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台式面
文章来源: 觉晓2017-11-10 15:49:35

周三晚上,我决定与龄一起去韩国城那家新开的台式面店,庆祝我的结婚纪念日,也是偷懒,不要做晚饭。

韩国城是指布朗大街两站地铁之间,我家往东走二十分钟,过了韩国城,便是多伦多大学了。夏天晚上,我们几次走到多大,回来时,发现一家正在装修的中餐店铺,很兴奋,而且是台湾美食,卤味。要知道,在人气很旺的韩国城餐厅进驻一家中餐店,难。以前有家川菜店“半亩园”,名字听上去有耕读雅兴,装修也新派,黑色主调,撑了一两年变成韩国店了。

这一路的韩国小餐厅特别多,有的是家庭式,推出的餐价格便宜,成了附近的高中生的食堂。我家龄四年流连忘返。我们在首尔时,她点餐熟门熟路,只是首尔餐厅没有那太家常的辣年糕。

上个月与龄看完电影回来,我便说,爸爸回国时,我们来吃。和龄爸散步经过时,又重复一遍。现在,龄说,我朋友已经吃过了,喜欢的。我们一起去。

两人边走边聊天,比较刚刚去过的蒙城,龄喜欢多伦多更多。走了二十五分钟。那家店外面中文字招摇,看着暖心。里面的厨房是玻璃隔开的,玻璃面下是配菜,摆出的姿态像冰淇淋店了。接待的是白人女孩,大眼睛直长发,身材是瘦削,我开始以为是华人。里面做事的是两个年轻的华人女孩。我竟然先失望了。

我信不过这么年轻的女孩。我想到在香港湾仔,吃一碗鱼丸米粉,那真是久经沙场般熟手弄出来的。这样的女孩,在家里或许什么家务都不做,现在是为了挣钱不得不做吧。我们坐到里面的座位,外面只有一家混合家庭,白人爸爸华人妈妈和混血孩子。

我和龄龄等,也拍照片。十分钟左右,我们点的面来了。之前点面好像考试做选择题,而且是英文的。它可以混搭,配菜之外,选面或饭或粉条,面再分粗细,汤也有四种选项。怪不得,有保温桶那样的装备,是装汤。

等我们的粉丝面来了,肚子是饿了,我发现我要的是微辣,变成了辣的,反而龄龄是对的。估计是我划了又改,掌勺的没有看清楚。学生做试题涂改,老师批错,能怪老师吗。我要了一杯温水。这款牛肉的,还有几个鱼圆,如果要其它卤味,加钱。龄说,外面吃,至少不用洗碗。我说,幸好你爸爸没有来,否则肯定说,贵了,不如他自己弄。

我们吃完,我要付账,龄坚持她来。二十四元多。龄说,你又没有什么钱。等我们走到韩国超市,我替她买单零食,一小盒泡菜四元,她想一想说贵,不要。我花了五元左右,用她的折扣卡。这家超市有自己的折扣卡,像一块小铁片,有个洞,龄套在钥匙圈上,是她读高中时办的。和龄在一起,我发现我总能发现新事物,有新体验。

我们走回来时,她问我,将来中国与韩国谁强大。当然是中国,毫无疑问。我想她能体会一点,她被韩风吹时,我们去了首尔,她看过江南地区,看过王宫附近的老城区,都不能与上海比。何况她知道北京有故宫。

最近我发现她常在卫生间洗澡前或洗脸时看中文视频多了,也是美容用品方面,什么什么好,个人体验。她都听得出北方与南方普通话的不同。

吃一碗面,回家,越走越暖。而今天一早,外面已经下雪,气温零下九度。幸好去的及时。

今晚我会炒香肠蘑菇芹菜。龄在厨房做家教,我正好写完这一篇,再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