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对英雄人物和高尚情操的颂歌

  “一个伟大的戏剧体诗人如果同时具有创造才能和内在强烈而高尚的思想感情,并把它渗透到他的全部作品里,就可以使他的剧本所表现的灵魂变成民族的灵魂。”(《歌德谈话录》)关汉卿笔下关羽的气质,无处不鲜明地表现出我们民族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忠贞正义、不屈不挠的精神。我们首先从乔公的口里听到了关羽的英勇行为:“他上阵处赤力力三绺美髯飘,雄纠纠一丈虎躯摇,恰便是六丁神簇捧定一个活神道。那敌军若是见了,唬的他七魄散、五魂消。(云:)你若和他厮杀呵,(唱:)你则索多披上几副甲,剩穿上几层袍。便有百万军,当不住他不剌剌千里追风骑;你便有千员将,闪不过明明偃月三停刀。”(第一折[金盏儿])接着我们又从司马徽的口中听到了关羽的英雄历史:“关云长千里独行觅二友,匹马单刀镇九州;人似巴山越岭彪,马跨翻江混海兽;轻举龙泉杀车胄,怒扯昆吾坏文丑;麾盖下颜良剑标了首,蔡阳英雄立取头。”(第二折[尾声])关羽的这些英雄行为,都是为了保卫汉家江山,所以当鲁肃向他讨还荆州,他立时怒气填胸地道:“这荆州是谁的?”“想着俺汉高皇图王霸业,汉光武秉正除邪,汉献帝将董卓诛,汉皇叔把温侯灭,俺哥哥合情受汉家基业。”(第四折[沉醉东风])他从历史上证明,汉家的领土、基业应该由汉家继承,不容他人侵犯。为了保卫壮丽的汉家江山,他明知鲁肃为他安排下的并非“待客的筵席”,而是“打凤牢龙”的圈套,毒人的“巴豆”、“砒霜”,“杀人的战场”,但他却以“大将军智在孙、吴上”,“豪气有三千丈”的英雄气魄,偏要单刀赴会,表现了他那雍容镇定、敢于出生入死的雄伟气概和如贯长虹的浩然正气。

  渡江时,关羽在大江中流触景生情,抒发了他正义磊落的胸襟和勇敢无畏的英雄豪情: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凤阙,可正是千丈虎狼穴。大夫心别,我觑这单刀会似赛村社。

  (第四折[双调新水令])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

  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汪水由然热,好教我情惨切!(云:)这也不是江水,(唱:)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第四折[驻马听])在这里,关汉卿借气势磅礴的江景,衬托了关羽雄强的气魄和英勇无畏的精神。一路上面对着滔滔的江水,他不以前面等待他的“千丈虎狼穴”为意,而是以轻松的心情去欣赏江景、抒发豪情,追忆和缅怀二十年前叱咤风云的战斗场面。这种英勇威武,百折不回,知难而进的精神,真是气壮山河,势如破竹,所向无敌。关羽那压倒一切敌人的气势被浓墨重彩地渲染出来了。

  所以在宴会上,他的这股正气完全压倒了鲁肃。他手把利剑对鲁肃说:“则为你三寸不烂舌,恼犯我三尺无情铁。这剑饥餐上将头,渴饮仇人血。”(第四折[雁儿落])面对着鲁肃埋伏的甲兵,关羽更是无所畏惧,他手执利剑喝道:“却怎生闹炒炒军兵列,休把我挡者!(云:)当着我的,呵呵!(唱:)我着他剑下身亡,目前流血。便有那张仪口、蒯通舌,休那里躲闪藏遮。好生的送我到船上者,我和你慢慢的相别。”(第四折[搅筝琶])这是多么镇定自若,从容不迫!关羽忠贞不屈英勇无畏的舞台形象,正如前人所说:“侯单刀往赴,掀髯谈笑,肃慴伏莫敢出气,尽撤陆口伏兵,送侯还营。其词发扬蹈厉,观者咸拊手击节。”(钱谦益《重编义勇武安王集》)观众“拊手击节”,说明观众的感情和剧中人物的感情产生了共鸣,也就是和剧作者的感情产生了共鸣。关汉卿如此动情地表现和歌颂关羽对蜀汉忠贞不渝的立场和大智大勇的英雄气概,反映了他对历史深沉的感受:通过对历史英雄关羽的歌颂,反映出中华民族的精神火花;以关羽这种大无畏的精神火花,引导整个中华民族的灵魂。我们从关羽登船离开东吴时对鲁肃说的“百忙里趁不了老兄心,急切里倒不了俺汉家节”的话语间,可以体会到关汉卿追慕前朝历史业绩的民族感情和对故国山河强烈的眷念情怀。

  关汉卿笔下的英雄人物都具有时代的特殊意义,他不仅仅塑造了忠贞无畏的关羽。在《西蜀梦》中还塑造了一心报仇雪恨的张飞。关羽被东吴杀害,糜竺糜芳献城降吴,张飞为部下张达暗害,关张鬼魂双双赴蜀,给刘备托梦,要求为他们报仇。在《西蜀梦》中,张飞要求报仇的愿望表现得十分强烈:西蜀家气势威风大,助鬼兵全无坎坷,糜芳糜竺共张达,待奔波怎地奔波?直取了汉上才还国,不杀了贼臣不讲和。若是都拿了,好生的将护,省可里拖磨。

  (第三折[耍孩儿])关汉卿创造张飞强烈要求报仇雪恨的性格,是有着时代现实依据的。当时元蒙统治者在征服中原的战争中和入主中原后,对人民的杀戮是非常凶狠残暴、骇人听闻的。元太祖时,“国兵践蹂中原,河南北尤甚,民罹俘戮,无所逃命。”(《元史·邱处机传》)元世祖至元十六年(1279)灭宋后,杀戮之风又遍及南方,“是时江南新附,诸将市功,且利俘获,往往滥及无辜,或强籍新民为奴隶。”(《元史·雷膺传》)广大人民在统治者残暴杀戮的腥风血雨之下,产生复仇心理是必然的,这就是现实主义剧作家关汉卿塑造张飞强烈报仇雪恨性格的现实依据。张飞的性格是直率的,请听他的声音:饱谙世事慵开口,会尽人间只点头。火速的驱军校戈矛,驻马向长江雪浪流。活拿住糜芳共糜竺,阆州里张达槛车里囚。杵尖上排定四颗头,腔子内血向成都闹市里流,强如与俺一千小盏黄封头祭奠。

  (第四折[尾])这种声音是和元代统治者疯狂杀戮有着深刻联系的。我们从元代其他文学作品中也可以看到这种联系,如元遗山在他的诗中写道:惨淡龙蛇日争斗,干戈直欲尽生灵。高原水出山河改,战地风来草木腥。精卫有冤填瀚海,包胥无泪哭秦庭。并州豪士今谁在,莫拟分军下井陉。

  (《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五首》之二)关汉卿《西蜀梦》中张飞强烈的报仇雪恨愿望,正表现了当时人民悲歌慷慨的思想感情,体现了关汉卿高昂的斗志。

  关汉卿将民族的希望寄托在这些英雄人物身上,“扶持宇宙,整顿江山,全凭着打将鞭”(《单鞭夺槊》第四折)。这些英雄人物被奸人陷害造成的悲剧结局,反映了关汉卿对那些奸邪人物的痛恨和鞭挞。《单鞭夺槊》中的尉迟恭是这样一位英雄人物:他是那虎体鸢肩将相才,六蹈三略贮胸怀。遇敌只把单鞭举,救难慌骑刬马来。捉将似鹰拿狡兔,挟人如母抱婴孩。若非真武临凡世,便应黑煞下天台。

  (第四折)尉迟恭这样一员虎将,他对唐元帅李世民一片忠诚,但却遭到了奸人李元吉、段志贤的陷害,几乎断送了性命。如果说李元吉陷害尉迟恭未能得逞的话,那么李存信害死李存孝那就更悲惨了。《哭存孝》中的李存孝武艺高强,勇敢善战,多有战功,曾经“擒拿了邓天王,活挟了孟截海,挝打了张归霸”,“治国以忠,教民以义”。这样一个英雄人物,却在奸人李存信、康君立的陷害下,惨遭“五马分尸”。这是多么令人愤慨的悲剧。英雄人物的被害,使得“无情草木改色,青山天地无颜”。从《西蜀梦》、《单鞭夺槊》、《哭存孝》中关羽、张飞、尉迟恭、李存孝等英雄人物被奸人陷害的悲剧中,反映了关汉卿匡国悲世的思想感情。

  在关汉卿睿智的精神领域里,不仅闪耀着英雄人物的精神光芒,同时还闪耀着道德情操的灿烂火花。《裴度还带》中不受不明之物、不取不义之财的裴度,和《陈母教子》中因儿子“贪图财利,接受蜀锦”而打得儿子“金鱼堕地”的陈母,都生动地体现了关汉卿对高尚品德的赞颂。未得志时的裴度一贫如洗,穷困潦倒,但他抱德怀才,“胸次高傲”,他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有人劝他卖诗,好得些“滋润”,但他哪里肯“折腰屈脊的将诗卖”?

  连他的姨父劝他学做点买卖,给他本钱他都不受。虽然“一时间命运乖”,但他“胸次卷江淮,志在青霄云外”。白马寺长老很敬重裴度“文武全才”,每天管待他三顿斋饭,裴度白天在寺中用了斋饭,晚上就住在城南山神庙里。

  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到处奔波募化钱钞救父的韩琼英在山神庙中避雪,将一条化来的玉带忘在庙中。晚上裴度回到山神庙,发现了玉带,他“一夜未曾得睡”,为丢失玉带的人担心。他说:“小生虽贫,我可不贪这等钱物;明日若有人来寻,山神,你便是证见,我两只手便还他,也是好勾当。”次日裴度救了韩琼英母女性命,送还了玉带。这种不取不义之财的行为,正反映了关汉卿追求高尚情操的品德,正如通过裴度之口所说的:“我则待粗衣淡饭从吾乐,我一心待要固穷守分天之道,我则待存心谨守先王教,……可不道君子不夺人之好?”(第三折[塞鸿秋])颂扬这种道德情操对当时是有一定劝世作用的。

  《陈母教子》中的陈母,是一个治家有法,教子有方,非常贤良的母亲。

  当他家从打墙处掘出一窖金银来,大儿子陈良叟以为“这的是天赐与俺的钱财”,陈母却叫还在原处“培埋了”。她认为“遗子黄金满籝,不如教子一经”,她不枉求钱财,在她看来,那金银朱翠,只不过是身外之物,她“爱的是那《孝经》《论语》《孟子》”,“喜的是那《毛诗》《礼记》《春秋》”,希望儿子们“博一个今古名留”。她反对为官接受民财。她三儿陈良佐考中状元后,经过西川绵州,当地父老送给他一段孩儿锦,他带回来给母亲做衣服。陈母见后,非常气愤地斥责儿子说:“辱子未曾为官,可早先受民财,躺着须当痛快!”她不管儿子是新科状元,直打得他“金鱼坠地”。她这种清正廉明的道德情操,和那些勒索钱财的贪官污吏,是多么鲜明的对照!陈母治家教子的贤良行为,正是那个时代中广大人民愿望的反映,也是关汉卿这位伟大的现实主义戏曲家对贪官污吏的讥讽和对高尚道德情操的赞颂。

  
更多

编辑推荐

1聚焦长征 历史...
2聚焦长征--长征...
3红军长征在湖南...
4中华传世藏书全...
5中华传世藏书全...
6中华传世藏书全...
7中华传世藏书全...
8中华传世藏书全...
9中华传世藏书全...
10中华传世藏书全...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