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原来是这样 (92) 御和尚

打印 (被阅读 次)

92. 御和尚

 

    江户、明治时期的故事里的坏人之一河内山宗春(宗俊)是个光头。但他不诵经,也不是和尚,作为幕府的家臣平时佩戴大小双刀,应该分类为武士阶层。这种人的正式名称是“御和尚”,仅仅因为他们是光头。像这样剃了光头的世袭的官吏不仅在幕府将军的江户城里有,在各藩也都有,而且人数还不少。

    江户城里称呼在城内茶室从事茶道的御和尚们为“茶同朋”,也叫“茶和尚”。一般听到“茶和尚”这个词,世间会觉得是个蔑称,但其实做个一项职业对茶和尚的要求还是非常严格的,要求博古通今、擅长诗歌和茶道,而且还要懂得鉴别茶具的优劣真伪。他们在余暇时间里教大名诸侯点茶,好像副业收入颇为可观。

    江户时代的市井当中时常出现的讽刺时事政治的诗歌民谣,很有可能就是这些茶和尚的手笔。比如,内阁首辅大臣田沼意次的政治由于建立在商品经济这个野马之上,贿赂横行。之后的截然相反的松平定信的“宽政改革”,弄得世间毫无生气。松平定信是奥州白河十一万石的藩主。讽刺歌就出现在白河边上。

    “白河清水鱼无趣,田沼虽浊惹人怜。”

    有一种挠痒痒的道具名叫“孙子的手”。因为松平定信是德川幕府第八代将军德川吉宗的孙子,另一首讽刺民谣把松平定信比喻为“孙子的手”,讽刺他的拘束政治。

    “孙子的手挠不到痒处,挠到了脚心(译注:意思是越挠越痒)。”

    如果把讽刺文学列表排位,这首打油诗应该名列前茅吧?

 

    江户城里光头的职业高低两种,高级的叫同朋,低级的叫和尚。同朋、和尚的工作内容多种多样。主要就是做些端茶倒水伺候人的活儿,比如搬运文书、打扫房间和走廊等等。还有专门待在时钟间的,调整时钟,向大殿通报时辰。这些人被称为时钟和尚。

    表和尚在大殿里跑来跑去。大名诸侯登城谒见将军时,他们把诸侯们带到等待接见的房间,在周围伺候。每个人都有固定的所要服务的大名诸侯,也从大名诸侯那里时不时地得到一些赠礼。不在城里当值时,他们也会去大名诸侯的府邸拜访,嘘寒问暖,大献殷勤。遇到大名诸侯问江户城中之事,比如“最近内阁大臣佐渡太守好像气色不大好吧?”他们就会把大殿之上的内部消息吐露出来。

    江户城中大殿之上,大名诸侯的府邸之内,都是秩序严格的阶级社会,像时钟一样精密。但这种精密的秩序时钟如果没有御和尚这些打杂之人上油、清扫、除灰,就会转动不灵。由此可见,“御和尚”也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僧人以前被称为“方外(尘世之外)”。大殿之上的御和尚们剃了光头,也有“我等处于世间秩序之外”的意思。这有点像戏剧舞台上的黑衣人。舞台上的演员抛出去道具,马上就会有黑衣人跑出来把道具捡走。他们的存在跟戏剧的情节毫无关系。

    幕府将军的家庭“内府”是禁止男子出入的地方,但内府和尚却可以进进出出,做些杂务。他们也在那里,也不在那里,跟舞台上的黑衣人一样。内府和尚有点像古代的中国以及欧亚大陆全域存在的宦官。但内府和尚以及其他和尚不像中国的宦官那样干涉政治。历史上从没有过这种事例。

 

    江户城中对御和尚的头领称为“同朋”。这个职称来自于室町幕府。把御和尚引进大殿之上,是从室町幕府开始的。同朋的意思是同伙。如果再追溯文字的起源,有一起念佛的同伴的意思。念佛的“同朋”这个称呼含有万人平等的思想。

    同朋这个词儿本身来自于镰仓幕府中期的时宗佛教的始祖一遍上人。一遍上人不组织教团,也不区分僧俗,主张只有大家都信奉阿弥陀如来,就都是“御同朋、御同行”。

    顺便说一下,时宗佛教徒给自己起名叫阿弥陀佛,比如叫世阿弥陀佛,简称世阿弥。室町幕府初期的能乐艺人世阿弥,因为取了阿弥的名字,与同样是时宗佛教徒的幕府将军成了同朋,可以与将军对坐。这种若有若无的职位,实在是玄妙。

    江户幕府也蹈袭了这种同朋制度,并在同朋的下面设置了御和尚一职。

 

    在此再插一句。江户城里还有一种与同朋和御和尚完全不同系列的官吏也是光头。首先介绍一下儒官。比如世袭幕府大学头的林家自初代罗山(道春)以来,一直都是剃光头。与将军对坐教授学问,需要方外这种形式。

    德川第五代将军时,林家是第三代春常。将军德川纲吉命令林春常蓄发。从此以后,幕府以及各藩的儒者才开始留起了头发。也就是说,儒官开始走到前台来了。

 

    医官也是光头。内府医师(通称御典医),哪怕是兰方医(洋医)也得打扮成僧侣模样。御医的官位比普通的幕府官员级别高得多,相当于小的大名诸侯。明治维新以后,大学、医院的勤务医师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患者,据说也是传染了江户时期御医的风气。

 

    下面是各个时代的杂谈。

    丰臣秀吉的父亲早亡,生母在秀吉幼小时改嫁给了尾张国的织田信秀(织田信长的父亲)的茶同朋筑阿弥。筑阿弥虽然身份低,但应该非常了解织田家的内情,不过好像对幼小时就离开了尾张的秀吉没什么影响。

 

    作家幸田露伴(译注:1867-1947年,理想主义小说家,代表作品《五重塔》。与写实主义的尾崎红叶齐名,形成了明治文学的红露时代。)于幕末的庆应三年出生于江户城下的下谷御和尚府邸,父亲是江户城的表和尚,母亲也出身于内府御和尚家。幸田家可以说是最后的御和尚家,除了露伴,其他人也很优秀,多才多艺。露伴的哥哥是以去千岛群岛探险而闻名的郡司成忠海军大尉,弟弟成友是日本历史实证研究的先知学者,妹妹延子和幸子是明治、大正时期优秀的钢琴家和小提琴家。在如此壮观的家世的背后,也许有着御和尚文化的积蓄。

 

    正冈子规与幸田露伴同一年出生。父亲是松山藩的马前侍卫,一个普通的武官,玄祖父一甫是藩的御和尚,喜欢俳句。子规以有这个先祖为自豪。

 

    明治二十五年(1892年)出生的芥川龙之介在十二岁时,被送给旧幕府时代的内府和尚芥川道章家当养子。养祖父道章喜欢俳句、南画、篆刻,家里弥漫着江户风情,充满了文学、美术的嗜好。不用说,这样的家庭对芥川龙之介的文学修养产生了浓厚的影响。

    咋一看没什么用处的上述的御和尚制度对各个时代的文化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相比之下,明治以后的官僚制度则显得大煞风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