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无房》34 难兄难弟
文章来源: 虔谦2017-11-10 06:44:22


再说漳平这边,农活儿本身立鸿倒是不怕。虽说没怎么干过,但是拾牛粪、抓鱼、喂牲畜、卖破烂等等的童年、少年经历使他很容易就适应了干农活。同一个知青点中有不少是城里的女知青,她们的日子就要难过多了。听说这些女知青农活重的时候就会想家哭鼻子。立鸿听了,嗤一声笑了,俨然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乐天派。

不过,等到三年后,第一个知青离开知青点回城了以后,立鸿便开始不安了起来。这份不安不久后便转为焦虑,因为又有两个知青离开了,一个回城,另一个去就近的工厂工作。
晚上,几个知青围在煤油灯旁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幸早离开漳平山沟的人,据说,这些人的家庭靠山都比较硬:有的是高级干部,有的是部队领导,诸如此类。
立鸿听着,一言不发。他目光扫过周围的知青,蔡同荣、曾华钟、林小米……蔡同荣家境最棒,人也长得一表人才。曾华钟知识分子家庭出身,虽然人嫌瘦了一点,还有些暴牙,不过鼻梁展,个头高,浓眉大眼,随便往那儿一站,都蛮精神。林小米出身普通干部家,个头虽小,但是身材结实匀称,脸蛋也长得俊……一家一家数落着,最后发现,如果有朝一日真能离开,他张立鸿会是最后一个离开这个知青点的人,因为,因为他们张家除了就是“贫农之家”外,什么也不是,没有半点光泽!
议论再多,明天一早还得出工。灯灭人散,立鸿心头一派漆黑。
他开始恨起自己的家庭来:父亲是劳改犯,母亲是妓女,自己能有什么前途?他甚至恨起自己来,恨自己大大地投错了胎!
“不要迷信啦,”同住一屋的曾华钟劝说他,“你自己有能力决定出生在哪种家里?别自寻烦恼啦!”曾华钟不明白,此时郁闷到极点的立鸿,必须有所发泄;而当他没有办法找到一个泄怒对象的时候,只能把这愤怒发到自己身上。

春节临近了,其他人都迫不及待地回家去了。立鸿心里懒洋洋的,既不想呆在漳平,也不想回到那个对自己毫无吸引力的家。无奈最后,知青点空了,四周寂了,炉台凉了……百无聊赖的立鸿只好还是背起背包,搭上了回鸿江的车。

立鸿走到筒楼门口,看着了无新意的黑褐色直筒楼,顿然感到身心皆疲累。
阿信欢天喜地地迎接儿子,问长问短,仔细看着立鸿,说立鸿瘦了,黑了……立鸿却是没精打采,话没说两句,扔下行李,就出门去了。
“立鸿,你去哪里?”阿信追出来问。
“找朋友去。”
“早点回来,妈给你做点好吃的!”
“我不知道几点回来,你们先吃。”
阿信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

周末,阿强回来了,见到从漳平回来的儿子,就问起知青插队落户的生活如何。
“没希望。”立鸿回了冷冷的一句。
“什么没希望?”阿强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这辈子就困死漳平了,还有什么希望吗?”
“哦……”阿强停了片刻,问:“那,别的人呢?”
“别的人,回城的回城,工作的工作,谁让人家有个好爸爸呢!”
听儿子这么说,一旁的阿信不由得看了阿强一眼,感到难过和不舒服。
阿强这时也是心头各种滋味杂糅,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对儿子说。他张阿强十六年长工,十六年牢狱,除了埋头苦干外,一无所有。“孩子,说来很对不住,爸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支持你的。爸爸能说的就是,好好干,领导也是人,人心是肉做的,他们一定会欣赏你的。我这辈子,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一切还不是得靠自己。”

宵鸿进来了,肩上背着一个木工袋,见到立鸿,招呼了一句“哥回来啦!”笑意一闪即逝。
看着弟弟不用像自己这么样下乡受折磨,立鸿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平衡感。发现宵鸿情绪有些不对,立鸿就过去跟他聊。“宵鸿,近来怎么样?”
宵鸿脸部没有多少表情,“没怎么样,就干活儿呗。你呢,哥?”
“嗨,精神点宵鸿!看你这副苦瓜脸,好像失恋了似的。”
宵鸿没吱声。
“这么说还是真的了?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宵鸿见父母都在,就扯了一下立鸿的衣袖,轻声示意:“外面说去。”
筒楼外的大树下,飘挂着张家洗晾的衣服。兄弟俩站在那里低声谈心。一听宵鸿失恋的经历,立鸿心头简直是悲愤的感觉都有了。“弟弟,人说中国人民头上三座大山,咱哥俩头上是五座!这就是咱们的命!咱得有志气,闯出一条路给人家看看!你还小,好姑娘到处是,别犯傻想不开!”
宵鸿静静地没说什么,这件事上,他还就是进得去出不来了。



上集:
长篇小说《无房》33 初识兰馨
下集:《无房》35 女知青单虹和小夏


版权声明:长篇小说《无房》,未经作者虔谦许可,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