释这个原因的美好传说:

  相传努尔哈赤的少年时代十分不幸。他虽出生于一个贵族之家,但十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继母十分厌恶他们,对他们横挑鼻子竖挑眼,而努尔哈赤的父亲也经常被继母鼓动,责打努尔哈赤和他的弟弟们。不愿忍受这种缺乏温暖的家庭,少年努尔哈赤很早就出来闯荡社会。他做过各种低贱的工作。后来,努尔哈赤被明将李成梁收为贴身侍卫,聪明、果敢的他很受李成梁的赏识。而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的努尔哈赤,更是让李成梁的小夫人一见倾心。一天晚上,李成梁对他的小夫人说:“你看,我因为脚上有七颗黑痣,所以可以官至总兵。”小夫人随口说道:“你的侍卫努尔哈赤脚上还有七个红痣呢!”李成梁听后,大惊失色,七颗红痣正是所谓天子相呀!一个外族的小兵却有这样的吉兆对明朝可是大大的不利。李成梁立刻决定当夜把努尔哈赤抓起来,次日将努尔哈赤绑赴京城,开刀问斩。倾心于努尔哈赤的小夫人不忍心看心上人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惨死,于是趁夜偷偷放跑了努尔哈赤。而这位小夫人却因为放走了努尔哈赤让李成梁大为光火,全然不顾多年的夫妻情分,下令扒掉小夫人的衣服,吊死了她,并弃尸荒野。

  努尔哈赤在逃跑时,慌不择路,跑进了深山。天渐渐黑了,并下起了大雪,虽然摆脱了追兵,可他找不到下山的路了。迷路的努尔哈赤饥寒交迫,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恰在这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打着灯笼走了过来,他就是汉族商人佟老翁,佟老翁关切的眼神让努尔哈赤百感交集,想到自己漂泊多年,家中早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于是就对佟老翁说,自己父母双亡,无家可归,希望老人家收留他。佟老翁可怜他悲惨的身世,又见他相貌端正,身材魁梧,言谈有礼,于是把他带回了抚顺的家里,让他成了佟家的一名长工。

  佟家虽不是辽东巨富,但也颇有资财,有良田万顷,牛羊成群,是一个殷实的中等地主之家。谈吐不俗,天生的贵族气质让佟老翁对努尔哈赤颇有好感,并未仅仅把他当成一名长工看待,平时与他谈古论今,下棋喝酒,议论时政时,努尔哈赤说得头头是道,颇得老人家的欢心。秋收时节,佟老翁带努尔哈赤下乡收租,俨然将努尔哈赤看成自己的左膀右臂。隐身于佟家的努尔哈赤,躲过了李成梁的追兵,也获得了久违的家庭温暖。转眼间,几个寒暑过去,佟老翁的独生孙女长大成人,在佟老翁的主持下,努尔哈赤成了佟家的女婿,但此时的努尔哈赤仍姓爱新觉罗。不久,发生了一件让努尔哈赤痛心疾首的事情,在努尔哈赤结婚一年之后,他的父亲在继母的要求下开始分家,身为爱新觉罗家族长子的努尔哈赤几乎什么也没得到,这让努尔哈赤气愤之极也让他痛下决心,自愿改姓为佟,入赘佟家。努尔哈赤统一女真族不久,佟氏也归入满族,成为佟佳氏。

  堂堂开国之君,入赘女家,还改了姓氏,这实在有辱龙颜,而且为封建道德所难容,后世的爱新觉罗子孙们对此都讳莫如深,但历史上努尔哈赤的第一位妻子的确不是满族人,是汉族人。努尔哈赤曾自称“佟努尔哈赤”,是不争的事实。然而,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努尔哈赤由姓“金”(爱新觉罗)而改为姓佟,却成了众多历史谜案中的一个。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