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不欢迎外国人!”
文章来源: 梅华书香2017-11-10 07:30:04

有一位姐姐在美国某州,她家附近有一个著名的国际旅游城市。去年先生提议到那个城市去旅游,顺便到此位姐姐家里去看看,住住。我笑笑,不置可否。先生可能不太理解我,都是从中国来的好姐妹,多多走动有什么不好?

我知道,这位姐姐与老公日子过得很紧巴,你刚刚说要去他们那边旅行,她赶紧说:“我家你来住是可以的,你先生来不可以,因为我老公不接受老外。”呵呵,呵呵,如此姐妹,你还能去她家访问么?

我知道她原本是一位特别好客的人,那时是在中国,她主宰着自己的经济,她知道自己的位置,也知道朋友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所以,她尽管经济不是特别宽裕,但是你去看她,在她家不要说住几日,住半年也没有任何问题。而如今,她自己在美国的哪个角落都说不清楚,家里家外一切听命丈夫,她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接待自己的好姐妹了。此番此意,我觉得特别能够理解。

她一直希望我去看看她,在她家住上几天,没有先生的陪伴,我怎么可能单独去呢?不要说是去住,想想我都觉得无聊无趣。我们家可以随时欢迎她一大家子人来住,不仅是美国亲人,也包括她家的中国亲人。当然,这取决于先生热情的待客之道,更取决于他的经济实力。

几年前,一位过去的大学同事在同一个州巧遇,我也像在中国时那般大大咧咧地说去她家里住几日,看看她和美国老公,孩子。她居然说:“不可以来我家住的,我家的狗狗会咬生人的。”呵呵,呵呵,我觉得她如果不是嫁了一个穷得扒皮的老公,就是丑得无法见人的老公。不然,就是她在家里经济完全不独立,或者是对自己完全没有自信。

今年上半年,她居然提议到亚特兰大来我家住几日,我没任何客气就把她给拒绝了。呵呵,我是否很不地道,也很可笑啊?其实,到了海外,大家的情况都在发生着意想不到的变化,或许我们个人的本质并没有根本改变,但是实际情况改变了,所以待客之道也不得已改变了。

前年一位家乡电视台的女同事请家人跟我联系,要到我洛杉矶家里住,而且得到机场接她。气得我把传话的二哥一顿数落,你不知道我根本不能在高速上开车吗?而且那时我住在女儿的家里,已经给孩子带来了大麻烦,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单位老同事可以烦扰我女儿呀?气得二哥说:“你什么妹妹,什么人啊!今后我去洛杉矶,你也不接机,不管我么?”我说:“那是另外一回事,二哥来,我包车去接你,住宾馆招待你,谁让你是我亲哥呐。”

今年一位大学老同学从北京来美国,居然约我到纽约见面。啊哟,我的大姐大啊,你真当我财大气粗是你啊,即使在国内谁可以从上海往北京飞,来专门见一位老同学啊!但是人家自身是绝对可以做到的,人家是在国内开了几十家分公司的大律师,不仅到哪里都有接机管吃管住的,而且接机的都是年轻帅气,高学历的棒小伙。我实在不可以太丢脸,在大学同班微信群里特意告知她和全班同学们:无论谁或者家人到了美国亚特兰大的,本人管接机管吃住管游玩。呵呵呵,总算是把面子给挽回来了。

那位大律师老同学只好说:“下次去美国,直飞亚特兰大。”哎,这就对了呀!待客是一种公平,对等,默契与平衡,如果这几个方面条件不般配,即使你是一个热情与好客的人,彼此之间交往就会变得不融洽,而如果各方面条件刚好相配,即使只是在网络上相识,互动与礼尚往来也会变得很容易。一位姐姐我们就在文学城里相识,她很能干,做餐厅生意,还常常帮美国公司做翻译;儿子博士生,长得养眼帅气,也很难干;再婚的老公是一位美国白人,显然很大方,很热情,也很亮得出手,因为这位姐姐在我北方的一座大城市,她真诚地邀请我到她家里去玩,去吃,去住。当然,她和老公如果来亚特兰大,住在我家完全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