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流感
文章来源: 多伦多橄榄树2018-01-12 08:16:13

每年的年底和年初,是加拿大流感盛行的时节。

我是最最怕感冒的人,感冒太难熬了,浑身疼不说,喉咙不舒服,鼻子不舒服,脑子也不灵了。所以感冒与我来说不亚于洪水猛兽,我是能预防一定会预防的。

过去在中国,有种西伯利亚流感,我每次都不能幸免,美好的青春每年都要被感冒夺去半个多月,如果夏天再来个热伤风,一年我就比人家少了一个月的幸福人生啊!没有办法,那时候,抵抗力就是很低,人家一个喷嚏过来,我必然成为感冒菌的目标,逃都逃不掉。

出国以后,我的抵抗力明显增强了,刚出国时,真是三年没有感冒过。回国的时候,打了预防感冒的针,也能有些作用。说实话,只要得过加拿大的流感,中国的感冒真是小儿科了,没有那么难过就能抗过去的。

我自从在加拿大得过一次流感以后,深受其苦,以后每年都记得找家庭医生给我打个FLU SHOT,即使是自己忘记了,每年十月、十一月都有点什么事儿要去见一下家庭医生,他一见到我,马上捉我去打一针,如此这般,我这些年都很幸运地逃过了流感,几乎都已经忘了流感什么滋味了。

去年年底,我好像超级健康了,什么小毛病都没有了,也就忘记了去看家庭医生,自然把打流感预防针的事情给忘记了。

圣诞和新年假期,常常往人多的地方跑,为了买点热销货,整天在MALL里泡着。后来又和朋友约着聚会,还跟人家掏心掏肺,谈古论今的,简直是慷慨激昂啊。如此这般,新年刚过完,突然发觉心口那里的气管开始疼了,接着这点疼就移到了喉咙,然后喉咙就红肿疼痛起来,我意识到了,一场流感在劫难逃,赶快在还没有倒下之前给家人做了两个大菜,然后我自己就彻底沦陷了。

高烧了三天,头疼得几乎要裂开,每天只吃白粥和苹果,还有沙糖桔,最后还是不退烧,自我感觉我的脑子离被烧坏掉不远了,我几乎要写遗书了。。。并强烈要求吃药,可是周末,家庭医生不在,WALK IN 的医生也快要下班了,而病了三天的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要没有了。什么鸡汤疗法,柠檬水此时的作用微乎其微!

这个时候,想到了泰诺,想到了泰诺的黑白片,我想我必须睡个好觉,必须退烧,不然,也许半夜就去什么地方报到去了。

英明的决策终于力挽狂澜,我在吃了一个蓝片以后,缓和了过来,烧退了,晚上也能睡觉了,第二天,明显好转了很多,也能吃一点干饭了。

傍晚,给家人做了一道好菜,素鸡炖排骨,几天没有吃到好菜的儿子,在吃了一口排骨以后,大喊一声:“太好吃了!”接着他就唱:“感谢天,感谢你,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我听了好笑,这么大了,他还记得小时候《还珠格格》里的插曲,谁知他说,他以为这是电影《食神》里的插曲。这孩子,也喜欢周星驰的电影,每次看完抱着肚子笑,不过这首歌不是《食神》里的。他知道自己弄混了,非要让我回忆那首莫文蔚对着周星驰唱的歌,说是情和义什么的。

我低着头想了两分钟,终于想出了那个调门:“情和义,值千金,上刀山,下火海,有何憾。。。”我一唱,小孩子又开心地大笑起来:“妈妈,你的脑子完全没有烧坏!”

是的,我的人生还有很多路要走呢,脑子是一定不能坏掉的啊!                                                              

流感终于被我顺利穿越了,庆幸之余,提醒大家注意保健,远离流感。穿越流感,听起来挺英雄的,这个过程可真是很煎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