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卢刚事件”联想到”曾先生事件“
文章来源: 每天一讲2018-09-19 10:44:56

现在,大多数在美华人大概都不知道1991年发生的一起轰动和震惊美国的校园杀人案“卢刚事件-----1991年11月1日就读的美国爱荷华大学的中国博士留学生卢刚开枪射杀了3位教授和副校长安-柯莱瑞以及一位和卢刚同时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山林华,在枪杀五人之后,卢刚随即当场饮弹自尽

卢刚生于北京市普通工人家庭,18岁考入北大物理系,1985年本科毕业后以交换学生身份公费赴美攻读博士学位,就读于爱荷华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1991年获得博士学位。

 

1991年11月1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卢刚进入了正在进行专题研讨会的爱荷华大学凡·艾伦物理系大楼三楼的309室,在旁听约五分钟后,他突然拔出开枪射击,他首先击中他的博士研究生导师,47岁的戈尔咨教授,并在戈尔咨教授倒下之后,又在教授脑后补了一枪;然后,他又朝他的博士研究生导师助理史密斯(Robert Alan Smith)副教授身上开了两枪。此时,在场的众多人士刚刚有所醒悟,纷纷逃离现场,这时卢刚又瞄准了当时在场的另一位中国留学生,27岁山林华博士,接连向山林华的的脑部和胸膛连开数枪。随后,卢刚离开了第一现场到达二楼208室系主任办公室,一枪射杀了44岁的系主任尼克森(Dwight R. Nicholson)。在确认尼克森死亡之后,卢刚又返回第一现场,发现几个学生正在抢救奄奄一息的史密斯教授,于是又朝史密斯的脑部补发了致命的一枪。

然后卢刚持枪离开物理系大楼到达生物系大楼,由一楼走到四楼,似乎在寻找一名女性目标(有目击者见他进入女厕所寻人)在未找到射击目标之后,卢刚又进入了行政大楼,冲入一楼111室的校长办公室,向副校长安妮·克黎利(T. Anne Cleary)前胸连开两枪,又朝办公室内的学生秘书茜尔森(Miya Sioson)开了一枪。随后,卢刚到达二楼的203室,饮弹自尽。
整个枪击过程不足20分钟,卢刚在自杀前总共向六个人开枪,除女学生茜尔森(Miya Sioson)被击中脊椎,颈部以下全身瘫痪外,其余五人全部丧命。
关于杀人者的枪杀动机,警方未有正式的结论,但据部分媒体报道,枪击的直接原因可能是由于博士论文最高奖学金没有由卢刚获得,而是由山林华获得。 另有说法认为,枪击的原因可能在于经过长达6年辛勤工作得到博士学位的卢刚,却无法得到一份应得的可以维持生计的体面工作,走投无路的他决定自杀,并对社会的不公进行极端报复。
请看看华人和美国受害者家属对此事件的迥然不同的态度吧!这才是我要说明的重点之一

华人界

卢刚事件在美国华人社圈中反响很大,各华文报刊几乎众口一辞,对卢刚其人痛加指责,并针对其中国大陆的背景大肆抨击。

被害家人家属

1991年11月4日,爱荷华大学的28000名师生全体停课一天,为安·柯来瑞举行了葬礼。安·柯莱瑞的好友德沃·保罗神甫在对她的一生的回顾追思时说:“假若今天是我们愤怒和仇恨笼罩的日子,安·柯莱瑞将是第一个责备我们的人。”
这一天,安·柯莱瑞的3位兄弟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他们以她的名义捐出一笔资金,宣布成立安·柯莱瑞博士国际学生心理学奖学基金,用以安慰和促进外国学生的心智健康,减少人类悲剧的发生。
这一天,受害人之一的安妮·克黎利女士的家人,以极大的爱心通过媒体发表了一封致卢刚家人的信,信中追忆了安妮·克黎利女士的成就,并以宽容的态度希望能分担彼此的哀伤。这就是在她房间里看到的那封信——
给卢刚的家人们:
我们刚经历了一场惨痛的悲剧,我们失去了我们为之骄傲的亲爱的姐姐。
她一生给人所留的影响,让每一个与她有过接触的人——她的家人、邻居、孩子们、同事、学生和她在全世界的朋友和亲友们——都爱戴她。当我们从各地赶来时,那么多朋友来分担我们的悲痛,但同时他们也与我们分享安妮留给我们的美好的记忆和她为人们所作的一切。
当我们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时,我们也在我们的关心和祈祷中记念你们——卢刚的家人们。因为我们知道你们也一定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你们也一定和我们一样为周末所发生的事所震惊。安妮相信爱和宽恕。我们也愿意在这一沉重的时刻向你们伸出我们的手,请接受我们的爱和祈祷。在这悲痛的时刻,安妮一定是希望我们心中充满了怜悯、宽容和爱。我们清楚地知道,此刻如果有一个家庭正承受比我们更沉重的悲痛的话,那就是你们一家。我们想让你们知道,我们与你们分担这一份悲痛。
让我们一起坚强起来,并相互支持,因为这一定是安妮的希望。
 
这件事过去了27年了,这几天,文学城正在上演“狠批曾先生的歇斯底里的狂欢盛宴”。这不由使我又想起了这件“陈年旧事”
Image result for  cop pull people cartoon
中国人向来就有“大义灭亲”的光荣传统及勇气和“是非分明”的阶级立场,"曾先生事件“又给了人们一个很好喧嚣或者发泄的机会,这岂容错过!
毋庸讳言!曾先生在此事件中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他有着严重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酒店和瑞典警方的做法也不完全专业,由于文化和生活习俗的不同,再加上语言的障碍,做为向来就喜欢标榜自己是世界人权先锋的瑞典人本来可以做得人性化些,但是他们没有,而名不见经传的瑞典警察威猛无比地直接把几个向来就被欧人所看轻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国公民拖出酒店,然后半夜三更,把这3个人生地不熟,举目又无亲的中国公民直接扔在据说离地铁站不远的墓地旁边,而当时室外温度好像只有零度左右,这种暴行实在令人发指!试问如果曾先生他们不是中国人,是白人,黑人甚至是穆斯林,他们有这个胆量这么做吗!恐怕不会吧!绝对不会的!!
在生活中,在职场上,white trash比比皆是,怎么没见有多少中国人如此声色俱厉地指责,在那个时候这些中国人又躲到哪里去了,在那个时候这些中国人好像都不约而同地又集体得了”失语症。“
一个再简单的道理就是中国人应该帮中国人,尤其是在海外。至于曽先生他的问题,这是中国人自己的内部矛盾,中国人自己会内部处理,就好像你自己的孩子犯错,自有自己的家长在家管教,用不着当着外人面来斥责!而且是唯恐外人不知般的大声斥责!
很多中国人在生活中,在职场上看到洋大人们只会点头哈腰,一副天生的奴才本相,而对自己的同胞,只要有些瑕疵就义愤填膺的横加指责,就好像在此次事件中这位曾先生和这些中国人有着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似的我实在不知道这些中国人,他们是要做给谁看的?但这实在让人看了寒心,同时也再一次证明了海外中国人就是”一盘散沙“ 活该让其他族裔欺负!
呜呼哀哉!曾先生。。。。。。谁让你是中国人呢,你就自认倒霉吧 !
 
注:以上是本人对“曽先生事件”的态度,所有在此的留言,本人均不会回复,见谅
戏演完了 谢幕了  我也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