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去海边
文章来源: 洋葱炒鸡蛋2017-12-06 16:26:15

 

我决定一个人去海边,虽然天很冷,又有细细的雨丝漂浮。

车灯打出的光柱,落在雨丝上,灰白的影纷纷绰绰,挣扎着落下,像了无生气的飞蛾。

 

拐过那个弯,就会是海湾,灯火会挟着清咸的海风扑过来迎接我。

海的空阔,没有倒不尽的心思。

于是一个人,想去海边的心思,便迫切成需要。

 

拐过了那个弯,可迎接我的不是如期如许的灯光和宽阔。

车灯下,密密匝匝的大树,重叠成了一道厚重的黑墙,围绕着弯道的每一个弧度,逼逼仄仄。这墙挤压过来,我的车,似乎落在了无声息的井底。 

 

有些慌张。这是在哪儿呢?

大滴的水从顶上落下,敲打在玻璃窗上,四溅开,响亮又沉重。

 

路直了起来,望不见头,依旧逼仄。那些奇形怪状的树,和它们更奇怪的影子无声的交叠着,浸润了雨水,发出深沉不见底的黑暗来。树枝瘦楞楞又密集,向两边突兀着,再从头顶上相拥垂落,一边后退,一边又看不到尽头。

 

我的车,像是在一处奇怪的隧道里,隧道的尽头,灯光消渐,陌生和不安,不可抑制的升腾着。

这是在哪儿呢? 除了我,不见一辆车。车轮发出的沙沙声,似乎都带着疑问。

 

我是个极怕开夜路的人。打开导航,往前三英里,右拐,右拐,右拐。树的帘幕忽的拉开,那片海就在眼前了。再近些,绵延的灯火,明亮又快乐,就像我期盼的那样,这才长长的松一口气。

 

走过那家冰淇淋店。夏天的时候,这里总是很忙,排着很长的队伍。现在,音乐依旧那样轻柔,粉红浅蓝的霓虹灯依旧在窗口闪烁,一切依旧那样井然有序,却没有一个顾客。

 

我继续往前走。海边的石凳上一个人也没有。树的叶子早已落光,光秃秃的枝桠伸展着,在青黑的天空下,沉闷黯然,又不甘示弱。沿海滩的那圈灯火,倒是愈发的明亮,明亮得几乎有些落寂

 

夏天的时候,这里多热闹啊。繁荫满枝,石凳上坐满了吃冰淇淋的人,海浪哗哗的拍打着防波堤,揉在孩子们的欢笑声里,轻松又愉悦。垂钓的人,垂了钩,斜依在椅子里,眼光却落在天和海的空落处。 

 

而今天,诺大的一片海湾,只有松松散散的缩着肩的几个人。

风依旧是那样的味道,一点点的咸,只是冷了许多许多。

 

这是我所需要的。

 

一个人,一个时刻,拥有一片空旷与寂静。

时间会如同潮水一般,可以被触摸,可以去抚平,可以去温柔,可以带出一个人寂寞无声的叹息和反思。

 

起身回家的时候,雨依旧在飘。

 

经过角落处的一张石凳时,看到两个人面对着大海,在寒风中无声的吃一小杯冰淇淋。他们裹着厚沉的深色大衣,又戴着帽子,几乎是半倦曲的挤在一起。

我不禁莞尔。

 

怎么可以,因为天冷就不吃冰淇淋?

怎么可以,为了某些阴暗就看不见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