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到底有没有曾经的情人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一件事, 月亮忘记了, 兰花儿忘记了, 我没忘, 妈妈说: 你的爸爸有外遇啦!

那时, 我刚刚踏入治病救人的行业. 时隔多年, 为啥拾起默默潜伏在一个角落的记忆碎片呢?

事缘回国探亲旅游, 抵家第三天, 妈妈与她的朋友去郊外温泉一日游, 父亲领我去午膳, 一间他和妈妈常去的而我从未去过的餐馆, 俩人坐下后, 我还在倒时差, 眼皮发沉, 将头斜靠在父亲的肩膀, 闭目小憩, 听他点菜: 一盘黑叉烧, 一碟番薯叶, 二碗海参芋头椰子露, 还有一夜情 (一条小黄鱼). 

经理重复一遍后, 压低声音结结巴巴的问: 老 ... 老帅, 她是谁? 父亲回答: 我的 ...  话未说完, 我恶作剧的接茬: 小情人. 然后, 偷看经理啥表情, 他呆若木鸡, 不, 是羡慕不己, 我捂着嘴笑得腹肌抽搐了.

父亲到底有没有曾经的情人? 那年, 妈妈一口咬定他油腻, 我不大相信, 母亲是我见过的最温柔最会撒娇的女人, 然而她的醋意浓度在平均值之上, 父亲则是一位刚柔并济, 气宇轩昂的男人. 

我问妈妈: 你有证据吗? 她说偷看了一封信. 那个年代人们仍有手写书信的习惯, “一封洛阳的来信”

一听就知道是芳姨的来信, 她是父亲的同乡兼中学同学, 据说当年两人感情不错, 情同兄妹, 后来, 我父亲从军, 芳姨随丈夫远走他乡定居洛阳. 印象中, 芳姨与父亲偶有书信来往和互通电话; 我读小学和中学期间, 芳姨趁出差, 二度造访我们家, 送我小礼物, 告诉我洛阳牡丹甲天下.

妈妈说, 拉开抽屉, 看到芳姨的来信, 已开封, 一时没按捺住好奇心, 看了, 信中的某些话深深的刺痛了她.
芳姨信中告诉父亲, 近来心情欠佳, 身体抱恙, 胸闷头晕, 经期延长, 月经淋漓不尽, 好想来南方休养一段日子.

凭我软乎乎的猫鼻子, 嗅到了一丝暧昧在空气中弥漫, 我与妈妈是同行, 知道对于临界值的数据, 判决最费思量, 我蹙眉, 问: 信呢? 妈妈说看完放回原处, 父亲不知情. 哗, 哇噻, 好一位双商靠谱智勇双全的妻子.

我妈年龄比他们小七岁, 掐指一算, 父亲正处于中年危机, 芳姨正处于更年期.

我撇撇嘴: 不许冤枉我爸爸, 如果他有心出轨, 你会看到这封信吗? 切忌急病乱投医, 先密切观察. 其时, 我在急诊室上班, 对于病情不明的病人, 开医嘱留在观察室观察 12 – 24 小时.

这段所谓的外遇风波, 后来不了了之, 妈妈不再提, 我不再问, 我猜, 身为一名仁心仁术的医生, 妈妈应该原谅了芳姨更年期需要额外关怀的短暂的小异样, 说妈妈天真吧, 可谁的心思她都懂, 当然, 最关键的是, 不管父亲的脑海是否亚不良意识泛滥, 至少司令他做到了按兵不动, 没有任何出轨卧轨的把柄让妈妈逮住. 

回北美之前, 陪父亲在他每天去运动的公园散步, 我挽着他的臂弯, 迎面走来一位他新认识的朋友, 同父亲微笑点头打呼呼之后, 扫了我一眼, 眼球霎时写满十万个问号.

凭我对自己父亲的了解和信任, 他只有一个真正的情人, 那就是我的母亲, 父亲还有小情人, 那就是他的女儿.

生命旅程, 潮起潮落, 有曦光有迷雾, 看不见的, 是不是等于不存在, 看得见的, 是不是永远不会遗忘?  夜空中, 月亮高高悬挂不孤寂, 它记住了冬天的梅花飘雪, 春天的一缕东风.

风中的小棉袄 ---- 给父亲

不渴也喝水  
天天洗澡换衣袜  干干净净香喷喷
不累也休息
咖啡一杯提提神  不许放糖加小三
有理也让人  
妈妈惹你不开心  偷偷告诉我一人
按时做体检
血脂血糖和尿酸 讳疾忌医要不得
采菊东篱下  
练字看球麓湖行  怎么愉快怎么过

坐这儿  我问你

山涧溪流飞鸟蜂蝶蓝天白云日月星辰草木霖雨大地恩情儿女情长碎花裙
你还想看我写什么
Oh  欠你一首将军赋  正气凛然的英雄颂

听信了风的我  走在枫叶铺满的小路上  
黄中渗紫绿里透红  层层叠叠好暖和
风在吹  你可听清女儿的话  
披件贴身小棉袄  风继续  悠悠吹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老师问妈妈: 你闺女所写的, 你知道吗?
妈妈回答: 一知半解.

老师: 下一堂课我请你闺女当老师, 我当学生.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两个月前我家闺女也写了篇类似的短文,交给她老师了,老师不给打分,说要找妈妈聊聊,,,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先生好! 谢谢您的欣赏.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值得欣赏的好文!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我家将军专制独裁, 作威作福, 可就是拿他的小情人没辙 : ))

阿海周末愉快! 小丽复习辛苦吗? 同她一起散散心.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karenkn' 的评论 : 谢谢 Karen. 高兴你收获一点小感慨.
哈瑞 发表评论于
兰宫秘史,你家将军是否圈阅?有何批示?

蝴蝶兰装点兰宫,赞!
karenkn 发表评论于
好奇看完了, 激起一点感慨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在网上自曝自己隐私的人, 是个人的选择;
在网上曝光他人隐私的人, 应当受到严惩.

每个人定义的隐私未必完全一致. 此外,我认为, 不怕被识破的所谓秘密,是见得光的秘密.

皇帝的新衣, 与你所想所表达的, 密切相关, 但是, 与我这篇博文毫无关联.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谢谢田间! 我也觉得有趣, 温謦, 可爱.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嗯. 五谷不分, 南北倒是分得清嘛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说得好,糊涂一点儿有福气. 有一首歌《糊涂的爱》---- 这就是爱, 说也说不清楚; 这就是爱, 糊里又糊涂. 我们的班歌, 每次聚会必唱, 边唱边笑得一塌糊涂.
父亲只是我们家族的将军, 老老少少所有亲友一律叫他 司令.

小提琴曲 晚风, 由西崎崇子演奏. 周末愉快!
HB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谁没有个情人,否则岂不是枉来一生”。这是属于当事人的私事。您说出来并下这个结论是不应该的。NO ASK, NO TELL!
HB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皇帝的新衣这个故事背后有个社会逻辑:“共有认知”经过示众而成为“公共认知”。这是西方社会强调隐私的原因之一。很多人把私事放到网上,事实反而变得更为清楚。很多事大家心照不宣罢了,NO ASK, NO TELL。这和人的学历没有关系。与个人认知这个世俗社会的能力有关。
田间地垄 发表评论于
写的挺有意思!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这个南方好像是广州?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铃兰mm的美文配上这小提琴的悠悠情丝,把父母间的恩爱和铃兰mm对父亲的爱表达得至深。铃兰mm的爸爸是将军啊,好厉害。母亲和铃兰都是情商高的人才可以把事情处理好。人有时候糊涂点好。祝铃兰mm周末快乐!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先生好, 你的这个说法, 乔太太若然同意, 我也不反驳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嗯, 祝愿 lostman 如意幸福, 不枉此生.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是的, 真没读过耶, 我最高学历是幼稚园大班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 周末愉快!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谢谢 AgentGeorge, 天凉好秋 和 曦安.風, 握手, 紧紧的握手.
天凉好秋 发表评论于
喜欢这篇,俏皮,温暖,感人!文笔不俗。
迪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铃兰美文,两个聪明又幸福的女人跃然纸上。
HBW 发表评论于
看来博主真的没有读过“皇帝的新衣”。。。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谁没有个情人,否则岂不是枉来一生
AgentGeorge 发表评论于
父女情深,母女情也深。彼此理解包容珍惜,是充满爱的家庭。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谢谢楼下各位朋友. 谢谢 h1h2, 雪梅姐, qun 哥, 蓝大侠.

一件陈年往事, 写这篇随笔, 目的不是探究父母的隐私, 延伸的含义是: 爸爸爱我, 我爱爸爸.

韭菜 mm 十分敏锐的生活观察力, 谢谢你的赞.

大方毛毛: 好 sweet 的提议呵, 我拍照之后, 如果文城允许, 我就置换 (现在不可作任何更改)

HBW: 现实的真相一定是全裸的吗? 你在大街上看的女人都是丰乳肥臀么? 你所写的, 是你灵魂的逆光 : ))

Sam大树: 你是爷们, 没有女儿, 也许有儿子, 你内心渴望婚外情, 鉴毕. 盖章: 铃兰 : ))
乔宁 发表评论于
玲兰,不知可否这样说,母亲是父亲曾经的情人,女儿是父亲一辈子的情人?
h1h2 发表评论于
喜欢楼主的兰花和小猫
曦安.風 发表评论于
每个人心底都一块非常隐私圣地,无论你多好奇,你们多亲近,最后别去碰。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欣赏了,写的情意深深。平安是福。
大方毛毛 发表评论于
很有意思的故事。有时家里需要这样的佐料来添点乐趣。
小猫们很可爱。建议你试试把第一张照片中两个猫的位置左右对换一下,会有很好的效果的。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水至清则无鱼,有些事只要在苗头初起时及时刹车,就是明智的!这位芳姨明显是在投石问路抛出诱饵,好在铃兰的老爸经受住了诱惑,为他点赞!
qun0 发表评论于
铃兰是聪慧,美丽,懂事,合格,贴心的好女儿。我相信你父亲没有实质上的情人。无论什么情况你都是你父亲最(疼)爱的那个人。
三个小瓷猫好可爱。小提琴曲很好听,与你的美文遥相呼应,相辅相成。铃兰周末愉快!别忘了你的功课,一定要苦练基本功。:)
HBW 发表评论于
皇上没有穿衣服啊!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女儿会愿意做父亲的真正的情人么?:-)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生活中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