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敬仰的两位老人,活得潇洒
文章来源: 南岛水鸟2019-05-19 05:02:36

前两天,有两位老人相继去世了,一个是东方人贝律铭 I.M. Pei ,建筑设计大师,终年102 岁;一个是西方人, 澳洲前总理鲍勃.霍克 Bob Hawke,终年89岁。这两位老人都很著名,都很长寿,他们的人生都过得超潇洒,都很令我敬仰。

把完全不在一个领域里面的这两位名人放在这里来说(不是比较),自己觉得这样未尝不可。

我把前者称为贝大师,把后者称为霍总。现在,如果要选择做什么工作,我会先选建筑设计,像贝大师那样做实打实的技术性工作,而且能够修心养性。

做设计,要有扎实的设计/美学基础,要有清晰的科学头脑、要有富丰的想象力,要有应变和协调能力,要有道德行为的准则,还要有坚定的自信心。然后像贝大师那样心随所愿,从打工做起到建立自己的设计公司,不理会别人的争议,以“人与自然共存”哲学理念,一步步、踏实地走向建筑领域的金字塔顶端;又以“让光线来做设计”的艺术设计理念,让光的宁谧、虚幻、清晰、蛊惑为我的设计游刃有余,使作品独具一格,从而获奖无数为后人树起了丰碑。

在以自己的多项杰作征服了美国人、法国人、卡塔尔的穆斯林之后,在苏州来一次乡情回味,与晚辈分享艺术设计的的精髓,安享晚年。

我还希望能够站在贝大师的肩膀远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生不行来世再续,活得潇洒自然更要展望末来。(zt贝大师的素像)

 

如果时间允许,我要放下绘图笔,换个活法去投身政界做总理,就像我们的霍总(他从小就立志为国效力)。不做一个高高在上的政客,在日理万机的政务中偷闲,跻进人群里豪饮几杯,再破一个吉尼斯豪饮世界纪录;或者,到悉尼歌剧院体验一下舞台表演的乐趣,洒脱地指挥交响乐团。

从政就必须要有政绩、要有建树。学习霍总与工作同伴一起,合作构成“澳洲现代经济社会的重要基础”:政改、医保、减关税、澳元上市交易、国企民营化;还要和工会做朋友减少罢工;还要面向世界、同时搞好“亚太”关系,再大手笔修改、唱新国歌,给中国留学生临时居留;最后以85岁的高龄第96次登陆中国,寻求继续发展澳中友好及经济合作的关系。

做总理要经常工作在聚光灯下,容易暴露隐私,所以尽可能不要醉酒、婚内出轨。一但走偏了就要在大众面前流泪认错,以更多地为国为民服务的政绩弥补过错,让占75%以上的澳洲百姓爱我没商量 — 其实大众也知道我爱百姓。

作为一国总理,当我的人生走到尽头时,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而是为能够成为人民的公仆、为澳洲鞠躬尽粹而感到自豪。

“  澳洲各大媒体向霍克表示敬意 ”—  照片取自 Nine/News Corp。

( 昨晚5月18日,澳洲的三年一度的联邦大选落幕,原执政觉自由党再度胜出,己经任职总理9个月的自由党领袖斯科特. 莫里森Scott Morrison获得连任,但愿他有更好的建树、更得民心,如果能超越霍总……,试目以待。)

周末,教堂的钟声响了。谨让我借此钟声,向上面这两位伟大的老人表示我的最高敬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