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们背后的议论
文章来源: 我生活着2019-05-19 08:04:07

 

王龄拿着热水壶去学校厨房打开水,踏进厨房门的时候听见在厨房做饭的一个大妈问小泉老师的妈:“听说你儿子跟王龄老师秋游回来得相思病了?”

王龄装作没听见,她跟几个大嫂大妈问声好,打了热水赶紧走,她不习惯在女人堆里东家长西家短,所以她的耳根很是清静,但并不等于她的背后没有任何的流言蜚语。

小泉的妈妈看着王龄离去的背影感慨:“王龄真是个好姑娘,可惜我儿子没有这福气。上星期去我家乡秋游还和我儿子去看望了他奶奶,王龄还给老人送了20元,老奶奶喜欢得天天追问:那女老师是不是她的孙媳妇儿?”

自从上星期秋游回来,王龄时不时朝小泉房间的方向张望,他的房门紧闭着,她没有碰见过他,听说他请病假了。

小泉得了相思病?王龄不相信,他是一个比较散漫没有责任心的人,经常找借口不上课。当一个老师不是他的志向和爱好,他是被父母逼着上了中师学校,为了吃上国家粮拿一份薪水,他顶替阿华的位置刚当上学校的团支书。

这次初三级的学生秋游是王龄和她的几个得意门生临时商量决定利用周六的时间,因为没有占用上课时间,以自愿的形式参加,所以王龄想得简单没有上告学校领导,但学校领导还是知道了,并派了团支书小泉协助。

小泉是音乐老师,他善于吹笛子,迎着秋日的山风,一首《故乡的云》把同学们登山的热情推到了极点,大家跟着笛声一起唱: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它不停的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哟
别再四处飘泊
踏着沉重的脚步
归乡路是那么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哟
我已厌倦飘泊
我已是满怀疲惫
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
为我抹去创痕
我曾经豪情万丈
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
为我抚平创伤
啊......

接着再来了一首年轻人都喜欢的崔健的摇滚歌曲《一无所有》,山顶上的呐喊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王龄第一次真正认识了小泉老师,那悠扬的笛声和他忧郁的眼神一起走进了她的心里。

站在山顶,置身于空茫的世界,王龄深感自己的渺小无助。云在遥遥的天涯飘荡,山在遥远的海角企望,一条永恒不变的法则阻滞了天涯海角的情怀,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但云是乐天派,山是自然派,云不想加重山的负担,愿意孤独地在空中飘荡,云这种甘心寂寞的情怀,山知道,天知道,王龄也知道,她不该为置身于这种环境而伤感,毕竟此刻身边还有跟她一样真诚的学生和小泉老师。

从山上下来学生们就各自骑着单车回家去了,小泉老师的家就离山脚下不远,他邀请王龄去他家歇歇脚。

半山腰上的一个土砖砌的大房子就住着他的老奶奶,老奶奶在门前种菜,看见大孙子领着一个女孩回来高兴热情地烧火煮荷包蛋。老奶奶从房间拿了4个鸡蛋到厨房,王龄帮着烧火。两碗鸡蛋汤端上桌,老奶奶还端来了炒米和一碟腌好的甜蒜头。

王龄和小泉真的是饿了,老奶奶从菜地里转一圈回来,他俩已经吃得精光了。王龄抹抹嘴对奶奶说:“你做的蒜头太好吃了!全都被我吃完了。”

奶奶高兴地笑着,她把碗收进了厨房,王龄和小泉陪奶奶看看她养的鸡种的菜后就要赶在着天黑之前回学校了。告别奶奶的时候,王龄把身上仅有的20元塞进奶奶的手上,“谢谢您的款待,我下次再来看您。”

公路上一男一女骑着单车并排而行,王龄和小泉都是沉默寡言的人,王龄还是先开了口,“没想到今天大家玩得还挺开心,谢谢你的支持!”

“应该的,看得出学生都挺喜欢你的。”

“出来玩早忘了自己是老师的身份了。其实我们比学生也就大了几岁。你的笛子吹得太好了,学生也很喜欢你哦。”

小泉甚觉惭愧,他用力地踩着单车时而走在了王龄的前面时而走在后面,偶尔并排而行。他的心绪起起伏伏,他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王龄真诚和善良的魅力,在离开奶奶的瞬间王龄感觉到了他伸过来的手,有一种冲动想要牵住她的手,可是他害怕像李清一样遭到王龄的拒绝。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在山顶看小泉吹笛子的刹那间,他是迷人的,她能走进他的心里,可是这只是瞬间的情迷意乱,小泉比李清长得帅气好看,脾气也随和,但他没有事业心,没有责任感。王龄不欣赏这样的男人,而且家乡小镇也不是王龄可以安放青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