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做胃镜和肠镜
文章来源: work&family2017-12-07 09:29:15

今天一气呵成,把胃镜和肠镜都做了。

 

如果有家族病史或有症状,医生会提前让你做镜检。如果一切正常,在美国50岁开始做肠镜筛查大肠癌。美国不做胃癌筛查,而东方人得胃癌的比例高。据日本朋友说,日本40岁以上人群普查胃癌,可以自选胃镜或钡餐。又读了资料,说日本这个筛查的做法并没有足够的医学依据,反正政府买单。

 

以前知道有些人因为没有把肠子洗干净,需要重做肠镜。当时对他们很鄙视,这么大的检查你还偷懒,医生在一片污泥里怎么能看清病变呢?临到自己才发现洗肠没那么容易。做肠镜前一天不能吃饭,只能喝透明的液体。本人不舍得饿自己,想来想去,别人早晨就做肠镜,我要下午2点,比人家晚6小时,那我的最后一顿饭也应该可以晚一点吧。

 

再上网查资料,有研究比较肠镜前一天的饮食。两组病人,一组只喝透明液体,第二组吃低纤维的食物。低纤维食物从这里面选:鸡蛋、酸奶、奶酪、白面包、鸡胸肉、冰淇淋。这些食物在小肠里容易被液化,再被泻药冲洗出去。结果发现,吃东西的那组对肠道准备的满意程度更高,临时取消检查的比例更小,而且,肠子也洗得还行。

 

有了理论基础,中饭我就悄悄地吃东西了。想到24小时之内将再无食物,心疼自己,一不小心就大吃大喝了了一顿。

 

晚饭呢,虽然医生指示这天不可以吃奶和奶制品,我不知道哪里看到晚饭可以吃一杯酸奶,龙颜大悦。干脆更上一层楼,把酸奶换成焦糖布丁,然后美美地喝了各种液体:鸡汤、骨头汤、运动饮料。

 


饭后,终于决定喝泻药MoviPrep。说明书上一会儿毫升一会儿盎司,搞得我糊里糊涂。我拿了做蛋糕的大量杯,配了一升泻药。刚刚晚饭喝得太饱,这满满一大缸饮料实在喝不下去,折腾几次,几乎要吐,才在规定的一小时内喝下这些液体。然后就是紧张地等待,知道敌人要进攻,但不知道啥时会出现。

 

一小时后,需要去商店给女儿买东西,老爷正在电话会议上,我只好出门了,心里七上八下,怕有不测事件发生。还好太平无事,顺利回家。

 

后来肚子叽里咕噜,终于开战。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样,以为跟吃坏肚子后拉稀一样,其实是哗啦啦地拉黄水。有时候打完一仗,刚要站起来,才下心头又上眉头,重上战场。

 

一个多小时后,战争终于结束了。晚上睡觉前,肚子饿得咕咕乱叫。打开冰箱看到馅儿饼没法吃,我的痛苦,有谁懂?

 

第二天早晨等朋友来接我,因为麻醉后不让自己开车回家。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忽然肚子有感觉,赶紧回家行动。心有所触,为了保险,带了尿布”和备用衣服出门。

 

因为做肠镜的地方在单位旁边,先去上班。上午开始喝第二次泻药。我把药盒子里提供的1000毫升塑料瓶错当成是500毫升的,用了两瓶水来混合药粉,然后拼命喝下去,后来才发现喝了两倍液体。这次敌人来势更加凶猛,有时候如暴风雨,哗啦啦一阵缓一阵急;有时候像机关枪,噼里啪啦一梭子;有时候如夏日夜晚,一个惊雷在空中爆炸开来。更让人措手不及的是,经常来不及冲到厕所。幸好我还有尿布挡着,好几次力挽狂澜。有一次大雨倾盆而下,堤坝失守,朕只好更衣。至于医生指示里提到要涂凡士林,是真知灼见啊,我也用上了,要不然会死得很难看。

 

下午进了医院,这时候已经几小时不让喝水,嘴里感觉很干。美女护士问我什么时候吃了最后一顿固体食物,我吞吞吐吐地说昨天中午,她明显地眉毛往上一挑。我胆战心惊,怕她说我肠子没有准备好,不给我做了,于是赶紧表白:我现在拉的都是透明液体。美女听到,满意地笑了。其实我的透明液体里还混杂一些薄的小片片,估计是前一天焦糖布丁的残留物,我后悔贪吃了。

 

内镜室有三位工作人员,医生、护士和一个助理。一进去和操作开始之前,他们都仔细核对我的姓名和出生日期。我全身都连着线路和管子:心电图、鼻子里氧气管、右胳膊静脉输液、左胳膊血压计,右手指测血氧饱和度。我看到屏幕上自己的心跳是一分钟58下,血压105/65

 

医生问我从食道里插胃镜时会不会觉得恶心,我说会的,她给了我一小杯厚蜂蜜一样质地的药,说是表面麻醉剂利多卡因。我慢慢喝下去,味道很不好,但感觉到厚液体的确覆盖到我的喉咙上了。静脉里的麻醉药物一上,我的眼前很快就有点朦胧,然后就人事不知了,护士手里的牙套估计也是那时候才给我放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医生正在进行扫尾工作,告诉我胃粘膜有红斑,肠子里有几个小息肉。我问她那个一直让我揪心的问题,我的肠子干净吗?她说,挺好。他们给肠子的干净程度打分,肠子分三段,每段最高分是3分,而我妥妥地得了9分。整个胃镜和肠镜的过程,毫无痛苦。内镜做好之后,医院不让自己走到门口,一定要有人来接,或者他们派人把你送到门口。

 

后来网上看美国人讨论肠镜准备,惊觉那些都是模范病人啊!不少人提前几天就开始吃低纤维食物或者自觉减少饮食,有的人还自己先吃两颗泻药拉一下,说更有助于洗清肠子。雷锋处处在,各村有高招。

 

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一定会在家里洗好肠子之后再去做检查。我会用一根吸管喝泻药,这样更容易一些。我会在喝药之间吃果冻和冰棍,换换口味。我会事先买好最柔软(!)的卫生纸,并准备好湿纸巾、凡士林或者宝宝用的尿布膏。而且,我一定只穿松紧带的裤子,因为实在来不及啊。

肠镜君,十年之后咱们再相见?

~~~~~~~~~~~~~~~~~~~~~~~~~~~~~~~~~~~~~~~~~~~~~~~~~~~~~~~~~~~~

陈可冀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比比谁的IQ高

妈妈最后的日子(一)

 卖方便面的夏令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