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儿闯天下 43。神秘出身

喜清静和爱啰嗦的原创乐园
打印 (被阅读 次)

豆儿记得那个胡教授是个四川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丑不俊。浑身上下没一点儿特色,只除了眼神儿。平时半眯着,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可一但认起真来,就全睁开了。那眼神凌厉如刀,波长极短,穿透极强,携带高能量,仿佛一眼就能割断你体内的DNA链条。

 

豆儿从来没见过这么凌厉的眼神儿,私地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伽马射线。听到的人都觉得这外号太传神了。没几天就传到了伽马射线的耳朵里去了。伽马射线说这个外号不错,比我上大学时的外号好多了。待同学们问他那时的外号是什么时,伽马射线给我们讲了这个故事。

 

伽马射线操着一口改良的四川腔说:16岁那年,从四川的一个小县城考进北京上大学。一步从小山城跨进了大北京。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男生们一阵哄笑。豆儿已经习惯了物理系基本上全是男生的环境。他们有时候开玩笑说漏了嘴,豆儿从来都是豪爽地跟着大伙儿一笑了之。从不矫揉造作地计较。

 

伽马射线很快意识到说漏了嘴,不好意思地对豆儿说:对不起,有女生呢,原谅原谅。豆儿一摆手鼓励地说:没关系,请继续。

 

那时候的我懵懵懂懂地啥也不懂,就一个十六岁的乡下瓜娃儿,还偏要神戳戳地自做聪明。简单的像根葱还想装老道。刚开学时班长让填表,表上有一栏是家庭出身。我想起当初进县一中上学时,我姑妈告诉我要为人低调。呵呵,我姑妈是县委书记的老婆。所以我就没敢写我父亲的官职,而是填了个革命干部。表格交给班长的时候被人看到了,于是就有同学猜我父亲到底是个多大的官儿。

 

看着我们都大眼瞪小眼地听得入神,伽马射线卖关子地说:北京人什么大官没见过没听过啊。可这革命干部愣是把他们给镇住了。于是有人猜是省长?有人说是部长,还有人说没准儿是个政治局委员?

 

他们猜完后仔细打量打量我,马上觉得不对劲儿。这小子土里吧唧的根本不像是从大官儿家里出来的!

 

你爸是老红军?一个同学插嘴问。

 

另几个马上笑着七嘴八舌地说:红军那时候最年轻也得七,八十岁了吧。怎么会有个刚十六岁的儿子?

 

就是吗。伽马射线说:他们怎么也猜不着,就有人过来问我。可我一直记住我姑妈的话,要低调!就是不说。后来班上一个老大哥对我一直很照顾,他也来问我。我想大哥平日带我不薄,心一软冒挺住,就高调地告诉他了:我爸是公社书记。

 

哈哈,哈哈……”笑地我们前仰后合。伽马射线睁开半眯着的眼睛,一道凌厉的光随之射出。然后眯起眼睛一本正经地问:公社书记真的有那么好笑吗?从那以后他们都开始叫我革命干部。我再想低调也低不成了。

 

你爸真是公社书记啊?豆儿记得自己当时笑得捂着肚子问。

 

当然是公社书记啦。在我们那儿,公社书记是大官儿。何况我姑妈还是县委书记的老婆,我舅舅是公社武装部长。还有我小姨…… 虽然我小姨啥都不是,但是她是县城一枝花。漂亮的很。

 

我们又是一阵善意地哄笑。伽马射线解嘲地说:我那时才十六岁,又没出过门儿。我就想低调一点儿怎么了?我哪儿知道在北京,没人拿公社书记当干部啊!

 

自此,我们一帮研究生再没拿伽马射线当外人儿。

 

豆儿闯天下 44。二道贩子

豆儿闯天下 42。喜从天降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哈哈,牛吧!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哈哈,公社书记:)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谢谢溪郎君点赞。哈哈,这笑话是个真事儿。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清静这个笑话太接地气了,我打字时还在笑。给你一百个赞!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美葡萄园' 的评论 : 园主,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这个“革干”到底是怎么定义。复古多大的范围?我爷爷是自己开业的中医,出身被定为“自由职业”。小时候填表时总是偷偷摸摸地,觉得这个出身不伦不类。像夹缝里不为人知的小草。
北美葡萄园 发表评论于
清净呀,这个“革命干部”简称“革干”,可是当年的标准出身之一,还有一个就是“革命军人”,好像倒是没有人简称“革军”的,呵呵,后来也就叫“干部”跟“军人”了。当年上小学初中,每到开学报到注册都要填出身,对有些孩子来说可还真是番折磨。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别着急,等着瞧:)
LinMu 发表评论于
伽马射线有戏吗?对豆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懂的不多,但非常喜欢幽默。更喜欢喜欢幽默的朋友。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香水雨' 的评论 : 谢谢香水雨,你笑了我高兴。抱抱。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懂得很多啊,写的油墨
香水雨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花仙子好幽默!好多笑点~~~赞!!!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99.99% 的时候可以柔情似水,但一定要有 0.001% 的凌厉如刀。
谢谢好禾儿。抱抱。
——————-
这个”花仙儿“的昵称,不是”凌厉如刀“,而是“柔情似水”。:-)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哈哈,好禾儿叫我花仙儿的时候我就唱我的幸福之歌:啦啦,啦啦,啦啦啦……
———————
我准备平时仍然叫”清静“,想要表达热烈的情感时,就叫”花仙儿“,就算是昵称吧。:-)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好禾儿,千万不要被 prime rose 娇娇弱弱的外表给迷惑了。它们蔓延起来可以 take over 整个花园儿。黄的还控制的住,粉的非常厉害的。
————————
prime rose,记住了,娇娇弱弱的,很是惹人怜爱的。谢谢花仙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谢谢好禾儿夸奖。爱你。
———————
哈,妙笔出神入化!亲爱的花仙儿,You made my day!:-)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这个”花仙儿“的昵称,不是”凌厉如刀“,而是“柔情似水”。:-)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和溪姐姐!谢谢你们的赞同。这两天忙忙乱乱的,没来清静的小院,回复迟了,见谅啊。:-)叫“清静”也很好,我准备平时仍然叫”清静“,想要表达热烈的情感时,就叫”花仙儿“,就算是昵称吧。:-)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prime rose,记住了,娇娇弱弱的,很是惹人怜爱的。谢谢花仙儿!:-)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哈,妙笔出神入化!亲爱的花仙儿,You made my day!:-)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哈哈,手册藏在哪儿了?
qun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菲儿也不是全知道的,还有一部分密码没有“手册”她是解不开的。祝福你和菲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所以你就不打自招了:)
qun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静啊,你记得我说过的,菲儿太聪明了,火眼金睛,她能猜出我心里想到什么。这好像是谍战片里的情节啊。哈哈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发秘密的人自己坦白了。
——————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留言的时候就在琢磨qun0这里是不是有密电码啊?哈哈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胡教授幽默,喜儿只是学舌了。哈哈…… 谢谢王妃。
———————
胡教授幽默啊。。。喜儿幽默:)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夸我的豆儿。思韵说的好,聪明大气的女孩儿是从来不扭捏矫情的。谢谢懂豆儿的思韵,抱抱。
——————
豆儿不扭捏,不矫情,高智商女孩都这样儿,赞一个。伽马射线,多有创意的绰号呀!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留言的时候就在琢磨qun0这里是不是有密电码啊?哈哈哈。。。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是啊弄弄。当时伽马射线是真的天真无邪地想低调。听故事的时候觉得好笑,可现在想想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当时一定受伤很深。
——————-
哈哈哈,北京人就这样,不把地方干部当事,其实地方干部都是土霸王。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哈哈,群兄好文艺噢。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胡教授幽默啊。。。喜儿幽默:)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豆儿不扭捏,不矫情,高智商女孩都这样儿,赞一个。伽马射线,多有创意的绰号呀!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北京人就这样,不把地方干部当事,其实地方干部都是土霸王。
qun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没有什么,我最近比较喜欢傻傻地看着天上的白云, 所以想到了“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我在菲儿那里说了前半句,后半句就留在你这说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问小溪姐姐好。公社书记真是大官儿啊。哈哈……我们当初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
同意乔宁,那会儿的公社书记权大着呢,有伽马射线这么个好儿子,这当爹的公社书记错不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吴兄。城里的伽马射线让人眼花缭乱。
——————-
有趣!很生动!城里的伽马射线也让人眼花缭乱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大少,这个“公社书记”的故事是真有其事。我们那帮同学没人下过乡,真不知道公社书记是大官。伽马射线一本正经,我们当时真的笑翻了。现在想想有点儿不厚道啊:(
———————
哈哈,下过乡的人知道,公社书记有权有势,级别不高,可是地方父母官。
直到今天,在中国,县长县委书记是权限最大的。
喜儿,写得有趣,加油!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豆儿当然记得。你是流着蓝色血液的外星人:)
———————
那豆儿一定也记得我,我就是当年的中微子射线啊。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慷慨点赞:)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是的。这应该也是情商高的一种吧。三言两语就让大家都喜欢和接受他了。谢谢群兄的肯定。
哈哈,群兄好像很喜欢白云下面马儿跑。有什么典故吗?
——————-
这伽马射线很有人缘的,看似不经意的笑话,很快就拉近了和别人的关系。喜欢豆儿的不矫揉造作。那好吧,“没关系,请继续。”
白云下面马儿跑,-- 我说胡话呢。呵呵呵。清静周一欢乐。:)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同意乔宁,那会儿的公社书记权大着呢,有伽马射线这么个好儿子,这当爹的公社书记错不了。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有趣!很生动!城里的伽马射线也让人眼花缭乱的,
乔宁 发表评论于
哈哈,下过乡的人知道,公社书记有权有势,级别不高,可是地方父母官。
直到今天,在中国,县长县委书记是权限最大的。
喜儿,写得有趣,加油!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那豆儿一定也记得我,我就是当年的中微子射线啊。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清静写得太油墨了,有才!:)
qun0 发表评论于
这伽马射线很有人缘的,看似不经意的笑话,很快就拉近了和别人的关系。喜欢豆儿的不矫揉造作。那好吧,“没关系,请继续。”
白云下面马儿跑,-- 我说胡话呢。呵呵呵。清静周一欢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